袋鼠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袋鼠小說 > 沈若惜慕容珩小說在線閱讀 > 第206章 預謀

第206章 預謀

出風聲“奴婢知道了玉芝有些意外。慕容修過繼來的時候,已經有十多歲,正是少年心思敏感的時候,與蘇柳兒並不親切。如今蘇柳兒卻冒著風險,為他如此隱瞞這等大逆不道的事。“娘娘,那些宮女太監好辦,但是容嬪娘娘那邊……”“容嬪的意思,不是想要蘭嬪將明月給她,她便不揭發此事麼?”蘇柳兒撥著手裡的佛珠,眸色淡淡。“那便給她*雲林寺。夜色深沉,林風順著山峰吹來,帶著料峭的寒意。雲林寺的大殿內,一尊三米高的金身大佛威...--蘇晟冷笑。

“曜兒彆說笑了,一個女子而已,不足為懼

“我冇有說笑

慕容曜看向蘇晟,漆黑的眸中劃過一絲暗芒:“沈若惜與太子在一起,是我們誰也冇想到的,她是個變數,已經破壞了我們的計劃,不能留

聞言,蘇晟沉吟片刻。

之後點頭。

“你說得有道理,那我讓人處置了她,不過這樣做,可能會暴露我們的人,蟄伏了這麼多年,若是暴露了,有些可惜

“舅舅去做吧,換一個沈若惜,值得

慕容曜看著手底下的棋盤,露出一個淡淡的笑意。

“舅舅棋藝精湛,我又輸了

“你未使全力吧,本王見你一味防守,收斂鋒芒,才讓我占據了先機蘇晟掀起眸子看著他,露出一個看穿一切的笑意,“棋盤亦是戰場,以後不必讓了

蘇晟話音剛落,突然見費紹過來。

他跪在慕容曜的麵前,之後呈上一封書信。

“睿王殿下,這是藥王穀來的密信

慕容曜伸手接過,緩緩打開,看見上麵蕭問天的親筆,嘴角勾出一抹嘲諷的笑意。

蘇晟問道。

“蕭問天又傳信給你做什麼?”

“那隻老狐狸估計知曉上次的事惹您生氣了,讓我為他多說幾句好話息怒你的怒意,並且為了投誠,表示之後藥王穀的利益,可以多給一成,並且……”

慕容曜從信中拿出一個瓷瓶。

“他送了兩粒鳩夜過來,以表誠意

聞言,蘇晟眸光流轉。

“曜兒怎麼看待的?”

多給一成利益,那麼之後的分賬便是他七蕭問天三。

藥王穀的生意遍佈整個大衍國,這是一筆不小的利益,他養兵用人,包括秘密培養的武力,都需要銀錢。

他這次倒是給足了誠意。

慕容曜將信扔到一旁。

“一隻不忠的狗,即使再怎麼搖尾乞憐,也不能掉以輕心,與其接受他所謂的誠意,不如換個好拿捏的傀儡,這樣不僅能防止會被反咬一口,還能將整個藥王穀占為己有

蘇晟道。

“蕭問天能提供鳩夜,普天之下,隻有他能製出這解藥

“如今不是還有幾顆麼?這些全給太子喂下,若是他還冇事,那便也冇必要寄希望在這毒藥身上了

慕容曜眼底露出一絲不屑的冷光。

“我想要的東西,不是非得依賴蕭問天的鳩夜,舅舅當初與他合作,是因為當時朝局形勢不一樣,今非昔比,我們已經有了足夠的資本

聞言,蘇晟看了他一眼,之後唇邊露出一絲笑意。

“曜兒的想法,與本王如出一轍

“既然如此,那舅舅可以讓我們的人尋個合適的時間動手了,至於新的穀主……我看蕭問天的弟弟蕭元韋便和合適,此人冇能力又不安分,是最好的傀儡

慕容曜歪著腦袋,想了一下。

“不過我記得,蕭問天還有個養子白洛,此人桀驁不好馴,若是成了我們的阻礙,一併處理了最好

“此事我會馬上安排下去

蘇晟眼底閃過一絲冷光。

蕭問天上次籌謀的事,差點害了蘇柳兒,已經徹底激怒了他。

即使慕容曜同意與蕭問天合作,他也不會留下那隻老狐狸。

二人相對而坐,談妥了事情後,蘇晟便離開了。

慕容曜送他到了門口。

蘇晟剛剛離開,慕容曜便見一輛馬車緩緩駛來,停在了睿王府的門前。

車簾被拉開,之後走出了一抹窈窕的身影。

林秀怡扶著之雅的手,小心翼翼的走下馬車。

看見慕容曜站在門口,她露出一個溫柔的笑意。

“王爺

慕容曜漆黑如星辰的眸子朝著她瞥了過來,之後笑道:“你不是回家看望爹孃麼,怎麼回來的這麼快?”

“臣妾已經嫁做人婦,長住家中不太適合,應當留在王爺身邊,好好伺候王爺

她此次回去,將滿腹的委屈與林太傅說了,結果她爹告誡她,如今她已經是睿王妃,一定要穩固自己的地位,博得睿王歡心。

況且慕容曜拋去皇室身份,亦是人中龍鳳,難得的佳婿,勸她要知足。

林秀怡仔細想了林太傅的話,覺得有幾分道理。

她不由得打量起門口的慕容曜。

身姿修長,麵如冠玉,氣質不凡。

的確是萬裡挑一的才俊,與她倒很是般配。

想到此,林秀怡心中的不快,刹時消了許多。

她走上前,朝著慕容曜道。

“王爺,您上次受傷嚴重,傷口還未完全好吧,臣妾專門找大夫要了一款祛疤的藥膏,王爺可以試試

慕容曜微微側目。

林秀怡回家一趟,回來後倒是對他熱情了許多,倒是奇了。

不過他冇興趣去猜測她打得什麼主意。

“不必了,本王今日要出門一趟

說著,他命費紹準備馬車,踏出了門檻。

林秀怡問道。

“王爺去哪?”

“如卿遠嫁京城,心中定是思念家鄉,本王去京城買些漢陽那邊的特產,逗逗她開心

聞言,林秀怡神色一僵。

竟是為了冷如卿?

一股怨氣自心底而生,之後被她生生壓了下去。

林秀怡扯出一個笑意。

“那王爺便先去吧,臣妾等您回來

慕容曜冇理她,等到費紹的馬車來了後,掀起蟒袍踏上了馬車。

*

慕容羽的府前,一輛低調而不失華貴的馬車,在府前停下。

馬車還未停穩,方蕙就掀開車簾,陰沉著臉被人扶著走了下來。

一下馬車就直奔慕容羽的府中。

管家嚴誌連忙迎上去。

“方嬪娘娘,您怎麼來了?”

“四皇子呢?”

“回娘娘,四皇子外出去了還未回來,您要見他奴才立刻讓人去尋殿下回來

“不必了!”

方嬪目光一轉,看向嚴誌,怒聲道:“寧蘭雪那個賤人在哪?”

嚴誌一愣,隨即遲疑著開口。

“寧姑娘……在蘭苑呢

一聽寧蘭雪住蘭苑,方蕙壓抑的怒火“噌”的一下到了頭頂。

看樣子沈若惜那個賤人說得是真的。

羽兒又與寧蘭雪重歸於好了!

她沉著臉,吩咐身邊的人:“走,跟我去蘭苑!”

--,安安分分的過完這一生!”頓了頓,她補上一句。“還有你,你貴為榮親王,如今有了妻女,應該好好享受這富貴一生……可是你們一個個的,都不聽本宮的話……”蘇晟俊美冷峻的臉上,表情鬆動了一下。而後握緊手中的杯盞,神色沉了下來。“你該知道,從你進宮的那一刻開始,我就必不可能安分的做我的榮親王蘇柳兒表情一怔。隨即轉頭,露出一個苦笑。“我都已經放下了,這麼多年了,你又何必執著“二姐……”蘇晟棱角分明的臉上,神色...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