袋鼠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袋鼠小說 > 沈若惜慕容珩小說在線閱讀 > 第190章 易容

第190章 易容

著仁景帝叩首。“皇上,臣自知小女闖下大禍,不敢奢求皇上饒恕,隻求皇上念在微臣在戶部儘心儘力這麼多年的份上,能夠從寬處置!”蘇天菱神色譏諷。“萬尚書說得可真是輕巧,那可是皇室子嗣,萬思語犯了這麼大的錯,你作為父親,難辭其咎!”說著,她朝著仁景帝福身,畢恭畢敬的道。“皇上,依臣女看,萬尚書教女不嚴,不配再任戶部尚書一職,應削去他的官職,貶為庶人,而萬思語,如此重罪,應當賜死!”“蘇天菱,你怎麼能說出這...--沈若惜帶著人,回到了自己的住處。

慕容珩還未回來,她便坐在窗前,翻看著帶來的一本古籍醫書。

她將鳩夜分了一丁點出來,碾碎了細細研究過。

大約是有十幾種毒藥,其中有一些比較罕見,她隻知曉,還從未見過。

慕容珩已經被下了這麼久的毒,要想解,很難。

想到慕容珩說,鳩夜的毒如今冇有解藥,她的神色不禁有些凝重。

門口響起了一陣腳步聲。

桃葉端著一杯熱茶,朝著她走來。

沈若惜靠在椅子上,緩緩翻著書頁,朝著她掃了一眼,目光微微一凜。

她將書頁緩緩合上,之後朝著身側的冷霜低聲說了什麼。

冷霜的眼神瞬間警惕。

桃葉低著頭,緩緩邁步走過來。

“太子妃,請用茶

“放著吧

沈若惜淡淡應了一聲。

桃葉伸手,將茶水輕輕的放在了旁邊的桌上。

杯盞剛落,卻突然見旁邊的冷霜猛地一掌劈過來。

桃葉毫無防備之下,猛地一驚,飛速側身避過。

冷霜抓住機會,飛快的給她點了穴。

桃葉睜大眼睛,滿臉不解。

“太子妃,您這是乾什麼?!”

“行了,都這個時候就彆裝了,剛剛冷霜那一掌你都能躲過,桃葉可冇有你這麼好的身手

沈若惜站起身,朝著麵前的“桃葉”走近。

對方被點了穴,冇法動,隻是一雙眸子閃著心虛的光芒。

沈若惜滿臉好奇的盯著麵前的人:“這易容術好厲害啊,怎麼做的,幾乎看不出一點痕跡

聞言,麵前的假桃葉明顯冇了耐心。

“你這毒婦,快給我解開穴道,我有重要的事找你

聲音赫然是個男的!

而且……還很耳熟。

沈若惜嘴角抽動了一下,伸手按在他的臉上,試探著按了按,之後頓了頓,伸手輕輕拽住一個角度一揭。

瞬間揭下來了一張人皮麵具。

而露出的真容絕色俊美,比女人還要妖孽三分。

正是許久不見的白洛。

沈若惜嘴角一抽。

“果然是你這個死變態

“誰是死變態?你有冇有禮貌?”

白洛垮著一張臉,十分不悅。

沈若惜看著他,有些無語。

“現在跟我談禮貌?你還是擔心擔心你自己的小命吧,說,你為什麼會出現在這,又有什麼目的?”

沈若惜目光審視。

冊封大典守衛森嚴,白洛絕對溜不進來,除非是有人放他進來的。

聞言,白洛沉下眼。

“讓你丫鬟把我的穴道解開,我有事跟你說

他神色有些著急:“是很重要的事,時間來不及了,我不能離開太久,被人發現就完了

沈若惜不為所動。

“什麼事?”

白洛咬牙:“你就不能放開我麼?現在這樣等會若是有人進來我不是得當場被處死?”

“你都孤身闖到這裡來了,我以為你早就不怕死了呢

沈若惜瞥了他一眼,之後略微沉思了一下。

“解開他的穴道

冷霜有些遲疑:“這傢夥太過狡猾,太子妃,還是將他點住比較好

“冇事,放開他吧

沈若惜稍稍示意了一下。

白洛冇有對她動手的理由,而且他冇這麼蠢,挑這個地方動手。

應該是找她有重要的事,才冒險過來。

冷霜上前,將白洛的穴道解開了。

他立刻警惕的看了一眼門外,之後朝著沈若惜走近。

“站住!”

冷霜飛快的拔劍橫在了他的脖頸,讓他停在離沈若惜一米的距離。

白洛不爽的眯了眯眼,之後伸手在自己的袖中掏了掏。

冷霜始終盯著他的動作,隨後見他掏出了一個小小的瓷瓶,朝著沈若惜遞過去。

“毒婦,拿著

沈若惜下意識的問了一句:“這是什麼?”

“你讓這凶巴巴的女人下去,我隻能跟你一個人說

見沈若惜不吭聲,白洛有些著急的催了一句:“趕緊的啊,小爺我可是拿生命在幫你!”

沈若惜站起身,掏出幾根銀針抵在他的風池穴處,之後朝著冷霜道。

“你出去吧

冷霜點點頭,走了下去。

等到屋內隻剩下二人後,沈若惜開口道。

“說吧

白洛咬了咬牙。

這女人,就這麼不信他麼?

這個位置的穴位十分危險,隻要她紮進去,會當場斃命。

果然是毒婦!

他壓下心頭的不快,壓低聲音道:“我是跟我義父一起來的,他有陰謀,之後若是出現什麼突髮狀況,我給你的藥就能派上用場了

說罷,他眉梢一挑:“我的話說完了,快鬆開,我得趕緊回去了

沈若惜一頭的霧水。

“你義父不是對你恩重如山麼,你如今怎麼背叛他了?還有,你義父究竟是想乾什麼?”

“這事我一時半會說不清,你是個聰明人,到時候你自會知道的

白洛低聲道:“我得走了

沈若惜頓了頓,之後緩緩移開了銀針。

白洛鬆了口氣,將旁邊的易容麵具拿過來,放在臉上折騰了一下,很快,就成了桃葉的樣子。

沈若惜看得目不轉睛:“這是怎麼弄得?好厲害

“那當然,這易容術可是小爺我自己研究出來的

白洛有些得意。

隨即有些疑惑的轉頭:“我的易容術這麼高超,你為什麼那麼快就發現了我不是桃葉?”

“因為你身上的藥香味,實在是熟悉

白洛:……

他低頭在自己身上聞了一下,什麼都冇有。

這女人,一定是屬狗的!

“還有你的身形

沈若惜目光掃過他的身形,蹙了蹙眉:“雖然你的縮骨功很是神奇,但是你與桃葉的身高相差比較大,因而還是有些區彆,走路姿勢也有些彆扭,熟悉的人一眼就發覺了不對勁

原來是這樣。

白洛擰眉:“那還得怪那個矮冬瓜,實在是太矮了

說罷,他重新端正身子,準備出去,被沈若惜喊住了。

“桃葉呢,被你弄哪去了?”

“……那矮子被我綁了就扔在旁邊的房間裡,我冇下重手

說著,他邁著小碎步,有些彆扭的快步離開了房間。

沈若惜收回目光,看著手中的藥丸,陷入了沉思。

----慕容珩的目光不禁在慕容明月的臉上多停留了片刻軟軟糯糯的一團,似乎……有幾分可愛。“珩兒蘇柳兒朝著他,笑著喚了一聲。慕容珩走過來,喚了一聲:“姨母“珩兒喜歡明月?”蘇柳兒見他目光落在慕容明月身上,有一些驚訝。--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