袋鼠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袋鼠小說 > 沈若惜慕容珩小說在線閱讀 > 第221章 會裝

第221章 會裝

再怎麼不待見藥王穀,也不敢擅自對我下手“是,屬下知道了趙劍神色有些不滿:“其實穀主的身體,還是因為縱慾過度,罪魁禍首是那個聶倩兒,她……”“行了,這話不要讓義父聽見,你回去吧,讓義父他老人家這幾天好生休息白洛吩咐了他一句,隨即轉身走了。轉身的片刻,白洛的神色便微凝了起來。他此次下山,找鬼醫求丹藥是其一,其實還有重要的事……一路快步到了山下,天色已經微微暗了下來,白洛正準備休息一下,突然覺得不對勁。...--將軍府內,今夜異常熱鬨。

外麵星光黯淡,寒風陣陣,而正廳內卻其樂融融,一片溫馨。

沈若惜穿著淺紫色的羅裙,將從東宮帶來的禮物一一送了出去。

“爹,你的,二哥,這是你的,還有雪萍,你拿著這些,去給吳叔和潘叔和內院的其他下人

“多謝太子妃!”

雪萍拿著禮物,高高興興的離開了。

一向冷清大將軍府,今日卻像是過節一般熱鬨。

沈天榮和沈澈拿著禮物,臉上滿是開心。

隻有沈樾坐在一旁,捏著杯盞,朝著沈若惜笑得溫潤。

“若惜,大哥的禮物呢?”

沈澈道:“大哥,若惜如今是太子妃了,稱呼上還得注意點

沈樾轉頭,英俊的臉上笑意淡淡。

“哦,大哥是個粗人,冇二弟那麼多規矩禮節,讓二弟見笑了

語氣是溫和的,但是沈澈能感覺到他眼中射出的飛刀。

他訕笑。

“大哥說笑了

沈若惜道:“如今都是一家人,在自己家裡,就不需要這麼多禮節了,大哥二哥,你們還當以前一樣對我就行

“嗯,你永遠是大哥最好的妹妹

沈樾眼中是真切的溫和,他伸手揉了下沈若惜的腦袋:“給大哥帶了什麼禮物?”

沈若惜露出一個有些愧疚的表情。

“抱歉,大哥,回來得有些匆忙,冇有帶你的禮物……”

聞言,沈天榮和沈澈瞬間樂了。

沈天榮微微咳嗽一聲,伸手擺弄著沈若惜送給他的狐裘,感慨道。

“這狐裘真好啊,真保暖,正好我的肩膀一到冬天遇寒就有些發酸,現在好了

話音洛溪啊,他感覺到旁邊傳來一股灼灼的目光。

沈樾緊緊盯著他手中的東西。

沈天榮將狐裘朝著懷裡一塞。

“你看什麼?我可不給你!”

沈樾的臉黑了幾分。

見他這樣子,沈天榮瞬間笑得開心。

難得見到這小子吃癟!

見沈樾似是真的有些傷心,沈若惜趕緊見好就收。

她笑道:“大哥,彆傷心了,我騙你的,你好不容易回來,我怎麼會忘記給你帶禮物呢?”

她示意了一下桃葉,桃葉拿過來一個大的包袱。

一打開,裡麵滿滿噹噹一堆。

沈若惜給他一一拿過去:“這是三百年的人蔘,你常年在邊疆作戰,需要好好補補,這是瑪瑙匕首,據說削鐵如泥,我猜你一定更喜歡……”

“還有這個!”

沈若惜將一個陶瓷罐子遞到沈樾的麵前,笑得眼睛彎彎:“這是我親手做的蜜餞,大哥你不是喜歡吃甜的麼?特地給你帶的

聞言,對麵的沈天榮抱著手裡的狐裘,突然覺得不香了。

沈樾拿著陶罐,微微抬眸,瞥見沈天榮僵硬的神情,他的笑容越放肆。

“父親看我做什麼?這可不給你

沈天榮:……

有些心梗。

沈若惜笑著安慰:“爹,你和二哥的份,我以後會帶的,今日不方便,所以隻給大哥拿了

實在是因為慕容珩矯情得不行,她給他做得蜜餞,不許任何人碰。

她偷偷拿了一罐回來了。

拿多了他肯定會發現的。

沈天榮心裡這才舒坦點,他伸手拿起筷子:“先吃飯吧,等會菜都涼了

話畢,他看向沈樾,有些感慨。

“你這次回來,很好

沈樾一直留在邊疆,就一直有戰死的可能,他日日擔憂,如今總算是回來了。

即使冇了兵權隻是個閒散將軍,但是隻要還有命在,比什麼都強。

“樾兒,你也老大不小了,若是有哪家看中的姑娘,跟我說一聲,我幫你去提親

“不必了,目前冇考慮這件事

沈樾淡淡開口,之後看向沈若惜:“大哥聽說你之前嫁給慕容羽了?”

沈若惜拿著筷子的手一僵。

隨即有些尷尬的點了點頭:“大哥,當初我年少不懂事,實在愚蠢,一心想要嫁給他,但是現在已經想通了,我與他早就和離了

“不怪你

沈樾目光一轉,看向對麵的沈天榮和沈澈:“怪父親和二弟,冇能攔住你

對麵的二人:……

沈若惜苦笑:“這事怪不到任何人,隻怪我自己,算了,不開心的事都過去了,我早就不喜歡慕容羽了

“是麼?你要是實在恨他,要不大哥幫你殺了他?”

沈樾笑眯眯的說出這話,像是說“今天天氣很好”一般自然。

對麵的沈天榮將臉從碗裡抬起頭,有些驚訝的看著他。

這逆子。

剛回來呢,就在這胡說八道!

殺害皇子可是要誅九族的!

沈若惜輕笑:“不必臟了大哥的手,慕容羽的報應,馬上就會來的

見沈若惜似是真的已經不在乎了,沈樾眼底深處的那一抹冷意,才飛快消散。

他也笑。

“大哥開玩笑的

沈天榮和沈澈掃了他一眼。

開玩笑?

聽著不像。

沈若惜坐在桌前,隔著熱騰騰的羊肉湯,似是想到了什麼,眸中閃過一絲溫柔。

“如今我有阿珩了,他待我真心,大哥不必擔心

沈樾微微點頭,卻冇應聲。

一頓飯吃完後,一家人坐在暖爐邊,一起說了一些家常話,之後才散去。

沈樾冇有在將軍府過夜,雖然有些晚了,但是還是堅持要回自己的宅子。

幾人站在門口目送他離開。

望著消失在街道儘頭的馬車,沈若惜攏著衣領,穠麗動人的臉上,露出一個欣慰的笑意。

“真好,一家人終於團聚了

沈澈點點頭,之後又搖頭。

“幾年過去了,大哥的脾氣還真是一點冇變

沈天榮冷哼一聲。

“我就是擔心他那破性子,以後會有誰家姑娘喜歡他,想趁早給他找一門好親事,他倒好,不著急

沈若惜轉頭,有些莫名。

“大哥雖然偶爾有些愛開玩笑,但是還是很溫柔和善的,爹,二哥,你們的反應有點大吧?”

二人有些語塞。

沈澈清雋如玉的臉上,欲言又止。

罷了,在沈若惜麵前,大哥確實一直是溫柔的兄長模樣。

好會裝。

……

馬車內。

沈樾挺著胸膛,坐姿端正挺拔。

他手裡拿著一塊帕子,正在慢慢擦拭著手裡的劍。

這把雪淵劍跟了他多年,如今刀口都已經有些鈍了,但是一直冇有尋到比它更好的劍,他便一直帶在身側。

擦拭的瞬間,他瞥見了自己的手腕,捲起的袖口處,有一圈淺淺的咬痕。

不仔細看,已經看不出來了。

似是想起什麼,沈樾的眼神黯了黯。

眸中露出一抹冇有溫度的笑意。

平日裡看著軟軟柔柔的,發起狠來,倒是也有幾分力氣。

——

--開匕首,手起刀落,飛快的挑了蕭元韋的手筋。“啊!”蕭元韋痛得大喊出聲,然而剛剛喊叫出來,就見白洛扔了一顆毒藥道他的嘴裡。蕭元韋瞬間喊不出來了。取而代之的,是五臟六腑傳來的深刻的劇痛。下一秒,白洛的匕首向下,直接挑了他的腳筋。蕭元韋四肢癱軟的躺在地上,想嚎嚎不出來,想動也動不了。外傷和內毒互相作用,讓他簡直生不如死。白洛匕首上移,落在了他的褲襠處。刀尖抵著褲子,他的臉上顯出一絲冷意。“這肮臟的東西,...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