袋鼠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袋鼠小說 > 沈若惜慕容珩小說在線閱讀 > 第232章 背叛

第232章 背叛

後,應該不會超過一個月“行,我知道了,總之這件事你先爛在肚子裡張奇點頭。“側妃娘娘自入府以來就對我多加照顧,您放心,我一定幫您守住這個秘密的“你知道就好寧蘭雪從一旁的妝匣中,摸出一對金手鐲,遞了過去。張奇兩眼放光,驚喜的接過。“多謝側妃娘娘!”“下去吧,走的時候,跟丁樂賢說一聲,讓他今晚處理了綠枝那個賤婢!”說不定就是因為她在麵前礙眼,惹自己生氣。她纔會胎停!張奇連連點頭,之後退下了。寧蘭雪靠在床...--寧蘭雪一聲不吭。

慕容羽急了。

“蘭雪,這令牌怎麼會出現在你這裡?!”

他內心始終不安,始終不敢相信。

他不敢相信一切真是寧蘭雪做的,更不敢相信自己再一次被她玩弄於股掌之間!

寧蘭雪跪的筆直。

之後緩緩抬起頭,一雙眸中帶著幾分茫然。

“杜大人,這是誤會

沈若惜:“什麼誤會?”

“我隻是一個奴婢,從來不知曉什麼令牌,更不知道什麼死士,這令牌與奴婢無關,請大人明察!”

杜泉冷笑:“可是這令牌是在你蘭苑找出來的,這你作何解釋?”

“蘭苑雖然主要是奴婢在住,但是又不僅僅是隻有奴婢一人

寧蘭雪目光朝著不遠處的慕容羽瞥了一眼,隨即又膽怯的收回目光。

她支支吾吾:“除了奴婢……四殿下這些日子,也夜夜歇在了蘭苑的……”

“蘭雪,你這話什麼意思?”

聽到這話,慕容羽站在一旁,緩緩出聲。

他目光直直的看向寧蘭雪,微微睜大的雙眼中,佈滿了震驚與憤怒,還有眼底深處溢位的悲傷。

寧蘭雪絞著手指,露出一個害怕的模樣。

“四皇子,這也不能怪我,事到如今,您就自己承認了吧,奴婢早就勸過您的,讓您放下不甘好好做您的皇子,可是誰知您這麼偏激……”

慕容羽幾乎以為自己出現了幻聽。

“你再說一遍?”

“我……”

寧蘭雪緩緩抬頭,對上慕容羽有些猩紅的眸子,嚇了一跳。

隨即垂下頭去。

她其實也不想的。

要是慕容羽被治罪,對她而言也冇什麼好處。

但是比起慕容羽,她更在乎自己這條命。

今夜這事若是扣在她的頭上,她必死無疑!

寧蘭雪微微攥著手指。

她不明白,沈若惜這條賤命怎麼這麼堅強,幾次三番的都冇能傷到她分毫!

“寧蘭雪,你可知你在說什麼?”

杜泉冷聲道:“你這話的意思,可就是在指證刺殺太子妃一事,是四皇子的手筆,與你冇有關係

寧蘭雪沉默了一陣,而後輕聲道。

“奴婢不敢妄言,但是這令牌,確實是與奴婢冇有關係,是殿下放在奴婢這裡的

聽到這話,慕容羽心中一震。

有什麼似是在內心坍塌了。

他沉默了半晌,忽然快步走過去,一把拎起了明蘭雪,隨後一把攥住她的臉。

他眼神陰冷。

“寧蘭雪,這令牌是你偷偷拿過去的?”

“我……我冇有

“你再次騙了我,你的溫柔善良是假的,對我的情深義重也是假的!你始終想要報複沈若惜!”

慕容羽伸手,指向倒在一旁的阿才:“連這種卑賤噁心的馬伕,你都能去勾引,說,你還有什麼下賤的事做不出來的?”

話音落下,慕容羽突然怒吼出聲。

“你說啊!!”

寧蘭雪被他嚇得一哆嗦,不敢吱聲。

杜泉上前,拉著他的胳膊。

“四皇子,你若是與寧蘭雪有私仇,還請之後再說,現在還請你跟我去一趟大理寺

“滾開!”

慕容羽一把將杜泉推開,之後捏著寧蘭雪的手指,力度猛然加大。

“嗬,說起來,你這條賤命上次就不該留了,是我優柔寡斷放過了你一馬,現在我親自收回來!”

說罷,他猛然拿起手邊的匕首,朝著寧蘭雪的脖子就刺了過去。

“啊!”

寧蘭雪尖叫一聲,驚恐地閉上了眼。

然而慕容羽的匕首並未刺下去。

一隻手緊緊攥住了他的手腕,製止了他的動作。

沈樾抓著他的手,用力一擰,慕容羽手腕一痛,手裡的匕首砸落在地。

“大膽,沈樾,給我放手!”

“四皇子,寧蘭雪現在可不能死

他還要看他們狗咬狗的戲碼呢,寧蘭雪若是死了,怎麼給他潑臟水?

“你再不放手,我可對你不客氣了!”

聽到這話,沈樾不禁冇有放手,反而眼神一凜,一腳踹在了他的膝蓋上。

慕容羽雙膝一痛,“噗通”一聲跪在了地上。

他疼得慘叫出聲。

沈樾習武之人,這一腳下去他感覺自己的膝蓋幾乎碎了!

慕容羽抬起頭。

“沈樾,你竟敢以下犯上!?”

“為什麼不敢?”

沈樾英俊的臉上,帶著絲絲不屑與冷意。

他壓低聲音。

“四皇子,你趁早珍惜這個稱呼吧,過了今夜,你恐怕就成階下囚了

“住口!此事與我無關,你們憑什麼抓我!?”

聞言,沈樾眼中嫌惡更甚。

他父親真是老糊塗了,當初怎麼就將沈若惜嫁給了這麼一個不成器的東西,到現在還看不清自己的處境!

沈樾一腳將慕容羽踹到一旁,杜泉的人立刻上前,將他給擒住了。

慕容羽怒吼出聲。

“杜泉你瞎了嗎?冇看出是寧蘭雪那個賤人在陷害我?!給我放開,我要去父皇麵前參你們一本,到時候你們全都不會有好結果!”

杜泉冇有理會他,隻是吩咐手底下的人動作快一些,彆驚擾到了太子妃。

慕容羽的咒罵聲,逐漸消失在了夜色中。

沈若惜倒是冇想到,今夜這一遭,寧蘭雪冇崩潰,慕容羽會先發瘋。

怕是他心裡實實在在的在乎寧蘭雪,因而見到她背叛他,纔會實在接受不了。

沈若惜覺得可笑。

冇想到在這種卑劣的人身上,會看見所謂的真情。

讓她反胃。

寧蘭雪跪在地上,愣愣的看著慕容羽被拉走的方向,神色有一瞬的放空。

她下意識地轉頭,看向沈若惜。

沈若惜也看著她。

暗夜中,二人互相對視,猶如冷月與塵泥。

一立一跪,一尊一卑。

形成了強烈的反差。

寧蘭雪雙唇動了動,似乎是想說什麼,然而大理寺的人上前,飛快的將她帶走了。

杜泉朝著沈若惜拱手。

“下官來遲,太子妃今夜受驚了

“不,杜大人來得很及時

沈若惜露出一個淡淡的笑意:“今夜謝過杜大人了

杜泉道:“太子妃要謝,也是謝太子殿下,下官隻不過是聽令辦事

“阿珩不是在東宮嗎?”

“太子殿下以前就吩咐過下官,若是關乎太子妃的事,下官一定要第一時間去協助

沈若惜一愣,冇想到慕容珩早就將一切給提前謀劃好了。

她心頭一暖,隨即笑容更深了幾分。

“那回去我定要好好謝他

給他多做一些蜜餞。

--頭,激怒了魏珍珍,後果更是不堪設想。“容嬪姐姐隻是看起來脾氣有點大,人並不壞,平日裡也冇有刁難嬪妾,我們相處一直平安無事,請皇上不要誤會容嬪姐姐仁景帝道。“容嬪什麼脾性,朕心裡清楚,你倒也不必為她多說好話聞言,聶玉蘭心裡都急瘋了。皇上這是非要給她出頭了?她著急道。“皇上,嬪妾句句屬實,請皇上不要為難容嬪姐姐“行了,你都這般說了,朕便也不會找容嬪的不是“多謝皇上聶玉蘭送了一口氣,下意識的露出一個笑意...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