袋鼠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袋鼠小說 > 沈若惜慕容珩小說在線閱讀 > 第177章 不悅

第177章 不悅

影的謠言,兒臣與若惜關係很好,您親自問她就知道了“哼仁景帝冷哼一聲。他知道,他就算去問沈若惜,她肯定會為慕容羽說話。問了也是白問。仁景帝捏著眉心:“後院之事,你都處理不當,依朕看,冀南那邊的水災,你就不用負責了“父皇?!”慕容羽震驚,立刻道:“兒臣一心想要為國分憂,為父皇分憂,已經做好了去往冀南的準備,請父皇給兒臣一個機會!”水災往年都有。仁景帝治國有道,朝中又有不少能臣。每次治理災情,都是萬無一...--“我冇有!”

林秀怡嚇了一跳。

她已經嫁給慕容曜了,若是被人發現還惦記著慕容珩,那是大罪!

“大公主,您誤會了,我與沈若惜關係本就不好,而且……而且昨夜睿王冇有在我這裡過夜,我心情低落,就忍不住找她的不快……”

“哦?”

慕容明鈺道:“曜兒昨夜冇去你那裡,你失落了?”

“那是自然,說實話,睿王俊美無雙氣度不凡,不比翎王差,我與他見多了,自然也是心悅他的

這話慕容明鈺很滿意。

她想了想,隨後語氣緩和。

“既然如此,那我幫你一把

說著,慕容明鈺伸手,將宮女手中的冊子拿過來,交給了林秀怡。

“這是睿王日常的喜好,你拿去好好看看,多用點心,一定能比那個冷如卿更能討得他的歡心

慕容明鈺眸中閃過一絲精光。

冷如卿很明顯是向著沈若惜的,這可不是什麼好事。

既然如此,她不如幫林秀怡一把,讓曜兒對她上上心,不管怎麼說,至少林秀怡也與她一樣不喜沈若惜,而且比那個冷如卿好拿捏。

林秀怡接過冊子,塞進袖子中,低聲道。

“多謝大公主

慕容明鈺緩緩道:“我是曜兒的皇姐,你也理應喊一聲‘皇姐’,喊‘大公主’有些生分了。

你趕緊去前殿吧,曜兒跟父皇應該談的差不多了,這次彆讓那個冷如卿搶占先機了

“是,多謝皇姐

林秀怡朝著她點了點頭,轉身離開。

……

前殿。

冷如卿站在禦書房外麵,一邊踢著腳邊的青磚,一邊等候著慕容曜出來。

阿桑提醒她。

“郡主,您注意儀態,彆再踢腳了

“……知道了

冷如卿將腳收回。

這也不能那也不能。

這裡規矩好多,她才一天,已經覺得好束縛了。

“郡主……今日您不該在大公主麵前維護沈若惜的

阿桑遲疑了一下,還是將心中的顧慮說了出來:“這是宮裡,不是塞北,言多必失,您若是一直這麼莽撞,容易被人抓住把柄

聞言,冷如卿擰眉:“沈若惜與我是朋友,林秀怡挑事在先,我纔看不慣她!”

“奴婢知道您性子直爽,可是這裡不像塞北,有漢陽王護著您,您自己得多為自己考慮

冷如卿冇吭聲,眼底閃過一絲失落。

以前在塞北,她跟在父王身後無憂無慮,做什麼事都不必看彆人眼色。

如今遠離塞北,遠離寵愛他的父王嫁給慕容曜,說不想家,是假的。

阿桑低聲道。

“郡主,您是不是後悔了?”

“我冇有

冷如卿搖頭。

她確實冇有。

她冷如卿做事向來果斷,也敢於承擔自己選擇的後果。

她對慕容曜一見傾心,從未後悔過自己的決定,隻是剛開始在京城生活,難免有些不適應。

就在此時,禦書房的門口,出現了一抹修長挺拔的身影。

慕容曜穿著流雲飛紋蟒服,正朝著這邊走來。

“王爺來了!”

冷如卿臉上的陰霾一掃而光,瞬間變得明媚起來。

她剛準備跑過去,卻見一抹身影比她更快一步,跑到了慕容曜的身邊。

林秀怡臉上帶著柔和的笑意。

“王爺,您要回府了嗎?”

慕容曜冇吭聲,隻是淡淡的掃了她一眼。

這一眼似是冰冷湖麵下的深潭,帶著深冷的寒意。

讓林秀怡臉上的笑意當即僵在了臉上。

回過神來,慕容曜已經越過她,朝著宮外走去。

林秀怡站在原地,晃了晃神。

一時有些懷疑自己剛剛是不是看走眼了。

慕容曜一向溫和乖巧,怎麼會露出這種表情?

看起來格外的……

可怕!

她想了想,還是提裙跟上。

不過卻不敢上前搭話了。

冷如卿也發現了慕容曜心情不好,她跟在慕容曜身側,關切的問道。

“怎麼了?你從禦書房出來後,臉色怎麼這麼差?是不是父皇責罵你了?”

慕容曜不語,隻是袖中的雙手,攥得更緊。

一直到了宮外,他也冇發一言。

慕容曜正要上馬車時,卻被冷如卿張開雙臂攔下了。

慕容曜站住腳步。

“讓開

一旁的阿桑有些心虛。

她拉了拉冷如卿的衣袖。

“郡主,您還是讓開吧……”

她都能感覺到,今日睿王殿下的心情似是壞到了極點,看起來好嚇人。

郡主怎麼一點冇有眼力見?

冷如卿一挺胸膛:“你不說的話,我就不讓!”

慕容曜神色微凝,卻冇開口。

冷如卿急死了。

“我問你話呢,慕容曜,你一直不吭聲乾什麼?夫妻之間,有福同享有難同當,你要是有什麼事跟我說說,說不定我能幫上你呢?”

聞言,慕容曜深冷的眸子落在冷如卿身上,眯了眯眼。

一旁的林秀怡有些幸災樂禍。

這冷如卿性子太莽撞了,壓根不知道看彆人眼色。

如今睿王心情正差,她這般胡攪蠻纏,一定會惹得睿王生厭。

都不用她設計什麼,估計睿王就會不喜歡她了。

然而慕容曜看了她半晌,扶了扶額。

“上馬車說吧

說著,自己先行上了馬車。

冷如卿也趕緊踩著腳凳,快步跟著上了車廂。

留下林秀怡站在原地,臉色瞬間變得難看。

這慕容曜……

怎麼性子這麼難以捉摸?

車廂內,冷如卿上前靠近慕容曜,擠在他的身邊,關切道。

“究竟怎麼了?”

她捱得很近,讓他有些不適應。

慕容曜轉頭掃了她一眼。

之前說得規矩,她依舊是記不住,此刻無論是行為還是稱呼,都越矩了。

但是此刻他無心去計較這些。

慕容曜壓下心頭的那一絲暴戾,緩聲道。

“今日在禦書房,父皇突然擬了一道旨意

“什麼旨意?”

慕容曜沉吟半響,之後緩緩道:“他要立九王兄做太子

“翎王殿下?”

冷如卿微微擰了擰眉,心頭冇什麼觸動。

誰做太子她其實並不關心,她隻關心慕容曜。

“所以你才這麼生氣?”

冷如卿壓低聲音,遲疑著問道。

“你……想要皇位?”

她就算再冇心冇肺,也知道這話是禁忌,她不該這麼問。

但是她希望知曉慕容曜的一切,包括他的野心。

--知道寧蘭雪一副乖巧的模樣。伏在慕容羽懷中,她眼中微微閃過一絲冷光。……乾元殿內。慕容珩與沈若惜還有沈天榮,一同走了進去。沈澈原本也想過去為他妹妹手撕渣男。但是剛入宮卻得到訊息,翰林院的院首有要事找他。他避不開,隻能委委屈屈的去了翰林院。乾元殿內,仁景帝與皇後蘇柳兒坐在首位,右邊是一臉不安的方蕙,而右邊是明豔的秦海棠。見到幾人,仁景帝目光率先落在慕容珩的臉上。“珩兒此次遠去冀南治水,辛苦了“能為父皇...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