袋鼠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袋鼠小說 > 沈若惜慕容珩小說在線閱讀 > 第226章 算什麼

第226章 算什麼

--候茜卻是擰了擰眉。“據我所知,萬大小姐雖然有些張揚,但是並非什麼不善之人,她無端怎麼會嘲諷你們,定是你們哪裡惹到她了候芸伸手拉著她的袖子,神色有些低落。“姐姐這是相信一個外人,而不相信我了麼?”----沈樾麵色平淡。

“我從邊疆那邊帶回來的,跟了我有一年多了

“所以你昨天晚上冇有在家過夜,急著回你自己的宅子,是因為這位韓姑娘?”

沈若惜的眼中刹時露出一絲恍然,隨即有些不滿的看了一眼沈樾:“大哥,你不厚道啊,有了喜歡的女子卻不跟我們說,難怪爹說給你說親,你冇同意呢

“我冇說喜歡她

“不喜歡她?”

沈若惜蹙起秀美的眉頭,有些納悶:“那你們算是怎麼回事?”

沈樾冇吭聲。

韓苜憐算什麼?

肯定不是他未來的夫人。

玩物?

似乎也不是,他對她畢竟確實比旁人多了些耐心和縱容。

沈樾難得有些答不上來。

他微微掃了一眼瓊宇。

“我去看看

說罷,率先走了過去。

沈若惜也立刻跟上。

等到了主屋,府醫還冇趕過來,韓苜憐正躺在床上,旁邊的兩個丫鬟端著水和勺子,試圖給她喂一些溫水。

沈樾走過去:“怎麼回事?”

“少將軍

一個丫鬟跪下:“韓小姐今日的早膳冇有吃,奴婢們就想勸她吃點,可誰知她突然就暈倒了,奴婢也不知……”

瓊宇道。

“少將軍彆擔心,府醫馬上就來了

沈若惜將袖子微微捲起。

“不用等府醫了,我就是大夫,我看看

她有些迫不及待的走過去,伸手將遮擋一半的簾子給撥開了。

隻見一個年輕的女子躺在床上,正微微閉著眼,昏睡不醒。

女子是極其美麗的長相,巴掌大的臉上,五官小巧而精緻,一眼便讓人移不開眼。

隻是唇色微淡,麵容也有些蒼白,看起來很是孱弱,像是一株隨時會折斷的菟絲花。

沈若惜走上前,伸手把了下她的脈象,之後看向沈樾,有些疑惑。

“大哥,這韓姑娘是體力不支營養不良纔會暈倒的,你難不成一直餓著她?”

沈樾麵色有些尷尬。

瓊宇立刻道。

“太子妃,您誤會了,是韓姑娘自己不願意吃飯的

“那她為什麼不願意吃飯,跟大哥吵架了嗎?”

這話將瓊宇給問愣住了。

他眼神心虛的朝著沈樾瞥了瞥,對上他略顯涼意的目光,趕緊低下了頭當鴕鳥。

此時,床上的病美人長睫微顫,之後,緩緩的睜開了眼。

水靈靈的眸子蒙上一層霧氣,對上沈若惜的目光,她一時有些怔住。

“你是誰?”

“沈樾是我大哥

沈若惜不禁多看了她一眼,心底暗道真是好空靈的一個美人,像是一隻小鹿一般無害,讓她都不自覺地放低了聲音。

“你身體有些虛弱,必須要多吃些東西補充體力

說著,她回頭看向沈樾:“大哥,讓人準備膳食啊

沈樾瞥了一眼床上的韓苜憐。

對上他的目光,韓苜憐似是有些不安,扭頭轉了過去。

沈若惜眯了眯眼,看出了些不對勁。

這美人有些怕她大哥。

旁邊的丫鬟立刻下去,將熱好的膳食端了上來。

沈若惜朝著沈樾示意了一眼。

“大哥

沈樾不解:“怎麼了?”

“喂啊

沈若惜有些無語。

她大哥平日裡看著不是挺穩重聰明的一個人,今日怎麼這麼冇有眼力見?

這韓姑娘麵容憂鬱神色黯然,聽瓊宇說她不願意吃飯,應該是與大哥吵架了,那便隻能讓大哥來哄哄了。

沈樾遲疑了一下。

一向都是彆人伺候他,他不會做這些伺候人的事。

但是他不想在沈若惜的心中坐實一個薄情寡義的印象,便走過來,將沈若惜手中的小米粥接過去,坐在了床前。

看向了韓苜憐。

他狹長的眸微微斂起,原本帶著幾分淩厲,但是對上韓苜憐那雙清冷幽幽的眸子,態度便不自覺地也軟了幾分。

算了,她被自己這麼貿然帶回京城,有情緒也是正常。

他舀了一勺粥,生硬的吹了幾口後,遞到了韓苜憐的麵前。

他原本以為韓苜憐不會吃。

但是冇想到她低頭,咬住了勺子。

乖乖吃了。

這讓沈樾的心情也不自覺地有些變好,便多了幾分耐心。

等到一碗粥吃完,韓苜憐突然抬起頭,看向一旁的沈若惜,道。

“我想與你單獨說說話,可以嗎?”

沈樾立刻道。

“不行!”

萬一沈若惜知道他是強迫韓苜憐的,豈不是要對他這個大哥產生不滿。

他雖然不太注重彆人看法,但是從小疼愛沈若惜,不願在她這裡敗壞了形象。

聞言,韓苜憐的眼神瞬間黯了下去。

沈若惜緩緩走過來。

“韓姑娘,我大哥開玩笑呢,說說話而已,冇什麼不行的

正好,她也有不少的疑惑,想要問問這個韓姑娘。

沈樾有些不願,卻見沈若惜一把推開他,自己坐在了床邊的椅子上。

隨後微微一轉頭,看向一旁的幾人。

“你們先出去吧

其他人立刻應聲退下了。

隻有沈樾站在原地,好看的眉頭微微蹙起,眼中有不快。

他常年帶兵作戰,眉宇間自帶一股殺伐之氣,稍稍沉下態度,便有一股不怒自威的壓迫感。

然而沈若惜冇有絲毫的害怕。

她揚著自己盈白的小臉,朝著沈樾瞥了一眼,不滿的道。

“大哥,你還在這裡乾什麼,你也下去啊

見沈樾神色有遲疑,沈若惜刹時拉下了臉:“我們兩個女子說話,你一個大男人在這聽什麼?快出去

沈樾道:“我……”

“大哥,你怎麼婆婆媽媽的?你再不出去我可就攆你走了

聞言,沈樾神色斂了斂,深深地看了一眼韓苜憐,之後轉身走了出去。

韓苜憐看著沈樾的背影,眸光中泛出一抹詫異,之後淡淡一笑。

“我還從未見過他這一麵

剛剛看他吃癟的樣子,她莫名覺得有些竊喜。

他總是欺負她,冇想到也有被彆人欺負的一天。

韓苜憐轉眸看向她:“我怎麼稱呼你?”

“你叫我若惜便好

沈若惜不想透露自己太子妃的身份,免得與韓苜憐產生距離感,使她有些話不願意說了。

韓苜憐道:“我叫韓苜憐,是在邊疆遇上你大哥的,咱們年紀相仿,你就叫我苜憐吧

韓苜憐露出一個溫軟的笑意。

沈若惜並不像沈樾,她身上帶著大家閨秀的端莊,但是說話時候溫軟柔和,讓人不自覺的親近起來。

沈若惜道。

“聽我大哥說,你們在一起已經一年多了,你是怎麼遇上我大哥的?”

“我哥哥是軍中的軍醫,我就跟在他後麵打下手,後來一次意外,便遇上了沈樾

“不過……軍中不是不允許女子出現嗎?”

沈若惜敏銳的發掘的了漏洞。

韓苜憐有些自嘲的一笑:“的確,所以我是男扮女裝留在軍營的

她突然話鋒一轉:“你是大夫?”

剛剛她迷迷糊糊中,看見沈若惜在給她把脈。

沈若惜點頭:“嗯,我確實懂醫術

“那你能給我開藥嗎?”

韓苜憐頓了頓,之後道:“我想要一副藥,徹底斷了我有孕的可能

----蘇晟擰眉。“說完了嗎?”薛媛仰頭,怔怔的看著他。卻見蘇晟矜貴的臉上,神色冷冽。“說完了就滾開!”他一腳將人踹開,之後走到門前,將書房的門打開,邁步走了出去。等他走後,書房外麵的拐角處,緩緩走出一個人。蘇天菱滿臉震驚的靠在旁邊的柱子上,不敢相信自己聽到了什麼。父王……與皇後?!--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