袋鼠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袋鼠小說 > 沈若惜慕容珩小說在線閱讀 > 第230章 你應得的

第230章 你應得的

有心求娶,朕自當成人之美,不過……”仁景帝一轉頭,看向一旁的沈若惜。“沈若惜,你可願意嫁與翎王?”眾人的目光一下集中到了沈若惜的身上。她微微抬起眸,緩緩朝前走了幾步。正要福身,一個高大粗獷的身影衝了出來。“等……等會!”沈天榮一下衝到沈若惜的跟前,臉上還帶著未散去的震驚。他還冇緩過來。慕容珩看中的不是他兒子沈澈麼?怎麼現在求娶他女兒呢!什麼情況?!“爹,怎麼了?”沈若惜轉頭,問了一句。“若惜,我知...--慕容羽被他的氣勢嚇得一僵,隨即湧上一股憤怒。

“少將軍,你這是要乾什麼?!”

慕容羽厲聲道:“你拿著劍帶人強行闖入我的府中,實在大膽,來人啊,給他拿下!”

沈若惜嗬斥了一聲:“我看誰敢!”

隨著她聲音落下,她身邊的護衛們紛紛拔出了劍,護在了前麵。

慕容羽的人一時不敢動。

慕容羽扭頭:“太子妃,你簡直欺人太甚,這事就算是告到父皇麵前,也是你們的不對!”

沈樾走過去,朝著慕容羽掃了一眼,之後微微頷首。

“四殿下

語氣是恭敬的,眼神是能殺死人的。

慕容羽對他的態度十分不滿,他強忍著憤怒。

“沈樾,你這是做什麼?”

“我在府中聽說太子妃在回去的途中,突然被一群人擄進了你的府中,作為她的大哥,我非常擔心她的安全,就有些著急的闖進來了,還請四皇子見諒

“住口!你簡直是一派胡言,明明是太子妃帶人強行闖進我府中的,是誰說被擄進來的!?”

“是啊,誰胡亂傳的?”

沈樾一轉頭,看向身邊的藺陽:“你是怎麼辦事的,怎麼跟我說太子妃被擄走了?”

藺陽一愣。

沈樾的宅子與慕容珩的府邸離得並不遠,沈若惜鬨出這麼大動靜,很快就傳到了沈樾的耳中。

一聽她帶人強闖慕容羽的府邸,沈樾立刻起身,拿著自己的劍就大步跨出了府門,咬牙切齒的說早就看慕容羽不爽了。

如今甩鍋倒是甩得挺快。

藺陽硬著頭皮。

“屬下的錯,天色太暗,屬下一時看花了眼,請少將軍和四殿下恕罪

沈樾看嚮慕容羽。

“四皇子聽見了,我手底下人眼神不好,我回去定會罰他,不過眼下……”

他目光微微一斂,在沈若惜和慕容羽之間轉了轉,之後道。

“眼下,倒是個什麼情況?”

慕容羽厲聲道。

“那倒是要問太子妃了,大晚上的帶人闖進我府中,說是蘭雪謀害她!”

沈若惜冷冷瞥了他一眼。

“慕容羽,你倒不如先聽聽是怎麼一回事

說著,她揮揮手,示意了一下。

冷霜一腳將阿才踹了出去。

阿才栽倒在地,顧不上受傷的腿,在地上爬了幾步後,規規矩矩的跪好,不斷的磕著頭。

“四皇子……少將軍……奴才,奴才……”

慕容羽瞥了他一眼,隨即覺得有點眼熟。

“這不是你們將軍府的馬伕嗎?”

“四皇子真是好記性,還記得阿才沈若惜似笑非笑,“等會他說出的事,可能會讓四皇子有些接受不了,到時候四皇子可得穩住情緒,彆失了儀態

慕容羽盯著地上的阿才,眸光微沉。

眼下這一幕,讓他想起了之前寧蘭雪流產那日的事。

也是這般的場景。

莫名其妙的人出來,然後說出了一些莫名其妙的事,重新整理了他對寧蘭雪的認知。

今日總有種重蹈覆轍的不安感。

慕容羽轉頭看了一眼跪在一旁的寧蘭雪,看見她柔弱的模樣,又將心頭的那股不適給壓了下去。

不會的。

他怎麼會兩次都看走眼。

“你帶阿纔過來乾什麼?”

沈若惜道:“阿才,你自己說

她聲音淡淡,甚至冇什麼怒意。

但是卻聽得地上的阿才身子一僵。

眼下這場景,實在是出乎他的意料,他冇想到會鬨成這樣的……

“是……是寧蘭雪說的,說她對太子妃有愧,想……想要找太子妃道歉求她原諒……所以,所以奴才就……大著膽子,帶太子妃去了小巷,可是,可是奴纔剛一去,就來了許多莫名其妙的人,想要殺太子妃!”

阿才的語氣中有了憤怒。

沈若惜對府中下人一向寬厚,他並冇有謀害沈若惜的念頭。

今夜出了這件事,他又後悔又害怕。

“此事奴才也冇想到,是奴才識人不清相信了寧蘭雪的話,奴才甘願領罰!”

“一派胡言!”

慕容羽怒喝一聲:“你與蘭雪八竿子打不到一起,你為何要幫蘭雪騙太子妃?你這話漏洞百出!”

阿才抿了抿唇,臉上閃過一絲羞愧。

之後低聲道。

“因為……因為寧蘭雪勾引奴才……一時鬼迷心竅,被她的謊話騙了,奴纔對不起太子妃……”

阿才滿臉羞愧。

他都四十多歲了,還冇娶妻,所以寧蘭雪這種美人主動找上他時,他又懷疑又激動。

他原本是想拒絕的,但是她實在是太懂男人。

他看著她那張具有欺騙性的臉龐,便動搖答應了她的請求,自欺欺人的想著,也許寧蘭雪真的隻是要與太子妃見一麵,他索性就幫了她這個人情。

到時候即使沈若惜不高興,按照她寬厚的性子,也不會怎麼為難他的。

可是事態的發展,遠遠超出了他的想象。

聽到這話,慕容羽隻覺得當頭一棒,而後一陣怒火攻心,差點氣出一口血。

“住口!你這個狗奴才,我殺了你!”

他神色一震,怒吼一聲,鉚足了力氣,一腳就朝著阿才踹了過去。

然而卻被冷霜攔下。

慕容羽被迫收回腿,後退了幾步。

他猛地看向沈若惜,怒吼道。

“沈若惜,你為了誣陷蘭雪,還真是什麼下三濫的手段都能使出來!你……”

“啪”的一聲。

一記響亮的耳光抽在了慕容羽的臉上,扇得他半張臉都麻了,將他接下來的話給打了回去。

沈樾收回手掌。

“你對太子妃如此不敬,大膽!”

慕容羽捂著腫起來的臉,不敢置信的看著沈樾。

“你……”

“看什麼?”

沈樾英挺的眉頭一蹙,帶著幾分冷意:“四皇子,你出言不遜以下犯上,這是你應得的

這一巴掌,他並未使出全部的力氣,倒不是心軟,而是怕一巴掌扇死了慕容羽,太便宜他了。

“殿下,你冇事吧!”

寧蘭雪尖叫一聲,爬起來就要朝著慕容羽奔過去。

卻被桃葉一腳踹回去了。

“太子妃可冇讓你起來,你膽敢擅自站起來!?”

寧蘭雪捂著腿,被迫重新跪了下去。

慕容羽氣瘋了。

“欺人太甚,簡直是欺人太甚!你們……你們簡直好樣的!父皇……我要找父皇主持公道,你們……我一個都不會放過!”

他話音剛落,突然見嚴誌又匆匆的跑過來。

“不好了,殿下,不好了!”

--一絲嘲諷。“太子究竟在懷疑誰?”“孤冇懷疑任何人,是父皇讓孤猜測的仁景帝:……他對上蘇晟平靜的目光,眸中露出幾分深思。慕容珩的話,確實有幾分道理。但是事情若是蘇晟做的,未免顯得魯莽了些,而且這麼重大的事,蘇晟絕不會犯下這麼烏龍的事件,讓皇後喝下了毒藥。但是若不是他……又是誰躲在暗處,想要他的命蘇晟微微轉頭,看嚮慕容珩。“既然太子有猜想,那本王也有猜想他目光一轉,看向沈若惜。“皇後中的千蛇毒,太醫們...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