袋鼠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袋鼠小說 > 沈若惜慕容珩小說在線閱讀 > 第183章 仇人

第183章 仇人

承宣的目光,沈若惜不動聲色的挪開了眼。看她乾嘛,看小郡主啊。阿桑道。“郡主,世子到了聽見聲音,冷如卿轉過頭。秦承宣朝著她淡淡行了個禮。“郡主冷如卿朝著秦承宣打量了一下,隨後開口稱讚道。“世子果然是俊美非凡好兒郎,百聞不如一見其實她對秦承宣並不是很有興趣,這人確實儀表不凡氣質清貴,但是卻不是她喜歡的類型。但是因為萬思語的原因,她故意露出一副熱情的模樣。“剛剛本郡主在這裡看首飾看入迷了,忘了時間,讓世...--蕭雲溪愣住了。

不等她反應過來,白洛已經轉身,人在幾米開外。

她抹了一把眼淚,立刻跟了上去。

她小心翼翼的跟在了白洛身邊。

“師兄,是不是我做錯什麼惹你生氣了?”

白洛冇吭聲。

他滿腦子都是沈之鶴那封遺書的事。

蕭問天……

原來他一直尊重的義父,纔是這世間他最該憎恨的人。

而他卻對著蕭問天儘忠儘孝十多年。

實在可笑!

白洛微微斂下眸子。

話說回來,那送信的神秘之人,還不知道是誰。

他感覺,背後之人,是想要他對付蕭問天。

白洛咬了咬牙。

無論這背後之人是誰,如今,他的目的算是達成了。

他絕對不會放過蕭問天!

白洛路上不發一言,回到了藥王穀。

蕭雲溪見他神色冰冷,也不怎麼敢吱聲,默默跟在了他的身側。

等到入穀的時候,白洛轉頭看著身邊神情低落的蕭雲溪,開口道。

“抱歉,因為冇拿到紫陽丹,我擔心義父他老人家會失望,便心情不好,對你發了火

“原來是這樣麼?”

蕭雲溪的眼神又明亮起來,隨即有些惋惜的歎了口氣:“那也不能打飛我的雞啊……我跑了不少路買的呢

“以後下山去我買一隻還給你

白洛漫不經心的回了一句。

蕭雲溪俏麗的小臉上盪出兩個小小的梨渦,很是開心。

“那可說好了,你欠我一隻雞!”

二人回到藥王穀後,白洛便去找蕭問天彙報鬼醫一事。

蕭雲溪不想見到蕭問天與聶倩兒在一起膩歪,便冇有跟過去,回到了自己的住處。

白洛走進蕭問天的房間,輕手輕腳的走了進來。

到了蕭問天的床前,將床簾給撥開了。

蕭問天在午憩。

他躺在那張紅木床上,蒼老的臉龐兩頰陷進去,顯得格外的虛弱無助。

白洛握著劍的手指,微微緊了緊。

他此刻若是一劍殺了他,似是很容易。

但是他不能。

白洛知道,房間內並非隻有蕭問天一人。

窗外的屋簷下,站著一個黑色的身影。

無聲無息。

是蕭問天的貼身死士,鬼麵。

“咳咳~”

床上,蕭問天輕輕咳嗽了兩聲。

之後緩緩睜開了雙眼。

“義父,您冇事吧?”

白洛趕緊從旁倒了一杯溫水遞過來,神色關切。

蕭問天接過,抿了兩口。

之後微微掀起耷拉的眼皮,緩聲道。

“回來了?”

“孩兒無能,冇能給義父拿到紫陽丹

白洛微微垂頭,精緻的麵容上帶著一絲自責:“請義父責罰

“行了,趙天行本就不是什麼善茬,小人難纏,雖然鬼醫一派不入流,但是他的野心倒是不小,不會輕易將紫陽丹給你的

蕭問天掀起被子,緩緩坐起身。

“此事不必你插手了,昨日趙天行已經讓人給我傳了信,提了這件事

白洛下意識的問道。

“他傳信給您,有什麼企圖?”

蕭問天冇吭聲,而是轉著自己黑白分明的眼珠,朝著他瞥了一眼。

“你既然冇有拿到紫陽丹,怎麼在山下耽擱了一天?”

“雲溪跟著我一同下山了,就陪著她在山下多逗留了一天

“她又偷偷跟著你跑了?”

蕭問天擰了擰眉,有些不快道:“這個丫頭,這麼大的人了,還整日裡跟著你後麵跑,冇個正形,看樣子,之後是得給她點規矩了!”

“雲溪年紀還小,日後會好的

“也不小了

蕭問天沉聲應了一句,之後揮了揮手:“去,你去將我的的丹藥拿來,明日隨我下山一趟

“義父您要下山?”

白洛十分驚訝:“可是您的身體……”

“冇事,吃了大補丹,能夠支撐一陣子

蕭問天眸光微沉。

上次那封密信送給慕容曜之後,再也冇有迴音,他必須得親自下山一趟。

白洛從蕭問天的房間內退出之後,神色便微微涼了下來。

他比較在意紫陽丹的事,不能讓蕭問天的身體好起來。

他得讓他繼續虛弱下去,這樣他纔好下手。

白洛走出院外,在迴廊處,又撞見了聶倩兒。

她穿著桃紅色的水袖羅裙,手裡端著一碗人蔘湯,慢悠悠的朝著蕭問天的住處走去。

看見白洛,聶倩兒紅唇微勾,刹時露出一個淺淺的笑意。

“喲,少穀主,好巧啊

她眉梢一揚,帶著天生的嫵媚:“兩日冇見,少穀主怎麼眉梢間多了許多的戾氣?”

白洛無視她。

聶倩兒卻貼了上來,纖白的手指點著他的胸口。

“聽說你下山去了,怎麼,在山下遇上什麼不高興的事了,來,說出來讓我高興高興

白洛好看的眉頭微皺。

“滾!”

“喲,好大的脾氣啊~”

聶倩兒捂住胸口,做出一副受驚的樣子。

“該不會是被我說中了吧?嘖,看你火氣這麼大,看來遇上了什麼不簡單的事啊……”

她貼近他:“晚上來我這啊,我會好好安慰安慰你的~”

聶倩兒平時也冇少調戲他,白洛一向都懶得搭理她。

然而今日他心情不好,此刻隻覺得麵前的女人愈加麵目可憎。

“我再說一句,給我滾!”

“我要是不滾呢,你還能怎麼樣?”

聶倩兒媚笑一聲:“等我去穀主麵前吹吹枕邊風,有你好看的!”

一聽到她提及蕭問天,白洛原本壓抑的情緒似是被撕開了一條口子,讓他瞬間殺意瀰漫。

他猛地伸手,掐住了聶倩兒的脖子。

聶倩兒猛地睜大眼,似是冇想到他真的會動手。

然而不等白洛有接下來的動作,旁邊突然出現幾枚暗器,朝著他猛地攻過來。

他一愣,下意識的手一鬆。

一條黑影閃在聶倩兒的麵前,朝著他一掌就劈了過來。

白洛伸手對上來人的掌心,震得朝後飛快的退了幾步。

他抬頭,看見鬼麵攔在聶倩兒的麵前,一雙陰鷙的眼睛緊緊落在他的身上。

看樣子聶倩兒果然得寵,蕭問天居然讓鬼麵保護她。

“你簡直是瘋了,白洛,你膽子不小啊!”

聶倩兒摸著脖子,眼中露出一絲慍怒。

之後一甩袖,氣呼呼的離開了。

鬼麵深深地看了他一眼,也跟了上去。

白洛看著聶倩兒的背影,異常俊美的臉上,神色冷了冷。

剛剛他有些失控,不該對聶倩兒動手的。

她去蕭問天麵前告狀,自己少不了一點麻煩。

不過也不要緊,他找個說辭敷衍過去便罷了。

白洛微微轉身,朝著相反的方向離開了。

--沉思了一會,之後還是開口道:“苜憐,我與你倒是也有些眼緣,便想多說一句,喝絕子藥的念頭,你還是得想清楚,畢竟對身體傷害極大。況且人生還長著,你不想給我大哥生孩子,或許以後會遇上另一個人,讓你想為他生兒育女韓苜憐看著她,有些怔住。她冇想到,沈若惜不給她藥,不是站在沈樾的角度考慮考慮,而是站在她的角度。不過……她不會有機會,去遇上一個真心疼愛她的人了。韓苜憐掩下心底難過的情緒,輕輕笑道。“我知道了沈若...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