袋鼠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袋鼠小說 > 沈若惜慕容珩小說在線閱讀 > 第22章 傳話

第22章 傳話

來的,有事耽擱了,還請夫人見諒“你是我們武定侯府的大恩人,提什麼見諒不見諒的陸瓊滿心歡喜:“府醫已經說了,承宣的腿在好轉,精神氣頭也好多了沈若惜微笑點頭,隨即看向院中的秦承宣。他坐在輪椅上,穿著一件月白色的長衫。雖然看起來還是有些虛弱,但是目光炯炯,再也不似初次見麵時,那副頹然絕望的模樣。“世子“沈大小姐,請坐秦承宣示意:“吃些點心吧“不了,今日是來給世子看腿的,世子,請吧“有勞了秦承宣心底有些失...--說罷,他猛地起身,想要抓住沈若惜的手腕。

卻被一道身影擋在了前麵。

冷霜麵色如冰。

“滾開!”

“你算個什麼東西,也敢對本王無禮!”

慕容羽拔出腰間的短刀,朝著冷霜就刺了過去。

一道寒光閃過。

慕容羽的脖子上,橫了一把薄如蟬翼的匕首。

貼著他的肌膚,讓他一驚。

心裡生出一股懼意。

這個婢女出手好快!

他甚至都冇有看清她是怎麼出招的!

“沈若惜,你這婢女瘋了不成?讓她滾開!”

沈若惜轉頭。

“王爺現在,還想要我侍寢嗎?”

慕容羽握緊拳頭。

指節發白。

他憤怒至極。

但是對上冷霜毫無溫度的眸子,卻半個字也吐不出來。

他有預感,這婢女是真的敢對他動手!

沈天榮居然派了個這麼厲害的婢女到沈若惜身邊,難不成是真的覺得沈若惜在齊王府委屈了,意在給他施壓警告?

他權衡了一下,最終放緩語氣。

“你若不願,本王不會強求你

沈若惜吹了口茶。

半晌,纔出聲道:“冷霜,退下吧

冷霜冷冷瞥了慕容羽一眼,之後緩緩走到一邊站定。

慕容羽摸著脖子,眼中閃過一絲殺意。

一個奴婢,也敢威脅他?

不料沈若惜突然開口。

“王爺還是不要對冷霜動什麼心思,她並不是完全聽命於我,要是她出了什麼事,之後怕是會惹來麻煩

慕容珩估計會直接掀了齊王府吧。

聽到這話,慕容羽眸光閃了閃。

想偏了。

他想,難不成冷霜不僅僅是沈天榮授意過來的,還是他父皇的意思?

如果真是這樣,那就複雜了。

慕容羽一時拿不準,但是也確實不敢動她了。

他涼涼道。

“沈若惜,你可想好了,今日你若是拒絕了,日後本王可能再也不會踏進你的禹香苑了!”

沈若惜抿著茶水。

“請便

慕容羽憤怒離去。

看著他的背影,冷霜擰著眉頭。

“小姐,怎麼辦?”

“無妨,他會和離的

沈若惜眸光冷靜。

她認識了慕容羽兩輩子,太瞭解他的為人。

虛偽,自私,內心深處非常自卑,但是某些時候卻又顯出莫名的自負。

他很矛盾,麵子裡子都想要。

如果在合適的時機激他一把,他定會與她和離。

而且……

算了算時間,這個時候,寧蘭雪那邊,出了件大事。

……

此時,蘭苑。

寧蘭雪坐在軟塌上,聽到下人的彙報,她驚得瞪大了眼珠。

“王爺當真那麼說?”

“回姑娘,奴才親耳聽見的,王爺在禹香苑等了一個時辰,之後要王妃侍寢,但是王妃似是不願,王爺氣沖沖的回到了自己的廂房

寧蘭雪一陣氣血翻湧。

“賤人!也不知道從哪學的花招!以往王爺壓根不會看她一眼,如今倒是著了她的道!”

她將手邊的瓷杯狠狠砸在地上。

原本清麗溫婉的臉龐,此刻也猙獰無比。

旁邊的丫鬟荷香立刻上前,跪在地上收拾狼藉。

寧蘭雪蹙眉。

“你說,比起沈若惜那個賤人,王爺他是不是對我要寵愛得多?”

荷香一愣。

隨即惶恐搖頭。

“奴婢不知,奴婢是新來的……”

“冇用的蠢貨,滾出去!”

寧蘭雪氣得不輕。

她想起了之前的彩蝶。

彩蝶機靈嘴甜,會說話哄她開心,可是卻被沈若惜打發到了迎春院。

沈若惜那個賤人,就是見不得她好!

寧蘭雪滿腔怨氣。

一晚上都冇睡好。

*

次日清晨,下了點小雨。

齊王府院中的桂花被打落一地,落在小道上斑斑點點。

甚是好看。

沈若惜懶懶起身,梳洗完畢後,她對著鏡子整理了一下鬢髮。

之後起身,到窗前打開窗戶。

一陣微風襲來。

空氣中裹挾著泥土的腥味,與花香交織在一起,格外怡人。

“天轉涼了

“是啊,小姐,入秋了

桃葉走到旁邊,給她批了一件削薄的披風。

沈若惜目光微閃。

今日是慕容珩去冀南的日子吧。

路途遙遠,天氣又涼了。

不知道他身體會不會有影響。

此時,外麵突然匆匆過來一個下人,打斷了她的思緒。

下人拱手,說是宮裡來人了,方妃身邊的大宮女竹心來傳話。

聞言,桃葉蹙眉。

“小姐,方妃找您一定冇什麼好事

“我知道

沈若惜麵色淡淡:“讓她過來吧

她倒是要看看,方蕙又要作什麼幺蛾子。

下人應下,轉身走了。

不多時候,竹心就跟著人來到了禹香苑。

她神色很是不悅。

一直以來,沈若惜這個做兒媳的,對方妃向來言聽計從,尊重有禮,順帶著對她們這些宮女也很客氣。

今日居然不出來見她,還讓她跑到內院來傳話。

到了禹香苑,隻見沈若惜坐在桌邊,正在用早膳。

看見她,隻輕輕瞥了一眼。

“有什麼事嗎?”

竹心憋著氣。

“方妃娘娘傳話,說是今日想請齊王妃入宮,陪她一起用午膳!”

“知道了

沈若惜冷淡應了一聲。

之後繼續吃飯。

壓根冇再看門口的竹心。

倒是竹心忍不住了。

“齊王妃冇聽到奴婢的話嗎?”

沈若惜筷子一頓,眯了眯眼。

“你在跟本王妃說話?”

“方妃娘娘說了,讓王妃入宮陪她用午膳,王妃還在這耽誤什麼?”

沈若惜倒是笑了。

“你知不知道什麼叫午膳?現在時辰還早,何來耽誤一說?”

竹心彷彿冇聽見。

“還請王妃立刻動身,惹怒了方妃娘娘就不好了!”

桃葉叉腰上前。

“你怎麼說話的?咱們王妃是主子,你一個奴才,怎麼敢這般無禮?”

竹心掃了桃葉一眼,有些不屑。

“我是跟齊王妃說話,閒雜人等退開!”

--改日再說吧慕容明鈺咬著唇,狠狠瞪了他一眼。“讓開,你敢攔本公主?”“公主,這深更半夜的,您難不成要夜闖將軍府?屬下鬥膽攔住公主,也是為了您的聲譽考慮,請公主恕罪慕容明鈺滿心憋屈,這要是其他的下人,她早就一耳光過去了。但是瓊宇是沈樾的人,她不想壞了在沈樾這裡的印象。便忍著一肚子的怒意,轉身不甘的離開了。……沈樾走進府中,徑直去了後院的方向。主屋前,藺陽抱著劍正在守著。見他過來,便趕緊走了過去。“少將...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