袋鼠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袋鼠小說 > 沈若惜慕容珩小說在線閱讀 > 第199章 不要再見麵了

第199章 不要再見麵了

不必覺得難堪……”桃葉咬著唇:“你真是太監?”“……這事我騙你乾嘛?”桃葉徹底死心了。她咬著唇,猛地轉身就要走。小禹子急急追了兩步:“桃葉姑娘,你的香囊……”“不要了!”桃葉一把將香囊拽過來,狠狠地扔了出去。隨後跑了。小禹子看著她的背影,愣了幾秒。隨後緩緩轉身,走到不遠處,將地上的香囊撿了起來。他拍了拍上麵沾到的泥土,看著麵上繡的七扭八歪的鴛鴦,無奈的搖了搖頭。隨後,收進了懷中。不遠處的涼亭內。寧...--(上一章被卡了,怎麼還冇出來嗚嗚……)

“我……不是

慕容修眸光閃爍。

他與聶玉蘭的孩子……

他的確想過,甚至做夢都想要一個。

但是這是不可能的。

他們不能有孩子,即使有……這個孩子也註定無法出生。

“我是擔心你喝了落胎藥,會有危險

“我不喝纔有危險,不僅你有危險,我……還有我身後的聶家,全都會陷入萬劫不複之地

聶玉蘭沉聲道:“拿藥來吧

慕容修站在原地,看著她憔悴卻堅定的眼神,心一橫,轉身走了出去。

他安排身邊最信任的小廝去外麵抓了一副落胎藥,之後讓春兒去熬了。

熬了快一個時辰,藥才被端了上來。

“娘娘,給

春兒遞過去。

聶玉蘭抖著手接過,看著黑色的藥,眼一閉全部喝了下去。

一碗藥下去之後,等了半個時辰,藥效就發作了。

聶玉蘭雙手緊緊捂住小腹,疼痛一陣一陣的襲來,逼得她的臉色越來越白,很快就疼得直不起身。

“春兒,我想吐……”

春兒趕緊將旁邊的痰盂拿了過來,聶玉蘭一陣乾嘔之後,吐出一些酸水。

慕容修撫著她的背,有些不安。

“蘭兒……你怎麼樣?要不我找府醫來吧

“不行,此事絕對不能張揚!”

聶玉蘭一口拒絕了,她抬眸看著他:“等會落胎的時候,你可能會受不了這個場麵,你出去吧

“可是……”

“出去!”

聶玉蘭語氣罕見的出現了厲色。

慕容修咬了咬唇,最終還是看向春兒,叮囑道:“照顧好你家主子

說罷,轉身走了出去。

他並不想走,但是他怕看見她太痛苦的模樣,自己會控製不住情緒,做出什麼不理智的行為來。

院中空無一人,慕容修孤身坐在旁邊的石凳上,俊朗的臉隱在夜色中,手指微微握緊,隻覺得心中的無力感如此沉重。

他望著黑漆漆的夜空,想起了往事。

他十六歲那年,第一次見到聶玉蘭。

隻一眼,便深深地淪陷了下去。

那時候他母妃剛剛去世,他被養在皇後的膝下,但是一直與她不親近。

父皇不怎麼關注他,身邊也冇個親近的人,他心中十分苦悶。

那日他實在是思念母妃,便冒著被問罪的風險,偷偷跑去了他母妃以前住過的宮殿,默默的待了一會。

出去的時候為了躲避巡邏的侍衛,不小心闖入了聶玉蘭的院中。

那個時候她隻是個答應,身材玲瓏有致,不像如今這般削瘦,也不似現在這般眉眼中帶著愁緒。

她穿著白色的百蝶羅裙,在院中揮著水袖,翩翩起舞。

美得不染纖塵。

那一刻,他突然覺得原本有些空洞的胸口,突然被填滿了。

後來,他終於找到機會,引誘半強硬的將聶玉蘭按在了自己的身下。

那是在父皇的禦花園。

蟬蟲鳴叫,風聲聒噪。

他將她按在假山的石洞內,瘋了一般的索取。

稍微拉回理智的瞬間,他看著掐在自己手中的纖腰,突然有個極其強烈的預感。

終有一日,他要為自己的行為付出慘烈的代價。

“王爺!”

房門猛地被打開,春兒探出腦袋喚了一聲,拉回了慕容修的思緒。

他立刻起身,快步衝了過去。

“蘭兒她……”

“您自己進來看吧

春兒麵色沉重的讓開。

慕容修轉眸,隻見聶玉蘭跌坐在一旁的地上,屋內全是沾血的布,她的身下還在不斷的滲出血。

整個屋內,都是濃重的血腥味。

慕容修幾步走過去,伸手準備將她抱起,卻被聶玉蘭拒絕了。

她低聲道:“先將落下的胎兒處理了吧,我冇事,小產都會流血的

“王爺,這……需要您秘密處理了

春兒端著一個盆過來,裡麵是落下的還未成形的胎兒。

慕容修掃了一眼,心口泛起一陣鈍痛。

那是他的孩子……

不該存在的孩子。

“我知道了,我會秘密處理的,如今應當先照顧好你家主子

慕容修看著她身下的血跡,十分不安:“蘭兒,我找個大夫來吧,你流了太多的血

“一會就好了

聶玉蘭靠在床沿,麵無血色。

等到覺得好些了,她讓春兒將帶過來的衣服遞給她,她換上之後,掃了一眼外麵的天色。

折騰了許久,天空已經泛起了魚肚白,居然快要天亮了。

“我得走了

慕容修詫異的起身。

“你要走?”

“我今夜出來,是偷偷從家溜出來的聶玉蘭慘淡一笑,“這種事,我敢與我爹孃說麼?若是等天亮了,被人發現我不在家,那事情便麻煩了

說著,她撐著身子站直,準備離開。

慕容修不捨的抓住她的手,英俊的臉上,眼中滿是愧疚與心疼。

“此事怪我……”

他聲音低低,帶著悔意:“是我的錯,日後我一定不會了

“日後?”

聶玉蘭低頭,露出一個淒涼的笑意:“王爺與我,今後還是不要再見麵了吧

她已經捨棄了明月,如今又失去了肚子裡的胎兒。

再與慕容修糾纏下去,她遲早會陷入萬劫不複之地。

慕容修手指一鬆,神色怔了一下。

隨即想到了之前蘇柳兒對他的告誡。

若是真心想要聶玉蘭好,便與她斷了聯絡……

慕容修緊緊擰眉,放在她肩膀的手,攥緊,又鬆開。

最終低低應了一聲。

“嗯

聲音落下的瞬間,他覺得自己的心撕裂般的疼痛。

聶玉蘭似是冇想到他會這麼痛快,臉上有一瞬的詫異,之後露出一個苦澀的笑意。

“我該走了,王爺就彆送了

她伸手戴上蒙麵的布,被春兒扶著,緩緩出了房間門。

主仆二人順著原路,悄悄的從後門走了出去。

聶玉蘭一直強撐著的身子,在離開府邸的那一刻,似是卸下了全身的力氣,腳步一軟,差點跪下。

春兒很是擔心。

“娘娘

“我冇事

聶玉蘭低聲安慰了一句,之後挪著步子到馬車前,強撐著想要爬上馬車,折騰了兩次都冇上去,還差點摔倒。

她攀著冰冷的馬車,鼻子一酸,滿腹的委屈與悲傷洶湧而出,差點落淚。

但是如今不是哭的時候。

聶玉蘭忍著心頭的萬般情緒,咬牙有些狼狽的爬上了馬車。

春兒拉著韁繩,小心翼翼的趕著馬車,在隱隱的晨光中,離開了此處。

隻是二人不知,這一切,都被一個人看在眼裡。

——

--兒,叮囑道:“照顧好你家主子說罷,轉身走了出去。他並不想走,但是他怕看見她太痛苦的模樣,自己會控製不住情緒,做出什麼不理智的行為來。院中空無一人,慕容修孤身坐在旁邊的石凳上,俊朗的臉隱在夜色中,手指微微握緊,隻覺得心中的無力感如此沉重。他望著黑漆漆的夜空,想起了往事。他十六歲那年,第一次見到聶玉蘭。隻一眼,便深深地淪陷了下去。那時候他母妃剛剛去世,他被養在皇後的膝下,但是一直與她不親近。父皇不怎麼...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