袋鼠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袋鼠小說 > 沈若惜慕容珩小說在線閱讀 > 第225章 喜歡的是他這個人

第225章 喜歡的是他這個人

”寧鶯鶯的臉徹底垮了下來。隨即一咬唇,哭出了聲。“你們胡說!我出來之前還好好地,怎麼說冇了就冇了!”“娘娘剛剛小產,切忌動氣,否則會傷了身子啊!”太醫勸著。然而寧鶯鶯完全聽不下去,她哭訴兩聲之後,突然想起了什麼,瞬間掙紮著起身,惡狠狠地看向了一旁的慕容明月。慕容明月一驚,下意識縮了縮身子。“是你!”寧鶯鶯伸手指著慕容明月,聲音顫抖:“小小年紀如此狠毒,都是你!”聶玉蘭將慕容明月擋在身後,微微抬起頭...--用過早膳後,沈若惜便出了府門。

門口馬車已經備好了,車伕拿來腳凳,恭敬的等著她上去。

桃葉眼尖,瞥了他一眼。

“阿才,今日怎麼是你過來了?”

阿纔是將軍府的馬伕,以前沈若惜在家中未出閣時,一直是由他當沈若惜的車伕,不過如今沈若惜嫁給了慕容珩,出來的時候大多都是冷霜親自駕著馬車。

阿才露出一個謙卑的笑意。

“太子妃,以前都是奴才與您一起出行,自從您不在將軍府了,奴才都閒下來了,如今您回來了,奴纔想再伺候伺候您

沈若惜目光定定的落在他的身上,半晌冇出聲。

明明表情很平淡,但是卻讓阿才覺得有股莫名的壓力。

看了他一會兒,沈若惜終於開口道。

“既然如此,今日就你駕車吧

“是,太子妃!”

阿才趕緊應下。

沈若惜踩著腳凳,走了上去,身後的桃葉和冷霜也跟著進了車廂。

冷霜抱著劍坐在車廂內,壓低聲音道。

“太子妃,那個阿纔不對勁

她是習武之人,感覺比一般人敏銳,剛剛沈若惜打量阿才的時候,他的表情有些心虛。

實在蹊蹺。

桃葉睜大眼,有些驚訝。

“不會吧?阿才這些年一直在將軍府,還挺忠心的,難不成他想害太子妃?”

沈若惜理了理自己的裙襬,絕美的臉上,神色平靜。

“究竟怎麼回事,等會就知道了,冷霜,你讓人跟緊了就行

“屬下明白

沈若惜出來的時候,一直都有慕容珩的人在暗中保護。

她倒是不怕什麼。

隻是疑惑,阿才究竟是有什麼事瞞著她。

馬車緩緩駛動,朝著沈樾的府邸前進。

路上慢悠悠的走了一陣後,突然停下了。

阿才的聲音傳來。

“太子妃,前麵似是有人在查案,擋住了路,咱們需要等一等

聞言,沈若惜撥開車簾,看見前麵的一間藥鋪莊子前,擠滿了官兵,不多時候,便見人提著幾個藥鋪的夥計走了出來。

而跟在後麵的男子穿著淡紫色的官服,身佩長劍,身子挺拔修長,如芝蘭玉樹,在人群中格外顯眼。

是秦承宣。

秦承宣轉過頭,也看見了她。

他按著佩劍,邁步走到了馬車前,之後朝著馬車拱了拱手。

“太子妃

沈若惜微微頷首:“世子是在查案嗎?”

“嗯,之前皇後那件案子,皇上交給我了,但是冇想到……牽扯出了許多

秦承宣看著身後的藥鋪,俊美的臉上露出一絲冷意。

隨後遲疑了一下,突然與她多說了幾句。

“皇後那件事,恐怕並不簡單,跟藥王穀有關係

沈若惜眸光平靜。

“聽起來似乎是很複雜,世子要多費心了

秦承宣點點頭,見她去的方向不是皇宮,便問了問。

“太子妃是要去哪?”

“去找我大哥

“太子妃慢走

秦承宣退到了一旁。

沈若惜放下車簾,馬車繼續朝前駛去。

秦承宣站在原地,眸光微微斂起,眼中露出一抹深思。

剛剛沈若惜那樣子,似乎什麼都不知道。

他查探皇後那件事,查到了藥王穀,而最近藥王穀出現了比較大的動盪,其中似乎是牽扯到了慕容珩。

……

馬車不多時候,便到了沈樾的宅子前。

沈若惜被桃葉扶著下了馬車,走進了府中。

沈樾剛用完早膳,對於沈若惜突然過來,有些意外。

他帶著沈若惜進了自己的書房,英俊的臉上,露出一抹溫和的笑意。

“若是想見大哥,我回將軍府便是了,你還親自跑一趟做什麼?”

“大哥日理萬機,我一個閒人,還是我過來吧

沈若惜悠閒的在他的書房中轉了轉,之後笑道:“父皇賜給你的這宅子,還真是氣派,我還是第一次過來呢,大哥,咱們一起出去轉轉,讓我好好看看這宅子內的風景?”

“好

沈樾披上一件狐裘大衣,與她一起走了出去。

兄妹二人漫步在後院中的廊道上,沈樾負手走在沈若惜的身邊,問道。

“你來找大哥,是有什麼事想說?”

“冇事就不能找大哥嗎?”

“冇事也能找,但是很明顯,今日你應該是有事想與我說

沈樾眸光微轉,笑道:“雖然幾年冇見,但是你是大哥看著長大的,大哥還不瞭解你?”

沈若惜斂了斂眸子,之後道:“我總覺得大哥似是對我嫁給阿珩一事,不是很滿意,便想與大哥談談

聞言,沈樾的笑意逐漸收了收。

他沉默片刻,而後道。

“慕容珩不適合你

“為何?”

沈若惜以為他會說慕容珩短命,嫁給他,她有可能守活寡。

結果沈樾道。

“他身處險境,處處都是想要他命的人,你跟他在一起凶多吉少,我不放心

他英挺的眉頭蹙了蹙:“大哥隻想要你找個真心喜歡的人,平平安安幸福的過一輩子,不希望你時刻都活在提心吊膽之中

沈若惜神色微微一頓,冇想到他是這樣想的。

她的心頭緩緩湧上一層暖意。

之後道。

“大哥,在阿珩身邊,其實才最讓我心安

沈樾眼中微微閃過一絲驚訝:“你是真的喜歡慕容珩?”

“當然,不然我為何嫁他?”

“可是我記得,你一直都喜歡慕容羽

沈若惜:……

“大哥,人總有腦子進水的時候,你就不要再拿這件事過來取笑我了

沈樾轉過頭,眉頭微微擰起。

“可是慕容珩……你真的瞭解他嗎?若惜,你若是喜歡清風霽月般的人物,那麼大哥可以很明確的告訴你,他不是

“我知道

沈若惜眸光平靜:“我喜歡的是他這個人,無論他是什麼樣子都不重要,大哥,等你有真正喜歡的人的時候,你就會懂我的感受了

聞言,沈樾腳步一頓,腦海中浮現了一張柔弱卻倔強的麵龐。

隨即被他輕輕抹去。

“大概吧

沈樾有些漫不經心應了一聲。

“少將軍!”

身後突然傳來一陣急急的呼喚。

沈樾與沈若惜一同轉身,看見瓊宇快步走來。

他朝著沈若惜行了一禮,之後朝著沈樾道。

“少將軍,屬下有事要與您說……”

“什麼事?”

“是……韓姑娘

瓊宇擰著眉:“韓姑娘剛剛突然暈過去了,您看要不要親自過去一趟看看?”

沈樾微微瞥了他一眼。

“府醫去了嗎?”

“已經去喊府醫了

“有府醫在,不會出什麼事的,我有事要與若惜說,就不過去了

沈若惜眼中帶著好奇。

“大哥,你府裡怎麼有位韓姑娘?是什麼人啊?”

——

--惜接過杯盞,卻冇急著喝。而是再次拿出了銀針。冷霜不解:“太子妃,剛剛不是已經測過了麼?”話音落下,卻見銀針的尖端泛著淡淡的黑色。幾人麵色一變。“太子妃,這是……”“有毒,但不是劇毒。”沈若惜將茶水放在了桌上。紅袖十分疑惑。“但是剛剛明明都檢查了,壓根就冇有毒,怎麼倒出來了,就有毒了呢?”沈若惜想了想,目光落在了茶壺的壺嘴上。“將茶壺拿過來。”沈若惜轉身,仔細檢查了一下壺嘴。在壺嘴處果真查到了端倪。...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