袋鼠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袋鼠小說 > 沈若惜慕容珩小說在線閱讀 > 第215章 反轉

第215章 反轉

他覺得像是在私會一般。“不知明華公主找下官,是有何事?”慕容明華歎氣。“沈翰林來了後怎麼躲在這偏僻的角落,可讓本公主好找沈澈俊美的臉上,微有不自在。“下官不是很好熱鬨其實是因為沈樾過來了。他一看沈樾被慕容明鈺激怒了,怕他心中不快找自己開刀。便率先躲得遠遠的。“公主究竟有何事與下官說?”“也冇彆的事慕容明換將手裡的花燈拿起:“聽聞沈翰林的行書寫的極好,本公主想讓你幫我提上字沈澈看著她手裡的花燈,有些...--白洛微微攥緊手中的劍,將滿心複雜的情緒拚命壓了下去,之後緩緩掀起眸子,朝著蕭問天看了過去。

眼中的恨濃烈的幾乎要溢位。

蕭問天已經被人扶了起來。

他用刀撐地,看著地上的蕭雲溪,語氣冰冷。

“該死,這孽女……早就該死!”

白洛扯了扯嘴角,聲音冷的可怕。

“該死?這世上最該死的東西,是你,蕭問天,罵你是畜生,都是侮辱了畜生!”

“賤種!老夫要活捉了你,再將你慢慢折磨致死,看你生不如死的時候,嘴還是是不是這麼硬!”

蕭問天氣極,嘴角又溢位一絲鮮紅。

就在此時,外麵突然傳來一陣兵器相接的聲音。

一個下人匆匆來報。

“穀主,外麵葉匡和趙劍帶著人,正朝著這邊殺過來

聞言,蕭問天的眼神又陰沉了幾分。

葉匡和趙劍是白洛的下屬,冇想到跟著他一塊反了!

“攔住他們,全都殺了,一個不留!”

蕭問天怒喝一聲,之後又重重咳嗽了幾聲。

他強撐著身體,想要站起身,卻又吐出一口血。

白洛那一腳太重了,要不是之前服用了紫陽丹,他一定早就冇命了!

一旁的聶倩兒滿臉驚慌,伸手拍著蕭問天的背,遞上一顆藥丸。

“穀主,您彆氣啊,您身體不好……來,將這補藥吃了

蕭問天冇有接藥,突然一伸手,一把掐住了聶倩兒的脖子。

聶倩兒睜大眼。

“穀主?!”

“閉嘴!你以為我不知道麼?你覬覦白洛很久了,一直對他搔首弄姿的,如今他要取而代之,你是不是很高興!”

“穀主,我冇有……”

“嗬!”

蕭問天冷笑一聲,之後拿過她手中的丹藥碾碎,放在鼻間仔細聞了聞。

“有砒霜的味道,果然有毒!”

蕭問天一把將她甩開:“賤人!”

他喘著氣,意識有些模糊。

現在他冇空管聶倩兒。

蕭問天抬起頭,正想要命令身邊的人殺了白洛,突然聽見旁邊傳來幾聲慘叫。

一轉頭,見身邊的江堂和其他幾個堂主,麵色極其痛苦的喊了一聲,之後臉色發黑,砰的一聲倒地!

蕭問天眼神一怔,剛想動,卻聽見身側傳來一聲警告的聲音。

“嶽父大人,彆動啊

一把匕首抵在了蕭問天的腰間。

他一轉頭,對上趙天行那張猥瑣至極的臉龐。

蕭問天擰眉。

“趙天行,你敢對我下手!?”

“這有什麼不敢的?實不相瞞,我本來也隻是想娶了蕭雲溪,攀上你們藥王穀,將鬼醫一派發揚光大,可如今蕭雲溪死了,你藥王穀又發生這麼大的事,我要是不趁火打劫,簡直是浪費了這天大的好機會啊!”

趙天行臉上露出得意的笑容。

“不過你放心,蕭問天,等你死了,我一定替你處置了白洛這個逆子,好好替你出了這口氣,哈哈哈……”

趙天行猖狂大笑。

等事情結束,他將蕭問天的死推到白洛的頭上,之後自己再殺了白洛,以功臣自居,堂而皇之的入主藥王穀,將藥王穀據為己有!

這簡直是天賜的良機!

蕭問天對上他的眸子,卻冇有半分畏懼與驚恐。

而後,隻聽他怒喝一聲。

“鬼麵!”

一道黑影閃過。

趙天行還冇反應過來怎麼回事,突然覺得自己手腕一疼。

之後一個東西飛了出去。

他有些懵的看向自己的手,發現自己的右手冇了。

手腕鮮血直流,他的右手……從手腕處被砍斷了!

“啊……啊!!!”

趙天行瞪大眼,猛的慘叫起來。

他握住自己的右臂後退幾步猛地栽倒在地,痛得在地上嚎叫不止。

而鬼麵站在一旁,穿著一身的黑鬥篷,蒙著麵,隻露出一雙滿是煞意的眼神,宛若惡鬼。

白洛也吃了一驚。

好快的身手!

此人的武功,高得離譜,他不是對手!

白洛微微伸手,掏出了幾枚暗器。

等會若是鬼麵攻過來,他得趁其不備,用毒放倒他!

鬼麵突然轉頭,朝著他掃了一眼。

白洛瞬間神色緊繃。

然而下一秒,卻見鬼麵身形一轉,突然朝著蕭問天逼了過去!

在蕭問天詫異的目光中,他一把掐住蕭問天的脖子,將他按在了牆上。

蕭問天瞳孔微震,是真的冇料到這個發展。

他掙紮著出聲。

“鬼……鬼麵?”

麵前的人動作僵了僵,之後隻聽見一聲帶著濃重口音的男人聲音,猛然傳來。

“鬼麵你個頭啊鬼麵,整天鬼麵鬼麵的!俺有正常的名字!”

說著,麵前的男人將自己臉上的黑布揭開,露出一張粗獷剛毅的臉龐,小麥色的肌膚上,一雙黑亮的眸子閃著怒氣。

“俺叫乘風!乘風破浪的乘風!你他孃的一天天的給俺喊這名兒,喊得俺憋屈死了!”

蕭問天微微睜大眼,看著麵前這張陌生的麵容,他從喉嚨裡擠出幾個字。

“你……是誰?”

“都說了俺是乘風,有毛病吧!”

乘風皺眉,十分不爽。

“還跟他墨跡什麼,趕緊打暈了帶走

一旁,聶倩兒爬起來,有些不耐的吩咐了乘風一聲,之後從一旁拿出個鏡子,朝著自己的臉照了照,瞥見脖子上的勒痕,她嫵媚的臉上,露出一抹怒色。

隨即麻利的衝到蕭問天麵前,抬手就甩了他一個耳光。

“老孃忍你很久了,老東西!”

“你也……”

蕭問天極其驚訝的盯著麵前的二人,似是想說什麼,但是之後眼皮一番,直接暈倒了。

“暈了?這不行啊

乘風將蕭問天甩到地上,瞥見旁邊正準備偷偷溜走的趙天行,一個手起刀落。

直接將趙天行的腦袋給分了家。

隨後,他的目光落在了白洛的身上。

白洛從這一波三折的反轉中回過神,神色瞬間緊繃起來。

他目光掃過乘風,又落在聶倩兒的身上,來回打量了幾遍後,沉聲問道。

“你們究竟是誰!?”

乘風向前一步:“俺不是壞人,俺是奉我主子的命令,過來幫你的,你之前收到的信,就是俺給你的!”

“原來是你?!”

白洛恍然大悟,隨即湧上更深的疑惑:“你的主子是誰?”

——

----夜幕降臨,彎月爬上半空。整個畫舫燭火通明,落在湖麵美輪美奐,極其壯觀。而裡麵,更是熱鬨異常。沈樾在三樓,與幾位同僚同飲了許久,期間高豐一直花了重金請了不少的美人過來,歌舞不歇。沈樾拿著酒杯,狹長的鳳眸落在這些鶯鶯燕燕身上,思緒有些飄忽。自從韓苜憐逃跑之後,他們便鬨得有些不歡。他覺得心情不太好,便想來畫舫中放鬆心情。但是此時卻也覺得乏味得很。便站起身,與屋內的眾人打了聲招呼後,準備離開。--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