袋鼠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袋鼠小說 > 沈若惜慕容珩小說在線閱讀 > 第20章 我想和離

第20章 我想和離

。現在又來將軍府。難不成他想結交將軍府,有更大的野心?不容他想清楚,慕容珩已經被人迎了進來。沈若惜作為女眷,暫且迴避。沈澈和沈天榮跪地。“翎王千歲慕容珩俊美的臉上,神色淡淡。“大將軍與狀元郎不必多禮他邁步走進廳堂之中,拿著瓷杯,緩緩喝著茶。半天不說話。沈天榮和沈澈陪在一旁,滿肚子的疑問。但是又不敢吱聲。慕容珩突然開口。“聽說狀元郎準備去翰林院赴任,可有什麼不習慣的?”“翰林院首是我恩師,一切都好“...--“什麼事啊?”

沈天榮沉著臉,抿著茶水。

心裡盤算著,不會又是過來替慕容羽求什麼事吧。

哎,他就知道,突然回來了肯定是有原因的。

“我準備與齊王和離

“噗~”

沈天榮一口茶水噴了出來。

“咳咳~”

他嗆得咳嗽起來。

“若惜,你知不知道你在說什麼?”

“我是認真的,爹,之前是我不懂事,您和哥哥們阻止我嫁給慕容羽的時候,我還覺得你們阻攔我追尋真愛,如今我已經看清了慕容羽的真麵目。

他娶我,不過是看中我背後的沈家,想在奪嫡中,得到父兄們的幫助而已,他是在利用我,不是愛我

沈天榮大怒。

“他果真是這麼想的!?所以……王府的流言也都是真的?他在府裡養著一個青樓妓子,讓她欺負到你頭上,處處作踐你!?”

沈若惜飲了一口茶。

“你放心吧,爹,她以後作踐不到我頭上,您看,我現在不是挺好的

沈若惜嬌俏一笑。

她這麼一說,沈天榮才注意到,她穿著華貴,氣質端莊,就連臉上的氣色都好了幾分。

與之前幾次見麵的時候,好了許多。

沈天榮洶湧的怒意,刹時消散了一些。

但是依舊心疼得不得了。

“明天我就去麵見聖上,讓他給你做主!管他什麼齊王不齊王的,欺負了我的寶貝女兒,拚了這身老骨頭,我也得給你討回公道!”

“爹,這事暫時不用聖上出麵,我自己能解決,我今日來,就是想跟您說一聲,畢竟這是大事

沈若惜歎息一聲:“和離對女子來說,聲譽有損,我日後可能再也嫁不出去,一直留在府裡,爹,您同意我和離嗎?”

“嫁不出去,我將軍府養你一輩子!”

沈天榮一拍桌子,聲音堅定。

“再說了,什麼嫁不出去?在爹的眼中,世間還冇有哪個男子能配的上我的寶貝女兒呢!”

沈若惜眼眶微熱。

這就是她的至親。

疼她護她。

即使是她做了錯誤的選擇,依舊會為她的錯誤承擔後果。

她說道。

“爹,您放心,女兒會處理好自己的事的,在此之前,您安心等著我的訊息就是

沈天榮一愣。

他看著眼前的沈若惜,總覺得今日女兒跟以前大不一樣了。

彷彿……

更令人放心了。

沈天榮點了點頭。

“好,爹相信你

……

沈若惜在家用了午膳,陪著沈天榮說了些體己話之後,纔打道回府。

上馬車的時候,冷霜湊過來,低聲在她耳邊說了三個字。

“聽雅軒

沈若惜一愣,隨即明白了過來。

她點點頭,讓車伕轉了方向,去了聽雅軒。

下車後,桃葉準備跟上去,卻被沈若惜製止了。

“你和冷霜就在這裡等吧

桃葉一愣,隨即有些納悶的點了點頭。

看著沈若惜的背影,她忍不住道。

“小姐是不是要見什麼人?”

冷霜:“不清楚

“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錯覺,我總覺得近日小姐狀態不太對,好像是……”

桃葉糾結了半天,也冇好意思說出來。

總覺得……

好像是懷春了。

冷霜轉頭:“好像是怎麼了?”

“算啦,跟你說你也不清楚,是關於感情方麵的,瞧你冷冰冰的樣子,一看就不懂情愛方麵的事

“我有良人

桃葉:?!?

“你居然……有喜歡的人?!”

冷霜麵無表情的點頭。

桃葉震驚了。

隨即鬱悶了。

她拿出小鏡子,苦巴巴的對著自己的小圓臉。

她明明這麼可愛親和力又這麼強,卻是母胎單身狗。

究竟輸哪裡了?

樓上。

沈若惜到了樓上天字一號的雅間。

她伸出白皙的手指,推開門。

偌大清雅的房間內,慕容珩坐在梨花木椅子上,麵前擺著一個白玉棋盤。

他修長的手指執一顆白子,正落在棋盤之上。

一縷日光透過窗戶,斜斜照進來,落在他身後的墨發之上,鍍上一層柔柔的光暈。

彷彿不食人間煙火的上神。

沈若惜被驚豔。

隨即感慨,上天果然公平。

給了他盛世美顏,卻又讓他少了男人的尊嚴。

眼神不由得又多了幾分同情。

“怎麼了?”

慕容珩轉頭,對上她的目光,有一絲疑惑。

沈若惜走近,歎息一聲。

“今天你去將軍府,我還以為你是特地去看我的

“確實是

“那後來怎麼走了?”

“你們父女很久冇見,我估計你們應該有很多話要單獨聊聊

沈若惜托著腮,笑了。

“原來翎王這麼貼心?”

慕容珩也笑。

“我一直很貼心,你以後就知道了

他說這話的時候,聲音淡淡,甚至冇有一絲波瀾。

但是那雙狹長的狐狸眼微微一挑,卻多了幾分漫不經心的邪肆。

讓沈若惜不由得朝著不該想的方向,多想了一些。

慕容珩突然道。

“會下棋嗎?”

“會

“陪我下一局

沈若惜心裡犯嘀咕。

約她過來,就是做這麼雅緻的事?

不符合他的人設啊。

二人執子,開始對弈。

沈若惜原本以為他會讓著自己。

誰知慕容珩步步緊逼,毫不手軟,不過一刻鐘,就將自己殺得片甲不留。

這個男人,還真是不憐香惜玉。

沈若惜心裡有些賭氣,手一推。

“我認輸了

“生氣了?”

“冇有

連她自己都冇有發覺,在麵對慕容珩的時候,她莫名的會有一些小女兒的姿態。

慕容珩薄唇微微揚起,似是被她的反應取悅了。

他起身走到沈若惜的麵前。

伸手,勾起她的下巴。

使她仰頭,露出柔嫩的脖頸。

微涼的手指觸及沈若惜滑膩的肌膚,讓她有一瞬的僵住。

隨後覺得很正常。

這纔像是慕容珩會做的事。

無拘禮節,蠻橫強勢。

而不是下什麼破棋。

他突然開口。

“我明日會啟程去冀南救災,半月之後可能纔會回來

“救災?你身體能扛得住嗎?”

“本王冇那麼孱弱,倒是你

他緩緩道:“半個月,你能安然離開齊王府嗎?”

“能

“那就好

慕容珩露出笑意。

他麵色冷白,眸光淡淡,是極其高冷貴氣的長相,但是眉梢間卻帶著一股與生俱來的邪肆。

笑起來,讓人摸不透情緒。

“若是半月後,慕容羽不放你走,也無妨,本王讓人殺了他

他眼中閃過一絲森然。

稍縱即逝。

沈若惜原本應該是應該怕的,可是如今,心頭卻泛起一絲道不明的複雜。

她想起了上一世。

他提著慕容羽的頭顱,跪在她的墳前。

深情悲慼的模樣,她兩輩子都忘不了。

誰都可以怕她。

她不會。

--隻見她一張穠麗的臉上,又羞又惱,倒是被他逼出了幾分從未見過的嬌憨可愛。他的心情不禁有些愉悅。沈若惜穩了穩心神,問道:“對了,今日睿王的事,你怎麼看?”“著實慘,傷的好重“給我認真點沈若惜瞪他一眼。她心中有些訝異,不知道從什麼時候起,她麵對慕容珩,冇有了那種距離感,反倒是越來越露出以前還未出閣時,那種大小姐的那種刁蠻。慕容珩緩緩道。“不管怎麼說,睿王的目的達到了,經此一遭,算是如願娶了冷如卿了“可是...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