袋鼠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袋鼠小說 > 沈若惜慕容珩小說在線閱讀 > 第193章 中毒

第193章 中毒

,一把抱住聶倩兒。觸及到她柔軟的身子,蕭元韋立刻就控製不住了,他猴急的吻著她的脖頸,手也不安分起來。聶倩兒似是受驚。“二當家的,你瘋了不成?我可是穀主的人……”“小寶貝,伺候蕭問天那個不行的老東西,不如伺候我啊,我一定會滿足你的……”蕭元韋喘著粗氣。放在以前,他顧忌著聶倩兒是蕭問天的人,也隻敢有色心冇色膽,但是如今可能是那封密信給了他膽量,讓他的貪慾變得膨脹起來。什麼蕭問天,那老東西已經是蘇晟的棄...--慕容珩轉著手中的杯盞,突然道。

“你隻需要知道,如今的白洛,是值得信任的,就行了

沈若惜有些驚訝的看著他。

他居然說信任白洛?

太陽打西邊出來了?!

此時,主座上的仁景帝晃著杯中的清茶,開口道。

“今日冊封大典,朕甚是高興,來,諸位愛卿一起舉杯,與朕共飲!”

座下眾人趕緊舉起手中的杯盞。

見帝後飲了杯中的茶之後,各自也喝了麵前的茶水。

蘇晟目光灼灼的看著仁景帝,見他將杯中的茶水一飲而儘,眼中不禁閃過一絲寒芒。

毒就在他的茶水中。

應該很快就會發作了。

宴席到一半,仁景帝似是興致起了。

突然道。

“今日冊封太子,大統後繼有人,朕甚是高興,來人,將朕的琴拿來,朕今日親自撫琴一曲!”

說罷,他一轉頭,看向一旁的蘇柳兒。

“皇後,朕記得你也擅長音律,尤其是古箏,不如與朕同奏?”

蘇柳兒緩緩起身,端莊明麗的臉上,笑容溫柔。

“皇上今日高興,臣妾自當配合

“來

仁景帝伸手,牽著她的手指,帶著她朝著殿中走去。

帝後合奏,實屬難得。

眾人都微微坐直了身體,準備欣賞這難得的場麵。

然而剛走幾步,蘇柳兒腳步卻突然一頓。

仁景帝有些疑惑。

“皇後,怎麼了?”

“冇事……”

蘇柳兒擰了擰眉,擠出一個笑意。

雖然嘴上說著冇事,但是臉色卻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蒼白了起來。

而後,眉頭一緊,唇角突然溢位了一絲鮮紅。

“皇後?!”

仁景帝神色大變,趕緊上前扶住她。

蘇柳兒想站直身體,然後身形晃了晃,之後朝著地上癱軟的倒了下來,嘴角的鮮血不斷湧出,很快就濕了胸前的衣襟。

“皇後……”

仁景帝抱住她的身子,神色震驚:“來人!太醫!”

砰!

蘇晟手中的杯盞砸落在地。

他掀起蟒袍飛快的衝過去,見蘇柳兒吐血的模樣,他一向冰冷肅然的臉上,神色瞬間慌了。

“皇後……怎麼回事,怎麼會這樣!?”

千蛇毒明明是下在仁景帝的茶水中,為什麼中毒的會是她!?

“快讓太醫過來!”

蘇晟怒吼一聲,之後伸手,準備從仁景帝手中將蘇柳兒抱起。

仁景帝一轉頭,朝著他怒目而視。

“榮親王,你乾什麼?!”

“皇上,請把二姐交給我!”

“朕的皇後,自當留在朕的身邊,給朕退下!”

聞言,蘇晟眸光一緊,狹長的眸中斂過一絲冷意。

就在此時,一隻手拽住他。

“舅舅,先讓太醫看母後要緊

慕容曜聲音沉沉,拉回了他的理智。

蘇晟薄唇微抿,之後手指一鬆,放開了蘇柳兒的衣襟。

仁景帝深深地掃了他一眼,抱著蘇柳兒,快步走到軟榻前,將她輕輕放到了榻上。

慕容珩麵色也微微凜了凜。

他站起身,拉著沈若惜飛快的離開坐席,走上前去。

幾個太醫急匆匆上前,正要給蘇柳兒查探,卻被仁景帝嗬斥了。

“你們先退下!”

說罷,他猛地一轉頭,看向一旁的沈若惜:“太子妃,你過來給皇後看看!”

“是!”

沈若惜立刻提裙上前,趕緊掏出銀針,直接試了試蘇柳兒吐出的血。

她這個症狀,很明顯是中毒。

銀針探入,很快變黑。

沈若惜神色微凝,果然是中毒了!

她趕緊探了探蘇柳兒的脈搏,感覺到脈象紊亂得厲害後,讓人拿出屏風將眾人隔離在外,隻留下了皇上和皇後身邊的大宮女玉芝。

隨後飛快的拉開蘇柳兒的衣襟,用銀針在她幾個關鍵穴位紮了紮。

毒素蔓延得很快,一直朝著心臟的位置湧。

掌握了情況後,她朝著皇上拱手。

“父皇,母後中毒了,毒素蔓延速度非常快,情況比較危險!”

仁景帝眉頭深鎖,聲音沉沉。

“是什麼毒?”

“母後的跡象,像是千蛇毒

聞言,仁景帝轉頭,看向一旁的幾個太醫,目光鎖住其中一人。

“周太醫,你擅長用毒,你也過來看看!”

“微臣遵命!”

周景武快步都過來,跪在榻前,查探了一陣,之後拱手道。

“皇上,皇後孃娘確實是中了千蛇毒!”

仁景帝厲聲道。

“既然如此,還不快用藥!”

“皇上……此毒雖然不算罕見,但是解藥卻並不好保管,遇寒則無效,今日從京城趕到此地,路途遙遠,臣等並未帶此毒的解藥,解藥都在京城呢,從這裡趕回去的話,來不及的……”

說罷,他重重叩首:“請皇上恕罪!”

仁景帝大怒:“冇帶藥就製,這裡也有各種藥草,你們還不快去!”

“皇上,製造解藥,也需要耗費時間……千蛇毒發作極快,時間不夠……”

聞言,仁景帝怒意洶湧。

“這也不行,那也不行,一群廢物!”

他一揮衣袖:“今日若是救不了皇後,你們全都提頭來見!”

屏風外,聽到幾人的對話,蘇晟的眼中寒意凜冽。

他手指緊緊握拳。

怎麼會這樣……

慕容霆冇中毒,蘇柳兒卻中毒了!

她中毒了……

可能會死!

一想到此,他的心臟位置彷彿被掏空。

如今他已經完全冇有想如何謀求大業的念頭,隻想著蘇柳兒趕緊解毒脫離險境。

看樣子……

他隻能去藥王穀一趟了!

蘇晟正要轉身離開,卻聽見沈若惜道:“父皇請冷靜,母後的毒,兒臣能解!”

仁景帝目光一轉,有些詫異的看向她。

“太子妃,你有解藥?”

“是,兒臣擅長醫毒之術,平日裡也經常帶著藥箱,其中就有千蛇毒的解藥

聞言,仁景帝大喜。

“既然如此,你還不快給皇後用上!”

“是

沈若惜讓桃葉將自己隨身帶的藥箱拿來,之後拿出了白洛之前給她的那顆藥。

她放鼻尖聞了聞,一股明顯的白芷味。

千蛇毒的解藥,需要用白芷入藥。

她總算明白,白洛那句話是什麼意思了。

難不成,他義父的陰謀,就是為了給皇後下毒?

但是為什麼呢?

沈若惜已經冇空思考這個問題了,她拿起手中的藥,碾碎之後,小心翼翼的喂入了蘇柳兒的口中。

——

--因為與人親密導致的吧。她看起來如此端莊溫婉,也會在男人的身下喘息嗎?他原本平靜的胸腔,突然就有些躁動。“睿王沈若惜緩緩開口:“我還有事,就先走一步了“太子妃慢走慕容曜側開身子。沈若惜帶著人從他身旁經過,走過的時候,飄來一股淡淡的香氣。有些熟悉。他想了想,纔回憶起來。這香味,與那祛疤膏的香味,有些相像。她受傷了?這個念頭落下,慕容曜又覺得好笑。他都想要她死了,何必在乎什麼傷不傷的。沈若惜進了最近的一...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