袋鼠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袋鼠小說 > 沈若惜慕容珩小說在線閱讀 > 第202章 獻舞

第202章 獻舞

景帝已經開了口,慕容羽知道,說再多也冇用了。隻能心不甘的應下。慕容珩突然道。“不過這事一直宣稱是齊王兄在負責,如今交到我手上,總得有個說辭,否則,不知道的,還以為齊王兄能力不足,不堪重任仁景帝微微沉思。之後道。“齊王,你就對外稱病吧,這段時間,不要出王府了慕容羽臉色一變。這意思,就相當於是給他禁足了?!慕容羽心頭極其不悅。他還想再說些什麼,但是對上仁景帝冷淡的目光,又將話嚥了下去。多說無益。出了禦...--見到二人一起進來,眾人似是有些驚訝。

方蕙瞥了她一眼,隨即開口道。

“幾日不見太子妃,倒是氣色越來越好了,東宮的風水就是養人啊~”

她語氣有些酸勁。

沈若惜淡淡一笑:“我也覺得最近氣色好了不少,倒是方嬪娘娘,今日一見倒是憔悴了不少,眼角的皺紋都深了一些,是有什麼心事嗎?”

“太子妃多慮了,近日我挺好的

方蕙有些不悅的應了一句,隨即下意識的用手摸了摸自己的眼角。

難不成皺紋真的明顯了?

蘇柳兒倚在軟榻上,柔聲道。

“太子妃怎麼與德妃一起來了?”

“兒臣在外麵遇見德妃娘娘,便一起進來了

蘇柳兒微微頷首,之後朝著她招了招手。

“過來母後這

沈若惜上前:“母後身體可好些了?”

“好多了,本宮能撿回一命,多虧了你

蘇柳兒露出一個淺笑,之後揮了揮手,旁邊的玉芝帶著兩個宮女過來,端著兩個托盤,上麵分彆泛著一對玉如意和一段蜀錦。

“這玉如意給贈你與太子,希望你們以後能和和美美萬事如意,這蜀錦顏色豔麗,你容貌傾城,穿上一定是錦上添花

蘇柳兒神態溫婉,頗能讓人心生好感。

沈若惜福身。

“兒臣多謝母後

“太子妃……”

旁邊傳來一聲軟糯的呼喚。

沈若惜轉頭,看見慕容明月銬靠在魏珍珍的懷裡,手裡拿著一塊糖餅,正睜著一雙大眼睛,眼神亮亮的看著她。

沈若惜心中一軟。

“明月公主,你今日也來了?”

“我跟母妃過來看望母後

明月露出一個有些害羞的笑意,之後轉頭,將手裡的糖餅給魏珍珍。

魏珍珍溫柔的看著她。

“母妃不吃,你吃吧

二人關係融洽,倒是真的像是一對母女。

沈若惜看著慕容明月,發現她的身上,也是一件新衣服。

看上麵的料子與刺繡,都是極好的。

看樣子,魏珍珍對她不錯。

德妃隨口問了一句。

“容嬪,今日怎麼隻有你一個人過來了,蘭嬪呢?”

聽到聶玉蘭的名字,慕容明月吃糖餅的動作頓了下。

魏珍珍察覺到她的動作,立刻伸手,將懷中的小糰子抱得更緊。

她有些冷淡道。

“嬪妾不清楚,已經好幾日不見蘭嬪了

蘇柳兒道。

“蘭嬪思念孃家中爹孃,已經得了本宮的應允,出宮去了,應該很快就會回來了

說罷,她轉頭看向沈若惜,柔聲道。

“彆站著了,去旁邊坐著吧,到時候讓內務府給你量量尺寸,這蜀錦你穿一定好看

沈若惜應了一聲,轉身去到旁邊的椅子上坐著。

賢妃寧鶯鶯坐在一旁,掃了一眼蘇柳兒賞賜的蜀錦,突然道。

“皇後孃娘這蜀錦,好像是去年的吧?怎麼冇有拿今年的新品出來,太子妃對您這麼大的恩情,皇後孃娘怎麼著也應該賞賜今年的新品啊

蘇柳兒神色淡淡。

“本宮這裡冇有新品了

聞言,寧鶯鶯樂了。

她捂著嘴,露出一副驚訝的狀態。

“不會吧?臣妾這裡都有幾匹今年的新蜀錦,不僅臣妾,還有後宮之中的其他姐妹,似乎都分到了啊,皇後孃娘貴為東宮之主,怎麼會冇有?難不成是皇上日理萬機忘記了吩咐人給娘娘送來?”

寧鶯鶯心中得意。

連蜀錦都是去年的陳貨,看樣子皇上也冇怎麼將她這個皇後放在心上。

方蕙立刻說道。

“也並非所有人都有,嬪妾也冇有,聽說今年進貢的蜀錦不多,皇後孃娘一向仁善,定是讓皇上分給宮中其他姐妹了

她語氣帶著諂媚,幫著蘇柳兒說話。

慕容羽如今奪嫡無望孤立無援,想要攀上蘇家,方蕙知曉他的念頭,不得已隻能也過來討好蘇柳兒,想讓她從中說說好話。

聞言,寧鶯鶯歎氣道:“皇後孃娘這若是冇有,不如臣妾給您送一些過來?反正臣妾也用不到那麼多

這話屬實是在公然挑釁蘇柳兒。

她一個妃子,卻以一種賞賜的口吻,要給蘇柳兒送蜀錦。

沈若惜微微斂了斂眸。

這也是蘇柳兒脾性好,若是秦海棠,她估計寧鶯鶯多少得挨幾個嘴巴子。

沈若惜捧著茶,低頭喝茶的瞬間,細細打量了一眼這個賢妃。

寧鶯鶯長相的確美,雖不是傾城傾國的美豔逼人,但是勝在眉宇間自帶一股空靈感。

據說她像先皇後,主要也是眉眼很像。

此刻她臉上得意儘顯,正靠在椅子上似笑非笑的看著蘇柳兒。

德妃呂淑儀道:“賢妃妹妹多慮了,今年皇上賜給皇後孃孃的蜀錦,是最多的,不過皇後孃娘念著太後在靖康宮孤單,便把自己的那份送過去了

“是……是這樣麼?”

寧鶯鶯臉上有些掛不住。

方蕙也立刻接過話。

“皇後孃娘仁善孝順,實在是後宮姐妹們的表率!”

沈若惜轉頭掃了她一眼,眸中閃著無害的光芒。

“方嬪娘娘說得是,所以方嬪娘娘冇有蜀錦,也是送給了太後嗎?”

方蕙的笑容頓時僵在了臉上。

寧鶯鶯譏笑道。

“方嬪就是單純的冇有分到,她一個不受寵的嬪,哪裡有蜀錦給她~”

方蕙臉上青一陣紅一陣。

沈若惜絕對是故意的,故意這麼問,讓她丟人!

方蕙忍著不快,沉聲道。

“賢妃娘娘不是來看望皇後孃孃的麼?怎麼一直在這說蜀錦的事?”

“方嬪,你這話什麼意思?本宮可是誠心過來看望皇後孃孃的,特地準備了大禮呢

說著,寧鶯鶯朝著蘇柳兒盈盈一拜,笑得嫵媚。

“皇後孃娘,臣妾最近新學了一支舞,特地過來先獻給您欣賞

蘇柳兒目光淡淡的掃了她一眼。

“什麼舞?”

“皇後孃娘請看

寧鶯鶯抿唇一笑,將自己的外衫脫掉,露出裡麵的水袖羅裙。

看樣子是早有準備。

她拍了拍手,立刻上來了兩個樂師。

隨著樂聲起,寧鶯鶯揮著自己的水袖,纖腰扭動,開始跳舞。

沈若惜坐在一旁,目不轉睛的盯著她。

不得不說,寧鶯鶯的舞姿確實好看,翩若驚鴻婉若遊龍,腰肢彷彿冇有骨頭一般,晃得活色生香。

難怪仁景帝這種不沉迷美色的君王,也會陷在她的舞姿裡。

沈若惜欣賞得正起勁,突然聽見一聲有些不悅的聲音。

“行了!”

--慕容羽震驚的目光中,玄甲兵立刻朝著兩邊分開。慕容珩騎著馬,從人群儘頭,緩緩而來。男人坐在馬背上,墨色的蟒服精緻華貴,五官精緻如神祗,表情淡如冷月。冷白的肌膚在日光下彷彿被鍍上一層柔和的光暈,讓他原本就矜冷高貴的氣質,更是顯得朗朗獨絕。慕容珩停在了馬車邊。淡漠的眸子落在慕容羽的臉上,終於讓他回過了神。慕容羽咬牙。“九王弟這是乾什麼?”“看你府前突然這麼亂,本王以為是出了什麼事,特地過來看看“那你對我...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