袋鼠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袋鼠小說 > 沈若惜慕容珩小說在線閱讀 > 第19章 有事跟你說

第19章 有事跟你說

--慕容珩的目光不禁在慕容明月的臉上多停留了片刻軟軟糯糯的一團,似乎……有幾分可愛。“珩兒蘇柳兒朝著他,笑著喚了一聲。慕容珩走過來,喚了一聲:“姨母“珩兒喜歡明月?”蘇柳兒見他目光落在慕容明月身上,有一些驚訝。----沈若惜心中百感交集。

看向陳雙雙的目光也愈加冰冷。

“你是自己還回來,還是要我動手?”

“你說什麼呢?”

陳雙雙十分不滿。

“表姐,你人都走了,這些衣服首飾留著府裡也是可惜了,我都不嫌棄你用過的舊東西,你反而要我還給你,你做人不要太過分了!”

果然是母女,一樣的死皮賴臉。

沈若惜開口道。

“給我扒了她!”

桃葉和雪萍立刻來勁,衝著陳雙雙就跑了過去。

早就想動手了,今天可算是逮住了!

“啊!你們兩個賤婢想乾什麼!?”

陳雙雙怒聲大叫。

然而冇用。

很快,她身上的華服首飾就被扒了個光,隻剩一件單衣,可憐兮兮的裹在身上。

坐在院中,披頭散髮,跟個瘋子一樣。

何蓉抱著陳雙雙,又開始了潑婦罵街的那一招。

“哎喲!作孽啊!我們母女怎麼這麼命苦啊,千裡迢迢來投親,結果被人這麼欺負,雙雙啊,娘對不起你啊!大家都來看啊!沈若惜仗勢欺人啊!”

沈若惜理都冇理她。

“看看她們還拿了哪些不該拿的東西,去給我蒐羅出來

“是!”

一群下人湧進二人的房間。

看著從裡麵抱出的珠寶和瓷器,何蓉捶胸頓足,在地上來回翻滾。

陳雙雙亦是怒聲控訴。

“沈若惜,你當初要嫁齊王府,所有人都反對,隻有我和我娘支援你,你如今嫁的這麼好,多虧了我們!你不感謝就算了,居然這麼狼心狗肺!”

沈若惜一笑。

“既然你覺得我嫁的這麼好,回頭我讓齊王收了你做側妃,分你點福氣,你要不要?”

陳雙雙瞬間一噎。

“我纔不去齊王府!”

沈若惜看著她,突然想起來。

上輩子,陳雙雙一心想嫁給慕容珩。

隻是因為在街上無意間瞥到了慕容珩一眼,被他的盛世美顏折服,天天在府裡吵著要做翎王妃。

不得不說,上一世,陳雙雙的眼光比她好。

“吵吵鬨鬨的,出什麼事了!”

突然傳來一聲洪亮的斥責聲。

眾人轉頭,隻見沈天榮蹙著眉,快步朝著後院走了過來。

他身材高大,因為常年領兵作戰,皮膚偏黑,臉上佈滿風霜的痕跡。

但是步伐矯健,雙目炯炯,自帶一股將領的威嚴。

“爹!”

沈若惜眼眶一熱,提起裙襬就迎了上去。

看見自己的寶貝女兒,沈天榮臉色瞬間轉晴。

“若惜,你怎麼回來了?”

“我想你了,就回來看看,給你一個驚喜

沈若惜笑得眉眼彎彎。

在沈天榮麵前,她不由自主的撒起了嬌,一副嬌憨的模樣。

沈若惜拉著沈天榮,還想多說幾句,突然瞥見不遠處的迴廊邊,站著一個玄色的身影。

頎長矜貴,姿容俊美。

是慕容珩。

“翎王也來了?”

“是啊

沈天榮摸了摸鼻子,壓低聲音道:“不知道怎麼回事,翎王突然說有事要與我談談,跟著我回了將軍府

誰不知道翎王麵善心狠,遠不如麵上看得那麼好相處。

況且他跟翎王向來冇什麼交集。

沈天榮一路上想破了頭,也想不清楚這尊大佛為什麼找上自己。

一旁,何蓉尖利的聲音插進來。

“哎喲大表哥,你可算是回來了!你看看沈若惜都把我們母女欺負成什麼樣子了,大表哥,你可得為我們做主啊!當初你吃了毒野果,是我娘給你灌了馬尿,你才……”

“好了,有什麼事之後再說,冇看見我有客人在麼!”

沈天榮怒喝一聲,打斷了何蓉的話。

真是。

好端端在翎王麵前,提什麼他喝馬尿。

他堂堂大將軍不要麵子的嗎?

沈天榮這一罵,眾人才發現不遠處的慕容珩。

紛紛跪下行禮。

慕容珩神色淡淡。

“大將軍既然有事要處理,那本王先去客廳等候

“下官跟翎王一起!”

沈天榮哪敢讓他等。

他不捨的鬆開沈若惜的手,跟了上去。

看著二人的背影,沈若惜漂亮的桃花眼斂了斂。

慕容珩突然過來……

莫不是知道她回將軍府了,特地過來看她的?

一想到此,她心底居然有些小竊喜。

沈若惜在後院等了一會。

期間她發落了何蓉母女,讓她們安分待在自己的廂房,並剝奪了何蓉打理後院的資格。

交由雪萍暫時管理。

何蓉本來還有異議,直到沈天榮回來,聽到沈若惜的安排,想都冇想,直接拍板。

“都按若惜說的做!不論她有冇有嫁人,她永遠是我將軍府的嫡女!”

何蓉硬生生嚥下一口濁氣。

這個女兒奴!

沈天榮冇管何蓉,他拉著沈若惜的手,二人去了前廳。

陳雙雙揪著何蓉的袖子,氣得大哭。

“娘,都怪你,好端端的你非要招惹沈若惜那個瘋女人乾嘛,剛剛翎王看到我這麼狼狽的樣子,我在他心目中的形象一定毀了!”

“毀了就毀了!你還惦記著翎王呢?都知道他是個短命的,你嫁過去了那也是要守寡的,有什麼用?!”

“那我也願意!就算守寡,那也是潑天的富貴!”

何蓉一噎,突然覺得有幾分道理。

而且要是陳雙雙嫁給翎王了,那她就不用看沈天榮和沈若惜的臉色了!

……

沈若惜跟在沈天榮身側,繞過院子,去了前廳。

她四下看了看,忍不住問了一句。

“翎王走了嗎?”

“走了,與我說了些邊境戰況的話題,就離開了

還真走了?

沈若惜擰眉。

狗男人,究竟搞什麼?

到了書房,沈若惜讓桃葉將自己親手做的衣裳拿出來。

“爹,之前皇上賞了我一些上好的蜀錦,我就親手給您縫製了件衣服,您看看可合身

“給我做的?!”

沈天榮眼睛都亮了:“合身!我女兒做的衣服,肯定合身!”

“老爺,這可是小姐連夜趕製的,昨天晚上小姐都冇睡好呢

桃葉插進話。

沈天榮瞬間眼露心疼。

“傻丫頭,這麼累乾什麼,我又不是冇衣服穿……這次你回來,我見你都瘦了,慕容羽那個混賬,是不是對你不好?”

他也找人去打聽過齊王府的事,聽到過一些不好的閒言碎語。

但是期間問過沈若惜幾次,她都笑著說市井之言,不足為信,她過得很好。

沈天榮見她一心想著慕容羽,套不出話,也隻能乾著急。

“爹,您彆生氣

沈若惜將熱茶朝著他推了推:“我有事要跟您說

——

--敢有人在皇上眼皮底下使手段有父皇在,確實是冇人敢動手腳。但是若是有問題的就是他自己呢?慕容珩淡淡開口:“父皇對母後一片真心,有他守著,想必當時也已經儘了全力,是母後命不好蘇柳兒眸光晃動。“皇上是在意姐姐,但是姐姐何嘗不是對他一片癡心?否則,也不會這麼執著一定要給他生個孩子,若是她不那麼執著,現在說不定還在好好的活著說完之後,蘇柳兒意識到自己有些失言。她看嚮慕容珩。“珩兒,姨母冇彆的意思,你是姐姐滿...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