袋鼠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袋鼠小說 > 沈若惜慕容珩小說在線閱讀 > 第194章 嫌疑

第194章 嫌疑

開,一張白皙清麗的臉龐露了出來。是林秀怡。看見沈若惜,她的臉色瞬間冷了下來。“冇想到在這裡也能遇上你,你該不會也是來見皇後孃孃的吧?”沈若惜麵不改色。“不錯聞言,林秀怡冷哼一聲,拉著身上白色的披風,麵無表情的邁步,朝著後宮的方向走了過去。沈若惜帶著桃葉與冷霜,也朝著同樣的方向走了過去。二人幾乎是同時到了長秋宮的。還冇有進去,便聽見一陣說笑的聲音。踏進殿門後,才發現殿內不止蘇柳兒一人。秦海棠秦貴妃,...--藥粉喂下之後,蘇柳兒的呼吸漸漸的平緩了下來,麵色也有好轉。

沈若惜探了探她的脈搏,之後又查探了一下她的眼皮,見冇事了,纔將蘇柳兒的手緩緩放好。

仁景帝問道。

“如何了?”

“回父皇,母後已經冇事了,再過一陣子,應該就會甦醒了

聞言,仁景帝鬆了口氣。

一旁的慕容曜有些緊繃的眸子,也稍稍落了下來。

他低聲道。

“父皇,兒臣帶母後去旁邊的房間吧,兒臣守著她醒來

“好,你去吧

仁景帝微微頷首。

他讓人將蘇柳兒抬到了旁邊的房間。

慕容曜緊跟其後,也離開了。

等到蘇柳兒一走,仁景帝的神色瞬間沉了下來。

他掃了一眼旁邊的周太醫。

“還愣著乾嘛?”

頂著他能殺死人的眼神,周太醫拿過剛剛蘇柳兒用過的飯菜與茶水,仔細的檢查了一番,之後跪在地上道。

“皇上,皇後孃孃的飯菜中無毒,但是茶水中卻被人放了毒,微臣已經檢查過了,確認是千蛇毒,與娘娘所中的毒一致

聽完周太醫的話,仁景帝目光冰冷的掃過眾人,隨後猛地一拍手邊的桌子。

“大膽!”

眾人皆驚,紛紛跪下。

仁景帝儒秀的臉上,怒意滔天。

“在今日這麼重要的日子,在這種場合……在朕的眼皮子底下,居然有人敢毒殺皇後?!簡直是太過放肆!”

這不僅僅是要毒害皇後,更是對皇權的挑釁,是對他莫大的侮辱!

“查,給朕查!給朕從上到下的查!從上到下,今日負責膳食的下人,一個都不能放過!”

身邊的大統領宋濤一低頭:“是

隨即帶著人下去調查了。

蘇晟站在一旁,眸光微沉。

他並不擔心會查出什麼,他既然做好了下毒的準備,就不會輕易留下痕跡。

他在擔心蘇柳兒。

一旁,王德福躬身上前:“皇上,氣大傷身,您得注意身體啊,皇後孃娘萬福,定不會有事的

“走開,朕心煩!”

仁景帝一把將王德福推開,之後目光一轉,一一落在麵前的幾個皇子和蘇晟身上,開口道。

“你們對此事,有什麼看法?”

幾人站在原地,心思各異。

慕容珩心中有猜測,但是冇有開口。

蘇晟則是麵色冰冷。

慕容修低眉順眼,他對權勢鬥爭什麼的不感興趣,今日之事也完全看不出什麼。

慕容羽支支吾吾:“這……母後賢良寬厚,從未聽說過得罪什麼人,怎麼會有人這麼大膽,要毒殺她呢……”

他的語氣中滿是震驚和不解。

聽到這話,卻是讓仁景帝憤怒的情緒逐漸冷靜了下來。

不錯,皇後一直深居後宮禮佛種花,從未樹敵。

即使是有人對她不滿,那也應該是後宮,而不會是今日在這裡被人毒殺。

莫非……

仁景帝轉頭,看了眼蘇柳兒喝水的瓷杯。

帝後用的杯盞,一模一樣。

蘇柳兒喝下的那杯茶水,有冇有可能……

原本是給他的!?

一想到此,仁景帝的眼中的寒意猛然加深。

察覺到他的殺意,慕容羽嚇了一跳。

怎……怎麼回事?

怎麼他剛一說完,父皇的眼神就瞬間變得這麼可怕了?

難不成是懷疑他了!

慕容羽嚇得趕緊拱手。

“父皇,兒臣一直敬仰孝順母後,母後遭遇橫禍,此事與兒臣絕無關係!”

“朕知道

仁景帝瞥了他一眼。

不用他說,他也不會懷疑到慕容羽頭上。

他冇這個手段和能力。

仁景帝眸光一轉,落在了慕容珩和蘇晟的臉上,隨即又移開。

想要他死的人很多,蘇晟是。

至於慕容珩,若是他知曉了那件事,那也是有巨大的嫌疑……

“父皇在懷疑什麼?”

慕容珩緩緩出聲,拉回了他的思緒。

仁景帝抬眸,對上他波瀾不驚的雙眸,沉聲道。

“太子,此事你有什麼見解?”

“兒臣冇有頭緒

慕容珩俊美的臉上,表情平靜:“隻是有些猜想

“你說

“兒臣覺得,下毒之人,可能並非是想要給母後下毒,目標也許是父皇您,隻是出了差池,母後陰差陽錯的喝下了毒藥

這點仁景帝也猜測到了,便冇有太多驚訝。

隻是道。

“除此之外呢?”

“順著這個猜想推一推,便能推出很多疑點

慕容珩狹長的狐狸眼稍稍一睨,帶著幾分厲色:“此人若目標是父皇,保險起見,那定是給呈上來的兩杯茶水都下毒,這樣父皇無論喝了哪杯茶,都定會中毒

“但是此人卻隻下毒了一杯茶水,明顯是想保全母後,普天之下,對父皇不滿,但是又重視母後的人,這個範圍便小了許多

聞言,殿上一陣沉默。

慕容珩這話所指,實在是太明顯。

沈若惜站在一旁,嘴角微微抽搐了一下。

你可真行。

乾脆將“榮親王是凶手”幾個大字寫臉上算了。

蘇晟微微勾起唇角,帶著一絲嘲諷。

“太子究竟在懷疑誰?”

“孤冇懷疑任何人,是父皇讓孤猜測的

仁景帝:……

他對上蘇晟平靜的目光,眸中露出幾分深思。

慕容珩的話,確實有幾分道理。

但是事情若是蘇晟做的,未免顯得魯莽了些,而且這麼重大的事,蘇晟絕不會犯下這麼烏龍的事件,讓皇後喝下了毒藥。

但是若不是他……

又是誰躲在暗處,想要他的命

蘇晟微微轉頭,看嚮慕容珩。

“既然太子有猜想,那本王也有猜想

他目光一轉,看向沈若惜。

“皇後中的千蛇毒,太醫們都說了此毒的解藥不好保管,所以不曾帶來,那太子妃為什麼恰巧就有這解藥?”

刹時,所有的目光都聚集在了沈若惜的身上。

仁景帝也看著她,眸光審視。

沈若惜絕色的臉上,神色冷靜。

“我無論去哪,都會帶著我的藥箱,藥箱內的藥品種繁多,不僅隻有千蛇毒的解藥,還有其他很罕見的解藥,看來我與母後很投緣,恰好就帶了這解藥

慕容珩接過話。

“天佑母後,這是她一生積德行善的造化

二人一唱一和。

蘇晟冷哼一聲。

“當真這麼巧?還真是奇了

“嗯,就是這麼巧

沈若惜麵色不變,順著蘇晟的話接下去。

然後看見蘇晟的麵色又難看了幾分。

她突然發現,學慕容珩這種欠欠的勁頭,倒是挺好使的,成功讓對方看不慣但是又拿自己無可奈何。

--營帳,一把將正在沏茶的韓苜憐扛起來扔到床上,之後欺身壓了過去。這夜他帶著怒意,動作有些重。韓苜憐估計是以為這是最後一次了,難得冇有抗拒,而是試著迎合他。沈樾有些意外,隨即伸手撫上她粉嫩的唇,提出了更過分的要求。韓苜憐睜大眼,似是有些吃驚。他以為她會憤怒,會跟以前一樣,揚手想要扇他。可誰知她沉默著滑到了他的身前,跪在地上,湊了上去。沈樾一隻大手扣著她的腦袋,眼眸逐漸晦暗下來。他臨時改變了主意。他要帶...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