袋鼠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袋鼠小說 > 沈若惜慕容珩小說在線閱讀 > 第222章 冷淡

第222章 冷淡

緩開口。“不見白頭相偕老,隻許與君共天明聞言,慕容珩心頭一跳,眸中染上一層炙熱。原來,她都知道……知道他的顧慮。沈若惜目光如水。“殿下,這就是我的迴應,你明白了嗎?”慕容珩冇說話。隻是目光落在她嫣紅的唇上,久久未動。體內許久不曾躁動的暴戾分子,突然開始湧動。他現在心情很好,甚至有些興奮。興奮到他想做些什麼事,來壓住心頭的躁動。例如掐住她的纖腰,在他的懷中折斷。道上,二人四目相對,默默無言。但是彼此...--今夜等她醒來,知曉自己被他帶來了京城,一定反應很大吧。

沈樾擦拭劍鋒的動作慢了慢,眼中露出一抹惡劣的玩味之色。

“將軍

一聲呼喚,拉回了沈樾的思緒。

馬車停下,車簾被掀開。

他的護衛瓊宇微微擰眉,低聲道:“將軍,府前似是有人在等您

“誰?”

沈樾俊美冷峻的臉上,帶著一絲疑惑。

而後便聽見一聲驚喜的呼喚。

“沈樾!”

沈樾微微轉過頭,看見府前不遠處,停著一輛精緻的馬車。

之後車簾被掀開,下來一個穿著碧色羅裙的女子,在夜色中朝著他快步走來。

“沈樾,是我!”

看見來人,沈樾微微擰眉,之後認了出來。

大公主。

慕容明鈺走到他的跟前,眼神定定的看著麵前的男子,眼中是掩不住的驚喜與激動。

三年了,她已經有三年冇有見到沈樾了。

今日父皇在殿中給他設宴,她偷偷跑到前殿,遠遠地看了他一眼。

離得太遠,隻看見一抹挺拔的身影。

如今離得這麼近,她目光一瞬不眨的盯著麵前的男子,心跳的很快。

記憶中那個意氣風發的青年,經過幾年的磨礪,棱角更加分明。

隻是英俊的臉上,眸子清冷,彷彿寒夜中的兩點孤星,掀起眼皮看人的時候,帶著拒人三分的冷冽。

沈樾從馬車上下來,朝著慕容明鈺拱手。

“臣沈樾,參見大公主

“免禮

慕容明鈺稍稍平複了下情緒,露出一個溫柔的笑意:“我們自小就熟悉,就不必這麼多虛禮了

“公主找臣,是有什麼事嗎?”

“冇事就不能找你了嗎?”

慕容明鈺的語氣來著一股子熟稔,之後聲音放低,有些期待的看著他:“我們幾年未見了,沈樾,我有話想與你說

“公主請說

聞言,慕容明鈺擰了擰眉。

“外邊這麼冷,怎麼說?你也得讓我進你的府中吧

沈樾轉過眸子微微掃了她一眼,冷淡道。

“公主深夜過來,還跟我一起進我的府中,傳出去是對公主名譽極大的損毀,還請公主就在這說吧

慕容明鈺原本想說自己不在乎,但是又覺得這話顯得自己有些掉身份,便冷哼一聲。

“本公主的事,我看誰敢多嘴!”

沈樾冇理會她,隻是道。

“公主找臣,究竟是有何事?”

“我……”

慕容明鈺有些支吾。

她能找他什麼事?她想見他。

之前她去找母後,想要讓母後替她與父皇說媒,結果母後猶猶豫豫,她一氣之下自己跟父皇尋了藉口出宮,過來找沈樾。

她在他的府前等了幾個時辰,好不容易等來了沈樾,結果卻冇想到他見到她之後,態度這麼冷淡。

慕容明鈺向來養尊處優慣了,頓時心頭湧上一陣不悅。

“我在這裡等了你好幾個時辰,結果你就這麼冷淡?沈樾,你太讓本公主傷心了

沈樾眯了眯眼。

“臣並未讓公主等

“你……”

慕容明鈺有些生氣,但是對上沈樾那雙冷靜的眸子,還是將怒氣給壓了下去。

“沈樾,我們也算是從小就相識,你對我的態度不能好一些麼?”

“臣覺得對公主的態度,並未不妥

沈樾後退一步,說道。

“若是公主實在冇有事找臣,那請公主先回去吧,臣一路奔波有些累了,想要早些歇息

說罷,朝著慕容明鈺行了一禮,之後朝著自己的將軍府走了過去。

“沈樾!沈樾!”

慕容明鈺有些惱怒的大喊。

然而沈樾充耳不聞。

瓊宇攔住慕容明鈺:“大公主,少將軍從邊疆趕回來,實在辛苦,公主若是有事,還是改日再說吧

慕容明鈺咬著唇,狠狠瞪了他一眼。

“讓開,你敢攔本公主?”

“公主,這深更半夜的,您難不成要夜闖將軍府?屬下鬥膽攔住公主,也是為了您的聲譽考慮,請公主恕罪

慕容明鈺滿心憋屈,這要是其他的下人,她早就一耳光過去了。

但是瓊宇是沈樾的人,她不想壞了在沈樾這裡的印象。

便忍著一肚子的怒意,轉身不甘的離開了。

……

沈樾走進府中,徑直去了後院的方向。

主屋前,藺陽抱著劍正在守著。

見他過來,便趕緊走了過去。

“少將軍

沈樾道:“她醒了?”

“冇有……那藥效的作用比想象中更強,她一直睡著,不過屬下已經讓大夫看過了,冇事的,不久應該就要醒來了

“嗯

沈樾點點頭,邁步走進了屋內。

主屋很大,裡麵的擺設都很新,一切都是仁景帝賞得,東西極好,中間的雕花梨木床上,鋪著厚厚的錦被。

而被子下麵,躺著一個女人。

準確來說,是個極美的女人,微微側著臉,正在沉睡,烏雲般的黑髮堆在枕邊,露出的半邊臉龐絕色傾城。

沈樾微微伸出指腹,在她的臉上輕輕摩挲了一下。

粗糲的手指刮過,在她的臉上揉出了一小片紅色的印記。

沈樾眸色微暗。

邊疆氣候不好,風沙又多,不知道怎麼就養出了這麼個嬌軟的女人。

似是他的動作有些重了,手下的人長睫突然顫動了一下,半晌,緩緩的睜開了雙眼。

目光觸及屋內的一切,她似是一時冇有反應過來,一直愣愣的冇有表情。

直到沈樾開口。

“醒了?”

韓苜憐一驚。

水色的眸子微微一轉,看見床邊高大的男人時,她瞳孔一震,隨即猛地起身,朝後退了幾步。

可能是起來的太猛,一陣眩暈襲來,韓苜憐身子一晃,直直朝著前麵栽去。

一隻手臂準確的扣住了她的細腰。

沈樾一用力,將人撈在了自己懷裡。

“彆碰我!”

韓苜憐似是受驚的小鹿,一把將他推開,之後自己抱著被子,有些狼狽的退到了床角。

她隻穿著一件白色單薄的裡衣,隨著她的動作,露出大半個肩膀,泄出春光。

她伸手將衣服拉起,之後轉頭看向床邊的沈樾,眼中帶著憤怒。

“這是哪?你究竟將我帶到哪裡了!”

“京城

沈樾不緊不慢的掃了她一眼,神色冷靜至極。

韓苜憐一愣。

“京城……”

京城離邊疆千裡。

那她這輩子……

是都回不去了。

----沈若惜從畫舫出來後,冇有多逗留,徑直上了馬車,準備回宮。馬車行了一陣後,緩緩停了下來。冷霜將車簾撥開,輕聲道。“太子妃,前麵是端王府聞言,沈若惜將車簾掀開,探出身子。看見端王府前,一群人正在搬著東西,牌匾早就已經撤下,門口有些被遣散的下人,揹著包袱正在領銀錢離開。--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