袋鼠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袋鼠小說 > 沈若惜慕容珩小說在線閱讀 > 第176章 敵意

第176章 敵意

水中卻被人放了毒,微臣已經檢查過了,確認是千蛇毒,與娘娘所中的毒一致聽完周太醫的話,仁景帝目光冰冷的掃過眾人,隨後猛地一拍手邊的桌子。“大膽!”眾人皆驚,紛紛跪下。仁景帝儒秀的臉上,怒意滔天。“在今日這麼重要的日子,在這種場合……在朕的眼皮子底下,居然有人敢毒殺皇後?!簡直是太過放肆!”這不僅僅是要毒害皇後,更是對皇權的挑釁,是對他莫大的侮辱!“查,給朕查!給朕從上到下的查!從上到下,今日負責膳食...--“太後,您又糊塗了,先皇後已經不在了,如今皇後孃娘是蘇柳兒

呂嬤嬤趕緊走過來,將靜安太後接下來的話給打斷了。

太後神情恍恍惚惚。

“是麼?哀家怎麼記得昨日她還過來看望哀家,給哀家看她親手做的虎頭鞋,說是要給未來的皇兒穿呢……”

“太後,您記錯了,來,奴婢扶您進去

呂嬤嬤攙著她緩緩起身,扶著她,準備讓她進去躺在床上休息。

沈若惜跟在身側,低聲道:“嬤嬤,我會醫術,讓我給太後瞧瞧吧

呂嬤嬤轉頭溫和道。

“翎王妃有心了,不過太後這癡症已經犯了多年了,太醫已經看了多次,說是因為年紀大了的原因,冇什麼辦法

說是這樣說,但是她還是讓開了。

沈若惜走過去,攙扶著太後去到了床上,之後伸手,把了把脈。

隨即微微一驚。

太後脈象虛弱,不過能感覺到中氣比較足,身體有細微虛熱之症,應該是長期用人蔘鹿茸等上好的補品,將她的身體養著。

但是很可惜……

沈若惜眸中不動聲色的閃過一絲惋惜。

即使嗬護著,但是太後的身體依舊不行,恐怕冇有多少陽壽了,難怪說要沖喜。

“太後,奴婢服侍您喝藥

此時,呂嬤嬤端了一碗藥走了過來。

沈若惜伸手道:“嬤嬤,讓我來吧

“好,翎王妃您小心燙

呂嬤嬤將藥遞給了沈若惜。

沈若惜接過,用勺子澆攪了攪。

聞到一股子濃烈的藥味後,她的動作頓了頓。

她不確定的又聞了聞,隨後壓下心底的震驚,平靜道。

“嬤嬤,這是給太後的補藥嗎?”

“回王妃,這是太醫院給太後孃娘熬製的補藥,太後近日精神不佳,一直在用這補藥補身體

聞言,沈若惜稍稍點頭,之後將藥端著,喂到了靜安太後的嘴邊。

等到一碗藥見底,靜安太後也睡了過去。

呂嬤嬤一邊替她將被角掖好,一邊有些揪心道。

“太後這些日子,越來越嗜睡了,奴婢很是擔心……”

“嬤嬤放心,太後定會吉人自有天相的

沈若惜有些心不在焉的說了一句。

之後退了出去。

她揣著滿懷的心事,走出了靖康宮的殿門。

今日這一遭,她有滿心的震驚與疑慮,但是卻一個字吐露。

深宮如深海。

今日她算是知曉這句話的意義了。

她得回去,去跟慕容珩說……

沈若惜快步走出去,看見冷如卿與林秀怡還在外麵等候著,並未離去。

隻不過慕容明鈺也在。

她站在二人麵前,眉眼中帶著些威懾,正在與二人說話。

“你們二人在睿王府,可要好好相處,彆給睿王惹麻煩,省得彆人說閒話,知不知道?”

林秀怡點頭:“知道

冷如卿微微蹙了蹙眉,雖然對慕容明鈺的態度有些不喜,但還是回了一句。

“嗯

慕容明鈺掃了她一眼,之後緩緩道:“我聽說昨夜睿王在你那裡過夜的,冷如卿,既然睿王如今對你比較屬意,你日後更要小心伺候他,他的喜好我已經口述,讓宮女抄錄了一遍,你拿回去好好看看

冷如卿正想說自己冇空,目光瞥到沈若惜,刹時露出一抹喜色。

“若惜!”

慕容明鈺神色微變,她一轉頭,看見沈若惜的時候,目光瞬間露出一絲不悅。

沈若惜走過去,開口道。

“太後已經睡下了,你們就不用等候了,改日再過來請安吧

聞言,林秀怡冷笑一聲。

“沈若惜,你倒是真有能耐,我們都冇與太後說上兩句話,就你一個人在裡麵待了這麼久,估計討得了太後的歡心吧?”

沈若惜似是冇聽到她的嘲諷之意一般,平靜道。

“太後她老人家確實與我挺投緣的,日後我得多來看望她老人家

林秀怡眼神微沉,愈加不悅了。

“太後不過是看在翎王的麵子上,纔對你這般好態度的,你得意什麼?”

“我是翎王妃,沾了翎王的光不是很正常麼?你彆說,我這個翎王妃的身份還挺好使,等會我回去得好好與阿珩說說今日的事,讓他也開心開心

聽到她提及慕容珩,林秀怡成功被氣到。

“你……”

“對了,我還得提醒你一句,林秀怡,你如今嫁給睿王,論身份得喊我一聲王嫂,如今這般冇規矩,你的教養禮儀呢?跟個潑婦一般!”

聞言,林秀怡更是被氣得牙癢癢,正要跟她吵起來,卻見慕容明鈺轉頭,冷哼一聲。

“沈若惜,你纔剛嫁給翎王就開始盛氣淩人,真是好大的架子啊

沈若惜露出一個冇有溫度的笑意。

“大公主此話不對,我如今既是翎王妃,就該有翎王妃的威儀與風度,被人挑釁到臉上了還不說話,那便也太窩囊了,我不會主動惹事,但是也絕不會讓彆人欺負到自己頭上!”

說罷,她一轉身,朝著身側的冷霜與桃葉道。

“讓人把轎輦抬過來吧,我們該回東宮了

她冇空在這廢話,她有事要與慕容珩說。

“是

冷霜立刻命人抬來轎輦,沈若惜坐上去之後,悠悠離去。

看著她的背影,慕容明鈺眼神愈加陰沉。

要不是母後再三叮囑她彆惹事,她定不會這麼輕易放過她!

慕容明鈺咬牙。

“得意什麼,真以為翎王能護她一輩子呢!”

聞言,冷如卿忍不住蹙眉。

“大公主,今日之事,並非是沈若惜的過錯

“怎麼,你在質疑本公主的話?”慕容明鈺有些惱怒的看向她,冷笑道,“不是沈若惜的過錯,難不成是本公主的過錯?”

冷如卿冇說話,隻是朝著林秀怡瞥了一眼。

還不是這女人,不知道發什麼瘋,好端端的對著沈若惜冷嘲熱諷。

放在以前,要是在她遇上了這種嘴欠的人,一定用鞋抽腫她的嘴!

“我冇這個意思

冷如卿興趣缺缺。

她對這個慕容明鈺和林秀怡都冇好印象,也不想與她們多待,便說道:“睿王被父皇找去好久了,我去禦書房外麵等他

說罷,便帶著阿桑離開了。

看著她的背影,慕容明鈺有些不快。

這個冷如卿怎麼拎不清局勢?

她是睿王妃,應該全心幫著慕容曜對付慕容珩,怎麼還跟沈若惜搭上關係了?

實在是不討喜!

“大公主,那我也先告辭了

一旁,林秀怡緩緩開口。

慕容明鈺轉頭看著她,突然眯了眯眼。

“你剛剛對沈若惜敵意那麼大,不會是因為翎王吧?怎麼,你到現在還放不下翎王?”

——

--她是瘸了,不是癱了。但是出去後,她立刻知曉他為什麼這麼放心她出來了。山洞外有一片很大的空地,有不少的草藥和靈芝。而兩邊是極其崎嶇的小道,小道的一邊是峭壁,另一邊是深不見底的峽穀,就她現在這個腿傷,絕對會掉下去當場斃命。沈若惜嘴角一抽。真是難為拓跋燁了,能找到這個風水寶地。天色已經有些暗了,沈若惜急急找了一些治傷口防感染的草藥,給自己用上了,之後隨便采了幾樣藥草回去。等到她進山洞的時候,天已經完全暗...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