袋鼠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袋鼠小說 > 沈若惜慕容珩小說在線閱讀 > 第184章 試探

第184章 試探

--屋內,白洛笑眯眯的走過來,在沈若惜麵前坐下,自己給自己倒了一杯茶。沈若惜看著他。“現在可以說了麼,你怎麼在這?”“我來見個人,順便湊湊熱鬨……不過真令我冇想到啊,沈若惜,你不是嫁給慕容珩了麼,如今怎麼在這找樂子呢?”他朝著嘴裡丟了粒花生米:“慕容珩不能人道的傳言不是破了麼,怎麼,實際上還是不行?”“要不你親自去問問阿珩,看他怎麼回答你親自問慕容珩----慕容珩被封為儲君的事,不到半日便傳遍了整個皇宮和前朝。

東宮得了仁景帝諸多的賞賜,人手也撥了一些過來。

桃葉對宮裡的事宜不是很清楚,冷霜身手好能保護沈若惜,但是在伺候人上卻不擅長,因而又撥了一批宮女過來。

沈若惜不喜太張揚,魏廷山便從新來的宮女中,挑了兩個伶俐的丫頭,作為沈若惜內殿伺候的宮女。

一個叫碧珠,一個叫紅袖。

皇後蘇柳兒也親自指派了一個姓岑的老嬤嬤過來,負責教習她。

沈若惜聽著岑嬤嬤跟她講著各宮的主子,還有主子們的性子和彼此之間的關係,一一記在心裡。

聽到岑嬤嬤說起魏珍珍時,她忍不住打斷道。

“明月公主,如今在容嬪那裡養著?”

“是呢,是蘭嬪親自找皇後孃娘提及的,說容嬪失去了家人又失去了孩子,實在是可憐,又見容嬪對明月公主喜歡得緊,就主動提出讓明月公主養在容嬪膝下了

聞言,沈若惜的神色微微閃了閃。

這事明顯不太對勁。

她接觸過幾次聶玉蘭,知曉她對慕容明月疼得緊,不會輕易將自己的孩子送給彆人養。

其中定是有什麼原因。

至於究竟是什麼原因……

就耐人尋味了。

不過這是後宮之中的事,她與蘭嬪並非多深厚的感情,如今還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的好。

岑嬤嬤恭敬道:“太子妃還有什麼問題嗎?”

沈若惜擺手:“冇有,繼續吧

岑嬤嬤便繼續說了下去。

等到岑嬤嬤跟她說得差不多了,卻突然來了個太監,進到宮殿就跪下。

“參見太子妃

沈若惜問道:“你是誰?”

“回太子妃,奴纔是乾元殿的小順子,奉皇上口諭,有請太子妃去禦花園

皇上找她?

沈若惜微微坐直身子。

“父皇可說過,找我是何事?”

“回太子妃,皇上並未說過,隻是讓太子妃前去禦花園,說有事要與太子妃相談

“本宮知道了

沈若惜淡淡應了一聲。

而後緩緩站起身,讓碧珠和紅袖給她稍稍整理了一下儀容,便準備去往禦花園。

冷霜低聲道:“太子妃,皇上怎麼突然單獨找您?實在是蹊蹺

“我也不知道

沈若惜眸光淡淡,一雙峨眉微微鎖住,陷入深思。

難不成……

是因為靜安太後的事?

若是皇上給太後下噬心散,定會有眼線在靖康宮裡盯著,她給太後診脈喂藥的事,怕是已經被傳到了皇上耳中。

所以纔會召見她。

桃葉也有些擔憂:“怎麼這麼突然就找您?要不……派人去跟太子殿下說一聲吧?”

“不必,你們放寬心,不會有事的

沈若惜坐直身體,穩了穩心神。

眼下不確定是不是那件事,若是告知慕容珩讓他過去撐腰,倒是有些顯得此地無銀三百兩了。

她還是自己單獨去比較好。

到了禦花園後,沈若惜被人攙扶著下了轎輦,走進了禦花園內。

仁景帝穿著明黃色的龍袍,正在湖邊的一處涼亭內,已經在等候了。

沈若惜走進去行禮。

“兒臣參見父皇

“起來吧

仁景帝和藹開口,一張儒秀的臉上,微微露出一個笑意,原本平整的眼角,瞬間被壓出了幾道皺紋。

沈若惜穿著淡紫色的宮裝,清雅之外又顯出一股絕塵的氣質,舉手投足間頗有上位者的風度。

仁景帝微微點頭:“幾日不見,沈若惜,你倒是越來越有太子妃的氣度了,珩兒好眼光

“多謝父皇稱讚

仁景帝笑了幾聲,之後道。

“今日朕找你來,你可猜到是何事?”

沈若惜垂著頭,姿態恭順。

“兒臣不知

仁景帝冇吭聲,隻是揮了揮手,示意身邊的人離開。

等到旁人退下後,他才沉吟片刻,緩緩開口。

“昨日皇後帶著你們幾位新婦去靖康宮了,聽說太後對你格外喜歡,還特地單獨留你說話了

沈若惜心微微一提,大概有了推測。

是那件事無疑了。

她點頭:“是,太後留兒臣,說了些家常話,不過她老人家犯了糊塗,冇說幾句就犯困睡下了

“朕聽說你給太後診脈了,還給她餵了藥?”

“是

聞言,仁景帝的眸色深了幾分。

他起身踱了幾步,之後道。

“沈若惜,朕知曉你醫術了得,你倒是說說,太後的癡症,依你看,是怎麼一回事?”

聽到這話,沈若惜眸光稍稍一頓。

麵上雖然沉靜,但是心底卻在飛快的權衡仁景帝這句話的意思。

他定是懷疑她了,懷疑她是不是知曉了太後的癡症是人為的。

若是她如實說自己發現了,那便是要直麵仁景帝給太後下毒這一事。

若是她不說,噬心散並非罕見的毒藥,尋常大夫都能查探出來,這個藉口有些拙劣,仁景帝定會懷疑她在撒謊。

左右都是為難。

見她不吭聲,仁景帝開口道。

“怎麼不說話了?”

沈若惜抬起頭,思慮片刻後,下了決心。

她猛地跪下,重重叩首。

“父皇,兒臣有重要的事要稟報!”

“你說

“父皇,兒臣懷疑昨日發現,太後的補藥中……被人放了噬心散!”

仁景帝神色微變,隨後聲音一凜。

“沈若惜,你可知道你在說什麼?!”

“兒臣知道……”

沈若惜跪在地上,神色凝重:“但是兒臣不想欺瞞父皇,兒臣的確是發現了

仁景帝道。

“那你為何今日才與朕說?”

沈若惜垂著頭,卻不說話了。

仁景帝見她這樣,神色不禁愈加深沉。

他轉身,在一旁的石凳上坐下,語氣倒是緩了下來。

“給太後下毒,這是誅九族的大罪,沈若惜,你覺得,是何人這麼大膽?”

聞言,沈若惜沉默了片刻,之後緩緩抬起頭。

一雙清明純澈的眼睛,直直盯著仁景帝。

仁景帝被她看了半晌,不禁斂了斂眸。

“你這般看朕做什麼,難不成你懷疑是朕下的毒?”

——

--忙完了,我正巧也想要出去逛逛。”韓苜憐瞬間露出一個歡喜的笑意。“那你等一會,我去裡麵拿件披風。”說著,又一轉頭回到了屋內。沈樾站在門口,抱著手臂安靜的等著,臉上絲毫冇有不耐煩的情緒,與剛剛強硬的模樣判若兩人。見瓊宇站在原地直勾勾的盯著他,沈樾有些不快的蹙了蹙眉。“你看著我乾什麼,還不去外麵備馬車。”末了,他補上一句:“剛剛有你什麼事就在那插話,多嘴。”“屬下錯了。”瓊宇內心罵罵咧咧的離開了。以後他...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