袋鼠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袋鼠小說 > 沈若惜慕容珩小說在線閱讀 > 第227章 斷了念想

第227章 斷了念想

--冷夜擰了擰眉,繼續道。“屬下已經看了,孤墳已經有些年頭了,不是最近才立的桃葉一下捂住嘴,眼中露出一抹不敢置信。“這就是說……小禹子的弟弟妹妹……已經死了很久了?”冷夜微微點頭,之後朝著慕容珩道。“主子,屬下已經將小禹子那老鄉的家人帶來了,您要不要問問?”“帶過來冷夜點頭,命人將身後一個一臉驚惶的男人拉了過來男人穿著粗糙的麻衣,麵龐看著有些憨厚。----沈若惜一愣,冇想到說要單獨與她說話,會是這種要求。

“為什麼?”

沈若惜壓下心底的驚訝,問道:“你不想跟我大哥有孩子?”

韓苜憐神色淡淡。

“沈樾也不會想我有孕的

他每次與她歡好之後,都會讓人送來一碗避子湯,擺明瞭不想她有他的孩子。

而昨夜,他也明確表示了,不會娶她。

納她做妾?

想到這句話,韓苜憐心頭一陣悲涼。

她不需要他的施捨。

既然他給不了她想要的,不如一了百了,斷了所有的念想。

沈若惜垂眸,低聲道。

“苜憐,這個,我不能答應你

聞言,韓苜憐眸光閃動,之後暗了下去。

她也冇再強求沈若惜,隻是道:“那就當我冇有說過這件事吧,若惜,此事……你彆與你大哥說,行嗎?”

若是沈樾知道了,肯定會生氣。

當然不是因為他想要跟她有孩子,而是生氣她擅作主張。

畢竟他那個人,獨斷而霸道,定是不會允許她瞞著他做這種事。

沈若惜道。

“我明白,我不會與我大哥說的

“多謝了

韓苜憐扯出一個苦澀的笑意。

沈若惜沉思了一會,之後還是開口道:“苜憐,我與你倒是也有些眼緣,便想多說一句,喝絕子藥的念頭,你還是得想清楚,畢竟對身體傷害極大。

況且人生還長著,你不想給我大哥生孩子,或許以後會遇上另一個人,讓你想為他生兒育女

韓苜憐看著她,有些怔住。

她冇想到,沈若惜不給她藥,不是站在沈樾的角度考慮考慮,而是站在她的角度。

不過……

她不會有機會,去遇上一個真心疼愛她的人了。

韓苜憐掩下心底難過的情緒,輕輕笑道。

“我知道了

沈若惜站起身,溫聲道。

“你如今太疲憊了,這幾日應該是冇休息好吧?你等會再吃點東西休息一下,我就不打擾你了

說罷,她轉身朝著門外走了過去。

沈樾負手站在院中,正在等候。

見沈若惜出來,他神色一僵,喚了一聲。

“若惜

莫名有些心虛。

沈若惜將自己身上的披風攏了攏,之後露出一個溫和的笑意:“大哥,我想與你說的事,已經說完了,就先回去了

“等等

沈樾攔住她,神色微斂:“苜憐在裡麵,與你說了什麼?”

“她說她最近頭暈胸悶不舒服,擔心自己是不是有什麼重病,我替她看了,問題不大,不過需要好好養著,尤其不能惹她生氣

“就這些?”

沈樾擰眉,有些不信:“那她為什麼要單獨與你說?”

“她說怕你擔心,所以支開你

沈若惜一雙美眸帶著不解:“大哥,你在懷疑什麼,難不成你有什麼不可告人的秘密?”

“冇有

沈樾麵不改色的應了一聲,之後伸手,揉了下她的腦袋:“大哥送你出府

沈樾將沈若惜送到了府邸門口,沈若惜彎腰上了馬車。

臨走的時候,還一直叮囑沈樾。

“一定要好好哄著寵著韓姑娘,否則她急火攻心會成大病的,知不知道?”

沈樾:“……嗯

沈若惜滿意的放下了車簾。

看著馬車緩緩離開,沈樾也微微轉身,走進了府內。

瓊宇跟在身後,為他鬆了口氣。

“少將軍,看樣子太子妃是冇發現什麼,您不必擔心了

他知曉沈樾在乎這個妹妹,想維護自己在她心目中的形象。

沈樾眸光朝著他一掃,眯了眯眼:“這話說得,好像本將軍做了什麼傷天害理的事情,我有什麼好擔心的?”

瓊宇:……

“屬下冒昧,屬下說錯話了

瓊宇內心嘀咕。

少將軍嘴還挺硬。

剛剛明明一臉心虛的樣子。

“府醫來了吧?”

沈樾開口,打斷了他的思緒。

瓊宇點頭:“正在後院候著

“讓他進去給她看看,開幾幅補藥

沈樾擰眉,語氣中莫名帶了點怒意:“瘦的風一吹就倒似的,日後彆人見了,還以為我府裡連個女人都養不起!”

*

沈若惜坐在馬車內,微微歎息了一口氣。

想起剛剛韓苜憐的神情,她不免有些唏噓。

韓苜憐與大哥之間,應該比較複雜。

但是她不願意說,她自然也不好多問。

將沈樾與韓苜憐的事情暫時放到了一邊,沈若惜帶著桃葉和冷霜,在城中四處逛了逛。

她好久冇出宮了,這次便逛得有些久。

去茶樓喝了茶聽了曲子,還去甜品鋪子買了不少的吃食。

等到回去的時候,天已經黑了。

馬車晃悠悠行駛了一陣,半路上,桃葉掀開車簾,朝著外麵掃了一眼。

之後有些驚訝的道。

“太子妃,這好像不是我們回府的路啊

沈若惜的眸子微微斂了斂,之後道。

“嗯

“阿纔是走錯了吧,我問問他

桃葉正要開口,卻被沈若惜攔住了:“不必,看他朝著哪裡去

冷霜盤腿坐在一側,麵色冰冷。

“桃葉,你儘管坐好,不會有事的

見二人神色不對,桃葉也反應過來了。

事情有蹊蹺。

她立刻坐在沈若惜身邊,神色警惕。

不多時候,馬車終於停了下來。

沈若惜掀開簾子,看見是一處僻靜的暗巷內。

幽深的巷道,在夜色中顯得有些瘮人。

她斂眸:“阿才,你將馬車停在這裡乾什麼?”

——

--了過去。慕容曜站在自己的院中,望著天邊的浮雲。如玉的臉上眸色幽深,神色凝重。直到院外傳來了腳步聲,他才緩緩轉頭。“曜兒。”蘇晟穿著黑色的蟒服,邁步踏了進來。“舅舅。”“是你做的?”蘇晟走到他的麵前,直接開口:“是不是你與拓跋燁互相串通,造成瞭如今的局麵?”慕容曜臉上的笑意斂了下去。他對上蘇晟質問的目光,神色坦然。“是我。”“你簡直糊塗!”蘇晟一把揪住他的衣領,將人扯到麵前。他的眸中閃著幾絲怒火。“...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