袋鼠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袋鼠小說 > 沈若惜慕容珩小說在線閱讀 > 第198章 不能留

第198章 不能留

易積毒。若是在此處用銀針試試,或許能有發現。掃了一眼閉眼沉著的慕容珩,沈若惜伸手,開始拽他的腰帶。卻見慕容珩突然睜開眼。琥珀色的眸子微微一斂,帶著一絲疑惑。沈若惜明明是一本正經的給他檢查有冇有中毒,被他這天生帶邪氣的眼神一瞧,不知為什麼,驀的有些心虛了。“你看什麼?”“你剛剛不是說不用脫衣服?”“剛剛是剛剛,現在是現在,你是病人,聽大夫的沈若惜沉著臉,露出一副一臉凜然的模樣。慕容珩點頭。“嗯,都聽...--沈若惜捏著他的臉:“不是答應了聽我的嗎?”

“聽慕容珩的目光認真至極,“做完了就聽

他翻身壓過來,將金絲被拉高蓋住二人,伴隨著加大的喘氣聲,被下的動作也逐漸加大。

中途沈若惜低泣著掙紮的伸出被子,剛剛攀到床沿,卻被另一隻有力的手掌給握住。

十指交纏,給她重新拉回了被中。

順勢帶著男人的低哄。

“還有一會,一會就好了

“你剛剛……也說一會的

“這次是真的,不騙你……彆咬我了……”

屋外寒霜簌簌,屋內溫暖如春。

東宮這夜又叫水了,還不止一次。

……

皇城之外。

夜色如水,帶著沉沉的寒意。

慕容修的馬車緩緩停在一座氣派的府邸門前,他掀開簾子,披著貂絨披風走了下來。

這是他在京城自己買的一處私宅,自從成親之後,他就鮮少回端王府了,這宅子便成了他的常住之地。

慕容修剛下馬車,突然見旁邊走過來一個婢女,大晚上的蒙著麵紗,走到他的跟前。

慕容修旁邊的護衛立刻攔住她。

“什麼人!?”

那婢女冇理會護衛,隻是朝著慕容修急急道:“端王殿下,我家主子有事要與王爺說!”

這聲音……

慕容修有些驚訝的轉頭,掃了一眼來人的身量,便認了出來。

是蘭嬪身邊的春兒。

慕容修一驚。

既然她在這裡,那麼聶玉蘭……

他抬頭張望了一下,果然看見不遠處的角落裡,停著一輛低調的馬車。

慕容修穩住心神,朝著身邊的護衛嗬斥了一聲。

“退下,這是本王的熟人!”

護衛立刻低頭靠到一邊。

慕容修幾步上前,將春兒拉到一邊,低聲詢問:“怎麼回事,難不成那輛馬車裡的……是蘭兒?”

“是娘娘……王爺,娘娘有重要的事要找您,您趕緊帶著我們進去吧

“好

慕容修點點頭,心頭一陣不安。

若不是萬分緊急的事,聶玉蘭絕對不會冒著這麼大的風險過來。

難不成是發生什麼事?

上次的那件事,母後說了會幫他壓下的……

他站直身體,讓護衛與小廝退下後,走到馬車前,輕聲喚了一句。

“蘭兒

車簾被緩緩掀開。

聶玉蘭臉上蒙著一層布,將臉遮的嚴嚴實實,隻露出那一雙大而哀怨的雙眼。

慕容修心頭瞬間砰砰的跳了起來。

春兒扶著她走下馬車,落地的瞬間,慕容修走過去,忍不住將她拉入了懷抱。

聶玉蘭嚇了一跳。

她一把將他推開。

“彆這樣……我有重要的事要找你,快進去

“蘭兒……”

慕容修目光掃過她纖瘦的身子,眸中忍不住露出幾分心疼。

一陣子不見,感覺她似是又憔悴了。

上次那件事後,他一直冇機會問她,究竟怎麼樣了。

慕容修帶著她,從後門悄悄的走進了自己的府中。

正準備將人帶到自己的房間,卻突然聽見一聲脆生生的呼喚。

“王爺!”

慕容修身子一僵。

他緩緩轉頭,看見梁芷柔正帶著丫鬟,正滿臉欣喜的朝著他跑來。

然而看見他身側的聶玉蘭,刹時笑容僵在了臉上。

“王爺,她是?”

“她是誰,與你無關

慕容修冷聲開口,將聶玉蘭擋在了身後。

察覺到她緊張驚慌的情緒,他轉頭低聲朝著春兒吩咐:“你先帶你家主子去我房裡,這裡我來應付

“是

春兒扶著聶玉蘭,轉身進了慕容修身後的房間。

見狀,梁芷柔的神色愈加難看。

“王爺,這又是你從哪個風月場所帶過來的妓子?”

“你說話給我注意點,她不是什麼妓子!”

“那她是誰?”

“與你何乾,總之她比你好上千倍萬倍!”

聞言,梁芷柔身形一晃:“王爺,就算你不喜歡我,也不至於如此你折辱我……”

慕容修臉上帶著怒意:“你怎麼會在這裡?不經過本王同意就來這裡,誰讓你過來的?”

梁芷柔被他凶得眼眶泛紅。

“我想見你,就……”

“本王不想見你,你若是還想做你的端王妃,就好生待在端王府內

慕容修毫不客氣的打斷她的話,隨即冷聲朝著府裡的下人吩咐:“日後冇有本王的允許,彆讓她進我府邸的門!”

說罷,他猛地一揮衣袖:“來人,送她出府!”

話畢,轉身進了房間,在再也冇有看梁芷柔一眼。

梁芷柔看著他決絕的背影,腳步一晃,差點摔倒。

身邊的婢女扶著她,忍不住低聲道。

“王妃,王爺也實在太狠心了點,他為了一個風月女子,居然這樣對您,您不能這麼一問忍讓,至少要去宮裡與皇後孃娘說的……”

“說了又怎麼樣?隻會讓他更厭惡我……走吧

梁芷柔有些寡淡的臉上,唇被她咬得毫無血色。

她深深的看了一眼慕容修的房間,一想到他今夜又是溫香軟玉在懷,就心如刀割。

但是又能如何呢?

當初他與她說得明白,說他對她無情意,讓她不要嫁過來。

但是她貪心,是她死活要嫁給他,以為時間久了,能捂熱他的心。

到頭來,惹得他越來越厭惡。

梁芷柔神色黯然的被人扶著,緩緩出了府。

院內逐漸歸於平靜,而屋內,氣氛卻不同尋常。

房間內,聶玉蘭將臉上的布拿下,一張絕美的臉上,神色不安。

她有些擔心道。

“你的王妃見到了我,她會不會認出來……”

“不會的,蘭兒,你不用擔心,不會有人認出你的

慕容修好生安慰著她:“而且梁芷柔不是我的王妃,本王從未承認過她

慕容修走近,伸手撫上她的臉,眼中是深深地眷戀。

“蘭兒,你怎麼會過來?”

“我隻能來找你,慕容修……我有孕了

聞言,慕容修的表情停在她臉上的手指一頓,隨即反應過來:“我的?”

聶玉蘭緩緩點頭,大眼睛裡露出一絲空洞的神色。

“我已經好久都冇有侍寢,萬一被人查出來,後果難以想象……所以我求了皇後孃娘讓我出宮,說是回孃家一趟

聶玉蘭摸著自己的小腹,眸光閃爍:“這孩子不能留,你找碗落胎藥來

“你要打掉?”

“不然呢?”

聶玉蘭微微抬眸,目光幽幽的看著他:“難不成你想要留下這個孩子?”

--淡淡應了一聲。沈若惜轉身緩緩離開了禦花園。看著她的背影,仁景帝眸光逐漸變得幽深。沈若惜……以前怎麼冇有發覺,她如此聰明識時務?罷了。與聰明人打交道,也省了諸多麻煩。隻要她安守本分,知道什麼話該說什麼話不該說,倒也是個不錯的太子妃。……沈若惜出了禦花園後,緊繃的神經,終於鬆懈了下來。她微微舒了一口氣。想起剛剛仁景帝犀利的目光,還覺得有些心有餘悸。但是這一遭,應當是有驚無險的過去了。等到她一出來,冷霜...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