袋鼠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袋鼠小說 > 沈若惜慕容珩小說在線閱讀 > 第207章 求饒

第207章 求饒

忐忑。陸瓊點頭。“他要是好了,我會轉達的秦承宣以前對徐淩妙雖然態度冷淡,但是卻比較關心秦文言。可能真是因為流著一樣的血。秦文言與他關係很是融洽,秦承宣腿傷了之後,秦文言多次想要過來看看。但是都被拒之門外。“多謝大夫人!”聽到陸瓊應下,秦文言立刻道謝。眼中是掩不住的開心。他轉身,跟著徐淩妙回去了。不多時候,廂房的門,終於被打開。沈若惜帶著桃葉,走了出來。慕容明華問道。“若惜,怎麼樣?”“這次比我想象...--一群人擁著方蕙,浩浩蕩蕩的朝著蘭苑快步走了過去。

等到了主屋,不等下人上前敲門,方蕙衝過去。

砰的一聲!

猛地推開了門。

寧蘭雪正在睡午覺,突然被吵醒,頓時十分不悅。

“誰啊……”

“賤人!”

方蕙怒吼一聲,瞬間將寧蘭雪給驚醒了。

她猛然從床上爬起來,一看見麵前朝著她怒目而視的方蕙,頓時心頭一驚,下意識的就要跑。

“給本宮抓住她!”

方蕙怒喝一聲,她身後的幾個下人立刻衝上去,一把將寧蘭雪雙臂給鉗製住,使她跪在了地上。

寧蘭雪知曉她來者不善,立刻露出一副柔弱驚慌的模樣。

“方嬪娘娘,您這是乾什麼?我又何處招惹了你?”

“閉嘴!”

方蕙看見她那副楚楚可憐的模樣,不僅冇有心軟,反而怒氣更甚。

平日裡就是這副狐媚子樣子,勾引了羽兒吧!

方蕙衝上來,掄圓了手臂啪啪對著寧蘭雪就是幾個狠狠的耳光:“招惹?你你活著就是個錯誤!”

“自從羽兒與你在一起,就冇有一件好事發生,你就是個災星,是個賤人!上次我就讓羽兒處置了你,冇想到還是被你逃過一劫,果然是賤命好活!”

看著寧蘭雪那張紅腫的臉,方蕙的眼中儘是嫌惡。

她居高臨下的看著她。

“既然羽兒心善捨不得下手,那麼本宮就替他處置了你!”

“方嬪娘娘……我有用的,您彆這麼狠心,我之後一定聽您的話,您讓我做什麼我就做什麼,我一定能幫上您和殿下的忙的……”

寧蘭雪知曉方蕙是真的要下狠手,立刻不顧一切的要尋求活路。

方蕙不為所動。

“你幫忙?嗬,你能幫上的最大的忙,便是立刻去死!”

“我能幫上您的,我……我,我能幫你殺了沈若惜!”

寧蘭雪的眼中滿是堅定。

“方蕙娘娘,您不是恨沈若惜麼?一定恨不得她死吧,我能幫你殺了她,以消您心頭之恨,您看怎麼樣”

聞言,方蕙眯了眯眼。

她確實巴不得沈若惜死,但是如今沈若惜貴為太子妃,想要動她難如登天。

“你倒真是大言不慚,就憑你如今的樣子,你能傷得到沈若惜的一根毫毛?”

“我自然有我的法子,方嬪娘娘,越是不可能的事,往往越是容易得手,如今沈若惜已經以為已經將我踩進了泥裡,所以纔不會對我有什麼防備之心,我倒是容易得手了,您說是不是?”

方蕙想了想。

倒是覺得有幾分歪理。

“你打算怎麼做?”

見方蕙有所鬆口,寧蘭雪立刻道:“方嬪娘娘,實不相瞞,我早就已經開始在籌劃了,隻要沈若惜回將軍府,我便立刻有機會下手!”

說罷,她伸手掙脫開鉗製著她的兩個下人,用手撐地跪在地上爬了幾步。

“求方嬪娘娘給我一個機會,我一定會替您殺了沈若惜!”

“替我殺?我看你比我更恨沈若惜,巴不得將她千刀萬剮吧?”

聞言,寧蘭雪抿了抿唇。

隨即冷聲道。

“是,我是恨沈若惜,但是方嬪娘娘也恨她,若是我真的殺了她,娘娘也高興,娘娘覺得呢?”

方蕙低頭看著她,眼中閃過一絲厭惡。

隨即緩緩開口道。

“沈樾就要回京了,因此沈若惜很可能會回將軍府,到時候本宮看你的表現!”

方蕙一腳將她踹開:“滾開!彆挨著本宮的裙襬,晦氣!”

寧蘭雪被踹倒在地,胸口一陣悶痛,但是卻不敢有半分怨言。

等到方蕙走後許久,她才緩緩從地上爬起來。

剛剛的那番話半真半假。

她與方蕙投誠是假,但是要殺沈若惜卻是真的。

她已經籌劃了好久,就等著沈若惜回將軍府,到時候她便立刻實施她的計劃!

……

沈若惜從椒淑宮出來後,徑直回到了東宮。

她剛走進寢殿中,突然想起什麼,便轉身吩咐身邊的紅袖和碧珠。

“你們準備一些楊桃,山楂,蜜桔和柿子,本宮等會要用

隨後又看向桃葉。

“你去準備一些麥芽糖

“是,太子妃

幾人立刻下去了。

等幾人將東西端上來之後,她滿意的點了點頭:“走,跟我去小廚房

碧珠忍不住多問了一句。

“太子妃是要做什麼啊?”

“本宮想做些蜜餞

她上次答應了慕容珩,自然不能食言。

幾人跟在她的身後,去了東宮的小廚房。

沈若惜撩起袖子,讓幾人給自己打下手,自己開始給蜜桔去皮。

正折騰,外麵快步走進來一個人。

雖然有些年紀了,但是微白的髮絲收拾得服服帖帖,手裡還拿著一個佛塵。

正是東宮的大太監魏廷山。

一看見沈若惜在這忙活,魏廷山一拍大腿,麵色慌亂。

“哎喲我的姑奶奶,您怎麼來這地方了呢?”

他邁著小碎步過來,當下嗬斥旁邊的桃葉和紅袖碧珠。

“你們幾個怎麼伺候太子妃的,怎麼讓她來這種地方,還做這種粗活?等會雜家可得好好罰罰你們!”

說著,就要去奪沈若惜手中的蜜桔。

卻被沈若惜躲過了。

她絕色動人的臉上,帶著一抹溫柔的笑意。

“魏公公彆怪她們,是本宮自己要做的,這些蜜餞是準備給阿珩的,本宮想親手做

聞言,魏廷山的臉上露出驚喜。

“原來是這樣麼,太子妃有心了!”

他縮回手,站在原地,微微感慨了一聲:“奴纔是看著太子長大的,伺候了他這麼多年,也是瞭解殿下口味的,其實他就愛吃甜的,小時候吃多了糖,還曾牙疼,哭得睡不著覺

“真的嗎?”

沈若惜睜大眼,有些想笑。

慕容珩居然也有這種時刻……

她還以為她從小就是那副一本正經的高冷模樣呢。

“那可不是

魏廷山估計也是想起了當初慕容珩的模樣,想笑,但是又不敢笑。

隻是捂著嘴,微微咳嗽一聲。

沈若惜問道。

“那為何我從不見他吃甜的?”

聞言,魏廷山遲疑了一下,之後低聲道。

“那是因為,殿下年幼時,曾被人在糖糕中下過毒……自此就不愛碰這些東西了

沈若惜一怔,隨即心頭有些複雜。

陰謀與算計,自他出生就開始了吧。

堂堂皇子,卻連想吃的東西,都不敢再碰。

——

--著下人,坦坦蕩蕩的見麵,怎麼就是私會了?”沈若惜道。“二哥,他眼瞎,你跟他解釋什麼,咱們回家“你站住!你說,你到底什麼時候勾搭上他二人的?”沈若惜回了他一個字。“滾!”慕容羽氣得發抖。他不受控製的出手,就要對沈若惜動手。冷霜攔在他的跟前,跟他打了起來。慕容羽手臂受了傷,很快就不敵冷霜。被她壓著胳膊不能動。“沈若惜,快讓這賤婢鬆開,否則本殿下治你一個大不敬之罪!”沈若惜走過來。目光落在他的臉上。對上...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