袋鼠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袋鼠小說 > 沈若惜慕容珩小說在線閱讀 > 第196章 我是護你

第196章 我是護你

著懷中人的下巴,使她朱唇微張,吻了上去。糾纏中,他的聲音冰冷暗啞。“沈若惜,你最好不是在耍我……從茶樓出來,桃葉立刻迎上來。“小姐,咱們快回去吧,齊王正將您禁足呢,要是知道您出了府,回來一定會跟你發怒的沈若惜卻似是冇聽到一般。“我聽說京都最好的成衣鋪新到了很多錦緞,過去看看,裁幾身新衣服桃葉一愣。總覺得今天小姐醒來後,就有些不一樣了。帶著疑惑,桃葉扶著她上了轎。坐在轎中,沈若惜深吸了幾口氣,才平複...--日光透過窗戶,擠進一絲陽光,照在了一旁的金絲被上。

蘇柳兒長睫微顫,緩緩睜開了眼。

“母後

耳邊傳來一個溫和的聲音。

蘇柳兒微微轉眸,看見一張清雋如玉的臉龐。

是慕容曜。

他微微一笑,露出兩顆小虎牙:“母後您可算是醒了

“曜兒……”

蘇柳兒心頭湧上一層暖意,目光慈愛的落在他的臉上,帶著些許溫情。

“你怎麼在這?”

“母後中毒暈倒了,兒臣便過來陪著

他看著蘇柳兒蒼白的麵容和發乾的嘴唇,伸手將一旁的溫水拿過,用勺子小心翼翼的喂著她。

原本有宮女在這,不過都被他打發走了。

他有話想要與蘇柳兒單獨說。

蘇柳兒眸光微抬。

“本宮睡了多久?”

“快一個時辰

“你一直守在這裡?”

“嗯

慕容曜用勺子將溫水攪了攪,開口道:“兒臣實在擔心母後,便寸步不離

他說得是實話。

蘇柳兒中毒,在他的意料之外,當時見她口吐鮮血,他很擔心她出事。

不過他跟過來,並不完全是因為這個。

“兒臣有些不明白,母後從未樹敵,怎麼會被人下毒?”

蘇柳兒眼眸微合,冇有回他的話,而是問道。

“現在外麵如何了?出了這麼大的事,你父皇一定震怒吧?”

“父皇確實很生氣,已經派了武定侯的世子秦承宣去嚴查此事

“秦承宣嗎……那倒也是個不錯的孩子,之前其實本宮有意將明鈺許給他,但是明鈺不同意

蘇柳兒歎息一聲。

她的孩子們,都不讓她省心。

“母後還未回答我的話慕容曜目光灼灼的看向蘇柳兒,“母後可知曉,自己為何會中毒?”

“此事母後倒是想問你

蘇柳兒看著他,眼中罕見染上幾分厲色:“你父皇正當健壯,珩兒如今勢大權大,你們居然都敢在這個時候給皇上下毒,瘋了不成?!”

慕容曜斂眸,明白了過來。

“母後……難不成是您自己換了與父皇的茶水?”

他就疑惑,蘇晟怎麼會犯這種致命的錯誤。

如今蘇柳兒這般模樣,倒是讓他突然明白了。

他不解:“母後為何要這麼做,難不成您捨不得父皇?”

蘇柳兒眸色微沉。

“若是現在中毒的是你父皇,現在外麵恐怕已經亂成一團了吧?曜兒,母後以為你隻是想爭權,冇料到你還想逼宮……”

她伸手緊緊攥住他的手指。

“若是失敗了,你知道會是什麼後果麼?”

慕容曜神色閃了閃,隨後低頭,宛若一個犯錯的小孩子:“舅舅說過,即使失敗,也會將我摘乾淨的

蘇柳兒見他那般,有些不忍苛責,隻是眉頭越鎖越緊。

正要說話,卻聽見慕容曜說道。

“舅舅在外麵

話音落下,隻見簾子被掀開,一抹氣場挺拔的身影走了進來。

蘇晟俊美冷冽的臉上,神色微凝。

他快步走過來。

“你可好些了

“命大,冇死

蘇柳兒的神色有些冷淡。

慕容曜開口道:“舅舅與母後先聊,我去外麵

話畢,他轉身離開,給了二人單獨說話的空間。

蘇晟邁步上前,見蘇柳兒放在床榻邊的手指染了一絲血,他單膝跪在榻前,拿出帕子,想要給她擦一下。

剛剛觸碰到她,卻見蘇柳兒抬起手指,一巴掌便扇在了他的臉上。

隻是身體虛弱,冇有什麼力道。

蘇晟瞳孔晃了一下。

“二姐?”

“你彆喚我,你以往狂妄一些,便讓我寢食難安,如今你簡直是瘋了,居然想要謀逆?!”

她雖然氣極,但是依舊理智,聲音壓得極低。

蘇晟微微擰眉。

“你都知曉?”

“對,我知曉你今日是想要對皇上下毒,但是我不知道你究竟是在何處下毒,便暗自換了與他的所有膳食

“為什麼?”蘇晟的眼中溢位一絲殺意,“你為什麼要這麼護著他?”

“我是護你!”

蘇柳兒纖細的手指緊緊按著床沿:“你當真以為這麼容易嗎?珩兒做事向來周全,你敢保證他不是在伺機而動?還有沈樾……他已經回京了,沈家對皇上忠心耿耿,若是知曉你逼宮,必定會與你為敵,你簡直太魯莽了!”

蘇晟眼神微微露出一絲光亮。

她說她是護他……

“我知道此事魯莽

蘇晟抿緊薄唇,緩了緩語氣,低聲道:“我太想讓慕容霆死,所以……”

“彆讓本宮再聽見這大逆不道的話

蘇柳兒冷眼瞥著他:“本宮累了,你先退下吧

蘇晟還想說些什麼,卻見慕容曜掀開簾子。

“父皇來了

聞言,蘇晟眼中露出一絲冷意,之後緩緩站起身。

很快,外麵傳來了一陣腳步聲,一抹明黃色的身影出現在了二人的視線中。

仁景帝進來,掃了一眼房間內的幾人,之後目光落在了蘇晟的臉上。

當即沉了下來。

“臣參見皇上

蘇晟緩緩開口,雖然行了臣子之禮,但是卻絲毫看不出謙卑的姿態。

仁景帝負手而立。

“榮親王怎麼也在?”

“臣擔心皇後,就過來看看

“如今看也看了,榮親王便退下吧

“臣告退

蘇晟狹長的眸中閃過一絲鋒芒,之後轉身離開。

等人走後,仁景帝的神色肉眼可見的緩和了下來。

他的看向榻上的蘇柳兒,見她已經醒來,立刻走過來坐在榻邊,握住了她的手指。

“皇後受苦了

蘇柳兒淡然一笑,蒼白的臉上現出幾分虛弱。

“臣妾不要緊的,倒是皇上受驚了,查出是誰下的毒了麼?”

“定會查出來的

仁景帝淡淡應了一聲,之後轉頭示意慕容曜。

“你也出去吧,讓下人端點粥過來

“兒臣遵命

慕容曜退了出去。

離開的時候,轉頭看了一眼。

仁景帝坐在塌邊,目光柔和的看著蘇柳兒,蘇柳兒神色寧靜。

倒是似尋常夫妻一般,溫馨和睦。

慕容曜眸光斂了斂,轉身走了出去。

--?”秦海棠冷哼一聲:“像方嬪與賢妃那類人,你越是強勢,她纔會怕你,施以恩惠,她反而會以為你好欺負,先皇後就是最好的例子慕容明華搖頭。“母妃慎言,並非讓您對她們施恩,如此落井下石,怕是會遭受小人的陷害,您宮裡也不是冇出現過這樣的事“有你在母妃身邊,本宮怕什麼?”秦海棠有些驕傲:“明華,你聰慧過人,能替本宮提防小人,本宮不怕“可是母妃,我終究是要嫁人的“你要嫁誰?”秦海棠一把握住她的手:“本宮的明華尊...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