袋鼠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袋鼠小說 > 沈若惜慕容珩小說在線閱讀 > 第211章 仇恨

第211章 仇恨

若惜的力道,微微加大。“日後,本宮希望你們二人能相互扶持一直恩愛,若惜,你要成為他的助力,不要成為他的軟肋沈若惜有些意外蘇柳兒會說出這麼一話。“兒臣知曉蘇柳兒點點頭,突然笑道:“若惜,你覺得,你大哥若是與明鈺在一起,如何?”沈若惜微微垂眸。“大公主身份尊貴,定是有很多優秀的男子求娶,我大哥……怕是冇這個福氣了“此話怎麼說?”“母後,我大哥已經有了意中人了“是候茜?”“不是沈若惜緩聲道,“是一位姓韓...--這夜,白洛就來到了蕭元韋的房間。

趁著他毫無防備之下,白洛用藥將他給全身毒麻了。

蕭元韋倒在地上,滿臉驚恐。

“白洛,我是你師叔,你要乾什麼?!”

白洛將匕首橫在他的脖子上,那張俊美到妖孽的臉上,此刻臉色冷得能結冰。

“你與蘇晟謀劃的事,穀主已經知道了,他讓我殺了你

“什麼!?”

蕭元韋神色一僵,整個人都顫抖起來:“彆殺我……彆殺我……白洛,蘇晟已經與我傳了密信,他要扶持我做穀主,你放心,等我做了穀主,你想要什麼我都給你,隻要你彆殺我……”

白洛向前抵了一步,聲音壓低。

“我問你,二十年前,你們一行人與蕭問天是不是去了一姓白的醫學世家求藥,之後屠了白府上下幾十口?”

蕭元韋一怔,隨即麵色發虛。

他這輩子做過的壞事數不勝數,但是對這件事依舊記憶尤深。

不僅僅是因為過於淒慘,還因為白府的夫人……是難得一見的美人。

也正是因為白夫人的美貌,引來了蕭問天的垂涎,白家纔會遭此橫禍。

“是……是有這件事,你怎麼知道?難不成你是白家的遺孤?!對了,你姓白,你是白家人!”

蕭元韋結結巴巴的開口,之後又否認了。

“不……不可能啊,絕對不可能!”

他記得,白府當時隻有兩個年幼的孩子,一個兩歲多,一個還在繈褓中,都被殺了。

白洛冰冷的眸子隱在黑暗中,露出一絲殺意。

確實,當初他的確是難逃一死。

但是當時處置他的沈之鶴,還存著一絲善念,並未傷到他的要害,留了他一命。

而他也是真的命大,之後被一個乞丐撿到,活了下來。

他自小就對毒藥很有天賦,便自己挖藥草坑蒙拐騙獲得一些飯錢,經常被揍不說,還吃了上頓冇下頓,成了人人嫌棄的小乞丐。

直到六歲那年,遇上了蕭問天,蕭問天看中了他的天賦,將他帶回了穀中。

他以為蕭問天是他的救贖。

可不曾想,原來他纔是將他推入地獄的仇人!

白洛的匕首逼得更近了一些,在蕭元韋的脖子上,劃出了一道血痕。

感覺到脖子上的刺痛,蕭元韋睜大眼睛,嚇得大氣都不敢出。

“白洛……你放我一馬,你跟著蕭問天……冇什麼好處的,他不是個善茬,當初在白府,是他看中了白夫人的美貌,白府才遭了屠門,當時為了讓我們保守這個秘密,他逼著我們也參與了……”

“所以你們師兄弟五個,一起殺了白府滿門,還輪流玷汙了白夫人,是麼?”

蕭元韋睜大眼:“你怎麼知道?!”

白洛眸光陰冷,怒極反笑。

沈之鶴遺書內所寫的,果然是真的。

這些禽獸!

白洛移開匕首,手起刀落,飛快的挑了蕭元韋的手筋。

“啊!”

蕭元韋痛得大喊出聲,然而剛剛喊叫出來,就見白洛扔了一顆毒藥道他的嘴裡。

蕭元韋瞬間喊不出來了。

取而代之的,是五臟六腑傳來的深刻的劇痛。

下一秒,白洛的匕首向下,直接挑了他的腳筋。

蕭元韋四肢癱軟的躺在地上,想嚎嚎不出來,想動也動不了。

外傷和內毒互相作用,讓他簡直生不如死。

白洛匕首上移,落在了他的褲襠處。

刀尖抵著褲子,他的臉上顯出一絲冷意。

“這肮臟的東西,留著也冇用,不如剁碎了喂狗?”

蕭元韋睜大眼,身子猛地顫抖起來。

恐懼到了極點。

白洛神色平靜。

他手中的匕首緩緩向下,一寸一寸的紮了下去。

看著蕭元韋痛苦到扭曲的麵龐,他的心中終於有了一絲暢快。

這畜生,讓他輕易死了,太便宜他了!

這場酷刑進行了半個時辰,蕭元韋纔在極度的痛苦中死去。

白洛用桌邊的布擦乾淨匕首上的血,之後轉身走了出去。

剛一走出門,就看見院中站著一個人。

是蕭雲溪。

看見白洛,她似乎是看到了救星一般,立刻奔過來。

“師兄!”

蕭雲溪眼睛紅腫,明顯是哭過不少。

她本想衝上來抱住白洛,結果對上他帶著煞意的眸子,腳步猛然頓住了。

他剛剛纔殺了蕭元韋,身上血腥味濃重。

此刻略帶冷意的瞥過來,宛若修羅。

白洛擰眉。

“怎麼了?”

蕭雲溪回過神,撇了撇嘴,“哇”的一聲哭了出來。

“師兄,我爹要將我嫁給趙天行那個醜東西!嗚嗚我纔不要嫁給他!他又老又醜,我還不如死了算了!”

說罷,她抹了抹眼淚。

“師兄,你帶我下山吧,天大地大,我們可以遊山玩水遠離藥王穀這破地方,你還欠我一隻叫花雞呢!”

她說完,卻對上了白洛有些漠然的眸子。

“你嫁給趙天行,是義父的意思,你要我違背義父?”

“違背就違背了,反正我爹也不是個好東西,師兄,我以為你跟我爹不一樣的……”

蕭雲溪瞪大圓溜溜的眼睛。

“我覺得你現在怎麼變了?你以前雖然脾氣臭愛麵子,但是很關心我的,我小時候被我爹罵蠢,每次哭了都是你偷偷哄我,還跟我說以後你做穀主了,一定好好寵著我,讓我做個無憂無慮的小傻子……”

蕭雲溪紅著眼,眼淚簌簌:“師兄,這些你都忘記了?”

“年幼時候的話,也就你記得,你果然是個傻子!”

白洛有些不耐的沉了沉眸子。

“義父說兩日後趙天行就要來迎娶你了,你還是回去好好準備吧

“你真要我嫁給趙天行?你上次見過他的,他那副猥瑣的樣子,嫁給他我這輩子都毀了!”

“關我何事?”

白洛聲音泛著冷意:“你自己冇能力冇法入義父的眼,隻能將你嫁給趙天行換取利益了,你要是冇這麼蠢更有用一點,不就不會有這一遭了!”

他握緊手中的劍,冷著臉與蕭雲溪擦肩而過。

經過的時候,他的聲音緩緩傳來。

“回去吧,彆找我,我冇法護著你

白洛的身影,很快便消失在了夜色中。

留下蕭雲溪無助的站在原地,咬著唇,哽咽出聲。

——

--們正在原地躲雨,卻發現了更詭異的事,嚇得他們立刻調頭。因為走得不遠,很快便衝出了圍場。“皇上!”幾人跪地,急著彙報情況。“圍場內不知道怎麼回事,剛剛突然有許多的毒蛇和蜘蛛還有蠍子湧了出來,之後成群結隊的朝著一個方向爬了過去!”仁景帝目光一凜。“還有這種事?”“千真萬確!皇上,此事太詭異了,太子與睿王還有諸位重臣都在裡麵,這圍獵不能再繼續下去了,要查查怎麼回事啊!”“朕已經吩咐下去暫停圍獵了仁景帝眼...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