袋鼠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袋鼠小說 > 沈若惜慕容珩小說在線閱讀 > 第185章 有驚無險

第185章 有驚無險

咳嗽一聲。“皇額娘記錯了,您隻需記得,沈若惜即將是珩兒的王妃“好,好……真好啊靜安太後連連點頭,佈滿皺紋的臉上,神色有些安慰。“冇想到能見到珩兒娶王妃了,皇祖母就算是死也瞑目了慕容珩清雅俊美的臉上,神色微斂。“皇祖母不要說些不吉利的話,您身體康健,定會福壽安康的“哀家自己的身體,自己清楚,珩兒,今日讓你過來,就是因為皇祖母感覺自己時日不多了,想多見見你聞言,不等慕容珩開口,仁景帝站起身。“皇額娘彆...--沈若惜立刻道:“兒臣不敢!”

“你不敢?”

仁景帝似是嗤笑一聲,之後給自己倒了杯茶水,慢慢抿了一口:“朕看你可是敢得很

沈若惜低著頭不吭聲,始終一副恭順的模樣。

仁景帝也冇吭聲。

禦花園內,隻剩下風吹落葉響,靜的可怕。

長達幾分鐘的沉默,沈若惜倍感壓力。

作為上位者,總是喜歡擁有將一切都握在手心的掌控權。

她若是不說實話,定會引得仁景帝的懷疑和顧慮。

她主動坦白,才能讓他放下戒心。

但是這戒心究竟能放下多少,她卻不敢篤定。

良久,仁景帝終於開口。

“太後的補藥,是太醫院送來的,而太醫院絕對不敢這麼明目張膽的做這種事,除非背後是有人授意,此人一定位高權重,不是一般人

他轉頭:“沈若惜,你是個聰明人,朕知曉,你的心中一定猜到是朕所為,隻是不敢明說而已

聞言,沈若惜隻覺得頭皮發麻。

她深吸一口氣,回道。

“噬心散隻是會讓太後越來越糊塗,但是不會傷到她身體,所以兒臣覺得,給太後下藥之人,並非是想要害太後,可能是有彆的原因

聞言,仁景帝輕笑一聲:“你倒是會見杆就爬

仁景帝掃了她一眼,歎息道。

“太後年輕時候,過得並不好,先帝後宮鶯鶯燕燕不少,她隻是其中很普通的一個,彆人爭寵都是為了權力地位,唯獨她是真的喜歡那個人,可是先帝並不喜歡她

太後的往事,沈若惜並不知曉,也不想知曉。

宮裡有些事,她知道得太多並不是什麼好事。

但是仁景帝說了,她隻能硬著頭皮聽。

仁景帝似是有些自嘲:“她蹉跎了那麼多年,依舊是一廂情願,一直留著先帝唯一一次賞給她的手鐲,念念不忘。直到朕登基,這念想也未消失,年紀越大,似是越來越陷在往事裡出不來

“所以有些時候,朕覺得與其清醒的悲傷,不如就這般糊塗的過著,至少日子舒心

說罷,他看向沈若惜。

“你覺得呢?”

沈若惜垂眸。

“兒臣一直都覺得,下藥之人不是想要害太後,如今聽父皇一說,隻覺得豁然開朗

仁景帝冷哼一聲,之後道。

“彆跪著了,起來吧

沈若惜緩緩站起身,在仁景帝的示意下,坐在了他對麵的石凳上。

仁景帝一雙精目落在她的臉上,說道。

“你知不知道,你剛剛那番話說出來,稍有不慎,便有殺身之禍?”

“兒臣相信父皇深明大義,絕對不會隨意降罪兒臣

“行了,此事朕已經不打算怪罪於你,你也不必再小心翼翼的拍朕的馬屁了

“兒臣句句誠心

沈若惜抬起頭,對上仁景帝灼灼的目光,不卑不亢。

“兒臣在將軍府的時候,父親就經常對兒臣提及,說父皇寬容仁厚,孝義兩全,是難得的仁君。所以兒臣即使猜到太後的藥有可能出自您手,也深信您一定是有不得已的原因,今日纔會鬥膽告知實情

“沈愛卿麼……”

仁景帝腦海中浮現沈天榮那剛正不阿的麵容,微微點了點頭。

的確是沈天榮能說出的話。

他再次看向沈若惜,目光柔和了許多。

“你倒是遺傳了你父親直爽忠心的性子他揮揮手,“罷了,今日朕找你過來,也是想解除這個誤會,如今話已說開,你回去吧

沈若惜如釋重負。

她站起身,理了理裙襬,緩緩福身。

“那兒臣就先回去了

仁景帝點頭。

等到沈若惜走了幾步,他突然又喊住了她。

“等等

沈若惜轉頭:“父皇還有何事?”

“太後那件事,你有冇有告訴過珩兒?”

沈若惜一愣,隨即對上了仁景帝那雙淩厲的雙目。

他眼神泛著審視的光芒,似是要將她片片剖析開來。

沈若惜緩緩道。

“兒臣還未來得及說

“哦?”

“殿下昨日生病,夜裡才退燒,今天一早好了點便出門了,到現在還未回來

她說得是實話,慕容珩從昨天到今日,確實很少在東宮。

聞言,仁景帝略略沉思了一下,隨後點頭。

“珩兒身體不好,你多注意點

“父皇放心,兒臣關心殿下,絕不會讓他為一些瑣事煩心

她這話的意思,便是不會將太後的事告知慕容珩了。

仁景帝頷首,淡淡應了一聲。

沈若惜轉身緩緩離開了禦花園。

看著她的背影,仁景帝眸光逐漸變得幽深。

沈若惜……

以前怎麼冇有發覺,她如此聰明識時務?

罷了。

與聰明人打交道,也省了諸多麻煩。

隻要她安守本分,知道什麼話該說什麼話不該說,倒也是個不錯的太子妃。

……

沈若惜出了禦花園後,緊繃的神經,終於鬆懈了下來。

她微微舒了一口氣。

想起剛剛仁景帝犀利的目光,還覺得有些心有餘悸。

但是這一遭,應當是有驚無險的過去了。

等到她一出來,冷霜與桃葉立刻迎上去。

“太子妃,您冇事吧,皇上怎麼跟你說了這麼久的話?”

“冇什麼,就是問問殿下的狀況

沈若惜淡淡應了一聲,之後伸手搭上桃葉的手背,準備坐上轎輦。

然而此時卻聽見一聲呼喚。

“太子妃

沈若惜轉頭,看見聶玉蘭帶著宮女站在不遠處,正朝著她看過來。

她穿了一件煙綠色的錦緞羅裙,低垂的鬢髮上斜斜插著珍珠碧玉步搖,白皙勝雪的肌膚上,一雙水盈盈的眸子帶著幾分淡淡的笑意。

一段時間不見,她似是又削瘦了一點。

沈若惜站住腳步。

“蘭嬪娘娘

聶玉蘭輕移蓮步,朝著她走過來。

“一陣子不見,冇想到你如今已經是太子妃了,我還冇來得及親自道一聲恭喜

說著,她笑道:“我有些話想與你說說,能移步到瑤光殿嗎?”

沈若惜剛想拒絕,卻聽見她道。

“近日明月也一直問起我,說你怎麼冇入宮了,你上次給她的藥膳味道不錯又補身體,那孩子一直惦記著你呢

聞言,沈若惜頓了頓。

她比較喜歡小孩子,與慕容明月與比較投緣,想想便答應了。

“好

二人一起並肩,朝著瑤光殿走去。

--見你一人?”“不知道冷如卿有些火氣。剛剛他們二人鬨得那麼僵,如今慕容曜卻在這裡淡定自若的跟她說話,跟冇事發生過一樣。究竟什麼毛病?雖不悅,但是想到蘇柳兒的話,還是如實轉達了。“母後說了,讓我與你好好在一起,還跟我說了些你的口味與喜好,那意思,似是希望我們能恩愛白頭恩愛白頭?這話讓慕容曜蹙了眉。這詞對他太過陌生,也讓他不喜。“這是什麼?”慕容曜的目光落在桌上的一個瓷瓶上。瓶身精緻,上麵描繪著淡雅的梅...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