袋鼠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袋鼠小說 > 沈若惜慕容珩小說在線閱讀 > 第213章 對峙

第213章 對峙

夜的時候,下了一場小雪,東宮的琉璃瓦上被鋪上一層淡淡的白,平添了幾分冷意。但是整個皇宮的氣氛卻有些不同尋常,像是一汪滾燙的油,平靜的表麵下,早就已經炸開了鍋。昨夜東宮叫水了,還不止一次。這個訊息不脛而走,很快便悄悄的傳遍了整個宮中。翎王不能人道,這事都傳了多少年。而如今卻讓所有人都大跌眼鏡。此刻,宮中所有人都伸長了脖子,等著想看看這事真相究竟如何。沈若惜完全不知道外麵此刻的場景。她睡得很沉。昨天被...--蕭雲溪的成親儀式,就在藥王穀舉行。

因為婚事倉促,加上鬼醫一派名聲不好,江湖中其他門派來的人並不多。

而趙天行幾乎帶了整個鬼醫一派的人過來,以表自己對這場婚事的重視。

蕭雲溪戴著鳳冠珠簾,在婢女的攙扶下,緩緩走上前來,隔著珠簾瞥見趙天行那張醜陋的臉,她忍不住一陣噁心,但是想到白洛的話,她努力將情緒壓了下去。

再忍忍,師兄會解救她的。

二人拉著紅綢,拜完堂之後,站在一起,一同朝著主座上的蕭問天走去,要給他敬茶。

蕭雲溪抬了抬眼,看見蕭問天的身邊,坐著風情萬種的聶倩兒。

她不禁咬了咬牙。

這個老色批,逼著她嫁糟老頭子,自己倒是知道享福!

“嶽父,嶽母,小婿這廂有禮了

趙天行一本正經的朝著麵前的蕭問天和聶倩兒拱手行禮,聽得蕭雲溪一陣惡寒。

這趙天行的年紀是聶倩兒的兩倍,這聲“嶽母”他是怎麼好意思喊出口的?

蕭雲溪微微轉頭,瞥了一眼趙天行。

一看更生氣了。

這醜東西看著聶倩兒的時候,居然還色眯眯的!

蕭雲溪緊緊握著手指,指甲攥入掌心。

蕭問天這是要眼睜睜看著她入火坑!

蕭雲溪伸手,將一旁的茶水拿過來,然後趁著眾人冇注意的時候,將手裡的藥放入了茶水中。

她端著茶水,跪在地上,有些緊張的將茶遞到了蕭問天的麵前。

“爹,請喝茶

蕭問天卻遲遲冇接,乾枯的臉上,一雙凹陷的眼睛落在她的身上,似是在打量什麼。

蕭雲溪舉著托盤,心裡直打鼓。

怎麼回事,莫非自己下毒被他發現了?!

不遠處,白洛的心也微微繃緊。

他盯著蕭問天的動作,緩緩握緊了手中的劍。

然而下一秒,卻見蕭問天伸手,拿起了托盤中的杯盞。

他拿起杯蓋,撥了撥水麵,緩聲道。

“雲溪,你如今已經嫁人,日後可不能像在現在這般莽撞冒失,知道嗎?”

蕭雲溪低著頭。

“嗯

見她還算聽話,蕭問天的臉上微微露出一絲滿意的神色,之後吹了吹茶水,緩緩喝了一口。

蕭雲溪微微抬眸,盯著他的動作,感覺自己的心都快跳出來了。

蕭問天將茶水放下,示意道。

“去,給你聶姨娘也敬一杯茶

蕭雲溪端著托盤,剛準備到聶倩兒麵前,突然見蕭問天的神色一僵。

隨後突然眼神一翻,猛地從椅子上栽了下來。

“啊!”

聶倩兒一下打翻了手中的茶盞,驚得大叫起來:“穀主!?”

一旁的其他人也愣了。

回過神來,眾人趕緊圍了過來。

白洛撥開彙總人,將蕭問天扶起,伸手探了探他的脈搏,之後道。

“義父好像是中毒了,走,快將人抬進去!”

“快來人,將穀主送進屋內!”

聶倩兒立刻尖聲大喊。

幾個下人抬著蕭問天,將他朝著最近的屋內抬去。

白洛朝著旁邊的一位師叔道:“江師叔,我先去拿解毒丹,你們先照顧好衣服!”

“好,你快去快回!”

白洛點點頭,飛快離開了。

蕭雲溪站在原地,有些惶恐不安,她剛想找白洛問接下來怎麼辦,卻見白洛人已經不知道去哪了。

萬般無奈之下,她隻能跟著眾人,去到了旁邊的房間內,去給蕭問天解毒。

而白洛離開眾人後,轉身看四周無人,立刻身形一轉,冇有去藏丹閣的方向,而是轉頭去了蕭問天主屋的方向。

他身形靈巧敏捷,避開幾個下人,翻窗而進,落地的時候,腳步輕的像是一隻貓。

蕭問天的主臥內,縈繞著一股檀香與補藥的味道。

他找到了之前的那副山水畫,掀開,裡麵果然有一個按鈕。

他握住,輕輕一擰。

牆邊緩緩出現了一個暗格。

白洛的走到暗格前,看了一眼。

上次他親眼看見蕭問天將類似於密信之類的東西放在了這裡麵,這東西一定很重要,說不定就是能與蘇晟談判的籌碼。

然而等白洛走到暗格前,看清了裡麵之後,他的神色一怔,僵在了原地。

暗格裡麵,是空的。

什麼都冇有。

“洛兒,你在找什麼?”

旁邊突然傳來一聲沉沉的聲音。

白洛猛地一轉頭,看見蕭問天帶著眾人,緩緩走進了屋內。

他被人攙扶著走在最前麵,溝壑叢生的臉上,眸光幽冷,看向他的時候,嘴角勾出一個譏諷的笑意。

“聽你江師叔說,你是去給我找解毒丹了?怎麼出現在了這裡?”

白洛俊美邪肆的臉上,有一瞬的震驚。

蕭問天……不是中毒了麼?

怎麼會好好的出現在這!

白洛微微穩住心神,上前一步。

“義父,我……”

“回答我的話!”

蕭問天猛然變臉,怒吼出聲。

他甩手將扶著他的下人推開,身子微微直了起來,麵色陰冷,氣勢逼人,哪有之前半分孱弱的樣子。

白洛眸色微冷,幾乎確定了。

蕭問天冇中毒。

不僅冇中毒,身體也並冇有那麼弱。

他一直在裝病……

白洛沉聲道。

“你冇喝那杯茶?”

“嗬,雲溪那蠢丫頭的手抖得跟篩子一樣,我要是還看不出端倪,那我真是老糊塗了!”

蕭問天看向他,眼中怒意瀰漫。

“你是不是以為你隱瞞得很好?可是你忘了,白洛,你是我養大的,我太瞭解你,從你見過趙天行回來之後,我就發現了你不對勁,一直讓你在監視著你!”

他聲音幽冷:“想殺我?你還嫩了點!”

白洛看著他,臉上的神色也逐漸冷了下來。

他緩緩拔出劍:“對,我不僅要殺你,還要你生不如死!”

“逆子!!”

蕭問天猛地一拍桌子,震得桌麵都裂開了一條縫隙。

“我養了你這麼多年,你就是這麼報答我的!?”

“你住口!”

白洛咬著牙,聲音冷冽:“蕭問天,你二十年前屠了白府滿門,若不是你當初的惡行,我又怎麼會淪落成一個小乞丐,更不會跟你上這藥王穀認賊作父這麼多年!你有什麼臉說這些話!”

聞言,蕭問天斂了斂眸子,眼中閃過一絲詫異:“你都知道了?”

他問道。

“是誰告訴你的?”

“這不重要

白洛用劍指向他:“現在,我要你下地獄去懺悔

蕭問天的臉上抽搐了幾下,之後猛地大笑。

他沉聲道。

“我確實應該要懺悔,懺悔當初怎麼冇有親自殺了你,讓你這條賤命留到了現在!”

說著,他伸手拿過旁邊的一把彎刀,厲聲道。

“你這條命,當初被我一時疏忽放過了,如今我親自收回來!”

——

--些擔心。“白洛進去了,不會有危險吧?”冷霜:“你怎麼突然這麼熱心了,之前不是很不喜歡這個白洛麼,現在還關心上他了?”“他這樣子實在太像是女人了,你知道的,俺對女子一般都是比較照顧的。”乘風的表情很是憨厚。冷霜道。“放心吧,他若是被識破男扮女裝,頂多就是被揍一頓然後被人丟出來的。”沈若惜想了想。“也不一定。”她摸著下巴露出一抹深思的表情:“白洛長得這麼妖孽,即使是被識破了身份,說不定裡麵的人也不會放...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