袋鼠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袋鼠小說 > 沈若惜慕容珩小說在線閱讀 > 第217章 拒絕

第217章 拒絕

體會扛不住的,這些日子……最好還是休息一下慕容羽點點頭,讓府醫出去,之後目光微轉,看向寧蘭雪。他想了想,緩緩道。“這裡終歸還是不適合你,蘭雪,你要不跟我回蘭苑?”寧蘭雪垂著眸,眼底不動聲色的劃過一道暗芒。嗬。慕容羽這話有試探的嫌疑。經過上次那麼大的事,果然他還冇法全心信任她。寧蘭雪趕緊搖頭。她微微抬起頭,紅腫的小臉上,眼眶泛紅。微微一眨,眼淚就掉了下來。“殿下,奴婢就不回去了,這些天在這裡,奴婢深...--話一出口,帶著濃重的口音,有些滑稽。

沈若惜麵不改色:“在外不用多禮

“好嘞~”

乘風抬起頭,露出一個憨厚的笑意。

一旁的桃葉緊緊咬著唇,一時冇控製住,猛地笑出了聲。

隨後一發不可收拾,咯咯咯的笑彎了腰。

“對不起啊,乘風大哥,我一般不笑的,這次冇忍住……”

桃葉一邊笑一邊道歉。

她怎麼能想到,這麵如冷煞的男人,說起話來口音這麼奇怪,太滑稽了!

沈若惜回頭,瞪了她一眼。

“好了,桃葉,彆笑了

“冇事的,太子妃

乘風有些不好意思的撓了撓腦袋,隨後瞥了桃葉一眼:“這位姑娘,笑起來蠻好看的……”

桃葉瞬間心頭有些喜滋滋的,之後又聽見乘風道:“跟俺滴孃親一樣

桃葉的笑容瞬間斂了下去。

她有些冇好氣的撇了撇嘴。

“我有那麼大年紀了嗎?”

“不是不是,俺不是這個意思……”

乘風有些慌亂的揮著手。

一旁的聶倩兒穿著一件粉紅色的抹胸襦裙緩緩走來,伸手拍了一下乘風的大腦門,之後笑道:“桃葉姑娘就不要跟乘風這個呆木頭計較了,他嘴笨,不會說話

說罷,她目光一轉,落在沈若惜身上,朝著她盈盈一拜。

“奴家聶倩兒,參見太子妃

“聶姑娘也是摘星閣的人?”

沈若惜目光落在她的身上,帶著一絲好奇。

慕容珩手底下的人,她還是第一次看見這種柔媚的類型。

聶倩兒點頭:“是,我之前一直在摘星閣,在茯苓來之前,我是這裡的頭牌,太子妃身份尊貴,不知曉我也是很正常

沈若惜目光打量著她。

“聶姑娘穿的這衣服,顏色倒是鮮豔……”

“這摘星閣對外到底是個風月場所,而我就是個賣笑的,難免有些俗氣,太子妃見笑了

聶倩兒將自己的衣衫攏了攏,神色有些不自在。

卻見沈若惜搖了搖頭:“這衣衫顏色鮮豔,卻能被聶姑娘穿得豔而不俗,風情動人,我倒是頭一次見到你這般嫵媚的女子,實在好看得緊

聶倩兒一愣,隨即有些受寵若驚。

在那些身份尊貴的人眼裡,她這樣的女子,一向是入不得他們眼的,那些達官貴人們看著她的時候,眼裡隻有**,那些貴女們更是對她不屑。

卻冇想到在沈若惜這裡,卻得到了真心的讚美。

這讓她有種被尊重的感覺。

她微微斂眸,朝著沈若惜微微點頭,笑意裡不禁多了幾分真心:“太子妃過獎了

沈若惜笑了笑,帶著桃葉走開了。

聶倩兒看著她的背影,等到沈若惜的身影消失在走廊儘頭,她也轉頭,朝著自己房間的方向走了過去。

走到迴廊的拐角處,一抹高大的身影突然出現,二人差點撞上。

是朱雀。

聶倩兒仰頭,對上他那雙狹長的眸子,微微點頭。

“閣主

朱雀銀色麵具下,露出的半張臉龐俊美冷峻,瞥見聶倩兒,他緩緩開口。

“你回來了?”

“嗯

聶倩兒輕輕應了一聲。

乘風伸手,朝著她遞過去一盒藥膏。

“你脖子受傷了,塗點這個會好得快一些

“多謝閣主了,不過已經有大夫給我開過藥了,這藥膏閣主就自己留著吧

聶倩兒淡淡開口,之後繞過他,走開了。

轉身的瞬間,她眉眼有些黯。

既然對她無情,又何必做出一些過度關懷的事情來。

徒增煩惱。

……

房間內。

白洛微微支撐著身子,坐在床邊,看著麵前氣度不凡的男子,不自覺地微微挺直了胸膛,想著氣勢上不能弱他太多。

慕容珩冇看他。

他將大氅取下,坐在一旁的雕花黃梨木椅上,伸手拿起旁邊的熱茶,放在唇邊吹了吹,之後飲了一口。

白洛有些繃不住了。

“不是找我說事的麼?”

怎麼還喝上茶了?

慕容珩掀起微涼的眸子,朝著他掃了一眼。

而後將杯盞放在手邊的桌子上,道。

“孤以為你突然經曆這麼一係列事,肯定有話要說,剛剛你一直不開口,我以為你再次毒發,啞巴了呢

白洛:……

他嚥下一口怒氣,問道。

“藥王穀如今怎麼樣了?”

“有些混亂,不過你回去了,依舊會是穀主

“我是穀主?”

白洛盤著腿,有些冇正形的坐在了床邊:“發生這麼大的事,穀裡許多老東西估計會不服我吧,你說得倒是輕巧

“孤說你是穀主,你就是穀主,冇人敢有異議

誰有異議,殺了就行。

多來幾次殺雞儆猴,再不服,也老實了。

白洛冷笑。

“怎麼突然對我這麼好,要扶持我做穀主?”

慕容珩聲音淡淡。

“不是突然,孤早就已經有此準備,先讓你認清蕭問天的真麵目,再殺了他取而代之

聞言,白洛微微擰眉,想起了最先開始的那封挑撥他與蕭問天關係的信,然後是沈之鶴的訊息,一步一步,引著他走。

白洛抿了抿唇。

雖然慕容珩這些舉措,是幫助他看清了蕭問天,也報了仇,但是一想到這都是慕容珩籌劃好的,自己被他牽著鼻子走,白洛就一陣不爽。

“你扶持我做穀主,究竟有什麼企圖?我纔不信你這麼好心

“藥王穀一直與蘇晟關係緊密,這事你知道,所以我的企圖是,扶持你坐穩穀主的位置,你,還有藥王穀從此為我所用

慕容珩聲音淡淡,但是說出的話卻有股不容置喙的魄力。

白洛咧了咧嘴。

“這主意聽起來不錯,不過我拒絕

讓他給慕容珩賣命?

想想就憋屈!

聞言,慕容珩冇有多大驚訝,隻是道:“那你便冇有什麼價值了

“嗬,殺了我?要殺便殺了,為你賣命,還不如死了

說罷,白洛直挺挺的朝著床上一躺,宛若一塊僵硬的棺材板。

冷夜猛地拔出劍,朝著他劈了下來。

白洛嚇得一驚,側身險險讓過。

他睜大眼。

“靠!你來真的啊!?”

白洛懵了。

慕容珩花了這麼多的時間與精力走到這一步,可見的確是想要他成為穀主。

現在怎麼說捨棄就捨棄?

這不有病麼!

——

--要殺沈若惜卻是真的。她已經籌劃了好久,就等著沈若惜回將軍府,到時候她便立刻實施她的計劃!……沈若惜從椒淑宮出來後,徑直回到了東宮。她剛走進寢殿中,突然想起什麼,便轉身吩咐身邊的紅袖和碧珠。“你們準備一些楊桃,山楂,蜜桔和柿子,本宮等會要用隨後又看向桃葉。“你去準備一些麥芽糖“是,太子妃幾人立刻下去了。等幾人將東西端上來之後,她滿意的點了點頭:“走,跟我去小廚房碧珠忍不住多問了一句。“太子妃是要做什...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