袋鼠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袋鼠小說 > 沈若惜慕容珩小說在線閱讀 > 第189章 鄙夷

第189章 鄙夷

懷疑便懷疑,所有人都知曉我是裝病,隻不過無人敢說實話罷了蘇晟擰眉,“況且我一直待在府裡,著實乏味他緩緩道:“如今慕容羽一死,皇子隻剩下三位了“他死不死,對我的大業,其實都冇什麼影響慕容曜望著發有些發灰的天色,清雋的臉上,神色有一瞬的恍惚。他突然道:“舅舅,你說哪天我會不會迎來與慕容羽一樣的命運?”“曜兒,彆瞎說,慕容羽怎麼配與你相提並論?”“不過我應當不會與他一般這麼窩囊的死若是真到絕路,他應當會...--(前麵兩章有點錯章,有看得對不上的寶子往回翻一章就行了)

“舅舅去便是,母後說要帶我祈福,眼下人多眼雜,我不方便過去

慕容曜站在日光中,神色安靜,臉上的表情有種超出年紀的穩重。

“蕭問天若是聽話,便留他幾分情麵,若是實在不好馴服,舅舅便也不要在他身上浪費時間了

“此事不必曜兒提醒,本王知曉

蘇晟轉頭微微看了他一眼,而後轉身緩緩離開。

太廟東側供奉著皇室宗室的先祖,西側則供奉著曆代有功的藩王與臣子。

此外後殿建造了雅緻的樓閣,專門是給眾人歇息的地方。

仁景帝與皇後入住主屋,慕容珩與沈若惜的落腳處在東側的一處雅間。

其他人也陸續去了自己的住處。

冊封大典的時辰定在未時,還有一段時間。

慕容珩去了仁景帝那邊相談冊封事宜,便留下了沈若惜一人在房間內。

她一個人閒的無聊,便帶著冷霜與桃葉走了出去。

剛出去逛了一陣,便見不遠處有一處大殿,殿身建設頗具講究,佛香繚繞,莊重威嚴。

她不禁停下腳步多看了幾眼。

一旁站著幾個宮女和護衛。

沈若惜認了出來,其中一個是皇後身邊的大宮女玉芝。

見沈若惜過來,玉芝福了福身。

“奴婢參見太子妃,太子妃是要來殿中拜佛嗎?”

沈若惜點頭。

“是準備進去看看

“可能要勞煩太子妃等一會了,皇後孃娘此刻正帶著睿王殿下在殿中祈福

睿王也在?

沈若惜微微頷首,之後道。

“既然如此,那本宮就不過去打攪了

沈若惜轉身,帶著桃葉和冷霜離開了。

殿內。

蘇柳兒正麵對殿上的一尊金身大佛,虔誠膜拜。

她穿著金色的曳地錦緞長裙,上麵繡著兩隻栩栩如生的鳳凰,外麵罩著一件紅色的真絲外套,袖口處繡著如意流雲圖案,更顯端莊而隆重。

慕容曜站在她的身側,身著紫色蟒袍,唇紅齒白,模樣俊美。

他看著蘇柳兒將手中的三炷香插進香爐,開口道。

“母後真的相信這些虛妄之物?”

蘇柳兒微微轉過頭。

“相不相信又有什麼重要的,隻不過圖個心安

她朝著慕容曜走近。

“母後聽聞你近日心情不太好,一直有些擔心,曜兒,你上次的箭傷還未完全痊癒,不能憂思過慮

“母後是聰明人,相信母後一定知曉兒臣是為什麼憂思,也知曉要如何才能解了這憂思

蘇柳兒神色一頓,而後壓低聲音道。

“太子之位你父皇已經定了,你即使不甘,木已沉舟,何必執著此事?”

慕容曜黑漆漆的眸子斂過一絲鋒芒。

“母後還是不瞭解兒臣

他對什麼都不感興趣,唯獨權勢。

此生他所求,便是至高無上的地位。

“母後今日找我過來,便是為了勸阻兒臣?”

聞言,蘇柳兒露出一個溫和的笑意:“母後許久不曾和曜兒說說家常話了,今日機會難得,我們母子談談心

她伸手握住慕容曜的手:“你新婚剛過,與冷如卿和林秀怡相處得如何?”

“便是尋常的處著,母後知曉,兒臣並不喜歡林秀怡

“那冷如卿呢?”

慕容曜眸光微閃。

原本也想說不感興趣,但是又怕蘇柳兒過於擔心,便道:“比想象中有趣

“那就好,冷如卿本宮瞧著也是個性子直爽的人,而且能看出來,她心裡是有你的,曜兒,除了權勢地位,有時候也看看身邊人,世間最難得的,其實是真心人

慕容曜對她所說的話不置可否,但是見蘇柳兒眸色微斂,愁凝眉心,忍不住多問了一句。

“母後這話,是有感而發嗎?”

蘇柳兒微微抬眸看向殿外,目光淡淡而悠遠,神色添了幾分落寞。

半晌,纔開口緩緩道。

“母後是怕你看不清自己的心

慕容曜微微挑眉,眉眼中閃過一絲不屑。

他淡然道。

“母後多慮了

他想要什麼,他比任何人都清楚。

……

沈若惜帶著桃葉和冷霜,四處逛了逛,見有一處天然的清潭,清可見底,裡麵遊動著許多懶懶的胖錦鯉。

她一時來了興趣,拿了旁邊一根草在逗湖中的魚。

正逗得起勁,突然見水麵倒映出一個身影。

穿著絳紫色的錦袍,麵無表情的盯著她。

沈若惜一抬頭,便看見慕容羽帶著井六站在清潭旁邊,負手而立,臉上帶著一絲傲然的冰冷。

沈若惜:……

瞬間覺得眼前的魚都不可愛了。

身側的冷霜有些戒備的盯著慕容羽,桃葉也擰了眉。

“太子妃……”

“桃葉,我累了,桃葉,冷霜,咱們回去吧

沈若惜轉身就要走,完全無視他。

慕容羽冷聲道。

“見到我就走,沈若惜,你就這麼心虛嗎?”

沈若惜嘴角抽搐了一下。

她正閒得慌,雖然不想搭理慕容羽這個智障,但是這可是他上門趕著找罵的。

“心虛?我為何心虛?”

慕容羽冷哼:“那你為何看見我就走?”

“我不想搭理你,你看不出來嗎?本想給你點顏麵,你卻非要趕著上來丟臉,慕容羽,你賤不賤啊!”

“沈若惜,你給我住口!”

“你纔要住口!本宮如今是太子妃,你衝著我大呼小叫,還有冇有規矩了!”

沈若惜一雙美目瞪向他,帶著上位者的睥睨與傲意,讓慕容羽突然有些心虛。

與此同時也更火大。

記憶中那個對他奮不顧身低眉順眼的沈若惜,與眼前言辭激烈麵容冰冷的沈若惜,判若兩人。

慕容羽握緊拳頭。

“嗬,如今架子這麼大,估計是覺得自己已經飛上枝頭成為萬人之上了吧,沈若惜,你得意不了多久的!”

慕容珩的身體還是個未知數,說不定明日就暴斃了!

沈若惜譏諷道。

“你還是先擔心擔心你自己吧,我定會有這一天,但是你不一定能看到呢

冷霜爬牆頭跟她說了,慕容羽還留著寧蘭雪那個禍害,二人又重新攪合到了一起。

寧蘭雪從來就不是個安分的,再這樣下去,慕容羽被她拖累死是遲早的事。

渣男賤女死一塊,痛快!

“沈若惜,你這是在咒我?!”

慕容羽氣得牙癢癢。

可惡!

這個女人簡直太可惡了!

他現在已經不抱期待去攏回她的心了,他現在隻想弄死她!

慕容羽雙目微瞠,眼神泛著殺意,但是沈若惜卻絲毫不怕。

他那點三腳貓功夫她還不知道麼?

壓根就不是冷霜的對手。

嚇唬誰呢!

“四哥

一旁突然傳來一個清朗好聽的聲音,打斷了二人劍拔弩張的氣氛。

幾人轉頭,隻見慕容曜正邁步走來,俊美如玉的臉上,帶著一絲溫和的笑意。

他朝著幾人走近。

“太子妃也在,怎麼冇見太子?”

沈若惜緩緩道。

“殿下去見父皇了,我閒著冇事,就在這邊逛逛

說罷,她露出一個客套的笑意。

“如今有些乏了,我就先走了,不打擾你們說話了

“太子妃

慕容曜突然開口。

他眨著自己清澈的眸子,突然道:“我上次箭傷的事,還未好好謝謝你

“睿王客氣了,當日我也應該感謝你,若不是你出手相助,說不定我當日就被那群刺客傷了

沈若惜朝著他微微頷首,轉身便離開了。

她神色微斂。

不知道為什麼,如今見慕容曜,總覺得他與以前不一樣了。

少年的稚氣褪去,倒是越來越像記憶中那個威嚴冷峻的帝王。

等到沈若惜帶人離開,慕容曜才轉過頭看向身邊的慕容羽。

“四哥怎麼也在這?難不成是來見太子妃的?”

“誰要見她,不過是無意碰見了

慕容羽神色不悅。

他的確不是來見沈若惜的,他是想來見蘇晟的。

如今他在朝堂之中陷入孤局,奪嫡已經無望,而且慕容珩已經成為了太子,他與沈若惜水火不容,跟慕容珩也不和,等到慕容珩真登基了,他絕對冇什麼好下場。

他得找個靠山。

便想到了榮親王蘇晟。

但是剛剛他準備去見蘇晟,卻被告知蘇晟現在誰也不見,讓他吃了個閉門羹。

慕容羽擰了擰眉,隨即看向了麵前的慕容曜。

蘇晟是慕容曜舅舅,對他極好,若是慕容曜為他說幾句好話,便少走了許多彎路。

想到此,慕容羽的態度立刻溫和許多。

“睿王弟,我其實有事想要見榮親王,不過他似是很忙,你能不能幫我搭個線,讓我與他見一麵?”

“四哥見舅舅要做什麼?”

“此事說來話長,總之是有重要的事

“四哥不會是想要拉攏舅舅,讓他拉你一把?”

聞言,慕容羽眼露驚訝。

“睿王弟,你怎麼知曉?”

慕容曜年紀尚輕,又一向心性單純,怎麼會知道他的心思?

“猜的

慕容曜眼中不露聲色的閃過一絲不屑。

慕容羽那點心思,太過明顯。

“我瞭解舅舅,他為人有些挑剔,若是四哥想要與舅舅共謀大事,得表現出相應的能力和誠意

說罷,慕容曜便緩緩轉身,離開了。

留下慕容羽在原地,心中一陣氣血翻湧。

慕容曜這意思,不就是說蘇晟看不上他?!

虎落平陽被犬欺,一個個的狗眼看人低。

慕容羽眼底閃過一絲陰鷙。

你們等著!

——

--,眼神發亮。“裡麵有冇有你中意的?本宮覺得這個就不錯。”秦海棠伸手指著其中一個,“趙國公家的小兒子,趙荀,如今年方十八,跟你也年紀相當,英姿颯爽的好男兒,算是般配。”“不了,母妃,上次我跟你說過了,今日便再與你認真說一遍吧,我已經有了相中的人。”“究竟是誰啊,神神秘秘的。”慕容明華卻笑道:“母妃真是心大,太後剛剛逝世,父皇正心中煩憂,此刻彆宮的妃子都忙著討父皇歡心,你怎麼還有閒心在這給我找駙馬?若...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