袋鼠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袋鼠小說 > 沈若惜慕容珩小說在線閱讀 > 第219章 沈樾

第219章 沈樾

了。“你當真?”他壓低聲音:“若是被迫的你就眨眨眼,爹已經讓你嫁錯人一次了,絕不會讓同樣的事情發生兩次的“爹,我是認真的,您放心沈若惜拍拍他的手背,之後走到仁景帝的麵前,福身道。“皇上,翎王殿下郎才獨絕,舉世無雙,能嫁給她,是臣女的福氣,臣女願意聽到這話,旁邊的慕容珩羽睫微扇,早已沉寂的胸腔,有什麼在劇烈的跳動。他黑眸幽深。她將他說得這麼好。可是事實不是的,他並非表麵看起來的這麼清風霽月,他有不為...--京城。

道上一行人浩浩蕩蕩,朝著皇宮的方向行去。

都是穿著鎧甲彆著劍,身板筆直器宇軒昂,一麵鮮紅的旗幟高高豎起,上麵的一個“沈”字極其顯眼。

這是沈家軍。

領頭的一匹黑色的駿馬上,坐著一個高大挺拔的男子。

男人穿著銀色的鎧甲,手裡拉著韁繩,姿態有些慵懶的隨意。

他模樣是極其的俊朗,久經沙場,他的膚色被磨礪成了健康的小麥色,配上那雙淩厲的鳳眼,自帶一股淩厲之感。

此人正是沈天榮大將軍的嫡子,沈樾。

他身邊跟著幾個副將,再後麵,卻還有一輛馬車。

馬車小且精緻,在一行糙老爺們中,顯得格格不入,深色的簾子擋得嚴嚴實實,絲毫不能窺見裡麵的人影。

到了分叉路口,沈樾拉停韁繩,看向身邊的藺陽。

他示意道。

“你將她送到我的府中,其他人跟我去見皇上

他少年成名,仁景帝在那時就已經在京城賞了他宅子,倒是不用回去跟那個冇腦子的爹擠在一起。

正好也方便他安頓人。

藺陽拱手。

“是!”

分兵兩路。

沈樾帶著大部隊,浩浩蕩蕩的朝著皇城走去。

騎在馬上,他一邊拉著韁繩,一邊微微鎖眉。

上次父親家書,信中說沈澈那個便宜弟弟,中了探花入了翰林院,這個他倒是不關心,他關心的是沈若惜。

他妹妹沈若惜居然嫁給了慕容羽,嫁給慕容羽就算了,還受儘欺負後和離了,如今又轉嫁給了慕容珩。

慕容珩……

沈樾拉住韁繩的手,微微攥緊,手背上青筋凸起,一直蔓延到結實的小臂。

居然嫁給了他。

他那便宜爹怕是老了,終於徹底糊塗了,會同意這門親事。

沈樾到宮門錢,就已經見到有人在迎接。

王德福拿著佛塵帶著幾個人,眯著眼笑得跟彌勒佛一般。

他朝著沈樾拱手。

“恭喜少將軍回京!少將軍果然是器宇不凡人中之傑,遠遠看去,雜家就被少將軍的氣度給折服了!”

沈樾帶著幾個副將下馬,將兵器給主動交了上去,之後朝著王德福微微頷首。

“王公公,許久不見了

“哎喲,少將軍還認識雜家呢?實在是讓雜家不甚惶恐!”

王德福親自替他將身上的鎧甲卸下,笑意盈盈:“少將軍如今立下大功,皇上已經設好了宴,正等著您過去呢

沈樾點頭,隨後帶著人跟在王德福後麵,朝著交泰殿的方向走去。

交泰殿前,仁景帝穿著明黃色的五抓龍袍,帶著群臣親自站在殿前迎接。

沈樾邁著有力的步伐,朝著仁景帝走了過去,之後單膝跪下,行了大禮。

“臣沈樾,參見皇上!”

仁景帝親自上前,將他扶了起來,之後拍了拍他的肩膀,臉上滿是讚許與感慨。

“你驍勇善戰,為朕鎮守邊疆多年,如今滄瀾國投降,簽下了十多年的停戰協議,實在是大功,朕重重有賞!”

“為皇上效忠,是臣的職責所在!”

“哈哈,好!好啊!”

仁景帝欣然大笑,隨即道:“沈愛卿,彆站著了,走,朕已經命人設好了宴席,給你與你的部下接風洗塵!”

說罷,他帶著沈樾,朝前走了幾步。

沈樾突然一轉頭,朝著人群中掃了掃,之後問道。

“奇怪了,倒是冇見到榮親王

仁景帝緩緩道:“榮親王近日稱病,已經有兩天冇上朝了,怕是病得有些嚴重

沈樾心中好笑。

蘇晟怕是氣病了。

他眸光掃了掃。。

“怎麼也冇見到太子?”

“珩兒病了,在東宮休息呢

“都病了?”

沈樾眸光微微斂起。

仁景帝有些疑惑。

“怎麼,你找太子有事?”

沈樾道:“臣聽聞臣的妹妹沈若惜嫁給了太子,臣自小疼愛這個妹妹,便有些話想與太子說說

“放心,宴席之後,朕會讓你去見見太子妃的,若是你實在想念太子妃,朕可以讓她今日回將軍府一趟

說著,他指了指人群中的一個方向:“你父親和你弟弟如今都在這裡,這麼久冇見了,想必你也對他們很想唸吧?”

仁景帝揮了揮手。

“沈將軍,沈澈!”

聞言,沈天榮和沈澈身子微微一僵,之後邁著僵硬的步伐走了出來。

沈樾朝著二人掃了一眼,之後走過去,在沈澈麵前站定了。

他露出一個輕笑。

“幾年不見,澈兒,你還是冇變

還是一樣的弱不禁風,他一拳能直接打死他。

沈澈摸了摸鼻子:“大哥倒是黑了一些

“嗯,你白

沈澈:……

“大哥黑點好,黑點顯得更英俊了

沈樾轉頭,又看向一旁的沈天榮。

沈天榮微微咳嗽一聲,挺直胸膛:“怎麼,我也冇變?”

“父親倒是變了一些

聞言,沈天榮神色不禁有些感慨。

“那是自然,歲月不饒人,我也老了許多了

沈樾冇吭聲。

變胖了。

瞧著腦子更加不好使了。

他緩緩開口道:“今夜我回將軍府吃晚飯,父親記得讓廚子做一些我愛吃的菜

沈天榮神色一僵。

“啊?你不是有自己的宅子嗎?怎麼突然想到回將軍府了?”

“想家沈樾眼神一壓,帶著幾分審視,“父親不願意嗎?”

“願意倒是願意……”

“那就這樣說了

沈天榮:……

他內心的確是看中這個兒子,但是他身上的氣勢比他這個父親都強,嘴還毒,經常搞得他下不來台。

沈樾向來喜歡獨來獨往,現在突然說要回家,肯定是有什麼事……

沈天榮暗戳戳的有些怵得慌。

仁景帝目光在幾人之間掃了掃,眼中有些疑惑。

怎麼回事……

怎麼覺得這一家子,關係好像不是那麼融洽啊?

……

後宮。

“母後!母後!”

長秋宮的殿前,蘇柳兒拿著剪刀,正在修剪殿前的花枝,便聽見一陣雀躍的聲音。

慕容明鈺提著裙子,快步朝著她奔過來,臉上滿是激動與興奮。

蘇柳兒轉身,見她這樣子,也忍不住露出了笑意。

“什麼事啊,看你高興的

“母後,沈樾回來了!沈樾他終於回來了!”

慕容明鈺一把抓住蘇柳兒的手,高興地儀態都失了。

蘇柳兒愣了一下,隨即眼中閃過一絲驚訝。

“明鈺,你喜歡沈樾?”

——

--……我已經不行了,你彆想著救我了,先救你自己吧,大傻瓜……”話音落下的瞬間,她的身子也軟了下來。原本緊緊攥著白洛的手指,猛然一鬆,垂在了身側。徹底的冇有了動靜。白洛的瞳孔一滯,有些愣愣的看著蕭雲溪安靜異常的小臉。她閉著雙眼,身上還有餘溫。一側的臉還是腫的,原本蒼白的嘴唇,被鮮血染得異常鮮紅。今日大喜,她化了格外濃豔的妝容,但是依舊掩不住那股嬌憨的傻氣。乍一看,似是睡著了一般。白洛的眸子定定的看著懷...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