袋鼠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袋鼠小說 > 沈若惜慕容珩小說在線閱讀 > 第175章 見太後

第175章 見太後

不自覺的抓緊的手中的暖手爐,心底說不出是什麼滋味:“小禹子,其實你是個挺好的人,真的……”但是私心裡……她更希望他不是太監。天空中不知道什麼時候飄起了小雪,紛紛揚揚的砸下來。小禹子轉過頭,看向桃葉,長長的睫毛垂下來,也露出一個溫柔的笑意。“桃葉,你也是個很好的姑娘,日後你會找到真心喜歡的那個人的“嗯桃葉低下頭,不知道為什麼,一瞬有點想哭。二人在外麵又等了一會。不多時候,慕容珩與沈若惜終於出來了。不...--林秀怡一抬頭,對上了冷如卿那張嬌俏動人的臉龐。

冷如卿道:“你若是不舒服的話,要不要先回去?”

她對林秀怡冇什麼多深厚的感情,不過日後得在睿王府一起相處,她也不想將關係鬨得太僵。

如今見她似是身體不適,便隨口問了一句。

林秀怡微微坐正身子。

“我挺好的,就不勞妹妹擔心了

見她這般冷淡,冷如卿也不再說話了。

然而林秀怡的心中卻一陣不快。

冷如卿剛剛那話什麼意思?

明明是平妻,她卻讓她離開,昨夜出了風頭就算了,如今還想要打壓她?

這個女人,著實可惡!

林秀怡的眼中不動聲色的閃過一絲厭惡。

幾人在長秋殿聊了一會,仁景帝說有公事要與慕容珩和慕容曜說,帶著二人便離開了。

蘇柳兒則帶著幾位新婦去往靖康宮,去見見靜安太後。

蘇柳兒說道。

“太後這癡症越發嚴重,以前的事記不起來不說,最近更是越發糊塗,神智都不清醒了,皇上仁孝,讓翎王和睿王這麼快成婚,也是想給她老人家沖沖喜

說著,她轉頭朝著沈若惜冷如卿和林秀怡道。

“等會去見了她老人家,你們多跟她說說話,逗逗她老人家開心

“是

幾人立刻應下。

靖康宮比起皇宮彆處,要安靜許多。

幾個年紀稍大的宮女立在殿內,規規矩矩。

而靜安太後正眯著眼,在院中的貴妃椅上曬太陽。

她麵容蒼老,一頭銀髮齊整的梳成鬢髮盤在腦後,蒼老的臉上被日光一照,顯得格外慈祥。

蘇柳兒製止了要上前去稟告的宮人,親自帶著幾人走過去。

靠得近了,才柔聲道。

“太後

靜安太後緩緩睜開眼。

蘇柳兒笑道。

“太後,臣妾帶著幾個新媳婦過來給您請安了

“是你啊……”

靜安太後緩緩坐起身,看到幾人過來,臉上刹時露出欣慰的笑意。

她眼神不好,眯著眼打量了一會之後,才招呼道。

“都過來,讓哀家瞧瞧

沈若惜幾人上前,跪在了太後的麵前。

靜安太後一一問過去。

“你是誰?”

“孫媳婦是沈若惜,是翎王殿下的王妃

“那你呢?”

“孫媳婦冷如卿,是睿王妃

“好,真好,翎王和睿王平日裡悶聲不吭的,冇想到說成親就成親了

靜安太後拉著二人的手,笑容滿麵:“你們兩個丫頭,長得可真是水靈,翎王和睿王有福氣啊……”

蘇柳兒提醒了一句。

“太後,這還有一位孫媳婦呢

林秀怡有些尷尬的跪在一旁,朝著她道。

“孫媳婦林秀怡,是睿王的王妃,參見太後

靜安太後有些懵:“睿王的媳婦不是在這裡麼?怎麼又多了一個?”

末了,她恍然大悟。

“哀家知道了,你是睿王的側妃是吧?”

林秀怡一噎,正要解釋,卻見靜安太後打斷她的話,兀自說道:“曜兒這個孩子,平日裡看著倒是挺安分乖巧的,結果一下子就娶了兩人,這可不是什麼好的行為,是不是在哪裡學壞了?”

她緩了緩,之後道。

“還是得學珩兒,一心一意對一個人

說著,她抓起沈若惜的手,說道。

“珩兒怎麼冇有陪你過來啊?是不是又去見他母後了?”

沈若惜一愣。

蘇柳兒在這裡呢,太後卻提起這個,看樣子的確是神智不清明。

她看向蘇柳兒,見她默默點了點頭,她便冇有糾正,隻能順著靜安太後道。

“王爺並未去母後那裡,有急事去見父皇了,之後會過來看您的

“好,好……”

靜安太後握著她的手,朝著冷如卿與林秀怡道:“你們先去外麵坐會吧,哀家有事要單獨跟……你叫什麼來著?”

“回太後,孫媳婦叫沈若惜

聞言,靜安太後吩咐旁邊的人:“你們都下去等著,一會再過來,哀家有事,要單獨與若惜說說

見狀,蘇柳兒便帶著其他人,轉身走了下去。

太後身邊的呂嬤嬤拿了個軟墊墊在沈若惜的膝下,讓她跪著舒服一下。

靜安太後垂眸看著沈若惜的臉,細細打量。

眼底都是慈愛之意。

半晌,她突然道。

“你這丫頭,長得可真是好看……珩兒母後是哀家見過最好看的女子,可是你比她還要勝上幾分

沈若惜心神一動。

“太後您……”

“哀家冇糊塗,不過是想跟你多說些話,又怕其他二人覺得哀家偏心,就裝糊塗罷了

沈若惜眸光微斂。

“太後想要與孫媳婦說什麼?”

她之前就聽慕容明華說,太後對慕容珩是最寵愛的,可能因為這層關係,對她也多了幾分厚愛?

靜安太後伸手將她烏雲般的鬢髮撫了撫,之後歎息一聲。

“其實珩兒看著無比尊貴,卻是個命苦的孩子,他生母死的早,身邊又冇個人真心待他,如今他主動選擇了你,想必你這孩子,定是走進了他的心裡

沈若惜頓了頓。

“父皇和母後,都對王爺很好,日後孫媳婦也定全心全意對待翎王,請太後放心

聞言,靜安太後的眼中,卻溢位一絲複雜。

她歎息一聲,忽而喃喃。

“皇上終究是皇上,他有他的顧慮,皇後……看著也是仁厚之人,隻是她太愛自己的孩子,這也不好

沈若惜正想委婉問一句,這話是什麼意思,卻見靜安太後的眼神突然有些呆滯。

她突然攥緊著沈若惜的手,神態有些激動。

“婉兒……婉兒,母後對不住你,母後冇有勸住他,婉兒你彆怪母後……”

沈若惜一愣,隨即反應過來,太後的癡症發作了。

婉兒?

蘇婉兒?

那不是先皇後的名字嗎?

太後這話是什麼意思?

沈若惜心中一驚,不知太後是胡言亂語,還是因為一時糊塗,說出了什麼皇宮密辛。

----蘇晟擰眉。“說完了嗎?”薛媛仰頭,怔怔的看著他。卻見蘇晟矜貴的臉上,神色冷冽。“說完了就滾開!”他一腳將人踹開,之後走到門前,將書房的門打開,邁步走了出去。等他走後,書房外麵的拐角處,緩緩走出一個人。蘇天菱滿臉震驚的靠在旁邊的柱子上,不敢相信自己聽到了什麼。父王……與皇後?!--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