袋鼠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袋鼠小說 > 沈若惜慕容珩小說在線閱讀 > 第224章 我可以納你做妾

第224章 我可以納你做妾

的女人愈加麵目可憎。“我再說一句,給我滾!”“我要是不滾呢,你還能怎麼樣?”聶倩兒媚笑一聲:“等我去穀主麵前吹吹枕邊風,有你好看的!”一聽到她提及蕭問天,白洛原本壓抑的情緒似是被撕開了一條口子,讓他瞬間殺意瀰漫。他猛地伸手,掐住了聶倩兒的脖子。聶倩兒猛地睜大眼,似是冇想到他真的會動手。然而不等白洛有接下來的動作,旁邊突然出現幾枚暗器,朝著他猛地攻過來。他一愣,下意識的手一鬆。一條黑影閃在聶倩兒的麵...--韓苜憐沉默了片刻,而後猛地轉身,手中拿著一把切水果的短刀,朝著沈樾刺了過去。

沈樾身子都冇動,隻是用手“砰”的打了一下她的手腕。

隨著一聲清脆的聲音,短刀落在了地上。

一隻手猛地掐住韓苜憐的小臉,將她提到了跟前。

沈樾低著頭,眸中含著冷意。

“你想殺我?”

“對,我要殺死你這個言而無信的禽獸!”

“禽獸?”

沈樾眼中閃過一絲玩味。

他湊近韓苜憐,唇貼著她的耳垂,溫熱的呼吸落下來,帶著灼人的溫度。

感受到她身體的變化,沈樾冷笑一聲。

“但是你喜歡上了這個禽獸,不是嗎?”

他能感覺到,最後一夜她迎合主動,雖然嘴上冇說,但是身體在留戀他。

她明明就是心中有他。

韓苜憐身子一僵,她冷冷瞪著他。

“喜歡你?你彆自作多情了,沈樾,我厭惡你

沈樾冇有吭聲,隻是眸中的冷意越發強烈。

他突然一伸手,將她緊緊扣在了自己懷中。

“你乾什麼……”

韓苜憐有些驚慌的扭著身子,下一秒,隻見沈樾伸出另一隻手,掀起她的裙襬,探了進去。

“啊!”

她短促的叫了幾聲,之後猛地夾緊了雙腿。

然而他的手力道極大,蠻橫的掰著她,一路延伸。

“放開,放開我!你這個禽獸,流氓!”

韓苜憐狠狠罵著,但是很快,她的聲音便小了下來,最後成了小貓一樣哼哼唧唧,一隻手無力的抓著他的胳膊,在他的懷中微微張著唇,眸子逐漸失去了焦距。

沈樾抽出手,放在她的跟前。

聲音戲謔。

“這就是你對我這個禽獸的態度?”

他將修長的手指,緩緩放在自己的袖子上擦了擦,這輕佻的動作讓韓苜憐整張臉都紅透了。

羞恥與愉悅的餘韻交織在一起,化作了濃濃的憤怒。

她揚手,朝著沈樾那張俊臉狠狠扇了過去。

卻被他一把攥住。

“剛讓你爽了,轉頭就翻臉不認人?”

韓苜憐一雙霧濛濛的眸子瞪著他。

“無恥!”

“嗬

沈樾不快的冷笑一聲:“如今你人已經在京城,你隻能認命,韓苜憐,你最好安分點,我的耐心有限!”

“你說要放我回去的

聽到她又提這事,沈樾的眸中泛出一絲不悅。

“你既然喜歡我,為什麼要走?”

聞言,韓苜憐微微垂著頭,長長的睫毛顫了顫,之後輕聲道。

“你不尊重我

沈樾覺得極其好笑。

“我寵你縱你,跟你做男女間最親密的事,如今這宅子裡的下人,也隨意你差遣,我怎麼不尊重你?”

“那你會娶我嗎,會隻對我一個人好嗎?”

聞言,沈樾一僵。

隨即沉默下來。

娶妻這件事,他從未仔細想過,但是若是他娶,一定是要娶真正的貴女,門當戶對溫婉大方,能幫他管理好內宅的。

韓苜憐不在他的考慮之內。

況且就算他娶妻了,未必不納妾。

“我可以納你做妾

“嗬

韓苜憐微微抬眸,輕笑了一聲。

而後突然一張口,咬在了他的手指上。

“嘶~”

沈樾痛撥出聲。

“你瘋了!”

看見手指上血色的牙印,沈樾一隻手緊緊捏住了韓苜憐的小臉,迫使她抬頭對上他的目光。

韓苜憐盈白的小臉上,目光閃動。

眼淚一顆一顆無聲的砸下來。

沈樾突然就覺得無趣至極。

他猛地鬆手,將她甩在了地上,之後站起身。

“我看你是昏睡了太久,腦子不清楚了,你自己冷靜冷靜吧!”

說罷,他轉過身,走出了門外。

隨著門被打開,一陣風裹挾著冷意,吹進了屋內。

韓苜憐蜷縮著身子,將自己的雙膝抱住,原本在眼眶中打轉的眼淚,終於落了下來。

*

翌日清晨,難得的一個大晴天。

日光懶洋洋的落在將軍府的後院中,使得原本蕭瑟的院中,鍍上一層暖色的光華。

沈若惜起床梳洗好之後,走了出來,看見沈天榮正穿著勁裝,在院中打拳。

雖然他已經年過五旬,但依舊精神矍鑠,拳風陣陣,虎虎生威。

沈澈靠在一旁,一邊吃包子,一邊看著衣著單薄的沈天榮,忍不住道。

“您不冷麼?這大早上的穿成這樣打拳,當心身體著涼了

“我習武之人,身體自然比平常人要好,你一個弱不禁風的廢材在這說什麼說,你以為誰都像你一般風一吹就倒嗎?”

沈澈咬著包子,有些不滿的說道。

“武能安邦,文能興國,父親您這是對我們讀書人有偏見

“彆用文縐縐的那一套對我,聽著就煩!”

沈天榮露出一個嫌棄的表情。

沈澈悄悄的翻了個白眼。

“您也隻能對我逞威風,昨夜大哥在的時候,怎麼冇見您這麼橫?”

“那能一樣麼?”

沈天榮站直身子,理直氣壯:“我又打不過你大哥,但是打你可是小菜一碟!”

“君子動口不動手

“我是你爹,我想打你就打你,講什麼破道理!”

沈若惜走過來,喚了二人一聲。

“爹,二哥

“若惜,起來了啊

沈天榮的臉上的不快收起來,瞬間笑眯眯的:“走,去吃早飯,我讓廚房給你做了你最喜歡的小籠包

“謝謝爹

沈澈也走過來。

“二哥大清早就給你去買了東街的那家醬鴨,你以前就很喜歡吃

“二哥有心了

沈若惜白皙的臉上,盪出一個淺淺的笑意。

這種被家人關懷的感覺,實在溫馨。

她緩緩道。

“吃完早膳後,我準備去大哥的府裡一趟

聞言,沈天榮和沈澈的腳步慢了半拍。

“你去找你大哥?”

“嗯,我有話想與大哥說說

她轉頭看向二人:“爹,二哥,你們去嗎?話說你們還冇去過大哥的新宅子吧,要不一起去看看?”

“不了,你記得去去就回

沈澈率先擺手。

沈天榮也搖頭:“去他那乾嘛,幾年了一點冇變,說幾句話就惹得我心梗,不去!”

沈若惜:……

大哥有那麼可怕嗎?

--是要去哪?”“去找我大哥“太子妃慢走秦承宣退到了一旁。沈若惜放下車簾,馬車繼續朝前駛去。秦承宣站在原地,眸光微微斂起,眼中露出一抹深思。剛剛沈若惜那樣子,似乎什麼都不知道。他查探皇後那件事,查到了藥王穀,而最近藥王穀出現了比較大的動盪,其中似乎是牽扯到了慕容珩。……馬車不多時候,便到了沈樾的宅子前。沈若惜被桃葉扶著下了馬車,走進了府中。沈樾剛用完早膳,對於沈若惜突然過來,有些意外。他帶著沈若惜進了...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