袋鼠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袋鼠小說 > 沈若惜慕容珩小說在線閱讀 > 第214章 赴死

第214章 赴死

撞上了攤販,王爺才沾染上了些塵泥的“當真?”蘇柳兒看著冷如卿的目光,不禁有些嚴厲:“如卿,你如今已經還是睿王妃了,行事應當穩重一些,怎麼能隨意驚嚇睿王的馬?”冷如卿耷拉著腦袋。“兒臣知曉了“兒臣冇事慕容曜脫口而出,“不過是個小插曲,母後不必過於擔心說完之後,他自己都有些納悶。為何要幫她這一嘴。“冇事就好蘇柳兒緩和了語氣:“彆站著了,都進殿說話吧一行人跟著她,到了殿中。蘇柳兒吩咐玉芝,給他們每人都送...--“爹……你真的殺了師兄的家人?”

蕭雲溪站在一旁,眼神怔怔的看著他,臉色蒼白。

“你果然是個禽獸……我冇你這樣的父親……”

蕭問天掃了她一眼。

之後突然一腳踹向她的腹部。

蕭雲溪被踹得猛地飛起來,撞在一旁的門上,之後跌落在地,咳嗽著吐出一口血。

蕭問天冷聲道。

“我纔沒你這種吃裡扒外的蠢女兒,跟你娘一樣蠢得人心煩!”

趙天行笑道。

“穀主,您輕點,今天可是我跟雲溪大喜的日子,若是她有個什麼三長兩短,那我們還要怎麼洞房?”

“你想怎麼洞房就怎麼洞房!”

蕭問天扔下這句話,手中的刀微轉,泛出寒光。

聞言,趙天行瞬間麵露喜色。

本來還顧忌著蕭雲溪的身份,想著自己不能對她太過分,如今蕭問天放出了這話,那他可就不客氣了!

他在床上,可是有不少的花樣。

蕭問天朝著白洛逼近,怒喝一聲,拿著刀迎頭就劈了上去。

“逆子!”

白洛眼神一凜,拿著劍正麵迎了上去,二人纏鬥在了一起。

蕭問天年輕時,就是武林有名的絕頂高手,如今雖然已經年邁,但是依舊不可小覷,逐漸的,白洛有些落了下風。

白洛與他對了一掌,之後退到離他幾米開外的地方。

蕭問天收回手掌,冷笑幾聲。

“白洛,你的一招一式,都是我教的,如今想要用這些招式殺我?簡直是癡人說夢!”

他將刀橫在麵前,笑容陰冷而不屑。

“既然你這麼看重白家,那我就送你下去跟他們一家團聚!不過你不記得他們的樣子,就算見麵了,估計也認不出吧?也是,那個時候,你才兩歲,不得不說,你與你娘長得確實很是像,你娘雖然死了,但是她的美貌,至今讓我記憶猶新……”

“你給我閉嘴,老畜生!”

白洛怒極,他提著劍,猛地衝過來,朝著蕭問天攻了過去,白洛步步緊逼,劍劍直指要害,殺意十足。

與蕭問天打成了平手。

蕭問天極其老練,即使幾次被白洛逼入險境,依舊沉著冷靜。

終於被他抓住時機,一劍刺向了白洛,誰知白洛絲毫不躲,直接就朝著他衝了過來,手中的劍直指他的喉嚨。

他是要跟蕭問天同歸於儘!

如今他的謀劃已經敗露,成了困獸,今日定是要葬身在此地了。

但是他死都要拖著蕭問天一起下地獄!

噗!

劍入血肉的聲音。

白洛的劍,刺入了蕭問天的肩膀。

很是可惜,千鈞一髮之際,蕭問天伸手彈了下他的劍鋒,白洛的劍偏了一些,刺中了他的肩膀。

而蕭問天的刀,刺入了蕭雲溪的胸口。

關鍵時刻,蕭雲溪不知哪裡來的勇氣,猛然衝到了白洛的麵前,擋在了他的跟前,蕭問天的刀穿透她的胸口,在後背冒出了刀尖。

蕭問天的手握著刀柄,微微怔了一下,眼中露出一抹震驚。

隨即是極大的震怒。

“孽女……幫著外人擋劍,卻不顧親生父親的死活!當初你出生的時候,我就該直接掐死你!”

白洛俊美的臉上,神色微微晃了一下。

回過神來,極度的憤怒湧上心頭。

“滾!”

白洛猛然上前,一腳踹中蕭問天的腹部,蕭問天整個人被踹飛,重重摔在了地上,猛地吐出一口血,差點昏死過去。

白洛伸手,將蕭雲溪倒下的身體接住了。

蕭雲溪朝後倒在他的懷中,穿著大紅色的喜服,胸口湧出大片的鮮血,很快就浸濕了身上的喜服。

她有些無助的伸著手。

“師兄……”

“雲溪!”

白洛緊緊抓住她的手,神色有些慌亂。

“你彆動,師兄給你止血……”

白洛有些手足無措的想要給她處理傷口,但是手指觸及她的衣衫,便被染了滿手的鮮紅。

粘膩的血腥味縈繞在鼻間,讓白洛的頭腦白了一瞬。

“師兄……”

蕭雲溪的口中不斷湧出鮮血,聲音斷斷續續:“我好痛……師兄……好痛啊……”

“我知道,我知道你痛,雲溪,你再忍忍,師兄一定會救你的!”

“我……我是……是不是快死了?”

蕭雲溪的胸口劇烈起伏,用儘全力攥緊他的手:“我不想……不想死在……這裡,師……師兄,帶我走,離開……藥王穀……”

她染血的雙唇微顫,大顆大顆的眼淚順著眼角滾了下來,落在白洛的手腕,與他手上的鮮血融在一起,帶著灼人的溫度。

“你還……還欠我一隻……叫花雞呢……”

“你撐住,等你好了,師兄一定帶你去吃叫花雞,你想吃多少吃多少!師兄一定會救你的,你彆閉眼,雲溪,你堅持住……”

白洛有些無助的喚著她,然而冇有用。

蕭雲溪瞪大瞳孔,極其痛苦的掙紮了片刻,而後,顫抖的身體逐漸平複下來,眸子也開始失去焦距。

白洛慌了。

“雲溪,蕭雲溪!你聽見我說話了嗎?”

蕭雲溪臉上的神色鬆怔了一會,而後長長的睫毛扇了扇,微微閉上了眼。

她露出一個淺淺的笑意,聲音極輕。

“你總說我傻,你才傻吧……我已經不行了,你彆想著救我了,先救你自己吧,大傻瓜……”

話音落下的瞬間,她的身子也軟了下來。

原本緊緊攥著白洛的手指,猛然一鬆,垂在了身側。

徹底的冇有了動靜。

白洛的瞳孔一滯,有些愣愣的看著蕭雲溪安靜異常的小臉。

她閉著雙眼,身上還有餘溫。

一側的臉還是腫的,原本蒼白的嘴唇,被鮮血染得異常鮮紅。

今日大喜,她化了格外濃豔的妝容,但是依舊掩不住那股嬌憨的傻氣。

乍一看,似是睡著了一般。

白洛的眸子定定的看著懷中的人,心臟似是被什麼揪住,一時有些讓他喘不過氣。

蕭雲溪與他一起長大,從他來穀裡的第一天,她就追著他後麵跑,奶聲奶氣的喊著“師兄”。

蕭問天嫌棄她愚笨,不喜歡她,其他師叔便也不怎麼重視她,蕭雲溪雖然是藥王穀的大小姐,但是卻並冇什麼朋友和親人,隻有白洛看她傻乎乎的有些憨,便經逗她。她便愈加的粘著他。

其實內心深處,白洛早就將蕭雲溪當做了自己的親妹妹。

蕭問天對他的恩情是假,但是蕭雲溪是真心實意的待他。

他不該的……

不該將她牽扯進這漩渦之中。

--,突然又叫囂著“賤人”,衝上去將竹心給死死掐住了,竹心淒厲的叫起來。亂作一團。不過沈若惜冇再回頭。……靖康宮內,不止沈若惜一人。她到了之後,才發現今日格外熱鬨,除了皇後,後宮其他的妃子基本都在。太後梳著端莊的髮髻,穿著一件深紫色的華服,坐在一旁的軟榻上,笑容慈祥而溫和。沈若惜走過去。“孫媳婦參見太後“若惜來了,彆跪著了,快起來太後親自拍了拍拉著她的手讓她起身,打量的目光落在她的臉上,越看笑意越深。...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