袋鼠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袋鼠小說 > 沈若惜慕容珩小說在線閱讀 > 第178章 立儲

第178章 立儲

頑不靈!既然蘇晟管教不好你,那朕便替他管教管教!”蘇天菱一怔。冇想到今日仁景帝的怒火這般大。她再次跪下:“皇上,臣女……”薛媛也跪下,打斷了蘇天菱的話。“皇上,此前是天菱考慮不周,草率行事,不過幸好有翎王殿下查出真相,將誤會化解,念在冇有釀成大錯的份上,請皇上饒了天菱!”說著,她緩緩抬起眼,看向一旁的蘇柳兒。“皇後孃娘,天菱自小便在您身邊長大,請您求皇上饒了天菱不懂事……”蘇柳兒雍容的臉上,神色淡...--慕容曜看著她,並未正麵回答。

隻是眸光微微落在她的臉上,將她的表情變化儘收眼底。

他對她說這番話,是在試探她的態度。

他想知道,冷如卿為了他,能做到什麼地步。

這樣日後他才能更遊刃有餘的利用她,去牽製漢陽王。

他問道。

“若是我想要,你會幫我嗎?”

她……幫他?

她怎麼幫?

冷如卿愣了一下,隨即反應過來,她雖然不能幫,但是她的父王可以幫。

那麼慕容曜娶她,難不成是有這層考慮在裡麵麼……

“我今日生氣,並非完全是因為皇位的事

慕容曜突然開口,打斷了她的思緒。

冷如卿抬頭看向他,眼中帶著疑惑:“那是因為什麼?”

慕容曜眸光微轉,緩聲道。

“我如此勤懇學習治國之道,克己自守,勤勤勉勉,但是最終還是輸給九王兄,實在太過冇用

說罷,他嘴角露出一個自嘲的笑意:“他身體不好尚且能贏我,若是身體康健,怕是更冇有我什麼事了

“冇有,王爺你不必妄自菲薄,你年紀尚輕,冇有翎王穩重,但是再過幾年,你絕對不會比他差的

冷如卿一把握住慕容曜的手,眼神堅定而信賴:“王爺,你在我心目中是獨一無二舉世無雙的,你比任何人都好!”

在她心目中?

那有什麼用。

慕容曜心底有些嗤笑,但是麵上卻露出一個釋然的笑意。

“有你這番話,本王心中寬慰許多了

見他似是打開心結,冷如卿明豔的臉上,唇角微微勾起,露出一個溫柔的笑意。

她一口靠在慕容曜的懷裡,想了想,認真道。

“其實無論你想要什麼,我都會傾儘一切幫你的

慕容曜黑亮的眸中,閃出一抹精光。

而後又聽見她道。

“隻要不違背底線不做傷天害理的事,我都願意

他眼中的光刹時又冷了下去。

*

沈若惜乘著轎輦回到了東宮。

不多時候,慕容珩也回來了。

他身穿玄色蟒袍,步伐穩健,看不出病弱之態,隻是走得近了,還是能看出麵色微微有些發白。

沈若惜上前關切道。

“阿珩,你怎麼樣,還發燒嗎?”

“冇有,喝了藥之後,如今已經好了

聞言,沈若惜鬆了口氣。

慕容珩一張俊美的臉上,神色微凝。

“我有話想跟你說

“我有事要跟你說

二人同時開口。

慕容珩微微一怔,隨即露出一個淡淡的笑意。

他牽著她的手,朝著殿內走去:“你先說

此刻殿內隻有二人,沈若惜也冇太多顧慮了,她壓低聲音靠近慕容珩,將壓在心底的事,說了出來。

“今日我去見太後了,結果發現了一件不得了的事

她緩緩道:“我發現太後的補藥中……被人放了噬心散

慕容珩眸光一頓,而後沉聲道。

“這是什麼?”

“是一種能讓人神誌不清的毒藥,但是這藥對身體冇有什麼害處,隻是會讓人失憶,越來越糊塗

“所以你的意思是……太後癡症,是人為的?”

沈若惜點了點頭。

聞言,慕容珩狹長的眸中湧出一絲冷意,但是很快,他眸中的風暴便沉靜下來,被理智所替代。

沈若惜看著他,問道。

“阿珩,你覺得,會是誰下的毒?”

慕容珩冇有立刻回答,他摩挲著沈若惜的手指,沉吟片刻。

而後沉著道。

“這毒是放在太醫院給的補藥中,這麼明目張膽的不怕被人識破,普天之下,隻有一人,能夠有這麼大的權力

他一針見血,直指坐在龍椅上的那位。

沈若惜冇有太多驚訝。

因為從一開始,她也是這般懷疑。

所以纔在聞到噬心散的味道後,依舊給太後喝下了藥。

因為這若是仁景帝的意思,她擅自揭穿,不僅製止不了這件事,還會給自己惹來大禍。

隻是……

為什麼?

“都說皇上仁孝,這究竟是為什麼?”

慕容珩道:“你不是說了,這藥對身體無害,隻是會讓人神誌不清,我猜想,可能是想要太後閉緊嘴巴,怕她說出什麼事

聞言,沈若惜一愣。

而後想起了靜安太後拉著她的手,提及先皇後的事。

難不成是因為先皇後?

沈若惜心中萬分疑惑,越想越覺得心驚。

這皇宮之中,究竟是藏著多少秘密?

臉上突然被撫上一隻手。

慕容珩伸手摸著她白皙的小臉,溫聲道:“想不通的事,就不要多想了,尋找真相的事,交給我就行

“可是……”

沈若惜伸手將他的手指握住,眼中是真切的關心:“可是若真是他……你會很危險

“身在皇家,有許多事便是身不由己,而且……我本身就是個漩渦,走到今天,註定避不開爭端,而且日後處境會更加凶險,若惜,你害怕嗎?”

他麵色平靜,然而內心卻有些不安。

她是他的軟肋,若是沈若惜怕,他便花大代價,去走另一條路,退出這漩渦中心。

然而沈若惜卻是淡淡一笑。

溫柔的目光中,蘊含著漫天風華。

“有阿珩在我身邊,我怎麼會怕?”

慕容珩心神一震,一股從未有過的悸動與欣喜,在血液中翻滾。

他握著她的手指的力道忍不住加大,將她拽住自己懷中。

他撫著她微涼的黑髮,覺得原本一直空洞的內心,此刻彷彿被什麼填滿了。

沈若惜伏在他的胸前,問道。

“你剛剛說有事要跟我說,是什麼事啊?”

不等慕容珩回答,殿外突然跑進來一個人。

是小禹子。

他一路小跑進來。

“翎王殿下,皇上……”

剛吐出幾個字,卻看見一對璧人摟在一起,纏綿的勁差點酸掉了他的大牙。

小禹子嘴一瓢。

“奴才什麼也冇看見,奴才瞎了,奴才這就走……”

“回來

慕容珩聲音冷淡。

“是

小禹子又硬著頭皮滾回來了。

慕容珩問道。

“你剛剛想說什麼?”

“是……是皇上身邊的王公公來了,說是皇上的旨意到了

沈若惜有些疑惑。

“皇上怎麼突然下旨,是有什麼重大的事嗎?”

慕容珩牽著她的手:“你不是好奇,我有什麼事要跟你說嗎?聽完旨意你便知曉了

沈若惜跟著他,一起出了殿門。

外麵,王德福拿著拂塵和聖旨,已經在等候。

慕容珩攜著沈若惜跪下,之後便見王德福將聖旨打開,尖細的嗓子在東宮的殿前響起。

“奉天承運,皇帝詔曰,自古帝王繼天立極、撫禦寰區,必建立元儲、懋隆國本,以綿宗社無疆之休……”

聞言,沈若惜心中大驚。

這是要立慕容珩為儲君?!

——

--沈大小姐好好道一聲謝,實在是過意不去,沈大小姐,多謝今日搭救之恩!”萬贛拱手行禮。沈若惜伸手將他扶起。“萬尚書是長輩,又身居要職,臣女如何能受您如此大禮“受得起!沈大小姐對小女是救命之恩,自然受得起,再說您如今與翎王殿下已經定親,也是未來的翎王妃,更受的起了!”說著,他一把將萬思語向前推了推。“臣這逆女之前與沈大小姐之間,有些誤會,今日她特地想要過來,與沈大小姐當麵道歉萬思語:?她什麼時候說過了?...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