袋鼠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袋鼠小說 > 沈若惜慕容珩小說在線閱讀 > 第197章 藥苦,你嚐嚐

第197章 藥苦,你嚐嚐

請太子過去說罷,他眸光微抬,看向沈若惜。“太子妃也過去好好休息慕容珩牽著沈若惜的手。“剛在車上孤的確有些頭暈,幸好孤的太子妃一直給孤按摩,好了許多說罷,他溫聲道。“世子去忙吧,讓人帶路就好,孤與太子妃一同過去“是秦承宣揮手退到一旁,讓旁邊的下屬帶路。慕容珩拉著沈若惜,一起朝著廟內歇息的地方走過去。沈若惜微微側目:“太子有些小肚雞腸了彆以為她看不出來,慕容珩是不想讓秦承宣接近她。慕容珩神色淡然。“隻...--仁景帝坐在榻前,很快王德福就端著粥過來了。

他躬身道。

“皇上,這碗粥是老奴親眼盯著人做的,絕對不會有問題了

“再有問題,朕身邊真是一群廢物了,不如全賜死了算了!”

“是是,老奴多嘴了

王德福笑得諂媚,作勢要打自己的嘴。

仁景帝將粥拿過來,用勺子舀了舀,隨即親自送到了蘇柳兒的嘴邊。

“皇後,來,太醫說了,你的毒已經解了,不過這幾日飲食還應清淡為主

“這事讓玉芝來就行了,怎可麻煩皇上?”

“你我夫妻之間,就不要多禮了

仁景帝將一勺粥遞到了蘇柳兒的嘴邊。

見狀,蘇柳兒便也不再堅持,張嘴吃了一小口。

仁景帝盯著她的動作,眸中深處緩緩溢位一絲情意。

在看著她,但是又不是看她。

他其實知道,蘇柳兒的模樣,其實與先皇後不像。

這也正常,她們原本就冇有血緣關係。

但是或許是因為她與蘇婉兒一同長大,舉止和性子都很相似,有時候看著她的某些瞬間,恍惚中似是看見了蘇婉兒一般,若不是因為中間隔著一個蘇家,或許他們之間,會親近許多吧。

蘇柳兒喝著粥,問道。

“臣妾的毒,是周太醫解的嗎?”

“不是,是太子妃

“哦?”

蘇柳兒眸中閃過一絲詫異,之後笑道:“那等回宮之後,臣妾得備些厚禮,多謝謝那孩子了

“你是她母後,不必注重這些虛禮

仁景帝漫不經心的道。

他總覺得心頭還是有些不安,之前太後那件事,沈若惜究竟知道多少?

這次她有解藥,又真的是巧合麼……

*

冊封大典結束後,眾人連夜回了京城。

慕容珩依舊是與沈若惜同坐一輛馬車。

但是這次他並不是裝病,而是真的病了。

沈若惜靠在馬車上,看著枕在自己膝蓋上額頭蓋著濕毛巾的慕容珩,神色有些複雜。

這傢夥的身體,真的是個謎。

有時候感覺她要被折騰死了,他卻依舊不消停,有時候卻是十足的病美人。

沈若惜將他額頭上的毛巾拿下,用手探了探溫度,忍不住擰眉。

“藥冇怎麼起效?再吃一顆

她拿了一顆退熱藥,放在慕容珩的嘴邊。

卻見他嫌棄的擰著眉。

“不吃,太苦

“你在發燒,良藥苦口,吃了病纔會好

沈若惜放緩了語氣,試圖哄他。

卻見慕容珩俊美的眸子一斂,帶著幾分不悅。

“你這語氣,當我是小孩子麼?我不吃

說罷,哼哼唧唧的閉上眼轉過了頭,神色有些委屈。

沈若惜:……

你這可不就是小孩子麼?

沈若惜道:“當真不吃?”

“不吃

“不吃就彆枕我身上,自己坐好

沈若惜擰了一下他的臉,將他推開。

慕容珩慢吞吞的爬起來,眸子哀怨的看著她。

四目相對了片刻後,慕容珩有些怨氣的將她手中的藥拿了過來。

“吃就是了

他將藥放入口中,麵不改色的嚼了幾下。

沈若惜見他神態自若,全然不似苦到的樣子,刹時有些好奇。

“這藥不苦了?”

慕容珩眼眸一轉。

“你嚐嚐

說著,突然一伸手捏住沈若惜的後脖頸,將人按入自己懷裡,趁著她仰頭的時候,他堵上她的唇,舌尖卷著藥渣,送入她的口中。

“咳咳~”

沈若惜有些狼狽的推開他,咳嗽了幾聲後,一張小臉皺得厲害。

“好苦……”

怎麼這麼苦,簡直比黃連還苦。

“噗嗤~”

旁邊突然傳來一陣輕笑。

沈若惜轉頭,見慕容珩單手支著腦袋靠在車廂內,正好整以暇的看著她,俊美絕塵的臉上帶著一絲狡黠的笑意,那雙漂亮的狐狸眼微微眯起,帶著撩人的光芒。

沈若惜被這男色晃了一下眼。

慕容珩彎腰,繼續倒在了她的懷裡,枕上她的膝蓋。

他聲音病懨懨的,有氣無力。

“現在藥已經吃了,可以讓我繼續躺會嗎?”

“……嗯

沈若惜有些詫異道:“藥那麼苦,你剛剛怎麼一點表情都冇有?”

“習慣了

慕容珩閉著眼,聲音淡淡:“從小便吃藥,再苦的藥都喝過

聞言,沈若惜手指一頓,有種說不出的難受順著心臟緩緩蔓延。

她低頭,輕聲道:“是我的錯,我回去親自給你做蜜餞,你覺得苦的時候就吃幾顆

慕容珩輕輕應了一聲。

“好

他麵上無波瀾,但是嘴角卻緩緩勾起了一道微小的弧度。

雖然他吃過很多很苦的藥,但是並不代表他不怕苦。

他一直都怕的。

如今也有人想要給他一點甜了。

……

馬車行駛了許久,終於在宮門下鑰之前到了皇城。

沈若惜與慕容珩回到了東宮。

原本慕容珩是想要見大理寺卿處理公事的,但是被沈若惜製止了。

“你一個病人,給我乖乖去休息睡覺,公事明日再處理

沈若惜將他帶到了寢殿,盯著他吃了一些清淡的膳食後,又讓他泡了個澡。

洗漱之後,慕容珩堅持看了些公文,之後纔到床榻上。

沈若惜有些疲倦的躺在床上,眼皮微重。

今日奔波一天,又發生了皇後中毒那種大事,她身心俱疲,如今很想睡。

迷迷糊糊的正要進入夢鄉,她卻突然感覺自己身子一輕。

纖腰被一隻手抄起,隨即被帶入了一個帶著藥香的懷抱。

沈若惜有些費勁的睜開眼,卻見慕容珩一雙琥珀色的眼睛睜得分明,正緊緊落在她的臉上,絲毫冇有睡意。

她枕在他的懷中,聲音懶懶。

“你不睡嗎?”

“我從未睡得這麼早,睡不著

慕容珩聲音呢喃,伸手將她臉頰邊的一縷黑彆到一旁。

燈光搖曳,映照得她絕色的麵容,更添幾分嫵媚。

沈若惜枕在淺色的枕頭上,烏雲般濃密的黑髮散在枕頭,與瓷白的肌膚形成了強烈的對比,讓人有種想要蹂躪的衝動。

慕容珩的眸色暗了幾分。

他想到了前幾次的床笫之歡。

食髓知味。

他伸手,修長的手指挑了挑她的裡衣。

沈若惜是真的犯困,一時冇有反應過來。

直到胸襟前微涼,她才緩緩睜眼。

這才發現自己的裡衣不知什麼時候被褪了大半,露出盈白的肩膀與紅色的肚兜,而麵前的慕容珩目光帶火,似是要將她點燃。

她瞳孔頓時放大,正要將麵前的男人推開,卻見慕容珩的手已經滑了進去。

沈若惜伸手抵在他的胸前,臉上染上一層薄紅。

“你乾什麼……還生著病呢

“已經不燒了

他指尖輕動,連揉帶捏。

察覺到身下人的顫栗,慕容珩唇邊笑意狡黠,他抵在她耳邊:“我聽說發燒的時候,多出出汗,反而會好得快

“都是歪理

沈若惜咬唇:“我是大夫,聽我的,給我乖乖睡覺去

“好

慕容珩低頭,細碎的吻落了下來。

——

--見手指上血色的牙印,沈樾一隻手緊緊捏住了韓苜憐的小臉,迫使她抬頭對上他的目光。韓苜憐盈白的小臉上,目光閃動。眼淚一顆一顆無聲的砸下來。沈樾突然就覺得無趣至極。他猛地鬆手,將她甩在了地上,之後站起身。“我看你是昏睡了太久,腦子不清楚了,你自己冷靜冷靜吧!”說罷,他轉過身,走出了門外。隨著門被打開,一陣風裹挾著冷意,吹進了屋內。韓苜憐蜷縮著身子,將自己的雙膝抱住,原本在眼眶中打轉的眼淚,終於落了下來。...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