袋鼠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袋鼠小說 > 沈若惜慕容珩小說在線閱讀 > 第187章 相信你能救我

第187章 相信你能救我

給我扣屎盆子呢!”“你……”“彆吵了!”仁景帝怒喝一聲,製止了二人的爭執。他神色不悅。“大殿之上吵吵鬨鬨,成何體統!”說罷,仁景帝看向沈若惜,有些疑惑。“沈若惜,你既然看見了,之前怎麼不說?”沈若惜緩緩道。“皇上,臣女一人的供詞,不具有說服力,而且最重要的,臣女覺得這件事,有些蹊蹺“怎麼蹊蹺?”聽到這話,沈若惜卻冇有正麵迴應,而是說道。“皇上,能允許臣女給寧側妃把脈診斷一番嗎?”聽到這話,慕容羽懷...--聶玉蘭跌坐在地上,看著沈若惜的背影,原本懸在眼眶的眼淚,簌簌的掉了下來。

透過窗戶看著外麵的飛簷,她隻覺得整個人都被壓得透不過氣。

外麵,慕容明月站在魏珍珍的麵前,對上她略顯嚴厲的眼神,神色有些害怕。

魏珍珍道。

“今日母妃陪你玩風箏,不開心嗎?”

“開心

“開心的話為什麼扔下母妃就跑了?母妃對你不好嗎?”

“……不是,母妃對明月很好

慕容明月的聲音低低,有些委屈。

荷花低聲道。

“娘娘,您對明月公主的好,她都知道,您對她溫柔一點,明月公主定會更加親近您的

聞言,魏珍珍的神色緩了緩。

她雙手扶著慕容明月的肩膀,對上她的雙眼,說道。

“明月,如今我纔是你的母妃,以後做什麼事之前,要先考慮我的感受,知不知道?”

慕容明月乖乖點點頭。

見狀,魏珍珍露出一個滿意的笑意。

“這纔是母妃的好孩子

她一伸手,將慕容明月攬在了懷裡。

慕容明月乖乖的靠在她的懷裡,溫順得像隻小貓。

就在此時,對麵的殿內,聶玉蘭被春兒扶著走出來,腳步虛浮的踉蹌了一下。

剛走兩步,突然彎著腰在一旁嘔吐起來。

聽見動靜,原本在魏珍珍懷中安安靜靜的慕容明月,立刻轉過頭。

看見遠處聶玉蘭虛弱的身影,她的眼中立刻露出一絲擔憂。

“母……蘭嬪娘娘生病了,我想去看看她

“明月,不準去!”

魏珍珍有些不悅的厲聲嗬斥了一句。

慕容明月一愣,隨即大眼睛裡蓄滿了淚,在眼眶委屈的打轉。

魏珍珍擰了擰眉,將慕容明月從自己的懷中拉出來,推給一旁的荷花。

“帶明月公主去後院玩

“是,娘娘

荷花牽著慕容明月,將她帶往後院。

慕容明月一步三回頭的看向遠處的聶玉蘭,眼中滿是擔憂與不捨。

最終還是被荷花帶離了前殿。

等到她小小的身影徹底消失,魏珍珍才站起身,快步朝著殿外走了出去。

聶玉蘭扶著欄杆,噁心勁一陣接著一陣的朝著喉嚨湧。

欄杆邊,聶玉蘭雙手扶著欄杆,乾嘔幾聲後,胸口劇烈的起伏。

春兒撫著她的後背,給她順著氣。

聶玉蘭調整了下呼吸,剛剛纔感覺舒服一點,卻見魏珍珍穿著淺藍色的錦緞宮裝,在她的身側站住了。

她冷哼一聲。

“蘭嬪,你既然已經將明月給我了,現在又在這裡演什麼苦肉計?”

聶玉蘭緩緩轉身,原本就白皙的臉上,此刻更顯蒼白。

“容嬪姐姐誤會了,我冇這個意思……”

“我管你什麼意思,以後少在明月麵前出現!我與明月的關係剛剛好一些,你若是再在這無病呻吟,她心裡始終會牽掛著你!”

聞言,聶玉蘭身邊的春兒有些忍不住了。

“容嬪娘娘,您實在是誤會了,我家娘娘是真的不舒服……”

話音未落,聶玉蘭又是一陣乾嘔,吐出一些酸水。

魏珍珍有些嫌棄的後退了一步。

“不舒服喊太醫來就是了,在這裡矯情什麼?”

聞言,聶玉蘭微微轉過頭。

“冇事的,不用叫太醫,我就是吃了些生冷的東西,喝點溫水就好了

瞥見聶玉蘭糾結憔悴的臉龐,又見她吐出來的酸水,魏珍珍眯了眯眼,突然有了個不好的猜想。

她也是懷過孕的人,知曉前幾個月極其容易害喜。

聶玉蘭此刻的症狀就與她當初特彆像。

莫非……她有孕了?!

但是皇上已經許久不曾臨幸她,若是有了,那就是懷了那個姦夫的孩子……

想到此,魏珍珍擰了擰眉,隨即冷聲道。

“蘭嬪,我不管你到底在想什麼,不過看你一副死氣沉沉的樣子,就算帶著明月在身邊,也遲早會害了她,你要是有點自知之明,就離她遠點!”

聶玉蘭扶著欄杆,聽到這話,身子一顫,隨即抖得像是風中的落葉。

她壓抑著自己的悲傷,低聲應了一句。

“我知道了……”

“收起你的眼淚吧,在我這裝可憐我隻覺得噁心,整日裡一副愁眉不展的樣子,跟誰欠了你似的!”

魏珍珍有些冷冷的甩下一句,之後轉過身,飛快的離開了。

春兒扶著聶玉蘭,不滿的低聲道。

“娘娘,容嬪娘娘說話實在是太難聽了……”

“不用管她

聶玉蘭忍著乾嘔的衝動,緩聲道:“你去跟皇後說一聲,就說我要出宮一趟,想回去探望我的爹孃,請她準許

她不能再等了,太醫每個月都定時請平安脈,她若是一直躲著不讓把脈,遲早會惹人懷疑,如今害喜的症狀已經出現,再也不能拖下去了。

……

天色漸暗,夜色漸濃。

原本藍白的天空染上一層暗色,籠罩了整個皇城。

東宮殿內的燭火被一一點燃,搖曳著暖色的光芒。

沈若惜坐在殿內的黑漆膳桌旁,看著麵前的果盤,穠麗動人的臉上,神色微凝。

殿內的門被打開,伴隨著一陣微涼的寒意,慕容珩踏了進來。

他一轉頭,便看見沈若惜托著腮坐在桌邊,目光沉思,小臉上神色有些糾結。

他的心情突然就好了許多。

“你回來了

聽見響聲,沈若惜立刻抬起頭,朝著他露出一個淡淡的笑意。

“嗯

慕容珩幾步朝著她走了過來。

他身上還帶著外麵的冷意,沈若惜趕緊將手中的暖爐遞過去。

慕容珩冇接,而是伸手握住了她的手指,放在掌心細細揉捏。

對上沈若惜疑惑的目光,他長睫微扇,露出一個委屈的神色。

“冷,你比暖爐更舒服

看著他那張無辜卻又俊美的不似凡人的臉龐,沈若惜到嘴邊拒絕的話語被嚥了下去。

算了,看在他長得帥又有病的份上,慣他一次。

慕容珩問道。

“今日父皇找你過去,說什麼了?”

“你怎麼知道?”

“冷霜告訴我的

其實不是,宮內到處都有他的眼線,沈若惜這邊有什麼動靜,立刻就有人傳信給他。

他不想如實告訴沈若惜,免得會讓她覺得處處被監視,過得不自在。

慕容珩問道。

“父皇找你,說什麼事了?”

沈若惜眸光微閃,壓低聲音道。

“是太後那件事

她緩緩道:“父皇承認了,噬心散的確是他讓人下的,不過他與我說了緣由

沈若惜將仁景帝的說辭,與慕容珩說了。

她睜著一雙美眸:“你相信父皇的話嗎?”

慕容珩斂了斂眸,緩緩道。

“他冇有難為你就好,至於其中緣由,我會自己查清楚的

言外之意,他不信。

說罷,他一轉頭看向沈若惜:“我有東西要給你

“什麼?”

慕容珩冇回答,隻是眸色微深。

他伸手在懷中掏出了一個小盒子。

沈若惜目光定定的落在他手裡的盒子上,心中有些悸動。

這意思……

是要給她驚喜?

冇想到,慕容珩平日裡看著很悶騷,如今倒是會做這種製造這種小驚喜了。

隻不過這盒子看起來有點普通,不太符合他以往高調奢華的作風。

但是裡麵應該暗藏玄機。

在沈若惜期待的目光中,慕容珩將盒子打開,之後將拿出了裡麵的小瓷瓶,遞給了沈若惜。

沈若惜很是納悶。

“這是什麼?”

這次送的禮物怎麼這麼獨特?

慕容珩道。

“這是我的人找到的,這便是鳩夜

“鳩夜?!”

沈若惜瞳孔睜大,十分驚訝。

而後神色有些訕訕。

原來是讓她看毒藥啊,她還以為是送給她的什麼驚喜呢,害她白高興一場……

沈若惜正了正神色,將瓷瓶倒了倒。

從中倒出了一顆紅色的藥丸。

她放在鼻間聞了聞。

味道很淡。

就算她嗅覺異於常人,也隻能依稀聞出幾種藥物。

“硃砂,曼陀羅,砒霜,鉤吻

其他的聞不明顯。

沈若惜眼中有些驚歎。

“不得不說,製造這鳩夜的人,簡直是奇才,這麼多的毒藥混合在一起,但是味道卻怎麼淡,並且難以試探出來毒性,裡麵肯定加了諸多的藥物互相作用,達成一種奇妙的平衡,這非一般人能做到的!”

慕容珩狹長的眸子斂了斂。

“你倒是還欣賞起給我下毒的人了

“咳~這技術難度確實很高,我一時忍不住感慨了一句

沈若惜微微抬起眸,看向麵前的男人,眼神帶著期待:“你既然找到了製造鳩夜的人,那也找到瞭解藥吧?”

“冇有

慕容珩眸色微深,帶著一絲冷意:“聽那人的意思,鳩夜的毒無人可解,他能製出鳩夜,卻冇法解毒

聞言,沈若惜嘴角的笑意微微沉了下來。

這麼說來……

是真的無藥可救了?

慕容珩道:“不過我相信你

“我?”

“沈若惜,若是你冇有辦法解此毒,那麼這世間就冇有能夠救我的人了

沈若惜:……

這狗男人突然這樣對她寄予厚望,她覺得壓力好大。

有種他將性命交給她的感覺。

“不用你說,我也會認真研究出解毒的方法的

沈若惜將鳩夜小心翼翼的放回瓷瓶中,認真的應了他一句。

隨即對上慕容珩溫和的眸子,關心道。

“你還未用晚膳吧?趕緊吃飯吧,你身體不好,要按時用膳

“也是

慕容珩微微坐直身體,漂亮的眸子微微一壓,露出幾分漫不經心的慵懶。

“吃飽了纔有力氣做事

“你晚膳之後還有事麼,忙什麼?”

沈若惜忍不住問了一句,隨後叮囑道:“明日便要隨父皇去嶽山行冊封大典了,你得好好休息,有什麼事等冊封大典結束之後再說吧

慕容珩冇吭聲,隻是深深的掃了她一眼。

等吃完晚膳,慕容珩迫不及待的沐浴之後,沈若惜總算是知道他要忙什麼了。

殿外寒霜突降,殿內春意盎然。

晃動的床幃內,沈若惜將臉埋在枕頭裡,忍不住再次咬牙切齒。

謠言究竟是誰傳出去的?

這傢夥簡直是頭累不死的牛!

慕容珩從後掰著她的臉,在她耳邊低語。

“乖,喊一聲我的名字

“阿珩

“再喊一句

“阿珩

“大聲一點

沈若惜忍無可忍:“慕容珩!”

“嗯,看樣子力氣還很足

身後傳來一陣磁性的低笑,帶著愉悅的狡黠。

沈若惜麵紅耳赤。

這傢夥……

一定是有什麼怪癖!

*

次日,冊封太子的儀仗從皇城內浩浩蕩盪出發。

六匹駿馬拉著明黃色的馬車,行在最前麵。

鑲金的車身與繡著五爪金龍的車簾,在日光下散發著灼眼的光彩,無一不彰顯著皇家的威儀。

仁景帝的馬車後麵,便是榮親王與其他幾位皇子。

幾人都騎在高頭大馬之上,隻是其中一匹馬上卻空無一人。

少了慕容珩。

慕容羽騎著馬,不時的轉頭看了一眼身後華貴的馬車。

那裡麵是沈若惜……和慕容珩。

慕容曜拉著韁繩,瞥了他一眼。

“四哥在看什麼?”

“冇什麼,隻是一直冇見太子,如今九弟成為儲君,我還未親口與他說一聲恭喜

聞言,一旁的慕容修接過話。

“太子如今春風得意,又有美人在懷,怕是無暇理會你

慕容羽不吭聲,心情卻極其不好。

也不知父皇怎麼想的,突然就封了慕容珩為儲君。

太突然了。

他心中十分難受。

不僅僅是因為太子之位被慕容珩奪走,還因為沈若惜……

她離開自己之後,非但冇有更慘,反倒是越來越春風得意了。

想想他就覺得心中一陣不舒服。

慕容修轉頭看著身後的馬車,嘖嘖了兩聲。

“不是我說,美人雖然多嬌,但是太子身體纔剛剛好了點,這麼折騰,不會出事吧?”

“端王兄有些過於擔心了,我看太子的身體,比我們想象中都好

慕容曜拉著韁繩,眸色微斂。

馬車內。

沈若惜正與身邊的男人大眼瞪小眼。

慕容珩衣著華貴,神色俊美矜貴。

隻是一雙狹長的狐狸眼中,帶著深深地……

哀怨?

沈若惜瞥他一眼。

“你用這種眼神看著我做什麼?”

“我累

“累就躺著

沈若惜一肚子的火氣。

他累?

昨夜折騰的時候怎麼不累?

她還累呢!

——

--們都那般親密過了,你怎麼還說出這麼傷人的話呢,不承認沒關係,我有證據說著,他伸著臟兮兮的手指,在自己懷裡掏了一會。之後當眾掏出了一個紅色的肚兜。中間還是鏤空的,風塵味十足。乞丐猥瑣一笑,露出一口的黃牙:“這是我當日走的時候,特地拿走的,想留著做個紀念……你還認得吧?”陳雙雙眼珠子都快瞪了出來。這肚兜她當然印象深刻。當初為了勾引慕容珩,她特地穿了這件樣式特殊的肚兜,想要增加點情趣。如今卻出現在了這麼...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