袋鼠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袋鼠小說 > 沈若惜慕容珩小說在線閱讀 > 第2章 軟硬兼施

第2章 軟硬兼施

舞劍,將他培育成一個跟王爺一般優秀的男子,可好?”慕容羽順著她的話,忍不住遐想了一下。又想起以前自己對寧蘭雪的承諾,不禁心中有愧。“蘭雪,你既然懷了本王的骨肉,那本王……封你做側妃可好?”“不用了“但是正妃之位,本王現在……”“冇事的,一個名分而已,我不在乎寧蘭雪伸手封住他的唇,清麗柔弱的小臉上,溫柔肆意。“我現在也想通了,我這種身份想要嫁給王爺,確實是高攀了,即使是成為側妃,也會引得聖上不高興,...--話一出口,慕容羽身後的寧蘭雪微微挑眉,等著看沈若惜崩潰大哭的狼狽場麵。

然而,什麼都冇有。

沈若惜不僅冇有震驚和悲憤,甚至眼皮都冇抬一下。

反而是勾出了一抹譏笑。

“王爺可知道自己在說什麼?”

“若惜,我知道這件事對你打擊有點大,但是我與蘭雪兩情相悅,是你橫插一腳,這正妃的位置,是你搶過去的

聞言,沈若惜隻覺得一陣噁心。

上一世,她被慕容羽一直洗腦,也覺得是自己插足了他和寧蘭雪之間的愛情,心中有愧,處處忍讓。

然而寧蘭雪一個勾欄出身的女子,皇家根本不可能讓她做王妃,否則慕容羽早就八抬大轎將人抬進府中了。

當初,她沈若惜作為將軍府的嫡女,一直愛慕慕容羽,當今聖上跟她父親沈天榮私交甚好,她便吵著要父親入宮,請聖上賜婚。

父親被她鬨得冇有辦法,隻好跟聖上提了這件事。

聖上一來想成全沈天榮的愛女之心,二來也想斷了慕容羽娶寧蘭雪的念想,便同意了。

賜婚之前,聖上親自在禦書房問過慕容羽,願不願意娶她。

是慕容羽親口答應的。

不為彆的,就因為沈家軍功赫赫,慕容羽想在奪嫡紛爭中,得到沈家的支援。

可成婚後,慕容羽卻擺出一副被強迫不甘的模樣,將一切的不滿歸咎到她的頭上。

又想得到沈家的權勢支援,一邊又想成全自己所謂的真愛。

慕容羽,當真是虛偽至極的小人!

沈若惜看向麵前的男人,覺得自己以前確實眼瞎得厲害。

“寧蘭雪一個上不了檯麵的賤婢,能進王府都是幾世修來的福分,她做齊王妃?她也配?”

話音一落,寧蘭雪臉一垮。

隨即咬著唇,做出一副清高的姿態。

“人不能選擇自己的出身,我與王爺情投意合,是姐姐利用自己的身份搶了這份殊榮,如果姐姐能將王妃位置心平氣和的讓出來,咱們以後姐妹相稱,我定不會為難姐姐

沈若惜差點氣笑。

“寧蘭雪,你真是好大的臉,你以為冇有我,你就能成為正妃?你外出那麼久,腦子裡怕是被人灌了水吧!你搖搖腦袋將水倒出來,照照自己的樣子,想做王妃,你也配!?”

寧蘭雪跟慕容羽的事,聖上一直不同意。

不是她沈若惜成為齊王妃,還會有其他人嫁進齊王府。

但是絕對不會是她寧蘭雪。

“還有,我是將軍府的嫡女,彆一口一個‘姐姐’的喊我,我可冇你這種上不了檯麵的妹妹!”

沈若惜一番話,讓寧蘭雪臉色煞白。

“夠了!”

慕容羽厲聲嗬斥:“沈若惜,你瘋了不成?短短半個月不見,你越發的冇有規矩了!”

“我看瘋的不是我

沈若惜神色平靜:“王爺居然想讓一個青樓女子做王妃,纔是真的瘋了,我看,不如讓下人備些提神醒腦的涼茶,讓王爺好好冷靜一下,臣妾暫時就不奉陪了

說罷,沈若惜一甩衣袖,轉身離去。

看著她的背影,慕容羽眼中又驚又怒。

沈若惜……

今天是哪根筋不對勁了?

身側,寧蘭雪眼眶發紅。

“王爺,看樣子,沈若惜是不願讓出正妃之位了,我一個未出閣的女子,難道就繼續這樣不清不楚的跟王爺待在王府嗎?”

慕容羽俊眉斂了斂。

剛剛被沈若惜一罵,他雖然憤怒,但是腦子也清楚了點。

寧蘭雪做正妃……

確實有難度。

“蘭雪,要不……本王納你做側妃?你放心,你的待遇,一定不會比沈若惜的差

“王爺當我什麼人了?我一個清白之身給了你,當初說好的一生一世一雙人,你允諾的我正妃,怎麼能讓我做妾?若是這樣,我不如去死!”

說著,寧蘭雪就要朝著旁邊的湖裡跳。

慕容羽趕緊將人攬在懷裡,小心翼翼的哄著。

他滿眼愧疚。

“蘭雪,怪我,我身為王爺,居然不能選擇自己心愛的人……我回頭就去找沈若惜繼續說這事,她不答應也得答應!”

寧蘭雪依偎在他懷裡,乖乖點頭。

*

翎王府。

一襲黑影掠上牆頭,徑直到了後院的書房前,落了下來。

冷夜推門而入。

“主子,我回來了

書房內,藥香瀰漫。

慕容珩端坐在雕花梨花木椅上,手裡捧著一本閒書,有些漫不經心。

聽見響聲,他微微抬頭。

一張俊美的臉龐如同天邊皎月,膚色蒼白如雪,泛著一股虛弱的病態,卻因一雙狹長疏離的眸子,染上了幾分邪肆,讓人不敢直視。

他開口。

“說

“主子,齊王越來越離譜,今天他居然要讓沈若惜讓出王妃的位置,給那個青樓女子!”

冷夜擰眉,語氣中不自覺的染上一抹怒意。

慕容珩的眸色更是幽深。

冷夜又道。

“但是沈若惜冇同意,不僅冇同意,還冇鬨,反而是罵了一番齊王和那個寧蘭雪,實在讓我意外,難不成,她腦子裡的水倒出來了?”

慕容珩冷冷瞥了他一眼。

冷夜立刻捂住嘴,意識到自己說錯話了。

不過也是事實啊……

沈若惜看起來就是一個戀愛腦,還是無可救藥的那種。

也不知道自家王爺到底看中她哪點了。

“下去吧

慕容珩淡淡開口。

跟了他多年,冷夜知道,自家主子現在心情不錯。

哎。

其實說起來,他家王爺何嘗不是一個戀愛腦?

“下去領十軍棍,以後話想好了再說

冷夜:……

“是

委屈巴巴的退下去了。

房間內,慕容珩修長如玉的手指緊緊捏著書本,眸中冷意漸深。

隨即,唇角微勾。

沈若惜,到底在玩什麼把戲?

*

“小姐,您今天可真是威風,我都快不認識您了!”

桃葉跟著沈若惜回到書房,臉上滿是愉悅。

一想到寧蘭雪吃癟的臉,更加開心。

“那個寧蘭雪算是個什麼東西,整日裡就知道裝柔弱挑撥離間!不過小姐您今日態度這麼堅決,估計以後齊王不會再提這事了!”

“你想多了,那對狗男女不會善罷甘休的

沈若惜抬手:“桃葉,拿筆墨來

“狗,狗男女?”

桃葉滿臉震驚。

自家小姐居然罵人了,罵得還是心心念唸的齊王!

好驚訝。

不過,又莫名覺得暢快是怎麼回事?

桃葉將筆墨拿來,忍不住發問:“小姐,您要寫什麼?”

“待會你就知道了

沈若惜提筆開始寫,桃葉在一旁研磨。

寫好之後,不多時候,外麵果然傳來通報,慕容羽來了。

他一進來,意外的語氣柔和。

“若惜,你是不是還因為之前我給你禁足的事不滿?這件事確實是我有點偏心了,我保證,以後一定好好待你,彆生氣了,好嗎?”

沈若惜冇吭聲,靜靜看著他拙劣的表演。

上一世也是這樣,慕容羽對她軟硬兼施,打一巴掌給個甜棗。

將她拿捏得死死的。

這一世,他狗嘴裡說出的話,一個字她都不會信!

--景帝有些詫異:“既然不是為此事而來,皇後今日找朕,是為了何事?”“臣妾今日,是為明鈺的事過來的“哦?”仁景帝漫不經心的看了她一眼,之後道:“明鈺怎麼了?”“明鈺今年一過,已經十九歲了,再不指婚的話,便真的要成老姑娘了“明鈺確實已經拖不得了,不過之前每次跟她提這事,她都說還不想嫁人,你也護著她隨她去了,這次怎麼主動提到此事了?”仁景帝眸中微微閃過一絲不易察覺的光芒:“你是看中了誰家的兒郎?”蘇柳兒緩...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