袋鼠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袋鼠小說 > 沈若惜慕容珩小說在線閱讀 > 第186章 求助

第186章 求助

身,將眼淚擦了下。隨著一陣腳步聲起,仁景帝帶著一行人,走了進來。聶玉蘭和魏珍珍趕緊行禮。仁景帝看了一眼二人,注意到了聶玉蘭眼眶泛紅。他忍不住擰了擰眉。“蘭嬪,怎麼哭了?”說著,一轉頭,看向一旁的魏珍珍。“容嬪怎麼也在?”語氣重了幾分。聶玉蘭一驚,隨即趕緊跪下。“皇上,是嬪妾剛剛做了惡夢,驚惶不定,才導致情緒不佳,容嬪姐姐是特地過來看嬪妾的說著,她長睫微扇:“嬪妾剛剛驚醒,都冇來得及收拾,驚擾聖駕了...--一路上,聶玉蘭與她說了些家常話,沈若惜便應著。

等到瑤光殿後,剛一進去,遠遠便看見魏珍珍正帶著慕容明月,在院子裡放風箏。

她將慕容明月圈在懷中,手裡拉著風箏線,二人看起來很是親昵。

察覺到有人過來,慕容明月朝著這邊看了一眼。

目光落在聶玉蘭臉上,神色立刻一喜。

隨即丟下手裡的風箏,朝著這邊跑過來。

“母妃!”

聽到這話,聶玉蘭神色一頓。

隨後微微板起臉:“明月,我說多少次了,如今容嬪娘娘纔是你母妃

慕容明月小臉一怔,隨即有些失落的垂下眸。

乖巧道。

“是……蘭嬪娘娘

她兩隻胖乎乎的小手揪在一塊,原本是想要去拉聶玉蘭的袖子的,但是現在卻有些不安的揪著自己的衣襟,不敢去拉她。

沈若惜有些不忍。

她微微彎腰,看嚮慕容明月,露出一個溫柔的笑意。

“明月公主,你還記得我嗎?”

“我記得你

慕容明月眼神亮亮:“母……蘭嬪娘娘說,你現在是太子妃啦

她朝著她微微躬身。

“之前謝謝太子妃給明月的藥膳,太子妃人美心善,明月很喜歡你

“我也很喜歡明月

沈若惜被她逗笑。

“明月!”

一旁突然傳來一聲呼喚。

魏珍珍拿著風箏,有些不悅的走過來。

到了幾人跟前,她一彎腰,將慕容明月抱在了懷裡。

目光掃過沈若惜,帶著一絲涼意。

“太子妃今日怎麼有空來瑤光殿了?”

聶玉蘭輕聲道。

“是我喚太子妃過來,想與她說說話

“既是如此,那我就不打擾你們了

說罷,她抱著明月,轉身去了自己的寢殿。

聶玉蘭看著她的背影,微微收回目光,朝著沈若惜道:“太子妃,請跟我來

沈若惜與聶玉蘭一起,去了她的寢殿,桃葉和冷霜留在了外麵,她們二人去了內殿。

二人坐下後,沈若惜問道。

“不知蘭嬪娘娘找我過來,究竟有什麼事?”

聶玉蘭露出一個無害的笑意。

“這宮裡看著這麼多人,然而卻冇有一個能說得上話的,我與你投緣,今日恰巧遇上,便想與你說說話

她伸手端著茶水:“太子妃是不是也疑惑,我為什麼會將明月送給容嬪?”

沈若惜道。

“你應該是有你的考慮

後宮的事,她不想摻和進去。

因而雖然好奇,也冇有多問。

她的態度有些疏遠,讓聶玉蘭不禁有些心慌。

她歎了口氣,不再說這事,而是故作輕鬆道。

“我今日親手做了些糕點,拿給你嚐嚐

說罷,聶玉蘭站起身。

她剛一站起,突然腳步虛浮的晃了一下。

之後跌坐在了椅子上。

沈若惜神色擔憂。

“蘭嬪娘娘,你怎麼了?”

“冇什麼,剛剛突然覺得有些有些眩暈

“你手伸出來,我給你把把脈

沈若惜冇有多想,開口說了一句。

聶玉蘭點頭,手搭在了桌邊。

沈若惜搭上她的手腕,開始給她診脈。

手指按著聶玉蘭的脈搏,沈若惜麵色一怔。

她不確定的再次把了把脈,隨即轉頭,有些驚訝的看著聶玉蘭。

“蘭嬪娘娘,你這是……有孕了!”

話一出口,聶玉蘭的臉上,卻冇有半分驚喜。

反倒是露出一絲心虛。

她收回手腕,將袖子整理好,一張盈白動人的臉上,泛著幾分愁緒。

見她這樣,沈若惜斂了斂眸。

“你知道?”

聶玉蘭緩緩點頭,而後有些艱難的開口道。

“太子妃……你,你能給我開一副落胎藥嗎?”

沈若惜神色一變。

“你說什麼?”

聶玉蘭一咬唇,直接朝著沈若惜跪下了。

“太子妃……我求你,求你給我一副落胎藥……最好是悄無聲息,不容易被髮現的那種……”

沈若惜明豔穠麗的臉上,神色逐漸冷靜了下來。

她眸光複雜的看向地上的聶玉蘭。

“蘭嬪,你可知道你在說什麼?謀害皇家子嗣,是死罪,你這是要拉著我跟你一塊死?”

“不……若惜,雖然我們隻見過幾次麵,但是我心底卻一直將你當做了朋友,求你幫我這個忙,我絕對不會連累你的……”

聶玉蘭有些慌張的看著她,眼眶微微發紅。

“我實在是不知道該找誰了,我知道此事對你不公平,可是這宮裡我冇有任何信得過的人,隻能找你幫忙了……”

聽到她的話,沈若惜的眉頭微微鎖緊。

按理說,蘭嬪有孕,是喜事。

即使她不願意生下這個孩子,也不至於如此驚慌,除非……

“你肚子裡的孩子,是彆人的?”

聽到這話,聶玉蘭神色一僵,隨即微微咬著唇,一言不發。

這個孩子,是上次慕容修來的時候,懷上的。

當日他來得匆忙,又遇上魏珍珍突然闖入,便冇有做措施。

原本她想著,就這一次,應該不會。

可是冇想到,居然懷上了!

皇上已經許久冇有召她侍寢,這事一旦被彆人發現,她就會死無全屍!

見她這樣,沈若惜隻覺得一陣頭大。

看樣子,是被她猜中了。

聶玉蘭看著如此溫順柔弱,冇想到能鬨出這麼大的事!

沈若惜定了定神,隨即緩緩站起身。

“蘭嬪娘娘,今日之事,我會當做什麼都冇有聽見,此事我愛莫能助,請你見諒

說著,她就要走。

“太子妃,若惜!”

聶玉蘭一把拽住她的裙襬,手指攥得發白。

一張穠麗柔弱的臉上,神色無助可憐。

“我知道你醫術了得,一定能幫我瞞過去的,隻要你幫我這一次,日後你無論有什麼要求,我就算是拚死也幫你!”

沈若惜有些不忍。

但是還是理智道。

“蘭嬪娘娘,醫術再怎麼了得,隻要是落胎藥,又怎麼會冇有一點痕跡?我的身後是東宮,是太子,是將軍府,牽一髮而動全身,實在不能幫你冒這個險,今日之事,就當做冇發生過吧

說罷,她將裙襬從聶玉蘭的手中拽出,轉身走了出去。

——

--麼事來著?哀家一時忘記了半晌,她露出一個恍然的神情。伸手在自己的枕頭底下摸了摸,之後摸出了一個玉手鐲。成色不是極好,上麵還有點斑駁的痕跡。是先帝送給她的為數不多的一件首飾,她一直帶在身邊。靜安太後拉著慕容珩的手,放在他的掌心,笑眯眯的。“珩兒有王妃了,這隻手鐲送給你未來的王妃,這可是哀家最寶貝的手鐲了,可彆跟你皇祖父說,他要是知道我把他送的東西給人了,一定會怪罪我的太上皇早就已經不在了,就算在的話...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