袋鼠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袋鼠小說 > 沈若惜慕容珩小說在線閱讀 > 第179章 製衡

第179章 製衡

容羽儘快休了沈若惜!……“小姐,這琴怎麼辦?”回到禹香苑,冷霜拿著七絃琴,問沈若惜。“拿下去,劈了燒了“是,小姐這琴是她為慕容羽求的,看著就想起自己當初蠢到極點的戀愛腦。心煩。桃葉給她端來一碗熱茶。“小姐,今日皇上賞得蜀錦我看了,料子都是極好的,應該是貢品,平日裡都買不到呢!”“我看看沈若惜走過去,檢視了一番後,挑選了幾匹料子。“這幾匹布料,給我留下,其他的跟我的嫁妝一起存放起來,放到庫房,鑰匙收...--果然,王德福後麵跟著念道。

“翎王慕容珩,日表英奇,天資粹美,深得朕心,於大衍三十一年十二月初九,授慕容珩以冊寶,立為太子,正位東宮。以重萬年之統,以係四海之心

王德福唸完之後,慕容珩雙手接過聖旨。

“恭喜殿下,賀喜殿下!”

王德福笑容滿麵:“如今得喚一聲太子殿下了,皇上說了,三日後的冊封大典在即,殿下這幾日好好休息,屆時一同去往嶽山祭祀正式行冊封大典

“公公辛苦

“哎喲,老奴哪能得您這聲‘辛苦’啊!”

王公公滿臉惶恐,又說了幾句道賀的話,之後才轉身帶著人離開了。

慕容珩也與沈若惜回到了殿中。

沈若惜回過神。

“你要跟我說的事,就是這個?”

“嗯

慕容珩微微點頭,矜貴的臉上,神色依舊平穩,看不出半點驚喜與激動。

“今日在禦書房,父皇說了此事

“怎麼會這麼突然?”

“並不突然,怕是睿王娶冷如卿的時候,他便就在籌謀這件事

慕容珩好看的眉頭微微蹙起,帶著幾分深思:“睿王的野心如今已經昭然若揭,他背後已經有蘇家,若是再來一個漢陽王,則成了莫大的威脅,這個時候,父皇便將我推到了風口前

慕容珩眸中閃過一絲涼意:“我成太子,那便退無可退了

他還是翎王的時候,還有退路可選,但是如今身居太子之位,便是無路可退,不成功,便成仁。

父皇這是逼著他去對付蘇家與睿王。

沈若惜隻覺得一陣窒息。

她微微垂眸,眼中帶一絲譏諷。

“都說父皇對你寵愛有加

“他的確對我寵愛

慕容珩緩聲道:“父皇寵愛我,但是更愛江山,姨母疼我,但是更心疼自己的骨肉和蘇家。人是矛盾的,也是自私的,身在皇家,有諸多的身不由己,而每個人都在這身不由己中,被迫做出取捨

沈若惜鮮少聽他說這麼多話,而且是這麼秘密的話語。

可見他對她,是全身心的信任了。

沈若惜深吸一口氣,緊緊握住他的手指。

“既然避無可避,那我便與你一起麵對

慕容珩反握住她的手指,目光淡淡的看著殿外,紅色的琉璃瓦上,日光一泄而下,泛著璀璨的光芒,如此耀眼。

一陣風襲來,帶著微微的涼意。

他眯了眯眼。

起風了。

*

千裡之外的藥王穀。

白洛拿著劍,避開眾人出了穀。

身後,趙劍跟了上來。

“少穀主,您這是要去哪?”

白洛轉身:“義父的身體日漸孱弱,龍骨雖然救回了他的命,但是卻不能使他身體康健,他老人家聽說鬼醫趙天行有紫陽丹,讓我去找趙天行談談,看看能不能拿到

趙劍有些擔憂。

“鬼醫一派向來與咱們不合,況且趙天行為人奸詐,少穀主您若是獨自一人過去,實在太過危險,屬下與您一起!”

“不用了,咱們去的人多了,反倒是讓趙天行心生忌憚,我一個人去,我是藥王穀的少穀主,他就算再怎麼不待見藥王穀,也不敢擅自對我下手

“是,屬下知道了

趙劍神色有些不滿:“其實穀主的身體,還是因為縱慾過度,罪魁禍首是那個聶倩兒,她……”

“行了,這話不要讓義父聽見,你回去吧,讓義父他老人家這幾天好生休息

白洛吩咐了他一句,隨即轉身走了。

轉身的片刻,白洛的神色便微凝了起來。

他此次下山,找鬼醫求丹藥是其一,其實還有重要的事……

一路快步到了山下,天色已經微微暗了下來,白洛正準備休息一下,突然覺得不對勁。

他猛地一回頭,看見一個身影鬼鬼祟祟的躲在了一棵樹後。

他俊美妖孽的臉上,神色瞬間沉了下去。

“蕭雲溪!”

聽見這聲大喊,樹後麵的那抹身影僵了僵,之後慢吞吞的走了出來。

蕭雲溪那張嬌俏的臉上,笑得尷尬。

“師兄,你怎麼知道是我?”

“這事你還乾的少嗎?不是你還能是鬼啊!”

白洛怒聲道:“你又跟著我乾什麼?”

“我跟你一起去找鬼醫啊,師兄,你就帶著我吧,我纔不想回藥王穀天天對著我爹那張醜臉和聶倩兒那個蛇精,要是你都嫌棄我,我就真的冇人可以依靠了

蕭雲溪微微垂眸,神色有些低落。

見狀,白洛隻能擰眉。

“行,你跟我一起吧,不過彆多話彆亂跑,凡事聽我的

“聽聽聽,我一定聽你的!”

蕭雲溪滿臉都是開心,她跳著站在白洛的身邊,轉頭看著他那張異常精緻的臉龐,眼底泛著真切的歡喜。

“師兄,你真好看,你要是個女人,我爹一定不要聶倩兒要你

“閉嘴!”

不會誇人就彆硬誇!

“話說師兄,你今日怎麼這麼遲鈍,我跟著你這麼久了,你都冇有發現?”

白洛冇吭聲,隻是好看的眉頭鎖了鎖。

他今日心事很重,便冇有注意到蕭雲溪。

白洛攏了攏手指。

他的袖中,藏著一張字條。

自從上次冇頭冇腦的傳來一封密信,說蕭問天是他的仇人後,傳信的人便一直冇有了動靜。

而前兩日,他的屋內突然又出現了一封信,上麵寫著一個地址和一個人名。

沈之鶴。

這人他知道,曾是藥王穀的長老之一。

他被蕭問天帶回來的時候,還得到過沈之鶴不少的關懷,隻是後來沈之鶴突然消失了。

聽說是被仇家殺死了。

難不成他冇死?

既然冇死,又為什麼一直冇有回藥王穀呢?

還有給他傳密信的人,究竟是誰,又有什麼目的?

有太多的疑慮,他要慢慢解開。

白洛帶著蕭雲溪,到了鬼醫趙天行的地盤。

趙天行年過四旬,年紀並不算大。

然而眼皮耷拉,佝僂著身子,兩頰深深陷進去,看起來十分蒼老。

而且,還瘸了一條腿,看起來更顯得削瘦猥瑣。

得知白洛單獨前來,他有些驚訝。

等到白洛說明來意,趙天行卻嗤笑一聲。

“紫陽丹是我耗費上千種稀世藥材,才練就的神丹,本來是想要進貢給當今皇上,討得龍顏一悅,尋找機會將我們鬼醫一派發揚光大,你如今卻要我給蕭問天那個老不死的,他也配?”

--打了聲招呼。“世子,還有表少爺,真是好巧,這麼晚了,居然在這裡遇上了你們秦承宣目光微閃。還冇說話,秦文言便開口道。“沈大小姐,不巧,其實我們一直在這邊等了許久“哦?”沈若惜驚訝的看向秦承宣。卻見他笑道:“彆聽他胡說,冇有等太久他有些不自在的垂了垂眸。“之前你一個人在,又是晚上,我怕過來見你,會讓人誤會,有損你的清譽聞言,沈若惜心裡微暖。她問道。“世子找我有事?”“多虧你,我的腿如今已經好了許多,一...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