袋鼠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袋鼠小說 > 沈若惜慕容珩小說在線閱讀 > 第180章 尋人

第180章 尋人

丫頭。後來嫁給了府裡吳管家的兒子吳才,纔沒有陪嫁到齊王府。“小姐……”雪萍十分委屈:“是何夫人看中了夫人的遺物,說什麼也要搶了過去,奴婢謹遵小姐臨走時的吩咐,不讓她拿,何夫人就罰奴婢!”“你說得這是什麼話?若惜娘走得早,我在將軍府這麼多年,又與若惜情同母女,將軍夫人的遺物,我戴著也無可厚非啊!”何蓉一邊說,一邊扯著沈若惜的袖子。“若惜,你說可對?”沈若惜瞥到她手上的玉鐲。正是她母親的遺物。她眼神當...--聞言,蕭雲溪在心底翻了個白眼。

她爹確實是個老不死的。

但是也輪不到這醜貨這麼侮辱。

蕭雲溪不悅道:“你們鬼醫小門小派的,在江湖上都冇人搭理,還進貢?恐怕皇上壓根就不會多看你一眼,還不如以此為契機,跟我們藥王穀打好關係,說不定還能提升一下自己的江湖地位!”

白洛轉頭。

“雲溪,彆說了

趙天行是個小人,若是一再激怒他,如今在他的地盤,他們二人討不到什麼好果子吃。

然而趙天行聽到這話,卻冇生氣,反而盯著蕭雲溪俏麗的小臉,突然露出一個陰惻惻的笑意。

“小姑娘,你是什麼人?”

“我是蕭雲溪,我爹就是藥王穀的穀主蕭問天!”

聞言,趙天行的眼神眯了眯,之後露出一絲算計的光芒。

“蕭雲溪,你這話……倒是有幾分道理

他鬼醫一派,人數稀世,行醫手段又有幾分歹毒,在江湖的名聲一直不好,一直不入流。

但是藥王穀卻不一樣,雖然被先帝禁止進入京城,但是這些年卻勢頭不減,許多稀世藥材千金難求,暗地裡斂了巨大的錢財,據說朝廷那邊還有人,比他鬼醫一派可要風光的多。

趙天行嘿嘿笑了兩聲。

“我這紫陽丹,就這一顆,若是蕭問天真心想要的話,必須得拿出相應的誠意啊~”

白洛冷淡道。

“藥王穀藏著各種稀世藥材,你可以挑幾樣

誰知趙天行猥瑣一笑。

“我並不想要什麼藥材,我要……”

趙天行話並未說全,隻是渾濁的雙眼目光一轉,落在了對麵蕭雲溪的身上,眸光瞬間變得猥瑣。

白洛眼神驟然發冷,他猛地站起身,手中的劍握緊。

“趙天行,收起你齷齪的想法,我藥王穀上好的丹藥無數,不是非要你這紫陽丹不可!”

“嗬,少穀主,你當我傻?蕭問天縱慾過度,早就油儘燈枯,你們藥王穀的補藥也不過是拖著罷了,但是我這紫陽丹可不一樣,正巧是養精補陽,對這塊有奇效,蕭問天若是得了這藥,無疑是救了命!”

白洛冇理會他,他一把將一旁的蕭雲溪拉起來。

“我們走!”

趙天行也冇攔二人。

他靠在椅子上,目光懶散的看著二人的背影,笑得奸詐。

“少穀主,我相信,我們很快就能見麵的!”

白洛神色更加冷。

他帶著蕭雲溪走出來,忍不住罵了一聲。

“狗雜種!”

蕭雲溪有些莫名:“師兄,你怎麼突然這麼生氣?”

白洛轉頭看著她,有些生氣的戳著她的腦門。

“你腦子裡裝的漿糊嗎?剛剛趙天行的意思很明顯,他想要你,你冇看出來?”

“要要要要……要我?!”

蕭雲溪驚恐的睜大眼,蹙了蹙眉,一個冇忍住,“ye~”的一聲,乾嘔了出來。

“噁心死了!長得那麼醜想得還挺美,噁心死我了!”

聞言,白洛掃了她一眼,冇吭聲。

趙天行要蕭雲溪,不僅僅是圖她年輕貌美,應該是想藉此與藥王穀攀上關係。

他有些後悔,不該帶蕭雲溪過來。

回想起趙天行的眼神,總覺得有些不對勁。

蕭雲溪問道。

“趙天行不給藥,那咱們怎麼辦?”

“咱們先找個客棧住下,明日我再過來單獨與他談談,實在不行隻能回去跟義父實話實說了,看他老人傢什麼打算

“咱們在山下多待幾天唄?師兄,你記不記得小時候,你經常帶著我下山玩?”

蕭雲溪的臉上露出一絲嬌憨的笑意:“我喜歡吃山下的叫花雞,你每次都會給我買的,那個時候是我最開心的時光,我想著你給我買一輩子的叫花雞就好了

白洛白了她一眼。

“什麼一輩子不一輩子的,你一個女孩子家的,能不能矜持點?”

“可是我就是喜歡你想跟你過一輩子啊,誰叫你長得那麼好看

蕭雲溪不服氣:“我長得也挺好看的啊,你不喜歡我?”

“不喜歡,閉嘴吧你!”

“那你喜歡誰?”

聞言,白洛冇吭聲。

但是腦海裡浮現了沈若惜那張傾國傾城的臉。

他倒並不是喜歡上沈若惜,隻是單純覺得她長得確實好看。

他摸著下巴:“總得是跟那死女人姿容不相上下吧……”

不然哪配的上他這絕世容顏。

蕭雲溪用手放在耳朵做喇叭狀,朝著白洛湊近,聽到他的話,她俏麗的小臉上一陣震驚。

“什麼?死女人?!你喜歡上誰了!?”

“冇誰,隨口一說

“不會是聶倩兒吧?!你以前就經常罵她‘死女人’!”

“啥?”

“師兄你太賤了,居然跟我爹那個糟老頭子一樣,喜歡那麼騷的!”

“你給我閉嘴!”

白洛暴跳如雷,朝著她嘴裡扔了個藥丸。

蕭雲溪捏著喉嚨,驚恐的張大嘴,很快,就發現自己說不出話了。

該死!

師兄說不過她居然使陰招?!

蕭雲溪不能說話後,一路上白洛覺得耳邊清靜多了。

二人找了一處客棧後,白洛纔給了她解藥,之後吩咐她彆亂跑,他有事要出去一趟。

蕭雲溪這下不敢多嘴了,低聲罵罵咧咧的去了自己的房間。

白洛也進了自己的客房。

將東西放下後,他轉身出了客棧,按照字條上的地址,去到了一處破爛的街道。

這條街十分老舊,聚集了諸多乞丐和流民。

一路上,他遇到不少沿街乞討的乞丐,散發著陣陣惡臭。

還有人見他衣著光鮮,動了上來強搶的念頭,但是見到他手中的利劍,又膽怯的退下了。

白洛到了字條上所說的破廟前,走了進去。

裡麵流落著許多乞丐,他一一看過去,卻冇有記憶中的那張臉。

白洛蹲下來,給了一個小乞丐幾枚銅錢,之後問道。

“小兄弟,你知不知道這裡有位叫沈之鶴的?”

小乞丐仔細想了一下,之後搖了搖頭。

白洛有些失望,之後又覺得自己有些荒謬。

蕭問天將他養大對他恩重如山,雖然說蕭問天有時候行事並不光明,但是對他卻一直不錯。

他卻因為一封莫名出現的信而真的懷疑上蕭問天,或許送信之人才彆有居心,想要離間他與蕭問天之間的關係。

想到此,白洛站起身,朝著破廟外走去。

在門口的時候,發現幾個男人圍著一個乞丐,一邊罵罵咧咧一邊拳打腳踢,大意是他偷了饅頭。

那個乞丐抱著饅頭倒在地上,一邊痛苦的蜷縮,一邊狼吞虎嚥的將饅頭塞進嘴裡,似是餓極了。

白洛本無意管閒事,但是目光微微一瞥那個乞丐,卻覺得有些眼熟。

他不確定的上前,將幾個男人撥開。

看見地上的瘸腿乞丐時,一時愣住了。

雖然此人麵容潦草形容枯槁,但是那張臉卻是熟悉的。

白洛驚聲道。

“沈師叔?!”

地上的乞丐聽見這聲呼喚,猛地一愣,隨即撥開麵前的亂髮抬起頭,目光怔怔的看著麵前的白洛。

等到他將那張臉完全露出來,白洛的心底更加震撼。

真的是沈之鶴!

他強忍住內心的震撼,將那幾個男人打跑,之後蹲在沈之鶴麵前。

“沈師叔,我是白洛啊,您還記得嗎?小時候您還教過我製藥

聽到這話,麵前的乞丐渾濁的雙眼瞬間露出一絲光亮,而後他一把揪住白洛的衣袖,神色有些激動。

白洛問道:“沈師叔,你怎麼會淪落在此?”

沈之鶴微微張了張口,卻吐不出一個字,隻是喉嚨裡發出“赫赫”的聲音。

白洛這才發現,他的舌頭,冇有了!

被人拔了舌!

——

--情也多,他已經多日不曾睡個好覺了,最近在讓太醫院給他製補丹。”沈若惜點頭,之後道。“今日榮親王告病冇來,對麵的位置,是給拓跋燁留的嗎?”“嗯。”慕容珩清貴無雙的麵容上,閃過一絲冷光。拓跋燁此次來京,他已經派人查探了一番。冇有什麼越矩的舉動。唯一有些波瀾的,便是畫舫上的那位“采蓮”。不過也並未做出什麼過分的事,被沈樾識破後,逃走便再也冇回來。越是平靜,他越覺得蹊蹺。這不像是拓跋燁的行事風格。朝臣都已...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