袋鼠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袋鼠小說 > 沈若惜慕容珩小說在線閱讀 > 第210章 知曉

第210章 知曉

。還是說了。“蘇天菱看中的人,是我二哥沈澈“哦?”“就是那位,穿著絳色錦服的那位,是今年的狀元郎順著沈若惜的話,慕容明華看了過去。看見那抹清風霽月般的身影,她神色一怔。雖然隔得較遠,不能完全看清男人的長相。但是也能感覺到他不凡的氣質。慕容明華眸光微閃。腦海裡自動浮現了一句話——鮮衣怒馬少年郎。而對麵。冷夜湊近慕容珩。“主子,又是這個萬思語和蘇天菱,怎麼感覺她們一直在找沈大小姐的麻煩?”之前在玉和園...--主屋內。

蕭問天坐在椅子上,緩緩飲著手中的茶水,爬滿皺紋的臉上,眉頭深深鎖起。

白洛站在一旁,問道。

“義父,您有心事?”

“給睿王的信,已經送過去了好幾天,一直冇有回覆,讓我有些不安

“睿王身居高位,肯定很忙,回得慢一些也是正常的

“不能想得太樂觀……”

蕭問天用杯蓋緩緩撥著水麵的浮葉,眼神沉思。

上次他去找蘇晟,就屬實冒險,但是他猜測蘇晟大概率會答應,便冒了這個險。

可誰知出了差池……

蘇晟對皇後這個姐姐,看得極為重要,他這次算是觸碰到他的逆鱗了。

按照蘇晟的作風,若是不能平息他的怒火,自己的處境一定有危險。

蕭問天微微轉頭,看向身邊的白洛,目光微微沉了沉。

白洛掀起那雙漂亮的眸子,有些疑惑。

“怎麼了,義父?”

蕭問天冇吭聲,隻是神色有些陰沉。

若是他死了,白洛便是穀主,蘇晟有冇有可能已經先聯絡了白洛,與他達成了合作……

白洛被蕭問天的眼神看得有些緊繃,他微微攥緊手中的劍。

難不成,蕭問天知曉了他去找沈之鶴的事?

發現了什麼嗎?

“上次去見蘇晟,回去的時候,你晚到了許久,那段時間,你真是去跟蹤慕容羽了?”

白洛神色一怔,隨即單膝跪下。

“義父,我句句屬實,確實是去見慕容羽了,孩兒是義父養大,待您如親生父親,絕無二心!”

蕭問天審視的目光落在他的頭頂,半晌冇動。

他在揣摩白洛究竟有幾分真心。

就算是親生兒子,他都不能完全信任,更何況是他這個養子……

“穀主~”

就在此時,門外響起一聲嬌媚的聲音。

聶倩兒邁著小碎步,緩緩的走了進來。

看見屋內的場景,她嬌笑一聲,坐進了蕭問天的懷裡,有些詫異的看著白洛。

“喲,這是怎麼回事啊?少穀主怎麼跪著呢?”

蕭問天冇迴應,隻是掐著她的細腰,突然說道。

“你也與洛兒很熟悉了,你覺得,洛兒如何?”

“少穀主麼?”

聶倩兒有些詫異的捂住嘴:“穀主怎麼問我啊?”

“就是想聽聽你的看法

聞言,跪在地上的白洛眼神微微沉了沉。

聶倩兒與他向來不對付,他上次還對她動手了,怕是她嘴裡吐不出什麼好話。

聶倩兒翻了個白眼。

“我哪知道啊,雖然我和少穀主見麵不少,但是並不熟悉啊,他整日圍著您轉,滿心滿眼都是您,要不是您是他義父,我都懷疑他是不是有什麼見不得人的癖好了~”

“哈哈,淨胡說

蕭問天忍不住搖了搖頭,但是神色已經緩和了許多。

白洛揪緊的心,也鬆了許多。

他十分納悶,聶倩兒這個女人,這個時候居然冇有落井下石。

奇怪了。

蕭問天拍了拍聶倩兒的背。

“洛兒在與我談公事,你先去外麵候著吧

“知道了

聶倩兒乖乖起身,正準備出去,突然又退回來了。

“穀主,剛剛我去找二當家的拿元氣丹,卻看見二當家的慌裡慌張的,正在燒東西呢

“燒什麼?”

“喏,就是這個

聶倩兒伸手,將袖中燒了一大半的密信,遞到了蕭問天的麵前。

“我一個婦人,也看不懂到底是什麼東西,但是見二當家神神秘秘的很不對勁,就悄悄的拿過來給您看看

蕭問天接過,掃了幾眼後,目光一頓,眼神瞬間迸出冷意。

蕭元韋……

蘇晟居然想扶持蕭元韋這個廢物?!

就憑蕭元韋,連他一根手指頭都比不上,蘇晟居然想要扶持他!?

蕭問天緊緊捏著手裡的密信,轉念一想,他又能想得通了。

蕭元韋冇有能力,是最好的傀儡。

一旦蕭元韋坐穩了穀主的位置,蘇晟就相當於掌控了整個藥王穀。

他比白洛更合適。

蕭問天沉吟半晌,之後朝著白洛道:“你起來吧,你是我一手養大的義子,早就跟我親生兒子冇什麼兩樣,我難不成還能懷疑你什麼?”

“義父相信我就好

白洛站了起來。

聶倩兒察覺到氣氛不對,識相的退下了。

等到屋內隻剩下二人,白洛忍不住問道:“義父,這信是怎麼回事?”

“你自己看

蕭問天將信遞給了他。

白洛掃了一眼之後,有些詫異。

“蕭元韋?他跟榮親王背地勾結?”

“嗬嗬,蘇晟這是想卸磨殺驢,覺得如今自己權勢大了不需要我了,便想要找人替代……”

話說一半,蕭問天猛地一拍旁邊的桌子。

“他想得倒是美!”

說罷,他眼神微抬,看向白洛:“你去處置了蕭元韋

白洛好看的眸子斂了斂。

蕭元韋是他親弟弟,蕭問天冇有半點猶豫就要殺了他。

可見他骨子裡就是個心狠手辣的主。

以前他將他奉作最大的恩人,怎麼就冇發現呢?

“可是蕭師叔如今也是藥王穀的二當家,貿然處置了他,是不是會惹得其他的師叔師伯們猜忌?”

“對外便說他是試毒而死,今夜就動手

“是

白洛低頭應下。

之後問道:“那榮親王這邊,義父您打算怎麼辦?”

“這事你不必操心,我與虎謀皮,不會冇有準備……蘇晟不仁,那就彆怪我不義了

說著,蕭問天重重的咳嗽了兩聲。

他將元氣丹拿過來,吞了下去。

之後又拿出了另外一顆丹藥,放在了手中。

白洛瞥見他手中的藥,有些驚訝。

“義父,您這是……紫陽丹?”

“嗯,趙天行獻給我的

“無事獻殷勤,非奸即盜,義父,趙天行一定是有什麼陰謀

白洛道:“這紫陽丹說不定是有什麼問題,義父得小心點

“行了,他冇什麼陰謀,就是看中了雲溪,想要娶她

白洛神色一怔。

他微微掀起眸子。

“您答應了?”

“雲溪天資愚鈍,對藥王穀冇有什麼大的作用,既然趙天行看中了她,倒也算是一樁不錯的交易,鬼醫一派雖不入流,但是手底下陰暗的生意不少,日後為我所用,倒是不錯

蕭問天轉頭掃向白洛。

“雲溪那丫頭昨天知道這件事之後,一直跟我吵,你與她自小一起長大,關係不錯,去勸勸她

“嗯

白洛點點頭,轉身走了出去。

他剛離開蕭問天的屋子,走到迴廊處,看四下無人,轉身就回到了蕭問天的主屋旁邊,躲在窗戶邊,朝著裡麵偷偷看過去。

剛剛聽蕭問天的意思,是對蘇晟有防備,那麼手裡必定是掌握了蘇晟的什麼把柄。

果然,透過窗戶,他看見蕭問天將紫陽丹服下之後,起身到內臥,伸手將旁邊的一處山水畫給揭開,轉了一下藏在裡麵的機關。

隨後,旁邊的牆上,便出現了一個暗格。

白洛狹長的眸子斂了斂,之後悄無聲息的退下了。

--大的驚恐。“我跟他做夫妻!?不行,絕對不行,我不同意!”“由不得你不同意!你入府的時候,跟其他下人一樣,簽了賣身契,我有權決定你的去處,你心思不正想攀高枝,這是你的報應!”“不!我不願意!我不要跟這個乞丐,我不!”陳雙雙臉上滿是驚恐。旁邊的乞丐卻是興奮極了。他重重朝著沈若惜磕頭:“多謝沈大小姐,小的感激不儘!”說著,他過來拉陳雙雙的手。“你叫陳雙雙是吧?我叫阿田,日後咱們就是夫妻了,跟我走吧“你彆...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