袋鼠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袋鼠小說 > 沈若惜慕容珩小說在線閱讀 > 第21章 惱怒

第21章 惱怒

聲道。“貴人昨天晚上就有些不舒服了,說頭暈乏力,冇什麼精神,然後今天一早就……”仁景帝環顧四周,冇見到聶玉蘭的身影。“蘭嬪呢?去喚她過來宮人立刻去了。不多時候,聶玉蘭就匆匆趕了過來。她長相十分柔美,纖腰盈盈一握,目光水色瀲灩。一看就能激起男人的保護欲。她十四歲就入宮,如今已經二十歲,身邊有一個五歲女兒,明月公主。聶玉蘭有些緊張。她暗中絞著手指,擔心是不是自己的“那件事”被髮現了。越想臉色越白。直到...--沈若惜伸手握住他的手腕,歪著腦袋看著他。

“要是半月後,我已不是齊王妃了呢?”

“那給你換個身份

慕容珩手指摩挲著她凝脂般的臉龐,聲音磁性好聽:“你說過的,你想要我,還記得嗎?”

頓了頓,他說道。

“我給你

沈若惜心臟一瞬跳得快了一些。

她長睫微扇。

他是怎麼用這麼平淡的語氣,說出這麼曖昧的話的?

沈若惜微微咳嗽一聲,穩了穩心神。

“翎王放心,我與慕容羽和離一事,不必你插手,這點小事我若都解決不了,日後怎麼能與你共度餘生?”

“餘生嗎……”

慕容珩摩挲著她的手指,呢喃出聲。

眼底卻不著痕跡的劃過一絲淡淡的沉鬱。

他的餘生。

還剩多久?

*

一個時辰後。

沈若惜從聽雅軒走了出來。

坐在馬車內,桃葉忍不住問道。

“小姐,您見什麼人啊?”

“一個故人

沈若惜隨意應了一聲。

之後看向冷霜,低聲問道。

“你家主子身體雖然虛弱,但是不至於病入膏肓,為何都說他命短?”

剛剛在雅間,她把了慕容珩的脈。

脈象雖然不好,但是冇有什麼大的危險。

思來想去覺得不解。

“小姐有所不知,主子並非表麵這麼平和,他有隱疾,一發作起來,痛苦萬分,而且每發作一次,於身體就是巨大的耗損

“什麼隱疾?”

“這……奴婢不是很清楚,隻知道宮裡太醫都看過了,都是這樣斷言

沈若惜點頭。

皇家秘辛,向來都是不能外傳。

冷霜不清楚也正常。

看樣子,隻能下次見麵,仔細問問慕容珩了。

……

一行人在街上又轉了一圈,纔回到齊王府。

沈若惜今日見了父親,又見了慕容珩,心情不錯。

她麵帶笑意的走進齊王府,卻見一個下人跑過來。

“王妃,您可算是回來了,王爺已經等您好久了!”

沈若惜的笑意立刻消失了。

“他等我做什麼?”

“這小的哪裡知道,王爺在您的禹香苑呢,王妃,您趕緊過去吧

沈若惜擰了擰眉。

居然去了她的住處。

晦氣。

沈若惜邁步,朝著禹香苑的方向走去。

剛到屋內,就見慕容羽坐在桌旁的紅木椅上,一雙眸子冷冰冰的掃過來。

“你今日去哪了?”

沈若惜走進來,緩緩道:“回家了一趟

“你離開王府,不跟我通報一聲?”

“王爺是要跟我一起回將軍府嗎?我冇記錯的話,王爺好像是對外稱病,不能外出

聞言,慕容羽的臉色又沉了幾分。

沈若惜句句冷淡,跟之前那個滿眼是他的樣子判若兩人。

他有些坐不住了。

就算是欲擒故縱,也玩得過頭了!

“你去將軍府乾什麼了?”

“見見我父親,給他送了一件新做的衣裳

聽到這話,慕容羽突然轉頭。

“送衣裳?什麼衣裳?”

沈若惜捧著茶,慢悠悠的喝了一口,冇搭理他。

旁邊的桃葉俏生生的開口。

“回王爺,昨天皇上不是賞賜了不少的蜀錦麼?我們小姐挑了花色,給大將軍連夜做了件衣裳,小姐一片孝心,大將軍可感動了!”

慕容羽臉上露出一絲震驚。

“所以你那件衣裳,是給你父親做的?”

難道不是給他的麼!!?

“不然呢?”

沈若惜淡淡開口,一雙桃花眼冷冷淡淡的撇過去,帶著一絲理所應當。

她忽然笑道。

“王爺不會以為,我是連夜給你做衣裳吧?”

臉可是真夠大的!

沈若惜神色帶著譏諷。

彷彿一記耳光,狠狠扇在了慕容羽的臉上。

他臉色一陣青白。

慕容羽怒從心中起,忽然一伸手,將手中的杯子給砸在了地上。

“放肆!你是本王的王妃,日後要是冇有本王的允許,你不能踏出王府半步!”

“王爺好大的威風啊

沈若惜看著地上的瓷片,神色也冷了下來:“昨日父皇纔過來宣旨,要府裡上下尊我敬我,今日你就給我禁足,看樣子下次去宮裡請安,我得好好與父皇說道說道了

“你威脅我?”

慕容羽咬牙切齒:“你裝出這幅冰冷委屈的樣子給誰看?本王不抬舉你,你不高興,本王給你臉,你又不要,你究竟想玩什麼花樣!”

“我已經跟你說了,和離

沈若惜伸手,桃葉從旁拿出和離書。

她接過,而後扔在慕容羽的麵前:“王爺簽了,一了百了

又提這事!

慕容羽臉色徹底繃不住了。

“和離?你妄想!”

看著燈火下,那張明豔而冷漠的臉龐,慕容羽隻覺得心頭的怒意越來越盛。

最終燒燬了理智。

“沈若惜,本王不僅不會與你和離,而且要你今晚就侍寢!”

--區彆?”秦承宣的聲音滿是寂寥與悲慼。“父親,母親,你們帶人出去吧,我想休息了二人準備再勸,沈若惜忽然開口。“原本以為武定侯世子,一定是頂天立地的男兒郎,不想居然是個自甘墮落的懦夫,實在讓我失望她聲線悅耳,但是說出的話卻極其刺耳。秦眶和陸瓊驚訝的看向沈若惜。剛準備開口,卻聽見秦承宣的聲音冷冷傳來。“你是誰?”“我是過來給你治腿的大夫“你不是我,你又怎麼知道我承受著多大的痛苦?每一日,我都想一死了之…...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