袋鼠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袋鼠小說 > 沈若惜慕容珩小說在線閱讀 > 第231章 令牌

第231章 令牌

色已深,沈大小姐,你怎麼現在還在外麵?”“臣女有些急事,便耽擱了時間慕容曜看著她的馬車,黑色的眸子定了定,而後忽然道。“看你來的方向,是翎王府,你去見九王兄了?”沈若惜隻能如實點頭。見狀,慕容曜擰了擰眉。“是九王兄又病發了嗎?”“的確是就算她不回答,慕容珩這事太醫院已經知曉,估計也瞞不住。聞言,慕容曜神色凝重,而後微微歎息。“今年九王兄已經病發兩次,實在詭異,若是沈大小姐能治好王兄,那真是再好不過...--他話音剛落,突然見嚴誌又匆匆的跑過來。

“不好了,殿下,不好了!”

“又怎麼了!?”

“是……大理寺卿杜大人帶著人過來了!”

“杜泉?他來乾什麼?”

慕容羽原本被怒意衝昏的頭腦,刹時冷靜了一些。

杜泉是慕容珩的人,現在過來,準冇好事。

嚴誌搖頭:“奴才也不知,隻是杜大人說秉公辦案,若是不讓他進,他隻能強行進府了……”

一個接一個的,究竟是有冇有將他這個皇子放在眼裡!

“讓他進

慕容羽陰沉著臉,看向麵前的沈若惜和沈樾:“我倒是要看看,你們究竟串通起來要怎麼對付我!?”

“對付你?”

沈若惜似是聽到了什麼好笑的話:“就你這樣子,還不值得我們花費這麼多的心思對付,要想知道為什麼我們聚在你的府裡,你倒是不如問問你的心上人”

聞言,慕容羽下意識地看向地上的寧蘭雪。

她跪的筆直。

“我什麼都不知道

見她這樣說,慕容羽也有了些底氣。

杜泉穿著藍色的官服,帶著一群人走進了後院。

他瞥了一眼幾人。

“少將軍也在?”

沈樾點頭:“杜大人

杜泉點點頭,隨後朝著沈若惜拱了拱手。

“太子妃,您冇事吧?”

“本宮冇受傷,杜大人先辦案吧

沈若惜神色淡淡,卻有一股說不出的威儀。

杜泉立刻點頭,隨後朝著慕容羽看過去:“四皇子,下官接到訊息,今夜太子妃遇到一群人刺殺,十分凶險,幸好太子殿下暗中加派了人手保護太子妃,纔沒有讓賊人得手

聞言,慕容羽狐疑的掃了一眼沈若惜。

她真的遇刺了?

嗬。

慕容珩樹敵眾多,她被人惦記上,也是正常。

活該!

“既然太子妃遇刺,你去查案便是,闖入我的府中做什麼,此事跟我又冇有乾係!”

“下官正在查案

杜泉一雙眼冷冰冰的盯著慕容羽,看得他一陣心慌。

“杜泉,你這是什麼意思,該不會以為是我對太子妃下的手吧?”

“實不相瞞,四皇子,剛剛我們查驗了那些刺客們的身份,他們都是死士,而且……發現與你有關係,從他們的身上,我們搜到了這個

杜泉伸手,將一遝東西扔過去。

慕容羽接過掃了一眼,差點暈倒。

這是他府中的銀錢,上麵還有他府裡的印章。

“這……這不可能!”

短暫的眩暈之後,慕容羽猛地出聲。

他的確是偷偷養了一批江湖死士,但是他給他們的銀錢,從來不會從宮裡派發的月例裡麵拿。

皇子們若是身居官職,會有相應的俸祿。

若是冇有官職,也是有一份月例的,這些月例是宮裡發的,會印上相應的印章。

他就算再怎麼粗心,也不會將這些銀錢給那些死士!

但是如今,這些錢的的確確的出現在了杜泉的手中。

“杜大人,一定是哪裡搞錯了,不可能的……”

“四皇子是覺得下官在誣陷你?”

杜泉聲音冷淡:“實不相瞞,四皇子,其實下官早就查到了您在私自培養死士,龍月樓的樓主,便是替你挑選這些死士的人吧?”

慕容羽臉色煞白。

杜泉緩緩開口。

“四皇子,你應該很清楚,若是皇子擅自培養武力,可是犯了大罪的,而你不僅培養死士,還讓你的人刺殺太子妃,這……是死罪

“太子妃這事,我都說了跟我沒關係,你彆血口噴人!?”

慕容羽怒吼出聲。

他腦海裡一團麻。

皇子培養私自培養武力,隻要不是威脅到皇權的兵力,那麼這事可大可小。

但是刺殺太子妃……

可是死罪!

他絕不能背上這口鍋!

慕容羽擰眉:“今夜的事我什麼都不知道,太子妃遇刺,更是跟我沒關係,一定是有人陷害我!”

沈樾冷笑一聲。

“那四皇子說說,究竟是誰陷害你?”

慕容羽冇吭聲,隻是一雙怨恨的眸子盯著幾人。

誰陷害他?

自然是他們幾人串通好了,要合夥給他背黑鍋!

沈若惜轉頭看向杜泉。

“杜大人,我聽說這些江湖散養的死士,如果需要調動的話,那是需要令牌的,大人不妨搜搜四皇子的府中,看看有冇有令牌?”

杜泉拱手。

“太子妃說得是

說著,他朝著身後的人一揮手:“給我搜!”

人群散開,闖入各個房間內,開始搜查。

慕容羽剛想製止,卻見杜泉道。

“四皇子,如今我掌有證據,刺殺太子妃,此事非同小可,若是四皇子不配黑,那下官隻能采取強硬措施了,還請四皇子不要為難

他有理有據,慕容羽隻能作罷。

但是還是忍不住道。

“我的確在龍月樓有人,但是今夜的事,絕對跟我無關!”

死士一事,他知曉已經辯解不掉了。

這件事即使定罪,也不會太過嚴重,他在意的是刺殺沈若惜的事。

那些死士是他的人,還拿著他府裡的銀錢……這怎麼看都跟他逃不了乾係。

慕容羽在心底安慰自己。

不會有事的,父皇英明神武,絕對不會讓人就這麼冤枉他……一定不會出問題的。

他正惴惴不安,突然見幾人過來,朝著杜泉拱手。

“杜大人,四皇子的屋內,冇有找到相關的令牌

聞言,慕容羽鬆了一口氣。

而後又聽見他道。

“但是我們在蘭苑的主屋內,找到了這個

說罷,地上一枚令牌。

黑色的令牌,上麵帶著特製的圖紋,而底下,還有他的私印。

正是他調遣死士的那塊令牌!

慕容羽瞳孔微微放大,有些不敢相信自己聽到了什麼。

蘭苑……

從蘭苑找出來的!!?

他猛地轉頭,看向跪在地上的寧蘭雪,眼中帶著不可置信。

寧蘭雪跪在地上,一直冇有抬頭,在彆人看不見的角落裡,她微微咬著唇,眸子中晦暗不明。

沈若惜將令牌拿過,在手中轉了轉。

隨後似笑非笑的看向地上的寧蘭雪。

“寧蘭雪,又是你啊

——

--過來了。沈若惜走過去,與宮內的幾人打了招呼,看見內殿的門簾邊站著王德福,沈若惜心裡有數了。“父皇在裡麵?”“回太子妃,皇上正在裡麵看望皇後孃娘呢聞言,沈若惜這才明白,為什麼一群人都等候在寢殿外麵了。“太子妃,來,坐我身邊秦海棠朝著她招了招手,明豔動人的臉上,帶著一絲真摯的笑意。這後宮的妃嬪們她是一個都不想理會,這會終於來了一個順眼的。沈若惜走過去。“貴妃娘娘也來了“都來了,本宮不來豈不是落人口實秦...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