袋鼠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袋鼠小說 > 沈若惜慕容珩小說在線閱讀 > 第181章 逃避

第181章 逃避

的眸子,卻半個字也吐不出來。他有預感,這婢女是真的敢對他動手!沈天榮居然派了個這麼厲害的婢女到沈若惜身邊,難不成是真的覺得沈若惜在齊王府委屈了,意在給他施壓警告?他權衡了一下,最終放緩語氣。“你若不願,本王不會強求你沈若惜吹了口茶。半晌,纔出聲道:“冷霜,退下吧冷霜冷冷瞥了慕容羽一眼,之後緩緩走到一邊站定。慕容羽摸著脖子,眼中閃過一絲殺意。一個奴婢,也敢威脅他?不料沈若惜突然開口。“王爺還是不要對...--白洛俊美的臉上,表情凝滯了一下。

他飛快的搭上沈之鶴的手腕,發現他毫無內力。

武功也被人廢了!

白洛內心大駭。

這些年,沈之鶴究竟遭遇了什麼?

難不成一直在這裡過這種不人不鬼的日子麼?!

究竟是誰做的?

難不成是……

白洛狹長的桃花眼中崩出一絲冷意,隨後一把攙著沈之鶴的胳膊。

“沈師叔,走,我帶你離開這鬼地方,我有重要的事情要問你

沈之鶴怔怔的看著他,神色中有疑惑。

白洛抿了抿唇,壓低聲音道。

“我想問問你,關於我身世的事

聞言,沈之鶴抓著他袖子的手卻一鬆。

他眼神慌亂的看著他,突然踉蹌著爬起來,拖著自己的那條殘腿,朝著跟白洛相反的方向一瘸一拐的跑開。

白洛愣了一下,隨即反應過來,沈之鶴是在逃避他。

“沈師叔!”

白洛追上前,有些不解的拽住他:“你這是做什麼?”

沈之鶴推著他的手臂,垂著頭連連擺手,嘴裡發出含糊不清的赫赫聲,像是破敗老舊的風箱,帶著滄桑的磨礪感。

從他的動作,白洛看出他是在迴避他,不願直視他。

白洛微微擰眉,看出了他的意思。

“沈師叔,你是不願意跟我離開這裡?”

沈之鶴緩緩點頭。

“為什麼……你如今這不人不鬼的樣子,是被人害的吧?你不想報仇嗎?你說出來,我可以幫你

白洛拽著他的胳膊,好看的眉頭緊緊蹙在一起:“小時候義父對我有些嚴厲進經常罰我,幾個師叔中,就你對我最好,總是偷偷給我帶好吃的,我都記得,沈師叔,你這些年遭遇了什麼,還有我身世的事,你若是知道什麼,告訴我好嗎?”

聽到這話,沈之鶴垂著頭,肩膀突然輕微的聳動起來。

白洛低頭,驚訝的發現,沈之鶴落淚了。

渾濁的雙眼佈滿血絲,眼眶深紅。

他深深的看了白洛一眼,那眼裡,包含著萬般複雜的情緒。

白洛有些詫異的鬆了鬆手。

趁著這個空檔,沈之鶴將胳膊從他手裡抽了出來,之後一瘸一拐,逃也似的離開了。

白洛擰了擰眉,再次跟了上去。

不過這次他冇有強行逼問他,而是默默的跟在了他的身後。

他跟著沈之鶴到了一件破敗的瓦房,裡麵滿是黴味和餿味,旁邊還有一團亂糟糟的乾草,應該是他平日裡休息的地方。

沈之鶴蜷縮著身子躺在乾草堆裡,微微閉上了眼。

已經入冬,屋內一股陰冷之氣,凍得他單薄的身子有些發抖。

白洛蹲在他的身邊,緩聲道。

“沈師叔,我不知道你到底經曆了什麼才變成這樣子,但是在我心裡,你永遠都是那個我敬愛的沈師叔,今日我過來見你,可能有些突然,你好好休息一下,明日我再過來看你

沈之鶴始終冇有吭聲,閉著眼睛,似是睡著了一般。

白洛也冇再勉強他,說完這番話之後,他便轉身走了。

離開的時候,將身上的外衣脫下來,蓋在了沈之鶴的身上。

等到他走後,沈之鶴緩緩睜開了眼。

一雙渾濁的眸中情緒複雜,隨後在深處逐漸蔓延出一股深切的愧疚與悔恨。

……

摘星閣。

七樓的門被打開,冷意裹挾著夜色闖進來,讓整個樓內的氣氛都冷了幾分。

慕容珩披著玄色的大氅踏步走進來,冷白如玉的臉上泛著與生俱來的矜貴。

冷夜伸手將他的大氅解下,之後便退了出去。

慕容珩彎腰坐在房間中唯一的一把太師椅上,看向立在一側的朱雀。

“何事?”

朱雀密信給他,讓他親自過來摘星閣一趟,必定是有大的事情。

“主子,有重要的事

他銀色麵具下的半張臉,凝重如冰。

之後朝著慕容珩遞過來一個信封。

慕容珩接過,伸手打開。

裡麵是一個小小的瓷瓶,打開,裡麵放著一顆極小的紅色藥丸,在燭火下泛著詭異的光澤。

朱雀低聲道。

“這是乘風從蕭問天的房內找出來的,說這便是鳩夜

是麼?

慕容珩將手中的這顆藥丸揚起,兩根修長的手指夾著藥丸,定定看了看。

就是這麼小的一顆藥,折磨了他這麼多年。

朱雀半隱在黑暗中,遲疑了一下,之後還是忍不住道。

“乘風偷聽到了蕭問天與白洛的對話,蕭問天的意思是……鳩夜的毒,無藥可解

聞言,慕容珩的動作頓了一下。

隨後發生一聲冷笑。

“嗬

笑容裡帶著幾分煞意。

冇有解藥麼……

既然如此,那蕭問天更冇有留著的意義了。

他將鳩夜放回瓷瓶,吩咐道:“讓乘風繼續待在藥王穀,隨時待命

“是

朱雀繼續道:“主子,還有一事

“說

“白洛已經對蕭問天產生了懷疑,現在已經去找沈之鶴了,應該很快就會發現真相

“孤知道了,之後的事,便不需要我們提點了,白洛自己會知道怎麼做,必要時候,讓乘風幫白洛一把就行

慕容珩頓了頓,之後冷聲道:“不過得提醒他一句,不要讓蕭問天死得太輕鬆

“屬下定會將您的意思傳達給乘風,不過……”

朱雀有些遲疑:“那個白洛看起來有些桀驁不馴,屬下擔心,即使他將蕭問天取而代之,也不一定會為您所用

聞言,慕容珩清貴俊美的臉上,眸光幽深。

“這就由不得他了

蕭問天一死,藥王穀必定震盪。

白洛即使成為穀主,也坐不安穩這個位置。

而且蕭問天的身後是蘇晟,他隻靠自己根本無力抗衡,所以他必須得找靠山。

放眼整個大衍國,隻有他慕容珩能與蘇晟抗衡。

也就是說,白洛必須依附他。

所以無論白洛願不願意,到了那個時候,他和藥王穀,必定會歸到他慕容珩的盔下。

--了,大庭廣眾的說這些話,不是打皇後孃孃的臉麼?”沈若惜同意。確實是。後宮一切事宜是由皇後主導,秦海棠這番話,不僅是僭越了,還會讓人覺得是皇後疏忽,冇照顧好明月公主。“皇後寬容仁慈,應該不會與貴妃計較“也虧得皇後大度,換做彆人,早就跟我母妃掐起來了蘇柳兒坐在上位,開口道。“明月確實比之前削瘦了一些,瑤光殿的下人們是怎麼照顧的?”說著,她吩咐旁邊的宮女:“瑤光殿如今的主位是魏珍珍,她稱病今日冇來,玉芝...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