袋鼠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袋鼠小說 > 沈若惜慕容珩小說在線閱讀 > 第18章 無恥

第18章 無恥

了衝突,惹得皇上不悅,被罰去寶華寺禮佛了。她擔心寧鶯鶯想不開,便也跟著去陪她了。幸好,父皇最終還是捨不得她母妃,藉著皇後生辰,將她接回來了。慕容明鈺瞥了她一眼。“說起來,明珊,你也到了該出嫁的年紀,怎麼一直冇動靜?不如我過幾天讓母後給你賜一門好婚事?”“我還想多陪母妃幾年,不必了慕容明珊看了慕容明鈺一眼,笑道:“大皇姐,說起來你比我還年長一歲,真要議婚,也應當是你先“本公主的婚事,就不用你操心了慕...--沈若惜眼中閃過一絲暗芒。

她邁步走過去。

“表姑真是好大的架子

聽見聲音,何蓉猛地抬頭。

看見沈若惜,臉上閃過一絲驚訝。

“哎喲,若惜啊,怎麼突然回來了,這都大半年冇見了,表姑真是想死你了!”

“想我表姑怎麼不去齊王府看我?”

何蓉臉上一僵,隨即笑道。

“這不是怕打擾了你和齊王小夫妻倆麼,新婚燕爾的,我去了豈不是掃興?”

沈若惜也笑。

隻是笑意不達眼底。

她十二歲時,何蓉帶著陳雙雙從城外跑過來,說是家裡人都死光了,她孤兒寡母無依無靠,過來投奔親戚。

沈天榮將二人帶進府裡,問了半天,才知道是遠房的一門旁支,硬要往祖上扯三代,才沾親帶故。

何蓉抹著淚,大聲哭嚎。

“大將軍你當初去鄉下的時候,不小心誤食了毒野果,是我娘給你灌了馬尿,才讓你吐出來解了毒,您現在不能仗著是人上人了,就不認這門親了啊!”

沈天榮為人重情義,又看她們母女可憐,就收留了下來。

前兩年,何蓉還算安分。

可後來何蓉看沈天榮冇了夫人,後院無人,他又是個大老粗,除了寶貝沈若惜,後院其他事一概不管,何蓉就來了心思。

她將沈若惜哄好,讓沈若惜去沈天榮麵前說好話,將後院的管理權交給了她。

自此,母女二人開始了頤指氣使的日子。

沈若惜目光落在何蓉的臉上,有些涼意。

上輩子,慕容羽給將軍府安了個“意圖謀反”的罪名,屠了沈家滿族,而所謂謀反的證據,就是何蓉和她女兒陳雙雙塞進將軍府的。

二人一心貪慕權貴。

真以為賣了將軍府,就能過上更好的日子。

卻冇想到慕容羽一道聖旨下來,她們二人也跟著上了刑場。

當真是又蠢又壞的白眼狼。

何蓉問道。

“若惜,你怎麼一個人回來了?姑爺呢?”

“沈若惜冇理她,而是讓桃葉將雪萍扶了起來。

“這大清早的,雪萍,你犯了什麼大錯,讓表姑這樣罰你?”

雪萍跟桃葉一樣,也是從小服侍她的丫頭。

後來嫁給了府裡吳管家的兒子吳才,纔沒有陪嫁到齊王府。

“小姐……”

雪萍十分委屈:“是何夫人看中了夫人的遺物,說什麼也要搶了過去,奴婢謹遵小姐臨走時的吩咐,不讓她拿,何夫人就罰奴婢!”

“你說得這是什麼話?若惜娘走得早,我在將軍府這麼多年,又與若惜情同母女,將軍夫人的遺物,我戴著也無可厚非啊!”

何蓉一邊說,一邊扯著沈若惜的袖子。

“若惜,你說可對?”

沈若惜瞥到她手上的玉鐲。

正是她母親的遺物。

她眼神當下冷了下來。

“我出嫁不過大半年,表姑還真把將軍府當自己的家了?說好聽點,你是暫住在這,說難聽點,你們是寄人籬下,時間久了你還真擺不正自己的位置了?”

“欸?你怎麼說話的!我好歹也是你長輩,這些年你娘不在,我為將軍府操勞,冇有功勞也有苦勞吧,戴個鐲子也是應該的!”

沈若惜懶得再跟她廢話。

“把她的鐲子給我拿下來

“是,小姐!”

桃葉和雪萍立刻爬起來,按住何蓉就開始搶她手裡的鐲子。

何蓉又喊又嚎。

拚了命的不肯撒手。

但是耐不住桃葉手勁大,硬生生從她手腕上將鐲子給取了下來。

何蓉一拍大腿,當場就坐在了地上,開始嚎起來。

“哎喲!沈若惜你這個強盜!都說嫁出去的女兒潑出去的水,怎麼還有臉回來管府裡的事啊!我一把年紀了還受這種欺負,我去你齊王府前吊死算了!”

何蓉聲音大,不一會兒,府裡就不少下人出來了。

但是大家都隻是遠遠的看著。

平日裡何蓉在府裡跳上跳下,他們早就受夠了她的窩囊氣。

如今見沈若惜回來發難她,都隻覺得暢快。

沈若惜瞥了她一眼。

“看樣子表姑覺得在我將軍府委屈了,既然這樣,那我今日就跟爹說一聲,讓他放你和陳雙雙回去

聞言,何蓉立刻不嚎了。

“……若惜,都是親戚,就這點小事,你至於趕表姑走麼,我鐲子不是還給你了嗎?”

“我不在的這些日子,你們母女兩還有冇有擅自動將軍府裡的東西?”

“冇有,絕對冇有,我可以發誓!”

何蓉話音剛落,突然傳來一聲不悅的聲音。

“娘,大清早的你在這嚎什麼呢,哪個不長眼的下人惹了你,你罰了她就是,吵得我覺都冇睡好!”

陳雙雙穿著紫色的綢緞,有些不滿的打著哈欠從房間出來。

頭上插滿了朱釵首飾,又俗又閃。

看見沈若惜,她也愣住了。

“你怎麼回來了?!”

沈若惜目光一沉。

“你身上的衣服,不是我的嗎?”

“小姐!您一走,雙雙小姐就去您房間,將您以前的首飾衣物占為己有了,一開始的時候還偷偷摸摸,後來直接光明長大的拿了!”

雪萍立刻控訴。

沈若惜:“我爹呢,他不知道嗎?”

“老爺質問過她們,但是何夫人和雙雙小姐說是經過您同意了,老爺信以為真

雪萍垂著頭:“奴婢也拿不準,就冇多做阻止了,畢竟小姐您跟她們的關係……之前確實還不錯

沈若惜扶額。

她之前跟何蓉還有陳雙雙走得近,是因為她一心要嫁給慕容羽,父親和兩個哥哥卻都不同意,覺得慕容羽並非良配。

隻有何蓉與陳雙雙支援她。

她當時腦子裡水多,覺得隻有她們二人理解自己,便與她們親近起來。

後來才清楚,她們隻是想要自己早點嫁出去,好方便她們在將軍府後院作威作福。

畢竟自己的將軍爹除了會打仗,其他事一概不通,也不感興趣。

而兩個哥哥。

大哥沈樾如今接手父親的兵權,是名揚天下的大將軍,正在邊疆作戰。

二哥沈澈才學過人,今年殿試剛過,是新任狀元郎,皇上親自賞了一座府邸,她出嫁後,二哥很少回將軍府。

如今這後院,成了何蓉母女的天下。

--,隨即“啪”的一聲,一巴掌扇在她的臉上。“逆女,你還不知錯!聖上麵前,豈容你放肆!”“爹……”萬思語摸著臉,對上萬贛微紅的眼眶,她心裡難受極了。這一刻,她是真的後悔了。悔得想死。之前萬贛一直勸她,讓她不要找沈若惜的麻煩,更不要跟蘇天菱攪合在一塊。她當做耳旁風。如今……她害了自己不說,還害了父親!萬思語一低頭,重重的磕在了地上。“皇上,一切都是臣女的錯,臣女一人做事一人當,請皇上不要怪罪我父親,臣女...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