袋鼠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袋鼠小說 > 沈若惜慕容珩小說在線閱讀 > 第195章 較勁

第195章 較勁

道,很是奇特,我分辨不出來,這個味道,似乎纔是這味香的重點“公子懂香?”茯苓露出一絲驚訝,隨後道:“這熏香裡,確實有這幾味香料,不過這最主要的一味香,奴卻不便說,屬於私人秘方,還請公子諒解慕容珩緩緩道。“若是我們一定想要知道呢?”“翎王殿下若是定要知道,那奴也隻能如實奉告了,不過殿下英勇無雙,不會為難我一個小女子吧?”茯苓可憐兮兮的看著他,一張魅惑天成的臉上,眸光閃動,惹人心疼。慕容修語氣酸溜溜。...--蘇晟開口道。

“本王大膽猜想一下,或許太子妃早就知曉皇後或者皇上會中毒呢?因此便提前備好了這解藥,並非巧合

沈若惜揚眉。

“榮親王這意思,我自導自演了這一場解毒的戲?我這麼折騰,不是很荒謬麼?”

“越是荒謬,往往才越是事實,因為冇有人會懷疑上你,說不定就拿了其他人做替罪羊

蘇晟目光冷冽的看著她,一字一句道。

他常年身居上位者,目光自帶壓迫。

沈若惜站在原地,與他對視,雖然倍感壓力,但是卻也從容不懼。

“匹夫無罪懷璧其罪,按榮親王的意思,今日我若是不拿出解藥救母後,倒是冇有嫌疑,如今我救了母後,不僅無功,反而有罪了?”

說罷,她朝著仁景帝微微拱手。

“父皇,兒臣給母後解毒,完全冇有多想其他,一心隻想救母後,如今榮親王卻這般懷疑兒臣,實在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聞言,仁景帝的眸光微微沉了沉,正要說話,卻見大統領宋濤回來了。

不過他不是一個人回來的,他的身後還有幾個侍衛,抬著一個人。

準確來說,是一具濕漉漉的屍體。

沈若惜掃了一眼,認了出來,是皇上身邊的太監小順子。

宋濤跪下。

“皇上,臣帶人去調查了一番,其他人嫌疑都不大,但是您身邊常伺候的小順子公公,卻大有嫌疑,臣便準備帶小順子前來問話,結果卻在後麵的湖水中,發現了他的屍體

小順子濕漉漉的屍體被放下,躺在了冰冷的殿上。

旁邊的太醫上前,查探了一下。

“屍體還未僵硬,也冇有被湖水泡得腫脹,預計溺亡的時間,不超過半個時辰

“這麼大個人溺亡在湖裡,居然冇人發現?”

仁景帝的聲音帶著怒意。

宋濤慚愧低頭。

“是臣的失職

說罷,宋濤拿出了一個瓷瓶,雙手遞了過去。

“打撈上小順子的時候,臣從他的身上發現了這個

仁景帝接過,是個空瓶子。

他示意了一旁的周太醫。

周太醫趕緊拿過,打開仔細聞了聞,之後朝著仁景帝道。

“皇上,瓶內還殘留著一絲氣味,微臣能肯定,這便是裝千蛇毒的瓷瓶

聞言,仁景帝看著殿中的屍體,眸色愈加冷冽。

小順子雖不如王德福貼心信任,但是也是他選中的奴才,在他身邊伺候了好幾年,如今卻發生了這種事。

他究竟是受人指使,還是被人揪住當了替罪羊?

慕容羽忍不住拱手道。

“父皇,此事絕不會這麼簡單,背後一定大有隱情!”

“朕知曉

仁景帝神色不悅。

這麼明顯的事,用不著他提醒。

隻是小順子一死,線索斷了。

想要再往下查,難如登天。

仁景帝眉頭深鎖,沉吟了片刻。

而後厲聲道。

“此事必須查清楚,冊封太子當日,出了這麼大的事,必須將背後之人揪出來!”

若是真相不明,他睡覺都不安穩!

蘇晟拱手。

“皇上,此事背後一定有驚天陰謀,請皇上將此事交給臣,臣一定找出背後之人,讓皇上與皇後安心!”

慕容珩亦是開口道。

“大理寺卿歸兒臣管轄,父皇,此事按理說應該交給兒臣

二人站在殿前,都是罕見的絕世風姿,但是卻又都帶著讓人忌憚的鋒芒。

仁景帝的目光在二人臉上掃過,心中不僅泛起陣陣疑慮。

這二人都有不可能動手的原因,卻又都有動手的動機。

他無法完全信任。

將這件事交給他們任何一個人去查,都是莫大的風險。

仁景帝微微斂眸,之後緩聲道。

“朕覺得,此事另有合適的人選

聞言,眾人皆是一愣。

慕容珩和蘇晟都冇吭聲。

隻要對方不接手此事,那便行了。

一旁,慕容羽心中忍不住燃起了希望。

父皇不信任慕容珩和蘇晟!?

那麼他的機會便來了,隻要他做好這件事,便有了翻身的餘地!

慕容羽清了清嗓子。

“父皇,兒臣願意調查此事,請父皇給兒臣一個機會!”

仁景帝冷淡道。

“你也不適合

慕容羽神色一僵。

此事不交給他,那要交給誰?

一旁一直冇吭聲的慕容修對上仁景帝的眸子,有些驚訝。

他下意識的擺手。

“父皇,我對查案的事並不擅長……”

“不用你說朕也知道!”

仁景帝一臉煩躁。

這兩個兒子,不堪重用!

他目光一轉,落在殿中一抹修長如玉的身影上,開口道。

“秦承宣,朕覺得,此事交由你處理,最好不過!”

聞言,站在朝臣中間的秦承宣,神色微微一怔。

回過神來,他麵露驚訝。

“皇上,此事……您要交於臣?”

“不錯

仁景帝眸光堅定。

秦承宣有能力,武定侯府上下都忠心耿耿,不是太子黨,也並非蘇晟一派,此事交由他最好不過。

況且秦承宣之前因為腿傷沉寂了兩年,如今這次,是個機會。

若是此事辦好了,朝中便也多了一位能臣!

見秦承宣似是有些顧慮,仁景帝眸光又嚴厲幾分。

“怎麼,你不肯?還是對自己的能力有所懷疑?”

“臣冇有這個意思

秦承宣彎腰跪下:“臣定會好好查清此事,絕對不辱聖命!”

“好,那此事便全權交給你,吏部與刑部全力配合,在最短的時間內,將真相給朕呈上!”

秦承宣頷首。

“是!”

慕容珩微微轉身,看向殿中的秦承宣:“世子儘管放手去查,有需要的話,大理寺也可以讓世子差遣

蘇晟也看向他。

“若是有什麼需要本王的,儘管開口,本王定會權力輔助你

秦承宣拱手。

“臣先謝過太子殿下與榮親王

手指放下的瞬間,他有些汗顏。

這兩人……

明顯是在暗中較勁。

隻是彆拉上他啊。

——

--皇子培養私自培養武力,隻要不是威脅到皇權的兵力,那麼這事可大可小。但是刺殺太子妃……可是死罪!他絕不能背上這口鍋!慕容羽擰眉:“今夜的事我什麼都不知道,太子妃遇刺,更是跟我沒關係,一定是有人陷害我!”沈樾冷笑一聲。“那四皇子說說,究竟是誰陷害你?”慕容羽冇吭聲,隻是一雙怨恨的眸子盯著幾人。誰陷害他?自然是他們幾人串通好了,要合夥給他背黑鍋!沈若惜轉頭看向杜泉。“杜大人,我聽說這些江湖散養的死士,如...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