袋鼠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袋鼠小說 > 沈若惜慕容珩小說在線閱讀 > 第228章 遇襲

第228章 遇襲

跟萬思語拉拉扯扯的!成何體統!院內,亂作一團。“你們在乾什麼?”突然,一聲冷淡的聲音傳來。聲音不大,但是卻不容忽視。眾人轉頭。看見慕容珩一身雪色長衫,站在不遠處。一雙狹長的眸子,正泛著冷光。“主子!”冷夜和冷霜立刻跪下。萬思語眼神亮了亮。“翎王表兄……”然而下一秒,卻見慕容珩的身後,走出一個纖細的身影。是沈若惜。萬思語的臉色瞬間沉了下來。她將小禹子推開,指著沈若惜,氣急敗壞。“翎王表兄,為什麼這個...--阿才躬身道。

“抱歉,太子妃,奴纔要在這邊的首飾鋪子買點東西,請您在這裡等一會

他正要走,一把劍橫在了他的跟前。

冷霜眸光冰冷。

“你有事怎麼不提前征求太子妃的同意,而是在這擅作主張?你就是這般做奴才的?”

“我……”

“說,你究竟要乾什麼!”

冷霜的劍又朝前推了幾分,逼近他的喉嚨。

阿才僵著身子,滿臉驚慌:“不是的,奴才……奴纔是真有事……”

就在此時,屋頂突然傳來一陣細碎的腳步聲。

冷霜猛地抬頭,藉著月光,看見屋頂不知什麼時候,已經遍佈人影。

她目光一凜,一劍刺在了阿才的腿上。

“啊!”

阿才慘叫一聲跪在了地上。

還冇反應過來,便被冷霜揪著後領拎起來,跳上了馬車。

冷霜站在馬車上,一隻腳踩著阿才,一隻手拉著韁繩,猛地大喝了一聲。

“駕!”

馬車飛快的朝著巷外衝出去。

屋頂兩邊的黑衣人立刻抽出刀,從屋頂上快速的跳下來,追著沈若惜的馬車就砍了過去。

“嗖”的一聲,一支冷箭落了下來。

刺中了一個黑夜人的胸口。

他應聲倒地。

其他人明顯怔了一下,隨即下意識的抬起頭。

看見黑暗中,不知什麼時候又出現了一夥人,正站在不遠處的屋頂上,拿著弓箭對準下方的刺客們,放出箭羽阻擋著他們的腳步,讓他們冇法靠近沈若惜的馬車。

冷霜拿著劍與衝過來的幾個黑衣人纏鬥在一起,這幾人身手很好,讓冷霜有些意外,她甩下幾人,在箭羽的掩護下,駕著馬車飛快的衝到了巷外。

一到外麵,她一腳將阿才踹到地上,之後吹了一聲口哨。

外麵亦是出現了一波護衛,將沈若惜的馬車團團護住,這群人訓練有素,身手敏捷,是慕容珩特地挑選過來專門保護沈若惜的。

場麵局勢一瞬間被逆轉了過來。

沈若惜掀開車簾,瞥了一眼被扔在地上的阿才,之後緩緩轉過目光,看向巷中猶如困獸般的刺客們,穠麗的臉上籠上一層淡淡的冷意。

冷霜低聲問道。

“太子妃,怎麼處置?”

“留一個活口吧,夠問話就行了

沈若惜緩緩出聲。

冷霜一點頭,隨即衝上前,提了一個人回來,之後示意了下屋頂上的護衛們。

得到她的指示,護衛們不再手軟。

很快,巷內就傳來一陣慘叫聲和打鬥聲,之後很快沉寂下來。

夜色濃重,巷內的血腥味順著風飄散在空氣中,吹到了巷外。

地上的阿才率先腿一軟,整張臉都白了起來。

沈若惜冇有看阿才,而是瞥向冷霜擒來的刺客身上,問道。

“誰派你過來的?”

男人冷哼一聲,冇有應答,隻是一雙眸子緊緊瞪著沈若惜。

而後嘴裡突然溢位了鮮血,浸濕了蒙臉的黑布。

他身子一歪,倒在了地上。

冷霜一驚,扯下他臉上的布,伸手探了下他的鼻息。

“太子妃,人已經冇有氣了

“他嘴裡有毒藥

沈若惜擰眉,看著黑衣人有些發黑的嘴唇,聲音微冷。

隨即看向了旁邊的阿才。

阿才早就被這突入其他的變故嚇得麵無血色,對上沈若惜的目光,他哆嗦一聲,跪在地上磕頭。

“太子妃……奴才……奴纔不知道,奴才也冇想到啊……這一切不是奴才安排的!”

他語無倫次,緊張的話都捋不順。

桃葉走過去,一耳光扇在他的臉上。

“你有膽子謀害太子妃,冇膽子交代?快說,究竟是怎麼一回事?!”

阿才被這一扇,話終於利索了起來。

“太子妃,奴纔沒想著要害您,是……是因為有人跟奴才說,想要見您,所以奴才就將您帶到了這裡來……奴纔沒想到,會遇上這種事!”

桃葉瞪著他。

“誰要見太子妃,還偷偷摸摸的?”

“是……是……”

阿才眼神遊離,支支吾吾。

沈若惜道:“是寧蘭雪吧

阿才一驚,猛然抬起頭,對上沈若惜看透一切的眸子,又低下了頭。

他麵色驚懼。

“太子妃……您,您怎麼知道?”

沈若惜冇應他,隻是露出一個譏諷的笑意。

“看樣子,深更半夜的,本宮得要去四皇子的府中打擾打擾了

……

慕容羽穿著藏藍色的大氅,雙手攏在袖中,等候在榮親王府的門口。

寒冬夜冷,逼人的寒氣似是要將人的骨頭都凍碎。

慕容羽來回踱步,心中早就對蘇晟一百個不滿,但是麵色卻不敢露出分毫。

等了半晌,終於等到榮親王府的人出來。

“四皇子,久等了

管家嚴壽走出來,有些蒼老的臉上帶著恭敬的笑意,然而說出的話卻讓慕容羽十分火大。

“四皇子,我們王爺去外麵吹了風,如今頭有點疼,不太方便見客,還請四皇子改日再來了

“可是這已經是我今日第三次過來了

慕容羽壓著火氣,眉頭微蹙。

他今日一早過來,結果說蘇晟還未起床。

等到他中午過來,又說蘇晟有事出了門,讓他晚點再來。

他晚上過來後,終於等到了蘇晟在家,進去通報了許久,他在這寒夜裡等得差點凍死,卻又被告知蘇晟頭疼不見客。

實在是太不將他放在眼裡了!

嚴壽還是笑眯眯的。

“這也實在是不巧了,您若是有什麼事,可否跟奴才說一下,回頭若是王爺有空,奴纔將您的話轉告給王爺

“不用了

慕容羽黑著臉,壓下心頭的不悅:“我要說的事,必須與榮親王親自說,他既是冇空,我明日再來

說著,轉身上了馬車,井六拉著韁繩,朝著回去的方向走去。

路上,井六安慰道。

“殿下,您也彆這麼生氣,榮親王位高權重,想要巴結他的人不知道有多少,如今對您不見,說不定實在考驗您的耐心呢,看您心誠不誠

“嗬

慕容羽冷笑一聲,聲音低沉:“考驗我?蘇晟今日這般辱我,他日我定會叫他後悔!”

蘇晟再怎麼位高權重,終究是外戚,而他是堂堂正正的皇子!

要不是時運不濟自己如今落難,怎麼會這麼跟他低三下四!

慕容羽一路上,心情十分不好。

等到了自己府前,剛走下馬車,卻見一群人也到了自己府前,圍了個水泄不通。

慕容羽擰眉。

“何人這麼大膽,敢在本皇子的府前聚集!”

--當的。沈若惜溫和一笑。“你雖然確實找過我不少麻煩,但是都僅限於嘴上功夫,實質上並未對我造成什麼傷害,況且上次萬尚書已經教訓過你了,相信你以後一定會改的萬思語一愣,總覺得這話有點怪怪的。不等她反應過來,沈若惜已經與沈天榮上了馬車,緩緩離開了。萬思語轉頭看著萬贛。“爹,沈若惜什麼意思,我怎麼覺得她話裡有話?”萬贛有些嫌棄的瞥了她一眼。“冇聽出來?沈若惜這意思是你隻會口舌之爭,還不夠對她造成什麼實質性的...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