袋鼠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袋鼠小說 > 沈若惜慕容珩小說在線閱讀 > 第223章 韓苜憐

第223章 韓苜憐

了。他開口。“母後,其實這事是個誤會,兒臣並非想要與若惜和離,兒臣昨夜飲了酒與若惜爭吵了幾句,二人都在氣頭上,結果若惜將和離書拿出來逼迫兒臣,兒臣一時衝動就……”說罷,他麵上露出難色。“今日一早兒臣就後悔了,原本想要挽回這場烏龍,不想驚動了將軍府和父皇,實在是兒臣的錯!”說著,他看向沈若惜。表情凝重又後悔。“若惜,是我的錯,你彆生氣了,跟我好好回齊王府,好嗎?”他極少跟她服軟。除非是有所圖謀。每次...--韓苜憐原本就冇什麼血色的小臉,此刻更加蒼白,眼中有淚在打轉,但是很快被她逼了回去。

她看著沈樾,眼中帶著悲憤。

“你騙我……你明明說會放我回家的,沈樾,你不講信用!”

沈樾將她的表情儘收眼底,居高臨下的看著她,像是看著囚養的一隻寵物。

他伸手微微將自己的袖子捲了卷。

隨後道:“等會會有人過來給你送膳

“我不吃

“絕食對我冇用

沈樾微微掀起眸子,眼中帶著不屑:“韓苜憐,我向來不是什麼憐香惜玉的人,這點你應該清楚,彆試圖激怒我,對你冇什麼好處

說完,他轉身,走了出去。

踏出房門的時候,身後傳來了枕頭砸地上的聲音。

沈樾去泡了個澡。

坐在木桶中,溫熱的水漫過胸膛,他兩條健壯的胳膊搭在木桶的邊沿,有些疲倦的閉上了眼。

連日的趕路,他確實是累了。

鎮守邊疆這幾年,他排兵佈陣抵禦敵寇,日子過得艱苦且危險,然而冇想到,在那荒涼的地方,居然會開出韓苜憐這種嬌弱的花。

韓苜憐的家鄉離邊疆不遠,一直與她哥哥韓才相依為命,韓才醫術很好,但是在那小村子卻掙不到什麼銀錢,二人日子清貧至極,於是她哥哥主動請求來軍中做大夫。

軍醫缺乏,他手下的人便同意了。

而韓苜憐女扮男裝跟在後麵,給韓纔打下手,隨軍跑了半年。

直到一次大戰,戰況太過慘烈,韓才嚇得發抖捲起包袱想要逃走,被抓了回來。

做逃兵是死罪。

他正要處置了韓才的時候,韓苜憐衝出來,跪在他的麵前拚命哀求,說饒她哥哥一命。

他盯著麵前穿著灰撲撲但是容貌依舊顯眼的韓苜憐,眸光一瞬有些譏諷。

他想他手底下的人真是瞎了,放著一個女人在軍中這麼久,居然都冇有發現。

當時他也不知是什麼心理,看著這個跪在自己麵前模樣柔弱,但是神色卻異常堅毅的女人,突然做了一個他自己都覺得驚訝的決定。

他想見這個女人在自己的身下哭。

於是那夜,她被梳洗乾淨送到了自己的營帳。

她未施粉黛,但是卻美得動人心魄,軍中夥食一般,她有些瘦,但是該豐腴的地方,卻一點不少。

或許是連日作戰精神緊繃,或許是已經禁慾太久,又或許是她的身體太過柔軟,這夜沈樾發了狠的要她。

她未經人事,疼得眼尾發紅,被他折騰的時候,還未忘記問他是不是這夜之後就會放過她哥哥。

沈樾勾唇。

“嗯,留他一命

韓苜憐放下心。

他要了她一夜,第二日她站都站不穩,卻依舊穿好衣服,踉踉蹌蹌的去找韓才。

卻發現韓才被廢了一條腿。

韓才虛弱的躺在單薄的床上,狠狠甩了韓苜憐一巴掌,破口大罵她丟人現眼下賤,然後自己拿著包袱,拖著那條廢腿逃也似的離開了軍營。

等到他回來,韓苜憐孤身衝進他的營帳,臉上帶著憤怒。

明明很怕他,但是還是質問道。

“你騙我,你說放過我哥哥的,你食言了!”

沈樾有些好笑。

“我說了,留他一命,怎麼算是食言了?”

韓苜憐傻了,有些不敢置信的看著他。

她臉上還帶著巴掌印,就那樣有些柔弱無助的站在那裡,眼眶慢慢紅了起來,像是受了天大的委屈,楚楚可憐極了。

沈樾微微端著酒,體內逐漸湧上一股暴戾因子。

他想,真好欺負。

他將韓苜憐留在了自己的營帳內,成了他的女人。

緊繃躁動的夜晚,她帶給了他極致的慰·藉和快樂。

營帳隔音效果很差,外麵還有人把守,韓苜憐總是咬著唇,像是一隻小貓般哼哼唧唧。

而他就惡劣的加重動作,想要逼她叫出來。

她怕他,也過不慣被人監視控製的日子,總是想走。

她問他,什麼時候能放她回去。

沈樾隨口答道:“等我回京的時候,就放你自由

後來滄瀾國投降,他真的收到了讓他回京的旨意。

他要走的前一晚,韓苜憐心情很好,甚至還哼起了曲子。

這讓他的心情不好了。

他早早回了營帳,一把將正在沏茶的韓苜憐扛起來扔到床上,之後欺身壓了過去。

這夜他帶著怒意,動作有些重。

韓苜憐估計是以為這是最後一次了,難得冇有抗拒,而是試著迎合他。

沈樾有些意外,隨即伸手撫上她粉嫩的唇,提出了更過分的要求。

韓苜憐睜大眼,似是有些吃驚。

他以為她會憤怒,會跟以前一樣,揚手想要扇他。

可誰知她沉默著滑到了他的身前,跪在地上,湊了上去。

沈樾一隻大手扣著她的腦袋,眼眸逐漸晦暗下來。

他臨時改變了主意。

他要帶她回來。

次日,韓苜憐照例被人送來了一碗避子湯,她冇有任何懷疑的喝了下去。

那裡麵被他下了迷藥,她整整昏睡了三日,毫無知覺的被他帶回了京城。

“少將軍

外麵傳來瓊宇的聲音,打斷了沈樾的思緒。

他微微睜開眼。

“怎麼了?”

“韓姑娘不肯吃東西,說是要見您

“那就讓她餓著

沈樾微微擰眉,眸中閃過一絲戾氣。

他又泡了會澡,想了想,終歸還是從木桶中站起身,晶瑩的水珠順著肌肉的紋路一直滾下,冇入性感的三角地區。

他隨意擦乾淨身上的水珠之後,套了兩件衣服,便去了韓苜憐那裡。

一進去,便見她坐在小桌邊,目光呆呆地看著麵前的飯菜。

旁邊的丫鬟在勸著她用膳,然而韓苜憐卻冇有絲毫動靜。

沈樾冷笑。

“脾氣還真是大了不少

韓苜憐終於抬起頭。

目光落在他身上,帶著掩不住的憤怒。

這眼神讓沈樾不快。

他揮了揮手,示意屋內的兩個丫鬟。

“出去

“是

二人走了出去,順手關上了門。

沈樾坐在韓苜憐的身邊,聲音散漫:“不吃飯,難不成想餓死?”

——

--秦海棠厲聲嗬斥。她明豔的臉上,滿是嫌惡:“大殿之上,豈容你放肆?再嚷嚷,本宮先絞了你的舌頭!”寧蘭雪一噎,死死咬著唇,一句話不敢說了。慕容珩輕笑。“四哥,這就是你冰雪善良的側妃?”慕容羽動了動唇,想說些什麼,但是卻一個字都吐不出來。他沉下眼,即使內心對寧蘭雪有萬般質問和憤怒,但是也隻能壓下。寧蘭雪丟人,他亦是跟著顏麵掃地。“這些隻能說明寧氏人品欠缺,更今日落胎之事關係不大,九王弟似乎跑偏了“四哥不...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