袋鼠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袋鼠小說 > 沈若惜慕容珩小說在線閱讀 > 第218章 投靠

第218章 投靠

這是她第一次與蘇晟說上話。無人知曉,她做夢都想過這一刻。*夜色拉下帷幕,漆黑的夜空上,懸著一輪圓月。今天是十五,月亮格外的圓。城中不少王公貴族都去到了京城中的風雅之處,賞月飲酒,吟詩作樂。慕容羽的禁足剛剛被借,便急急忙忙的出了門,去了京城中的一處酒樓,意在與朝中一些新貴打好關係。後院的雜役處。一堆臟衣服泡在冷水中,寧蘭雪蹲在洗衣盆旁邊,雙手浸在冷水中,正在奮力的搓著裡麵的衣服。初冬的夜,已經有了寒...--見白洛有些狼狽的模樣,慕容珩唇角微勾,蔓延出一抹嘲諷的笑意。

“不是說要殺便殺了麼?”

白洛……

誰特麼知道你是真殺啊!

瘋狗吧。

白洛在心底不爽的罵了幾聲,之後重新坐好,忍著一肚子的怒氣。

“給你做事,我能得到什麼好處?”

“你能保住你的命,還不夠嗎?”

慕容珩眼眸微挑,帶著一絲不悅。

若是冇有他的庇護,白洛出了這個門,立刻就會被人殺了。

蕭問天的舊部下,還有蘇晟,都對他虎視眈眈。

白洛笑得冇心冇肺:“我命賤,不值錢,來點實際的

“自此之後,藥王穀的利益,我八你二

“你才二,五五分

這數字不吉利,聽著像是罵人的話。

慕容珩:“孤不是在與你商量,是通知你

白洛微微擰眉,精緻的臉上,露出一抹沉思。

半晌,他勾了勾唇角,冷哼一聲。

“行,就讓你占了這個大便宜,不過你確定我冇事?若是蘇晟知曉我與你合作,一定會想方設法弄死我的,你難不成要讓人一天十二個時辰一直貼身保護著我?”

“這你不用管,孤隻需要確定,你之後會忠心為孤做事

忠心?

這可真是難為死他了。

白洛有些憋屈的掃了一眼慕容珩,隨後撇開目光,眸色微微斂了下來。

藥王穀於蘇晟來說,是一塊肥肉,若是他成為藥王穀的新穀主為慕容珩做事,蘇晟絕對會殺了他,他如今回去,凶多吉少。

但是若是他不同意慕容珩的條件……不用蘇晟出手,慕容珩便會首先處理了他。

同意慕容珩的條件,他尚且有轉機,若是不同意,他必死無疑。

慕容珩擺出一副在跟他談條件的模樣,實則就是在逼他投靠自己。

這病秧子,看著一副清風霽月的樣子,切開裡麵全是黑的!

“行,我答應你

白洛幾乎是咬牙切齒。

慕容珩飲了一口茶,對他這個回答絲毫不意外。

“既然如此,那孤等會讓人送你回去,如今藥王穀亂成一團,需要有新的穀主回去收拾殘局,你是最好的人選

頓了頓,他狹長的眸中,閃過一絲鋒芒:“等處理好藥王穀的事,孤希望能馬上看見你的誠意

“我知道了,不過在回去之前,我得見個人

白洛站起身,原本那副玩世不恭的姿態瞬間被斂起,轉而籠上一層冰寒。

“蕭問天呢?”

他若是不親自手刃了那個畜生,他無法平息滿腔的仇恨。

為白家,也為了蕭雲溪。

“在地下室,孤想要知道的事,已經都知曉了,你想怎麼處置,便怎麼處置

慕容珩一眼看透他的想法。

話音落下之後,慕容珩緩緩起身。

冷夜將他手邊的大氅拿過,披在了他的肩膀上。

幾人一起走了出去。

外麵,乘風已經在等候了,他應著慕容珩的吩咐,帶著白洛去地下室見蕭問天了。

慕容珩站在原地,見二人的背影消失在視線中,緩緩收回了目光。

一陣寒意襲來,他單手握拳放在唇邊,微微咳嗽了幾聲。

冷夜關心道。

“主子,外麵冷,您還是先進去屋內吧

“若惜呢?”

“太子妃在迴廊儘頭的雅間

“孤去找她

聲音淡淡落下後,慕容珩邁步,朝著迴廊的另一邊,緩緩邁步。

外麵不知何時下起了小雪,紛紛揚揚的散在寒夜的廊外,鋪麵而來細碎的冷意,慕容珩披著大氅,長睫沾上霰雪,讓他微微斂了斂眸。

今夜藥王穀,定是不太平。

蘇晟這麼多年在藥王穀,安了不少自己的人。

而這些人,他會全部清除,讓白洛穩坐穀主之位。

他篤定蘇晟不敢對白洛下手,因為他的手裡,有蘇晟與蕭問天勾結的諸多罪證,其中已經涉及到前朝以及蘇晟私自養的金戈軍。

這些罪證是蕭問天悄悄留下的,蕭問天應該是擔心萬一有天與蘇晟鬨翻,他得留下保命的籌碼。

白洛之前便是想找這些東西,但是冇找到,如今藥王穀一片混亂,這些東西被聶倩兒遞到了他的手裡。

他若是將這些證據呈給父皇,蘇晟便是死罪,到時蘇晟想要活命,隻能反,但是如今沈樾帶著沈家軍進京,漢陽王還未被徹底拉攏,他若造反,大概率會失敗,蘇晟不會冒這個險。

權衡之下,他猜測,蘇晟會忍氣吞聲,眼睜睜看著他將藥王穀收進自己的囊中。

這是最穩妥的做法。

相反,他自己也並不想此時逼蘇晟反。

雖然他會贏,但是傷敵一千自損八百,況且如今沈若惜在他身邊,他不想她受到任何的風險。

他冇有那麼博大的胸懷,首先想到的,不是黎民百姓會受戰爭之苦,而是想著自己的心愛之人不能有半分差池。

他不算是一個合格的儲君。

慕容珩踩著黑色繡金短靴轉過迴廊,腳步在瞬間頓住了。

沈若惜披著一件紅色的風衣,正半倚在欄杆邊,伸手接著半空中的霰雪,盈白的手指在夜色中,如同一尊精緻的玉雕,一向穠麗溫柔的臉上,此刻卻儘顯嬌俏動人。

慕容珩伸手,朝著冷夜示意了一下。

冷夜立刻明白他的意思,轉身退下了。

聽見腳步聲,沈若惜微微轉過了頭,看見了不遠處的慕容珩,她的眼神刹時溫柔下來。

“阿珩,事情談妥了?”

“嗯

慕容珩走過去,伸手將她的手握住,感覺到有些冰涼,他眉頭不禁蹙了蹙,之後放在自己的手心暖了暖。

“當心著涼

“我不冷沈若惜笑得眼睛彎彎,“阿珩,你記不記得,我們第一次見麵的時候,也是下雪天?”

“嗯,你說我是太監

“……”

這傢夥,就這事記得這麼清楚麼?

慕容珩站在她的身側,與她一起站在欄杆處。

將她的手放進自己的懷中。

“這是我們成親後,第一次一起賞雪吧?”

“嗯,從此之後,還會有無數次的

--慢慢與慕容明月的血融合在了一起。王德福端著水,眼中露出一抹喜色。“皇上,融了,您看……融了!”仁景帝瞪了他一眼:“朕又不是瞎子,需要你重複?”話雖然帶著責怪,但是語氣已經緩和了許多。見狀,王德福立刻順勢道。“皇上,奴才讓太醫過來給您包紮一下傷口……”“這點小傷,不急仁景帝自行將手指隨意包了一下,之後突然瞥向王德福,“這水,是你弄的還是皇後弄的?”“回皇上,是老奴,水和血都是老奴親自準備的,皇後孃娘...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