袋鼠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袋鼠小說 > 沈若惜慕容珩小說在線閱讀 > 第174章 生病

第174章 生病

麼說來,那我就隻能陪著母妃一輩子,在宮裡做個老姑娘了秦海棠一愣,隨即道。“那也不行……你放心,等你走後,本宮一定收斂脾性,否則就憑本宮這腦子,肯定會著了她們的道“母妃知曉就好~”……另一邊,望著秦海棠的背影,寧鶯鶯越想越氣。她一轉頭,看向一旁的方蕙。方蕙被她看得有些莫名。“賢妃娘娘,您看嬪妾做什麼?”“還說呢,要不是為你出頭,本宮有必要受秦貴妃這窩囊氣嗎?終歸到底,還不是你的錯!”“賢妃娘娘,嬪妾...--“你先躺著,我去叫下人進來

沈若惜挪到床邊,走下了床。

誰知剛一落地,就感覺雙腿一軟,差點跪下來。

她咬了咬唇,看了一眼床上神色虛弱的慕容珩。

這傢夥。

要不是看他生病了,她定要去踹兩腳!

沈若惜忍著腿間的不適,朝著門口走去。

將門拉開了一點,桃葉和冷霜還有幾個宮女太監,都在外麵守著。

見沈若惜出來,桃葉立刻上前。

“王妃,您怎麼自己起來了?有什麼需要的話儘管說一聲,奴婢進去伺候就行

“不用了,翎王殿下生病了,讓太醫來

“殿下生病了?”

小禹子趕緊湊過來,隨即朝著沈若惜道:“王妃娘娘,奴才立刻去請太醫

說著,立刻轉身小跑著離開了。

冷霜湊近道:“王妃,屬下多嘴問一句,您可以自己給殿下看病……”

“我有點餓,讓太醫來吧

沈若惜緩緩說了一句。

她現在走路腿都發軟,看什麼啊,還是交給太醫吧。

“您餓了?那我立刻讓人準備膳食

冷霜拱了拱手,走了下去。

桃葉站在一旁,黑亮的眼睛滴溜溜的看著沈若惜,幾次三番欲言又止。

沈若惜有些納悶。

“怎麼了?”

“那個……小姐,昨日洞房花燭夜,您,您還好嗎?”

她不好問得直接。

現在全都在好奇昨夜東宮叫水的事,桃葉也好奇。

但是這事實在冇膽子問。

聽到這話,沈若惜臉上有些不自然。

“不太好

說罷,關上了門。

留下桃葉一臉的深思。

叫水了還不太好?

這究竟怎麼一回事啊……

沈若惜被人伺候著洗漱好了之後,太醫也過來看過了慕容珩。

他跪在地上,拱手道。

“翎王殿下,您這身體……”

慕容珩正從床上起來,讓小禹子伺候他穿衣。

聽見聲音,他冷淡的眸光朝著太醫瞥了一眼。

“有什麼話直說

“您這身體……節製一點便行了,實在是因為耗損有些厲害,纔會發燒,冇有什麼大問題

“咳咳~”

一旁的冷夜差點被自己口水嗆死。

大清早的,他聽見了什麼?!

太醫勸不能人道的主子節製!?

慕容珩帶著冷意的眸光一掃,冷夜嚇了一跳,趕緊穩住了表情。

沈若惜坐在一旁,腳趾瘋狂蜷縮在一起。

天……

她剛剛應該自己給他把個脈的,也不至於現在的場麵這麼尷尬……

等人退下之後,沈若惜還坐在原地,耳根的紅怎麼也冇下去。

慕容珩捲起袖子,問了一句。

“是不是不舒服?”

沈若惜悠悠的轉過頭,咬著唇,有些嗔怒道。

“都怪你

“嗯,確實我怪我

慕容珩不緊不慢的道:“我昨夜弄疼你了,日後會小心的

“我不是說這個……”

沈若惜有些難以啟齒:“你既然身子虛弱,就該知道節製點,也不至於今日發燒了,等傳了出去多離譜

慕容珩沉思了一會,而後道。

“這得怪你了

沈若惜:?

“怪你昨夜實在是太美,我把持不住也是情理之中

聽到這話,沈若惜的腦海中不受控製的浮現了一些不該有的畫麵。

她竭力將腦子裡的廢料給壓了下去,之後正色道。

“話說關於你的傳言,究竟是怎麼回事?”

沈若惜十分不解:“為何都在傳言你不能人道?”

“太醫們斷言我短命,身體耗損嚴重,說難以有子嗣,不過後來不知道怎麼的就傳成了我不能人道,這事我也冇有解釋過,久而久之,便都這樣以為了

慕容珩說得風輕雲淡。

沈若惜一臉的複雜。

“這事……你就冇有想要解釋過麼?”

“為什麼要解釋?”

沈若惜:……

很好,一時不知道怎麼接了。

慕容珩朝著她瞥了一眼,而後眯了眯眼:“你好像對這事一直耿耿於懷,是不高興嗎……昨夜也不太像

沈若惜打斷他的話。

“既然傳言是假的,你為什麼不早點告訴我?”

害得她還在想著該如何保全他的自尊心,冇想到這傢夥就是個白切黑!

沈若惜有些惱怒,一拳朝著他的胸口打去。

卻被慕容珩輕易的抓住了手指。

他將她的手放在唇邊,輕輕吻了一下。

“彆氣了,去長秋宮吧

“可是你不是發燒了麼?你陪我過去?”

“當然

慕容珩牽著沈若惜的手,帶著她朝外走去:“你我新婚,自然是要一起過去,這點燒,一會就退了

二人在東宮隨意吃了點後,慕容珩喝了點藥,便一起去了長秋宮。

走過去後,發現慕容曜帶著冷如卿和林秀怡已經在那了,除了帝後,還有其他幾位妃嬪和公主。

看見慕容珩,仁景帝的臉上刹時露出一個溫和的笑意。

“聽說珩兒今早發燒了,父皇還準備差人讓你明日再與若惜一塊過來請安,不想你這麼快就來長秋宮了

“兒臣與若惜新婚,理應與若惜一同前來,給父皇母後敬茶

蘇柳兒雍容的臉上,笑意濃濃。

“珩兒倒是知道疼媳婦了

慕容珩帶著沈若惜,給帝後奉了茶。

蘇柳兒喝完茶後,伸手從一旁拿出了一個玉鐲子,戴在了沈若惜的手上。

她拍著沈若惜的手背,神色十分溫和。

“自從你與珩兒在一起後,本宮見他心情都是好了許多,你秀外慧中,本宮對你也喜愛得很,這鐲子,就當是本宮的一點薄禮了

一旁的慕容明鈺立刻道。

“母後,你這鐲子不是西域那邊進貢過來的麼?整個後宮也就這一件,上次我找您討要您都冇給……”

她語氣中滿滿都是不快。

蘇柳兒瞪了她一眼。

“你這是圖一時新鮮,這鐲子給你也是浪費了,沈若惜冰雪聰明容貌秀美,這鐲子適合她

沈若惜福身。

“多謝母後

“起來吧,日後你與珩兒相互扶持,早日生下子嗣,宮裡也就熱鬨了

聞言,沈若惜麵色有些不自然。

皇子新婚,落紅帕肯定都會交過來,帝後如今肯定已經知曉昨夜的事了。

她還未從慕容珩其實很“行”的事件中回過神,如今突然說到生孩子,一時有些不知如何接。

慕容珩拉著沈若惜的手,淡淡道。

“兒臣會努力的

沈若惜一愣,隨即心神微微一動,有些悸動。

仁景帝大笑。

“那朕與你母後,可就等著了!”

殿內一派融融。

隨著帝後心情愉悅開來,殿內的其他人或真心或假意的,也都露出了笑意。

隻有林秀怡坐在其中,臉上是掩不住的蒼白。

昨夜她被慕容曜冷落,這事已經夠讓她難受的了。

而如今看見慕容珩與沈若惜站在一起,她更是一陣窒息。

而且慕容珩……

他怎麼就與沈若惜洞房了呢?

林秀怡緊緊捏著手中的瓷杯,心中十分不是滋味。

“你不舒服嗎?”

一旁,突然傳來一聲低低的詢問。

——

--頭,冷哼一聲。“沈若惜,你纔剛嫁給翎王就開始盛氣淩人,真是好大的架子啊沈若惜露出一個冇有溫度的笑意。“大公主此話不對,我如今既是翎王妃,就該有翎王妃的威儀與風度,被人挑釁到臉上了還不說話,那便也太窩囊了,我不會主動惹事,但是也絕不會讓彆人欺負到自己頭上!”說罷,她一轉身,朝著身側的冷霜與桃葉道。“讓人把轎輦抬過來吧,我們該回東宮了她冇空在這廢話,她有事要與慕容珩說。“是冷霜立刻命人抬來轎輦,沈若惜...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